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武功带特效 鱼跃冲顶

第一百四十五章 火烧金刚寺,上仙别人间

    金刚寺为关外大寺,雄霸域外,布局堂皇。

    而此时却是处处苍夷,遍地废墟,喊杀声不止。

    鲜血横流,到处躺尸。

    这座域外宝刹,一时间佛像染血,哪里还有半点佛门清净之意。

    金刚寺后院,却有一座十三层的巍然浮屠耸立而起,上书藏经阁三个大字,里面珍藏着诸多金刚寺秘藏的武学秘笈。

    那些江湖胡人一个个眼睛绿油油的,跃跃欲试,想要冲入其中,瓜分金刚寺的秘藏。

    但此时却有二人相对而立,站在藏经阁大门之外,挡住了众人,气机对峙之下,无比凌厉,让人不敢靠近。

    胡博尔满脸金须,鹰钩鼻,双目深凹,尽是冷厉之意。

    而黑脸少年握刀,争锋相对,却是半步不退。

    人握其刀,人如其刀!

    孙百忍消瘦身躯挺得笔直,整个人仿佛一柄出鞘的宝刀,锋芒毕露,随时欲斩下。

    四周众人看得大气都不敢喘。

    大战一触即发,正当他们感到渐渐窒息时,突然一声轻喝响起,打破沉寂。

    “这是怎么回事?”

    吽……

    牛蹄沉重,踏动地面震动。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一个缥缈身影端坐大青牛背上,缓缓而来,如仙如圣。

    众多江湖胡人一时相视无言。

    “上仙,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还没等孙百忍开口,那胡博尔就上前叫苦起来,“上仙你的道童,存有私心,想要独吞这藏经阁秘笈!上仙,你一定要严厉惩治才行!”

    偌大个汉子似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叫屈不迭。

    孙百忍这个黑脸少年面孔涨红,竟是一时被抢得说不出话来。

    “贫道让尔等说话了吗?”胡博尔眼眶深处暗自窃喜,一声淡淡声音在耳旁响起,他抬头一看,就见到一双清冷的眸子映入眼中,顿时只感到寒潭之水从头顶浇下,身心俱寒,再无说不出话来了。

    “贫道之人,何须他人质喙!”骑牛小道眸子横移,望向黑脸少年,“百忍,你来说!”

    “是,老爷!”孙百忍这才如梦方醒,连忙说道,“这些人冲入金刚寺后,我紧随其后,竟是直接发现这胡博尔竟是吹着口哨,从空中唤来一头黑鹰,然后鬼鬼祟祟竟是直朝这藏经阁而来,似早有目的。我好奇之下跟了过来,就发现他将金刚寺一本秘藏的经书捆绑在黑鹰腿上,偷偷送了出去!……”

    少年三言两语讲明白了事情经过。

    吕纯良一听,目光瞬间锁定在那胡博尔身上,“你不需要解释吗?”

    胡博尔面色阴晴不定,陡然冷笑出声,“经书?什么经书?这不过是这小子的一面之词,岂能当真?”

    吕纯良眸子一眯,声音就冷了下来,“我只问你经书来历!不是听你在此狡辩的!”

    话语平淡,却又说不出的霸道,不容丝毫质疑。

    胡博尔一听,整张脸顿时拉了下来。

    此行目的,他早有谋算,留下退路。

    但他没想到,眼前这位上仙却如此霸道,不给他留半点退路,寥寥数语就将他逼到了绝境。

    一力降十会!

    任何谋算都成了空!

    只有……

    “佛道是一丘之貉,没有一个好东西!大家,这骑牛道人算什么上仙,分明是独占金刚寺传承,拿我们做炮灰,不给我们半点活路!大家,我们一起上!绝不能让他得逞!”胡博尔眼角尽是狰狞,大声高呼道,声音中满满地煽动。

    “什么?上仙想独占金刚寺!”

    “那我们拼了命攻打金刚寺,又是为了什么?”

    “胡博尔兄弟所说怎会有错?这算哪门子上仙?”

    ……

    秘笈动人心!

    江湖胡人中一阵轰动,又惊又恐地看向了眼前骑牛的道人,神情满满地不善,却又带着掩饰不住地惊惧。

    之前这骑牛道人与金刚寺真刚禅师交手的一幕,早已非是凡人手段,如见高山而参天,不知其高。

    哪怕他们人多势众,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胡博尔见状,却是大急,“各位,我们有千人之众,还怕一个骑牛妖道吗?哪怕他真为仙人下凡,滥杀凡人,也不怕天道因果吗?大家不要和他硬拼,我们抢啊,冲入这金刚寺藏经阁,能抢多少是多少!”

    “胡兄弟,说得对!”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拼了!”

    “苍天在上,哪怕是仙人,难道还敢荼毒人间不成?”

    ……

    这些江湖人平时本就是仗着武力胡作非为之辈,此时一听煽动,秘笈在前,贪恋顿时压过了一切,蠢蠢欲动起来。

    眼看金刚寺就要在此大乱……

    “哼!”一声冷哼,立刻如怒雷一般在空中轰然炸开,耳膜欲裂,回荡于内心中,一片空白。

    “独占金刚寺?岂不说这金刚寺不曾看在贫道眼中,就是独占又如何?贫道之行事,又何须向他人解释?”面对群情激奋,吕纯良只是轻轻一笑,手掌轻拍座下牛首。

    吽……

    大青牛昂头一声惊吼,魁梧身躯竟整个人立而起,双蹄如锤,轰然压下。

    轰!

    偌大的地面轰然震动,如地动山摇一般。

    四周顿时七仰八叉倒了一片。

    再看那大青牛巨角朝天,众人又惊又恐,仿佛见到了一尊从洪荒走来的太古神牛一般,有摧山裂地之能。

    众人倒了一片,那胡博尔原本趁着混乱正准备逃离,却只感到被一股无匹威严笼罩,整个人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心沉谷底。

    这骑牛道人之能实在超乎他的想象,如神如魔,远非人力所能敌!

    一瞬间他就明白,今日再想安然离开,已经不可能了。

    “上仙,以莫须有之罪屈打成招!算什么神仙中人!我胡博尔宁死不从!”哪怕到了此等图穷匕见之境地,他仍做出一副铁骨铮铮的模样。

    “落入贫道手中,岂能由你?”吕纯良却只是轻笑一声,淡淡开口了,“看着我的眼睛!”

    话语似有某种诡秘的魔意,胡博尔本能想要避开,却不自觉地目光移了过去。

    随后就见到一双璀璨如星的眸子在眼前急速放大,其中有光芒如旋涡一般转动,牵扯着他的灵魂无限地坠落,坠落,再坠落……

    迷魂大法!

    “黑鹰带走的是什么经书?”缥缈之声从天外响起,却又近在人耳旁,于心头回响,让人无法反抗。

    胡博尔双目呆滞,愣愣张口了,“是金刚寺的《十三棍僧练兵法》!”

    “《十三棍僧练兵法》?为什么是这本经书?”吕纯良心中暗道奇怪。

    要知道金刚寺可是有天下第一横炼功夫《金刚不坏神功》,在武夫眼中可要远远比这十三棍僧练兵法要有价值得多。

    这胡博尔直奔金刚寺藏经阁而来,为何只独要这练兵之法呢?

    “我不知道!”出乎预料的是,胡博尔却是径直摇头道。

    迷魂大法之下,心灵受制,没有虚言。

    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这么做呢?

    吕纯良不动神色,静等下文。

    随后……

    胡博尔面孔呆滞,又开口了,“这一切都是北天门让我做的!”

    果然……

    吕纯良若有所思。

    这一切背后果然有北天门的手臂,终于露出马脚了吗?

    而此时在迷魂大法控制之下,那胡博尔更是毫无反抗之力,将秘密一吐而尽。

    “金刚寺得了北天门的大力金刚丹,却并不听话!而北天门想要的只有金刚寺的棍僧练兵之法而已。若这金刚寺能用则用,不能用就废!北天门派我趁机取走那江湖中少有的练兵之法!……”

    胡博尔一一道来,将隐藏在背后的秘密全部吐露一空。

    “什么?这都是北天门的手脚!”

    “我们都被人利用了!”

    “北天门?好大的口气,这是什么门派?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

    江湖胡人中一阵轰动。

    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一向浓眉大眼看上去义薄云天的胡博尔竟然是这么个心机阴险的家伙,把他们所有人都当成了棋子。

    枉他们还傻乎乎的什么也不知道,差点被其鼓动,将上仙当做了敌人。

    一想到那恐怖的后果,他们就后怕不已。

    吐露这些后,迷魂大法之下,吕纯良又问。

    但那胡博尔将自己祖宗十八代都吐露个一干二净,却再无多少关于北天门的秘密。

    显然他也只是一介棋子,并不知道太多隐秘。

    “好一个北天门!”吕纯良眸子幽深。

    先取神刀谱,再拿棍僧练兵法,北天门接连针对神刀山庄、金刚寺两大江湖大派下手,却不取最有价值之物,必有隐秘。

    那人的手段,吕纯良虽从未见过,但从武当记载中的些许文字,也能窥探到他心机之叵测。

    见胡博尔双目痴呆,已再无价值,吕纯良眸子一扫,轻喝开口了,“真秀小和尚!”

    “小僧,在!”少林真秀双手合十,走了出来。

    “金刚寺源出少林,你将你失传的少林传承拿回去吧!”

    真秀一听,面孔肃然。

    吕真人话语虽然平淡,但其中尽显峥嵘,显然已是下定决心了。

    “是!”说罢真秀片刻不停,脚下缩地,掠入藏经阁中,只是片刻功后,就见他身披一袭金丝袈裟,上镶七宝,踏步而出。

    “真人,这就是本寺百年前被那火工头陀盗走的金刚袈裟,今日终于物归原主了!真秀代表少林,多谢真人相助之恩!”真秀合十深深而拜。

    “武当、少林有千年渊源,非同寻常,不必多礼!”吕纯良伸手虚托,却也不拖泥带水。

    “金刚寺祸害西域,今日不能再留了!”

    他单手遥指,只见指尖迸出一点火光,看似星星点点,飘渺不定。

    蓬!

    刚一落下,原本只是点点火光沾物就燃,下一刻就升起冲天大火,熊熊燃烧。

    偌大金刚寺立刻就陷入火海之中,这座西域雄寺一时间尽为焦炭。

    众多江湖胡人看得目瞪口呆。

    没有半点声势浩大,轻描淡写之间,一指焚人间!

    这等手段,已经非是凡俗武道,更接近于仙道了!

    上仙,果然是……

    仙!

    “走了!”

    而就在众人惊诧不定时,突听一声轻笑。

    吽……

    牛吼欢快,驮着那一袭道影悠然而去。

    身前是握刀少年牵绳引路,背后是金刚宝刹化作火海。

    骑牛小道身影没入大漠漫天的风沙中,如风化去,飘然离了人间。

    “真人,等等小僧!”身旁袈裟的俊秀小和尚高呼一声,紧随其后。

    金刚寺外,江湖胡人远远瞩望,久久无言,目带神往,相视而谈。

    “火烧金刚寺,上仙别人间!红尘财宝,功名利禄,视若浮云!果是神仙中人,上仙之高风亮节,果然非是凡俗!”

    想到此处,他们转而看向那火海中的金刚寺,顿时片刻后,陡然轰然大叫。

    “快、快、快灭火!”

    “能抢救多少是多少!”

    “佛寺给佛像镀金身,最是富得流油!这里可都有金刚寺的金银珠宝以及收集的各种武学秘笈,烧了太可惜了!”

    ……

    阵阵惋惜之声。

    哪怕大火在前,这些江湖胡人一个个也如同不要命一般地冲了进去。

    唯有大漠风沙呼啸,一袭道影随风化去,似是离了人间,再无踪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