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山河相制 我渴望力量

第472章 众望所归

    姜克敌再次打量了王兰陵一遍,突然有个疑惑,为什么这样的人会落到牧州的小山沟里?

    仔细想想,貌似王兰陵能跑到牧州偏僻郡城的小山沟里当县令……好像还有他姜克敌的一份力呢!

    从始至终,不论是姜克敌还是其余人,大家从一开始就排斥新人入局。

    一直以来大家都把王兰陵看作是一个侥幸获得皇帝垂青的乡野小孩,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人到了今天,不仅没有泯然众人矣,还像是金子一样闪瞎了大多数人的眼睛。

    牧州本地的姜家人勋贵集团代表,姜国贤也在看着王兰陵。

    他这个时候说道:“我原本以为是一个文士风范的人,没有想到是一个胡子都没有的少年。”

    王兰陵客气的说道:“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王兰陵,这位大人所认为的王兰陵,必定是符合大人您所期望的王兰陵,更不如说是大人您眼中的才子文士风范,王兰陵不才,让您失望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他并没有说自己的坏话,这个王兰陵还是听得出来的,所以表现出了客气,毕竟这里谁都比他官大。

    乡野小子和少年,都是指的年轻人,但从在座这些人里说出的小子和少年,绝对不是一个意思。

    姜国贤确实是没有别的意思,尽管王兰陵和他想的不一样,可颜值就是正义,只要不是那种歪瓜裂枣的,光是那份才气就不会让人失望。

    这个时代可比现代更加的注重颜值,不论是当官还是别的,首先就是脸面问题,长得有问题的话,就别想着当官了,不可能的。

    姜克敌想起来还有正事要做,就说道:“这一次平乱,你手下人损失如何?”

    王兰陵说道:“因为长途奔袭的关系,士兵们劳顿不堪,不过回家的路上再多的苦也不怕,我准备下午就回去山海县。”

    姜克敌露出了意外的神色,“哦?也就是说没有多少损伤了?”

    王兰陵迅速说道:“不瞒大人,此次确实是有些损伤,多数都是严寒天气急行军所致,牧州这里多草地,各种鼠类在地上打洞,容易绊倒马腿伤了人,再加上彻夜行军让一些人受了风寒,已经无法再战了。”

    姜克敌同样明白王兰陵的顾虑,温和的说道:“放心,并不是让你去打仗平乱,只是眼下有个差事想要交给你去做,也不是太远,就在金山郡里。”

    王兰陵沉默不语。

    姜克敌看王兰陵的样子,就明白了。

    “看来你也对这个有所了解,这样就更合适了。”

    姜克敌没有在意王兰陵的不愿意,直接说道:“这次的事情拖延不得,我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做,脱不开身,你可愿意代我前去金山郡,调查两任巡检司司长之死的幕后之人?”

    那两个通州的大官,可都是死在了牧州府的地盘上,关人家金山郡那边什么事情?

    看来姜克敌是解决了牧州府这边的驻军和权贵问题,但并不想解决金山郡那边的问题,必须要有一个给皇帝的交代。

    牧州府这边不死人,金山郡那边就必须要要死人,老传统了。

    这次必定是要死人的!

    从死了两个通州大官开始,这事情就必须要死人,不然对不起通州和龙州的威严。

    黑山伯万古考虑的是牧州集团,而姜克敌过来这么久,已经拉拢了一部分,无视了一部分。

    大事情,变成了小事情,为了大局,就要牺牲一部分的利益。

    眼下要解决金山郡的问题,但如何解决就是一个难题,牧州府这边派人过来,就是起了一个监督作用,一旦姜克敌这边要扩大化,那么牧州府的人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简单的来说,就算是要牺牲金山郡的一些高层中层,牧州府这边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他们现在同样是在注视着。

    双方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协商结果,眼下就是要一个双方都能接受,三方都相信他是去做事,而不是去胡闹的人!

    姜国贤看到王兰陵不说话,就说道:“你愿不愿意做这个事情?不愿意的话就算了,也没有人为难你一个小孩子。”

    靠!这是好人啊!

    王兰陵正想要说话,突然一个老人抢先说道:“我觉得王兰陵适合做这个事情。”

    草!

    王兰陵看了过去,看到一个穿着红色官服的老头。

    你妈啊!这是谁?

    姜克敌看着这个老头,说道:“金山郡知事,你也觉得王兰陵适合担任这个重要事情?”

    金山郡知事点头说道:“是,我郡的郡守和王兰陵熟悉,当初王兰陵的家眷进入牧州的时候,我郡里就派了驻军前去护送,双方有些来往,在金山郡还有下面许多县里,都知道王兰陵的名声,他过去做事的话,比别人方便很多。”

    当初金山郡的郡守是因为胡忘乡的关系,但也同样是因为王兰陵的名气,派了驻军护送王兰陵一家去山海县。

    金山郡的知事是知道这个事情的,他对郡里的掌控力度才是真正的知事所为。

    一开始觉得无关紧要,不过随着山海县的发展,以及越来越多的棉衣、棉鞋、纸钱、铁器等东西卖到了金山郡,知事对于那个声名显赫的王兰陵也越来越关注。

    这一次事情,算是金山郡的顽疾了,金山郡这边需要治理这个顽疾,但同样也需要一个能照顾一下金山郡的人。

    王兰陵,正是最好的人选。

    此时洪景阳也开口了,说道:“金山郡和山海县距离不算太远,又有通商,而且王兰陵不论是治军还是治人都有一套,又有赫赫威名在身,我也觉得最合适不过。”

    姜克敌正要答应下来,旁边一人也说话了。

    “末将也觉得王兰陵合适,这一次和之前不一样,山州军和牧州军之间也需要一个中间人,王兰陵以前是黑水县的……司长,我手下的士兵更好沟通一些。”

    黑山伯万古和王兰陵的关系也不错,而且他也有自己的考虑。

    有王兰陵在的话,黑水县那边的物资运输和价格,可以更便宜快捷一些。

    最重要的是王兰陵在的话,他手下那些吃方面面的大兵们不会太消极。

    换成是别的牧州人指挥的话,本来就满是意见的兵卒们,只怕是借机用山州牧州的话题来挑起矛盾了。

    姜克敌有些疑惑,“黑山伯与王兰陵之前见过吗?”

    万古迅速说道:“没有,只是上次云州大水的时候去过黑水县稳定局势,听了不少关于王兰陵的好话,之前云州牧曾找我要了一张推荐信,就是给王兰陵的,愿意是把王兰陵送去通州入学,所以我虽然是和他第一次见面,也算是半个推荐人了。”

    姜克敌露出无奈的笑容,“这个我就想起来,不说云州那边,牧州这边一开始也是不情愿的接受了吧?”

    洪景阳露出尴尬的笑容,他没必要装,即使是现在,他依旧觉得王兰陵是祸害。

    姜克敌笑了笑,看向了王兰陵,“你还有何话说?”

    躲不过了……躲不过了。

    王兰陵郑重的说道:“下官愿意为国效力,接受这份差事,只是下官有个不情之请。”

    姜克敌点了点头,“放心,既然是让你做事,自然是相信你的能力。”

    王兰陵直接说道:“并非是这个,下官初到山海县刚满一年,城中百废待兴,下官这次解决了金山郡之事后,还请各位大人放下官回去山海县,为官一方,自然是要造福一方,我想要干满五年再走,不留遗憾的走。”

    对姜克敌来说,王兰陵已经算是那种特别需要关注的人才了。

    他培养不出这种人才,在看到之后,自然是想要拉拢到自己这边。

    姜克敌说道:“可以,你治水的时候,圣上就事先许诺你治水不成去管校学习三年的话,这次你若是没有做好此事,我也会向圣上阐述此事,让你去龙城再历练三年!”

    王兰陵迅速说道:“多谢大人厚爱!”

    他明白姜克敌这一是威胁,二是许诺不追究办事不利之罪,第三……

    第三就是表明自己对王兰陵的看重,让准备动手的人明白后果!

    姜克敌不想把事情再闹大了,若是死了第三个钦差,那老皇帝真的是要大杀特杀,全家老小一个不放过了。

    连续打脸三次的话,那就真的是极其严重的超级恶劣事件了,比造反都要恶劣!

    造反的事情经常有,但连派三个钦差都被杀了,这事情已经是挑衅帝国的统治力度和权威了。

    就像是黄巾之乱不足以动摇根本,朝廷依旧可以同于四方,真正动摇汉朝威严的是夜宿龙床,玩皇家女人的董卓。

    若是有人不怕帝国的统治者了的话,那事情就真的是大条了,想要挽回朝廷的威严,需要的就是昂贵的代价。

    姜克敌是明白这一点的,这一次可以相对的妥协,但必须要展示出雷霆手段。

    王兰陵各方面的都完美符合这个角色!

    能杀!

    肯杀!

    有威名!

    具备强大的管理能力和威望信任!

    观察敏锐,熟悉官场规则,能够不掀桌子,在规则内行事!

    识时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