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山河相制 我渴望力量

第388章 血性

    反攻的时间是在第二天的黎明。

    在大量牛羊聚集的仙水宫大门处,王兰陵开始让人清理驱赶这些牛羊。

    尽管昨天晚上闹腾的厉害,但是大量绵羊和山羊还是不肯挪动脚步,外面越是吵闹危险,就越是会聚集在一起,不断的往里面挤。

    也有一些牛羊马匹往山下的地方跑了,现在除了仙水宫之外的很多地方都着起了火,野兽和牲畜们都会本能的朝着有水的安全地方聚集。

    在一栋建筑的屋顶上,几个男人正在往一个炮筒里装填弹药。

    伴随着一声轰鸣,反击的炮响声响彻山涧。

    越是危险的时候,被逼迫而觉醒的人就越多,王兰陵已经从上来的县民里又挑选出了六百青壮。

    这些人的手里拿着的是木棍、担竿、竹耙、锄头、铁锹等农用武器。

    王兰陵已经证明自己可以照顾他们的家人,也证明了会带着他们战斗,同时也是这个县里的父母官,所以经过一夜的劝说,招募到了这些愿意一起下山保卫家园的人。

    换成是黑水县的话,村斗都能轻松叫来几百人,若是县城规模的大型防御战的话,轻松几千人。

    这里的人已经习惯了不抵抗,认为马匪就算是过来了,大家只要凑一些钱就能送这些人离开。

    能叫出来六百男人,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在有仙水宫这个堡垒的前提下,其实没多少人愿意下山冒险。

    若是只是在仙水宫里等着那些土匪自己离开,那就失去了这次事情的意义。

    只有是他们亲自把那些马匪打出去,才是真正的胜利!

    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将附近的牛羊驱赶到一边,仙水宫的台阶上也遍布着各种牛羊马粪还有许许多多的动物毛发。

    所有人员已经出来,而王兰陵也带着几个护卫走到了最前面。

    王兰陵骑在马上,一手抓着缰绳,一手则是将手中的金属手枪举起来。

    “随我来!一起收复家园!一起支援那些在县中拼死奋斗的勇士!”

    周围那些山海县的男人们此时将手中的武器高举起来,呐喊道:“哦!啊!啊!”

    这些人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也都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教育和见识,他们现在因为要和土匪战斗的关系,情绪极度的紧张,多数人都是害怕的,所以在王兰陵说话之后,这些人就用呐喊来附和。

    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容易受到影响。

    有人带头躲避不抵抗的话,那么就像是那些绵羊一样聚集在一起往安全地方挤,任由外围的那些同伴被狼群叼走,用那些没有竞争过同类的同伴,喂饱敌人的胃口。

    王兰陵不会让这些人就是下去走走,他要的是让这些绵羊意识到,他们的牙齿不仅可以用来吃草。

    当王兰陵率领着几百人朝着山下走的时候,在山脚那里等了一晚上的土匪们,也终于等到了机会。

    “大王!山上有人下来了!”

    “大王!那些人朝着我们这边过来了!”

    “准备!冲上去!”

    马广山看到上面有人下来了,就直接从一块大石头上跳下来,高声喊道:“小的们!给我冲!杀进仙水宫,那里的女人谁抢到就算谁的!”

    马广山的手下都是一些亡命之徒,这些人对于朝廷的敬畏并不高,而且也早就做好了干一票就跑的准备。

    他们这些人都是当了快十多年土匪的人了,很清楚县里那些穷人和官老爷家没法比,尤其是王兰陵这种从内地过来的富家公子。

    不论是钱财宝贝还是女人,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只要干成了这一票,以后就能过上吃香喝辣的地主日子!

    一个马匪说道:“大王,看起来人不少,有好几百!”

    双方的距离正在靠近,那边为首的几个人一点退意和迟疑的意思都没有,整个大部队反而是快步朝着这边靠近。

    马广山眯着眼看着前方山道那里下来的人。

    “人多怕什么?都是一群没蛋子的杂毛羊,老子一枪一个!”

    旁边的一个穿着烂衣服的中年男人说道:“那些拿木头的就让你们怕了?咱们手里的可都是铁家伙!”

    马广山看着已经靠近

    到了百米左右的农民队伍,大喊道:“小的们!让这些土包子知道爷们的厉害!上!”

    双方迅速的将枪支对准了对方,在这个时代,枪支的主要用途就是这个时候。

    王兰陵并没有在第一排的位置,他在队伍的后方,赵家人还有黑水县的人都不可能让王兰陵站在最危险的地方,而王兰陵也清楚自己站在第一排的意义并不大,反而是一种让别人分心保护的拖累。

    在第一排的位置,十四岁的田不畏将步枪对着远处那些同样正在瞄准的男人。

    田不畏的手心有些油腻,手掌和身后都是冷汗,他全神贯注的看着对面的位置,同时脚下还要缓慢的靠近。

    他手中的步枪虽然是远程武器,但在开枪的时候需要和敌人的枪手一样,处于最危险的地方。

    军用步枪的射程超过了千米,只是人眼是存在极限的,除非是那种神枪手,不然基本上大家都是在一百米到五十米之内的距离射击。

    如果不需要在意敌我,不用担心会误伤到自己人,也不需要在意子弹够用不够用,就是瞎几把打,那么在看到人的时候就可以开枪了。

    双方排头兵的距离正在缩减,原本不在意的马匪们,在看到那十几个举着枪瞄准并渐渐逼近的枪手后,也紧张了起来。

    整个战场的声音都消失了,耳边能听到的更多是自己的心跳声,以及周围同伴们的喘息声。

    战场是倾斜着的,在双方枪手的旁边和身后,是拿着农具的农夫,拿着砍刀的亡命之徒。

    没有躲避的地方,也没有迂回道路,他们双方只能是从这条斜路上杀出一条血路。

    田不畏的脸上出现了黄豆大小的汗珠,他现在已经进入了那些人的步枪射程里,而身上穿的棉衣根本就防不住任何一颗子弹。

    双方的火力都不足以支撑远程消耗,子弹只是一个信号,也基本上只有一次使用机会!

    没有树木和石头能够为他们提供躲避,反倒是山匪那边可以趴在石头上或者是马车后面瞄准。

    这种逐渐接近死亡的试探性接触,极其的考验人心和队伍的军心。

    一百米……九十米……八十米……

    “砰!”

    也不知道谁先忍不住开的枪,田不畏在听到枪响声后,果断的对着早就瞄准了好像是半辈子的那个男人,发射了那只有一发的子弹。

    “冲啊!”田不畏在枪支震动之后就握紧了步枪,将刺刀对准了前方冲了出去。

    田不畏没有看自己的子弹有没有打中敌人,他在冲出去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认识的黑水县人倒了下去。

    在此时,田不畏已经没有了思考问题的时间和想法,他现在想着的只有杀人!

    在双方的前排各自倒下十多个之后,六七十米的战场距离终于被拉近,大量手持着刺刀和农具的人冲进了山匪的队伍里。

    不论是大刀还是铁锹,再或者是平常随处可见的扁担,此时都成了要人命的凶器!

    田不畏冲到了一个男人前面,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下,田不畏用步枪的刺刀扎向了这个男人的胸口。

    男人明显是没有多少战斗意识,他只是害怕的迈不动脚步逃跑,和田不畏认为的那种悍不畏死匪徒很不一样。

    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田不畏的步枪,努力的阻止着这刺进他身体里的凶器更进一步靠近,他真的是很疼,很怕疼。

    田不畏有那么一瞬间也害怕了,若是和平时期,他肯定会丢掉手中这把枪。

    但这里是战场,周围那些声嘶力竭的喊声,还有身边推挤的人,让田不畏很快就回过了神。

    在停顿了两秒钟之后,田不畏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这个大自己很多,能够当他爹年龄的大人给顶了出去。

    男人很快就跌倒在了地上,迎接他的是周围那些农夫的木棒和铁锹。

    田不畏心中空荡荡的,他迅速的去找了就近的另外一个匪徒。

    和田不畏一样的人还有很多,只要这场战斗没有分出胜负,没有死,那他们这种进入了状态的人,都没有停留下来的时间。

    田不畏放弃了在仙水宫里等消息,自己选择了出来战斗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