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警探长 奉义天涯

第八百二十章 接触

    下午一点钟,车子进入了沙地。

    进入沙地之前,每个车都挂上了很高的小红旗,方便在沙漠里辨认。

    腾格里沙漠面积有七个魔都市这么大,且绝大部分为流动沙丘。

    进入后不久,所有手机都没了信号,不过张伟的车上有卫星电话,而且大家的对讲机可以用。

    这些年,祖国的基础设施建设真的太厉害了,进入沙漠的前几十公里,一直都在非常平坦的沥青路上跑,到了目的地之后,大家才主动离开了硬化路面。

    离开硬化路面后,先要给轮胎放气。

    张伟的车上有充气设备,等离开沙区,需要再充气。

    放气之后,沙地轮胎与沙子的接触面积增大很多,不容易下陷。

    无论车子再好,一进入沙区,就给人一种不踏实的感觉,轮子明显会有些许操控困难,会有一种打滑、难以控制的感觉。

    这地方,如果一上来就油门踩到底,控制不好直接就能刨坑把自己车子留在原地。

    这种不稳定、不踏实的感觉,能刺激人的肾上腺素,这也成了自驾沙漠的乐趣所在。

    晚上,大家在之前约好的一个牧民那里居住。

    这里建设了很多可供住宿的地方,每年到了这个季节也都有不少人来玩,在这里住。

    吃完饭,有的觉得累了,就回去休息了,白松约了欣桥,离开了这里,步行进了沙漠。

    沙子已经凉了下来,白松专门穿了一件外套,也给欣桥带了一件。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沙漠的星空有多美。

    没有任何的云彩、没有任何的光污染,银河就那样清清楚楚地垂落天际。

    “感觉如何啊?”欣桥看了看周围:“别走太远,这附近什么都没有,怪吓人的。”

    “就这里吧。”白松找了个沙丘顶,在周围撒东西。

    “硫磺?”欣桥闻着味道不太舒服。

    “识货啊!”白松道:“来之前准备了不少,据说这边有阿拉善蝮,花条蛇,东方沙蟒,红沙蟒,棋斑水”

    “停停停,你叫我过来干嘛?”欣桥听着这些名字就瘆的慌。

    “没别的事啊,来,抬头。”白松指了指上面。

    “抬头?”欣桥抬起头看了看星空,看了足足二十秒:“这个确实是和上京的不一样啊原来,宇宙是这样的!”

    说完,欣桥的心情不知为何地好了起来。

    “星星在哪里都是很美的”白松感觉这一刻很幸福。

    久居钢铁森林,由于严重的光污染,根本看不到星星。

    坚国曾经出现过一次乌龙事件,西海岸的一座大城市,突然意外停电。

    停电之后,整个城市一片漆黑,在这里居住了多年的人突然看到了天上很多亮点在一闪一闪,于是有多人报警,说看到了外星人的ufo进攻地球。

    “真美”,欣桥靠着白松近了一些:“看看这些,有时候就觉得我们一天到晚这么累图什么,还不如找个小城过一辈子。”

    “我愿意啊”,白松带着笑:“星光和灯光,你喜欢哪个,我们就选哪个。”

    “你的路不走了?”欣桥问道。

    “我的路,一直都是为你在走。”

    “你从哪学的那么多土味情话啊。”欣桥不吃这一套:“该不会又是王亮告诉你的。”

    “这辈子再也不听王亮的。”白松摇了摇头:“我说的是真的啊。”

    “你吧,回去以后也是,劳逸结合,上京什么都难,也不一定就得过来。”欣桥道:“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像我这样的人啊”白松突然感觉心情很舒畅:“虽然我不能像斯坦尼斯拉夫彼得罗夫一样拯救过这个世界,但是,我肯定会在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

    第二天。

    今天的打算比昨天疯狂一点,打算继续深入,从这里,一口气穿越几十公里,到达另外一条非铺装路面上。

    那是一条很少有人走的非铺装路,是多年前用石子和荒漠砂石修建的,听说景色格外漂亮,也有不少沙漠植物。

    沙漠区就一个好处,基本不需要看天气预报,肯定是晴朗,这条路大家请教了这里的旅店老板,说没什么问题,大家就出发了。

    沙漠行车并不快,有很多技巧。胎压为正常情况的一半,切手动挡二档到三档,上坡持续加油,坡顶松油门,下坡适当加油,全程不能松油门,一旦陷车,不能持续踩油门。

    除此之外,因为大家都是新手,尽量避开大鲫鱼背、刀锋坡,心理素质要好。

    有挑战性的路,往往有更大的乐趣。

    路上,王华东的车子经历了一次陷车,动用了一次充气千斤顶,还算是有惊无险。

    上了硬化的非铺装路面,所有人都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这么说有些夸张,但确实是如此。从沙漠中驶离,见识到了人类文明的踪迹,那种感觉就好像久旱逢甘霖。

    因为只有一台充气泵,却有十六个轮胎,大家一直休整了许久才搞定。

    “远方有车过来。”白松看了看远处的沙尘。

    “都上车吧,不然他们一经过,咱们身上就全是土了。”张伟道:“这路也比较宽,他们先过,咱们收拾一下直接出发。”

    “好。”白松看了看时间,这会儿正是大中午最晒最热的时候,在车下收拾了半天充气,早已经汗流浃背,一口气喝了一瓶水,才上了车。

    车子一直开着空调,油量还有一半,倒是没问题,白松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车队,有些皱眉。

    大家的车都有小红旗,隔着很远就能看到,明明看到了这里有车队扎营,怎么还开这么快?

    不多时,两辆老款的江铃皮卡就到了附近,然后就开始刹车,带来了大量的沙尘。

    其中一辆,直接开导了车队的前面,另一辆停在了后面。

    这可不是一个好的打招呼的方式。

    “锁好车门,女生别下车,男同志跟我下去看看怎么回事,遇到劫道的了吗?”白松在对讲机电台里和大家说道。

    “带家伙吗?”大家都有一些基础的工兵铲之类的东西。

    “带。”白松道:“有备无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