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千秋不死人 第九天命

第五百三十二章 绝对零度

    铺天盖地寒潮涌起,向着大土真人席卷了过来。那滚滚寒潮霸道无比,所过之处冰封万物,一切稍一接触,刹那间就化作了冰雕。

    亏得大土道人已经炼化了困仙绳内的一部分禁制,那困仙绳与其体内的大地本源气机相合,刹那间认了主。

    否则,其今日也必然遭了劫数,惨遭毒手。

    只见大土道人周身气机震动,还不待其反应过来,困仙绳已经自动护体,一道神光迸射,将那滚滚寒潮推开,挡在了祖祠外。

    “这?这是何人,竟然有如此霸道手段,黄家无数高手竟然连反应都做不到,已经尽数化作了齑粉?”大土真人双目圆瞪,眼神里露出一抹骇然,声音里充满了严肃。

    看着那漫天飞舞的冰沫,一尊尊冰封的黄家之人化作了齑粉,大土道人的眼神里充满了悚然。

    太强了!

    强大到离谱。

    黄家的底蕴尚且来不及动用,整个黄家所有男女老少,都在那一瞬间化作了冰沫。

    底蕴在强大又能如何?

    你也要有能用出来的机会才行。

    大土真人心有余悸,之前错非困仙绳护体,只怕自己已经在一个照面就被抹杀了,就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那可是共工大神的本源,共工大神的法则,岂是他能抵挡的?

    共工大神强大之处有二,一者乃肉身不灭,为刑天继承。其二便是水之法则,为夏桀继承。

    水之法则变幻莫测,乃是天地间根本法则之力,论威能衍生出冰之法则,能够绝对零度冻结时间,未必会差了天下间的其余法则。

    “哟,竟然还有一个余孽。”夏桀察觉到了大土真人的气机,眼神里露出一抹好奇,能从自己手下讨得性命的,绝非寻常之辈。

    “落网之鱼,承受本王一击而不死,有资格活下去,在本王手中讨得性命。”只见夏桀轻轻一笑,手掌对着空气一抓,然后只见空气中水汽凝固,化作了万千冰锥,然后化作了一条长龙,向大土道人轰杀了过去。

    铺天盖地,乾坤颠倒,冰锥上散发着冻绝万物的寒意,所落之地刹那间寒冰蔓延,万物为之冰封。

    “不可硬接,我绝不是此人的对手。”看着那铺天盖地的冰锥,大土道人心头一惊,一股紧迫之感自心头升起,向着周身汹涌而去。

    若在之前,他觉得自己面对着怪异的男子,绝无反抗之力。但现在他炼化了困仙绳,虽然才是刚刚炼化,但手段却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手掌攥着困仙绳,只见大土道人手中困仙绳迎风一扫,刹那间虚空扭曲变动,那困仙绳散发出犹若山岳般的沉重压力,所过之处时空为之凝固扭曲。

    然后只见虚空中一道道气机震动,那冰锥与困仙绳相撞,竟然被困仙绳横扫而出,天地间的寒气也为之一扫而空。

    “是了,困仙绳融合了不周山地脉,不周山支撑天地,有破灭万法之力。时、空、风、雨、雷、电,俱都在困仙绳的克制之中。困仙绳克制天地间的诸般种种一切法,所以困仙绳才有不可思议之力,不可思议之能,一旦被困仙绳捆束住,全身法力被破灭,所以难以挣脱困仙绳的束缚。”大土道人一击扫灭夏桀的攻击,顿时了然了困仙绳的特性,然后霎时间就飘了:“困仙绳破灭万法,这人手段虽然非同小可,但却依旧在困仙绳的克制之中。”

    心中念落,也收了转身逃走的心,而是手中困仙绳飞舞,猛然卷起道道流波,只见那困仙绳脱手而出,像是一条神龙般叱咤苍穹,向对面的夏桀捆束了过去。

    这一切说来迟那时快,只见困仙绳化作一道龙形金光,弹指间便跨越数十丈距离,然后来到了夏桀的身前,刹那间迂回百转,欲要向夏桀捆束而去。

    此时夏桀笑了,眼神里充满了嗤笑嘲弄:“这宝物不错,可御使宝物的人,未免太过于废柴了,困仙绳虽好,但也要看谁使用。你连法则都尚未掌握,纯阳之力等先天气机都不能调动,你能够发挥出困仙绳的威力?”

    “绝对零度!”夏桀笑了,眼神里充满了嘲弄。

    不周山脉是能破灭万法,但你要先将困仙绳内能破灭万法的力量挥发出来才行。

    然后只见夏桀周身时光迟滞,然后万物冻结,就连时间之力都为之停止了流动。

    困仙绳在靠近夏桀的那一刻,时光泥潭发动,就像是一道道凝固枷锁,犹若是中了定身术般。

    “这宝物,老祖我笑纳了。”夏桀冷笑,手掌向困仙绳抓去。

    “不可能!你究竟是谁?竟然能冻结一片时光,简直是堪称恐怖,这世上何时多了你这等无上高手?”大土真人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确实是不可思议,就连时光都能冻结,这等手段岂非逆天?

    你看那困仙绳,也受到了时光之力的影响,被困在那一段光阴之中,无法突破而出。

    “啪嗒~”

    夏桀满是喜色的抓住了困仙绳,切断了大土道人与困仙绳的感应,下一刻只听得‘咔嚓’声响,眼前虚空崩裂,只见那困仙绳真身显露,犹若是不周倾覆,其重量刹那间击碎了夏桀的绝对零度,打破了时光法则的笼罩真身。

    “噗!”

    筋骨破裂之声响起,夏桀的周身筋骨被不周地脉之力震得尽数崩裂,身躯内犹若爆豆子般,响起了道道崩裂声响。

    大土道人见此一幕,简直死里逃生,二话不说手掌一招,困仙绳飞回袖子里,然后纵身一跃直接钻入了泥沙内,整个人消失不见了踪迹。

    太恐怖了!

    眼前之人简直太恐怖了。

    恐怖到大土道人连狠话都来不及放,整个人只恨爹妈少生两条腿,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拔腿就跑,整个人身形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当真是侥幸,那厮切断了我与困仙绳的感应,困仙绳神威没有我的束缚,反而尽数倾泻出来,重创了此獠。当真是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黄家被屠,男女老少死伤一空,我还需尽快去通知黄龙师兄。也不知黄家为何招惹到如此恐怖的敌人,那般恐怖的手段,只怕人王也未必能及得上!”大土道人被吓到了。当真是被吓到了。

    夏桀实在是太强了,强到不可思议,根本就无法叫人抗拒。

    黄家招惹到如此强敌,不覆灭才怪呢。

    大土道人遁走,确实叫夏桀出乎预料:“太古至宝困仙绳果然非同凡响,此宝乃是当年妖帝与三百六十五位星神齐齐炼制,取不周山地脉,以及世上诸般奇珍,以女娲娘娘的造化大道,星辰之火祭炼了不知多少万年。可惜,竟然被人赶在前面炼化了,实在是可惜得很。”

    “此獠走脱,我还需速速动手,免得走漏了消息。将此地所有黄家部众尽数斩杀,才算是完美的完成任务。”

    话语落下,只见夏桀身躯就像是流水般,刹那间已经恢复如初,然后消失在了原地。

    一夜之间,黄家领地上所有黄氏族人,五代以内的血亲,尽数被斩杀的干干净净,不留半分余孽。

    血腥味传遍整个黄家领地,黄家五个都城,尽数为鲜血染红。

    一夜之间,与黄家一同消失的,还有所有权贵。

    所有权贵,尽数都消失在了府邸内,已经不见了踪迹。

    整个权贵府邸内,已经是鸡犬不留,化作了一处处鬼宅。

    唯有虞七的北远城为之幸免于难。

    北远城内

    王传书正端坐在案几前整理文书,看着天边升起的云霞,眼中露出一抹思索:“难办了。”

    “如何向周边各大城池渗透?先生说,要将变法渗透向周边各大城池,可是现在各大城池皆已经被权贵经营的铁通一箍,没有朝廷诏书,名不正言不顺,如何下手?”王传书手指敲击着案几,眼神里露出一抹迷茫。

    就在此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打破了府中的宁静:“院主,喜事!大喜事啊!”

    一道惊呼划破了府衙的宁静。

    只见一个儒家士子面色狂喜的冲入了府邸,来到了王传书的身前:“大人,大喜事啊!大喜事啊!”

    “有何喜事?”王传书诧异道。

    “先生,黄家被人灭门了。黄家领地内的所有权贵,都被人一夜间灭门了。现在黄家领地乃是空缺时机,正是咱们入侵的大好时机。”士子上气不接下气的气喘吁吁的道。

    “什么?有这等事情?”王传书惊得站起身:“与我详细说说,黄家被何人灭门,对方使用的是何等手段。”

    一夜之间,黄家领地一片沸腾。

    整个黄家领地的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讨论着黄家领地内所有权贵为何会忽然失踪,为何会不知所踪,下落不明。

    同时,这道信息就像是一道雷霆,划过滚滚长空,向着四面八方传去。

    所有人在收到信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件事情是虞七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