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武功带特效 鱼跃冲顶

第一百四十六章 武当纯良,神乎其人

    “十年修行无人问,一朝下山天下知!”

    啪!

    惊堂木一响。

    风陵渡口酒楼之中,又是一片轰动之声。

    “瞎眼的,你又要说武当小师叔的事迹了?”

    “快说,快说!这武当吕真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不出则已,一出就是大手笔!”

    “不错!那吕真人又做出何等大事了?”

    ……

    开场话一说,台下听客闻琴声而知雅意,议论纷纷起来。

    女帝布武天下以来,江湖已入多事之秋,后有龙虎二榜,搅动风云。

    如今武林奇事,数不胜数,短短半年,就胜过往日十年。

    能人异士辈出,前浪仍在汹涌,后浪已经来势汹汹。

    江湖一浪胜一浪,竟是数百年来少有的大争之世!

    而以江湖之大,能得此评语的却也只有武当小师叔一人而已,不,现在应该叫做吕真人了。

    虽只是下山,就闹出偌大的动静,引动万千目光。

    偏偏无人能知道他的确切踪迹,云游天下,飘忽不定。

    但每一次惊鸿一现,却总能惹出偌大的动静,惊掉一地眼睛。

    不知不觉,那武当吕真人身上早已笼罩着重重迷雾,满满的神秘色彩,引起了无数的好奇心。

    开场白一说,顿时酒楼内惊呼声连连。

    台下一片轰动,瞎眼说书人坐在其上四平八稳,微微而笑。

    “快说,快说!又在卖关子了!”

    “给你,都给你!”

    “这一次武当吕真人又做出了什么大事?”

    ……

    噼里啪啦!

    瞎眼说书人侧耳倾听,大钱、小钱落铜盘,劈啪作响,是如此地悦耳。

    他这次不缓不慢地悠悠开讲。

    “且说那武当吕纯良,武学奇才不一般。

    当年三疯道人学究天人,打遍天下无敌手,开创武当真武一脉。

    但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以三疯之能,武当也顶多只有千年气运,再加上十年前的大劫,按理说,如今早已到是衰落之时。

    但天不绝武当!

    竟是有这吕真人横空出世,逆天时、天势而起,再续武当气运!……”

    瞎眼说书人眼虽瞎,心中却是分明,娓娓道来,抑扬顿挫,顿时彻底将众人的心绪都勾了起来,一个个竖着耳朵,不错过一字一句,欲罢而不能。

    而说书人之声如流水而下,一一传入众人耳中。

    “十年坐深山,少年入先天,江湖前所未闻,一朝天下皆传吕纯良之名。

    下山之后,众人瞩目。

    但真人如龙,神龙见首不见尾。

    江湖处处是耳目,却又能捕捉到武当吕真人神出鬼没的踪迹。

    先是突显踪迹,大破神刀山庄,后又神秘失踪,而这一次……”

    说到这,说书人声音突兀停止,拉长了声音。

    哗啦、哗啦……

    一阵铜钱坠落如雨,夹杂着没好气的大骂声。

    “给你,给你……”

    “套路,都是套路!”

    “老把戏了!快说……”

    ……

    关键之时,被吊住了胃口,众人十分不满。

    瞎眼说书人却早已是司空见怪,皮厚如城墙了,直到听到铜钱溢满铜盆,砸落在地的声音,他这才微微点头,接上了之前的话茬。

    “这一次,武当小吕真人所出现之处,却是离此地万里之遥的关外大漠!

    百年前,火工头陀叛出少林,与西域建立金刚寺一脉,成为关外霸主,就连一些西域小国也要看金刚寺颜色而行事。

    其势力之庞大,实已不在一些中原大派之下。

    加以时日,天下四大佛宗未尝不会多出一尊大佛,可与道门比肩。

    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也不知道,这金刚寺是不是在西域横行霸道,还是不行正道,终究惹来了这武当吕真人。

    金刚寺真刚禅师乃是龙榜二十五位之大宗师,横炼无敌,为人间金刚之化身,刀剑难伤。

    但却在吕真人手下,硬生生被打得油尽灯枯,坐化圆寂!

    如今,天下第一横炼再次易主!

    继天下第一刀之后,这武当小师叔吕纯良再得“天下第一”之名。

    ……”

    天下之事,皆在耳中。

    万里之外,所发生之事,皆从瞎眼说书人口中一一道出,如同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一般。

    其中颇多诡异,但更诡异的是,在场并无一人有所察觉,而是皆震惊在瞎眼说书生口中吐露事实之中。

    “千年前三疯道人中年先天,为人间真武,天下任何武学皆能上手就会,拳、脚、剑三绝,都为天下第一,出招是势若疯魔,无人可敌,故得三疯之名。这吕真人已得两项,刀法、横炼都为天下第一,难道真的要成为另一个三疯不成?”

    “三疯之后有纯良,苍天何其厚爱武当!”

    “真武传承,千年一现吗?”

    ……

    酒楼中一片哗然,众人神色变幻。

    这代天下,女帝坐金銮。

    这代江湖,真武显人间。

    怎么看,都是千古未有之变局的征兆啊!

    真人遇女帝?

    真武见玄女!

    未来又将会是怎样的天下,怎样的江湖呢?

    台下无声,悠然神往。

    台上瞎眼说书人安稳端坐,瞳孔黑窟窿,如同黑洞吞噬着人间的一切光线。

    耳听八方,却是万物之声都尽收耳底。

    武当吕真人吗?

    如今江湖已经很少有人说你是武当小师叔了,而以真人尊称!

    女帝当朝,江湖有真武,人间是否还会再出一尊三疯呢?

    你吕纯良是否更能超越古人呢?

    世上从无这般人,如今江湖才是真有趣……

    千古未有之变局!

    在下,万晓生,倒是侧耳以待了!

    ……

    “看!换榜了!”

    “这才多久!虎榜未动,龙榜又变!”

    “先天宗师,各居其位!能引起如此大事的,难道又是那武当吕真人?”

    ……

    护龙卫再次出动,手持新榜,武庙之外更是骚动。

    距离上次换榜,还不到一月。

    哪怕江湖风云变幻,但这么短的时间,按理说也不足以掀起太大的波澜。

    这不……

    名列高手的虎榜还未动,但龙榜却又生出了新的变故。

    众江湖人你争我抢地涌上前来,看着新挂上的龙榜,目光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榜单上少了一个名讳。

    “咦?龙榜二十五位的真刚禅师怎么没了?”

    “天下第一横炼,突然消失于名单!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是谁?到底是谁?能击杀世间最硬最刚的真刚禅师?”

    ……

    人群中大为轰动。

    真刚禅师可不是一般人。

    金刚寺雄霸西域,虽为域外门派,但应源出少林之故,也被列为中原武林之中。

    这真刚禅师作为金刚寺镇山护法,将金刚不坏神功已然修炼到前无古人之境,如同金刚于人间之化身一般,无坚不摧,不可撼动!

    是谁,又能是谁,能将这真刚禅师一举击败,如今生死不知!

    难道是……

    陡然间,众人一个机灵,只想到了一个不是可能的可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接连掀起江湖波澜,有如此惊世手段,如今江湖,也只有那一人而已。

    他们纷纷扫去,果然就在龙榜最前列的位置上,看到了那熟悉的名称出现在一个陌生的位置上。

    “龙榜第十:吕纯良

    生平:武当小师叔,骨骼惊奇,武学奇才。年纪轻轻,先天宗师

    事迹:记名弟子女斗宗王灵儿,点化无名魔僧为法海,一掌降服半步先天血海魔童,孤身斗败四大宗师,刀法胜胡匪,夺天下第一刀之名,拳压真刚禅师,破天下第一横炼之神话”

    上榜原因:那个男人下山了!

    ……”

    继天下第一刀之后,那天下第一横炼的神话也被破了?

    一时全场为之失声。

    一人下山,搅动江湖!

    那人枯坐山巅十年,下山就是先天,必将引起江湖风起云涌。

    从听到那人下山那一刻起,众人对这一切已早有预料。

    但局势变化如此之快,动静如此之大,是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

    刀神老人雄霸江湖足有百年,以刀法称雄为天下第一刀,一朝落败也就罢了。

    这真刚禅师可是号称人间金刚,有天下至坚至硬之躯,怎也会如此轻易地落败!

    武当纯良,真是神乎其人也!

    天生的武学奇才?

    不,不止如此!

    众人已经隐隐感觉到光是这个称呼已经不足以形容其人了。

    “从龙榜第二十到第十,不过是一场比试而已!武当吕纯良的厉害,今日我是再次认识了!”

    “名次上升如此之快,恐怕又是和之前一般,并没有花多少力气就击败了真刚禅师,形成碾压之势!所以朝廷才会给出如此至高的评价,将其名次一口气再次调高了十位!”

    “不错!一定是这样!”

    ……

    这些江湖众人各个眼力过人,很快就猜出了其中隐秘,应喝声不止,更是面带赞叹。

    能列龙榜之人,每一个都是先天宗师中的大宗师,江湖中的武道传奇,每进一步,就意味着技一位武道大宗师,何其之难。

    这武当小师叔之前一跃十位,已经十分恐怖,现在再次越升十位,已然晋升入了龙榜前十之列。

    龙榜每十位就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

    晋入前十,这吕真人已非是武当小师叔可以轻率称之了,已然有了独立门户,自开一派的名望了。

    这代江湖,竟有此人!

    众人一时面面相觑,言语词穷无法形容,只感到真是……恐怖如斯!

    ……

    “师…师…傅……”

    拖长的声音在钦天监漫长的台阶上,道童气喘吁吁,引来阵阵侧目。

    清矍老道行走带风,从漫长台阶上走下,见状却是不惊反喜,“慢点说,慢点说!是不是又有小师叔的消息了!”

    “是!换……换榜了!小师叔祖击败了关外金刚寺的真刚禅师,跃居龙榜第十位了!”道童太过激动,口中的话语也不结巴,一股脑地吐了出来。

    呼……

    陈玄机一听,先是一喜,最后更是深深吐了一口气,是如此地悠长,仿佛要将半生累积于胸口的郁郁之气都全部吐尽一般。

    此时他远远眺望,只见武庙外人声沸腾,老目隐带晶莹。

    “三疯武当千年运,武当中兴靠纯良!”陈玄机一双目光越过了武庙,越过了神都,只看向那无垠的天地,隐隐见到一袭倒映,口中喃喃有声。

    “小师叔啊,我等本以为师傅临终所言已是无可复加,没想到终究还是低估了你老人家!

    一朝下山江湖动,世人皆知武当仙。

    武当有幸,幸而有你……”

    钦天监上,仙风道骨的老人拜倒而叹,笑声不绝。

    ……

    七月大暑,高山飞雪。

    北方有山,直朝天门,傲凌人间。

    高空之上罡风烈烈,掀起风雪狂扫。

    唳!

    一声尖啸洞穿长空,一道黑影破雪落下,立在一双伸出的手臂上,片刻后就有震喝声响起。

    “五方使者,何在?”天人传音,锵然而落。

    嗖嗖嗖……

    话音一落,立刻就有五道身影如风驰电掣一般,掠上山来,拜倒在座前。

    “少主,我等在此!”

    “真刚禅师死了!那人已经攻破了金刚寺!”天人之声在此传来,仍未见到其真身。

    “先是神刀山庄,后是金刚寺!少主,那人有备而来,很有可能已经知道我北天门的隐秘,已成心腹大患,不可再留了!”跪在最前方的魁梧身影沉喝出声道。

    “我等附议!”其他四人也是纷纷而道。

    “神刀山庄、金刚寺已破!如果我没有猜错,那欺世盗名之徒下一步就该去丐帮了!事关我北天门大事,不容有失,传我命令,尽起江湖暗棋,全面围杀此人!”

    “是,谨遵少主之命!”

    ……

    不久后,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就传出一道号令,江湖为之震动。

    “武当以势压人,祸害六大帮派。我丐帮舵主好心相助,却生死不知!现在特告知江湖,凡是能查明武当吕纯良踪迹者,就可参加我丐帮英雄大会,一争帮主之位。围杀此人者,更可得降龙掌这天下掌法第一神功……”

    丐帮虽然势微已久,但天下第一大帮威名犹在。

    现在丐帮无主,只要参加英雄大会挤压群雄,就能得帮主之位,一举成为江湖顶尖的大人物,更可修习天下第一掌法降龙掌……

    如此诱惑,谁人能当?

    各方势力以及人马誓要将这武林掀个底朝天,也要找出那道人的踪迹。

    只是那人如神龙一显,却再又无踪,想找到何其之难。

    一时间,偌大的江湖风起云动,再掀汹涌。

    千里之外,江河涛涛,一袭扁舟顺流而下,水波中更有“吽”的怒吼声不止,仿若雷动。

    一袭道影立于舟头,任水流汹涌,浪涛滚滚,纹丝不动。

    头顶上有赤、紫、青三色九品莲华,空中摇曳,却迸发五色光彩,轮转不止,有衍生万象之兆,扫荡之下,却是风波俱息。

    五色刷动,万物平息,再也掀不起任何波澜了。

    “神仙,真的是神仙!”

    船头那摆渡的渔夫早已是磕头如捣蒜,根本抬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