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日月 酒徒

第十一章 星光 (下)

    “多少?”饶是富有四海,李显也被白马宗的大手笔吓了一大跳,确认的话脱口而出

    “四十万吊开元通宝。慧范禅师愿意献入内库,以回报圣上多年来的照顾之恩。”早就料到李显会做出如此反应,韦无双微笑着轻轻点头,声音里充满了愉快的味道。

    “这胡僧,可真有钱!”李显抬手扶额,高声感慨。无意间,臂甲与胸甲相碰撞,又发出了一连串悦耳的铿锵。

    就在一个多时辰之前,他还为拿不出十八万吊钱来武装三千玄甲军,而感到沮丧异常。但是现在,慧范和尚一抬手,就许诺给了他四十万吊。足以让他打造六千套全身镔铁甲胄,还能再富裕四万吊去武装数千轻甲骑兵!

    如果这样一支军队,由张仁愿带着出现在朔方,阿始那墨啜恐怕只有望风而逃的份儿,怎么可能有胆子再偷渡黄河?

    如果这样一直军队,交给金山道行军总管郭元振,突骑施可汗娑葛也只会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怎么可能有胆子再勾结突厥,窥探安西四镇?

    如果……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结实的蟠龙铠,然后再抬头看看眉开眼笑的妻子,李显脸上的表情好生为难。

    白马宗毕竟在他们夫妻两个陷入绝境之时,曾经雪中送炭。他年前借着白马宗与张潜的冲突,将佛门的力量清理出朝堂,已经有些“恩将仇报”的味道。而四十万吊,即便对于天子之家来说,数目也不能算小。

    只是,拿了白马宗的四十万吊进献,白马宗收买土匪截杀朝廷官员的罪责,肯定就得不了了之。自己刚刚决定放过安乐,随即又下令放过白马宗。消息传开之后,给自己进献蟠龙铠的张潜,会何等的寒心?!

    “圣上,树大难免有枯枝。白马宗也不是慧范一个人的,下面人做什么,他未必尽数知情。”韦无双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温柔而又妩媚。

    “嗯——”李显继续以手扶额,脸色阴晴不定。

    “圣上,只要世间有闲钱,就肯定少不了放贷的佛寺。当年则天大圣皇后盛怒之下,将怀义和尚挫骨扬灰,又斩杀怀义的师兄师弟数十人,最后,也不过是让大云宗换了个名字,借白马之名重生而已。”双手轻轻搬住李显的肩膀,韦无双将头探到他的耳畔,以更低,更温柔的声音补充。嘴巴里呼出来的气体,不停拂拭李显耳垂。

    李显咧了下嘴,长长叹气。

    妻子的话没错,只要世上有闲钱,就少不得有人把这些钱收集起来放贷生息。而佛门凭借其在民间的影响力,在吸引财主将钱交给他们放贷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所以,当年以他母亲,则天大圣皇后的狠辣,都做不到将大云宗连根拔起。

    杀了怀义和尚,不久就又出来一个法明。死了法明,然后就又出来一个慧范。大云宗变成了白马宗,寺院还是原来的那些寺院,僧众大部分也是原来的僧众。而他母亲武则天,非但没从佛门拿到一文钱,反而让白马宗开始偷偷扶植自己这个太子!

    “圣上,臣妾听闻,臣妾听闻,太平前一阵子拿了很多钱,借给白马宗生息。”韦无双的话继续传来,低得宛若蚊蚋在哼哼。

    李显却如同听闻惊雷,身体僵了僵,脸上乌云翻滚。

    即便他下旨将收买土匪截杀官员之事追查到底,顶多也是再杀掉十几名白马宗故意抛出来的替罪羊,封掉两三座嫌疑最大的佛寺,根本无法让白马宗真正伤筋动骨,甚至连像他母亲当年那样,让白马宗改个名字都做不到。

    而白马宗的四十万吊进献,就肯定不会再送入内库。白马宗从此就要倒向他的妹妹李令月,或者弟弟李旦。像当年扶植他一样,暗中扶植起一个新的帝王,趁他哪天衰弱之时,一举取而代之!

    除非他下旨灭佛,否则,结局必然是这样。他亲身经历过,知道其中的每一步,却根本找不出破解之道!

    “圣上是担心张少监心里有怨气么?”韦无双忽然松开手,笑着摇头,“妾身以为,他应该懂得顾全大局。圣上是君,他是臣,为君者做事,也不需要处处都替臣子考虑!”

    “是啊,他肯定懂得顾全大局!”李显咧了下嘴,幽幽叹气,“否则,他就不会一声不吭,就继续前往阳城了。”

    “那圣上为何还犹豫不决?”韦无双又快速绕到李显对面,双手拉住丈夫的手腕,轻轻摇晃。

    臂甲与胸甲碰撞,又是一阵悦耳地铿锵。李显低下头,脸上的惆怅难以掩饰,“他应该知道朕的难处,即便不知道,朕过后也可以补偿于他。可朝堂之中,还有文武百官,朕无论如何,都得给大伙一个交代。”

    “裹儿说过,白马宗不是她指使的!”双手微微用力,韦后的脸色,也迅速变得阴沉似水。“裹儿的话,未必全是撒谎。如果圣上决定轻拿轻放,却有人跳出来试图将事情闹大,臣妾建议圣上查一查,究竟是谁在他们背后推波助澜?!”

    “对,朕的确需要查一查!”李显丝毫不觉得妻子的神情和语气,有什么不妥。又叹了口气,用力点头。

    “圣上英明!”韦后的脸上的怒气瞬间消失,嘉许地踮起脚,用红唇在李显耳畔轻啄,“特别是穿着这身铠甲,让人感觉,就像,臣妾说不清,反正,非常非常特别……”

    “朕也觉得,浑身上下都特别有力气!”李显笑着用手臂揽住妻子,缓缓低头。正准备将另外一只手也揽过去,将对方拦腰抱起,忽然间,书房外又传来了一阵煞风景的脚步声。紧跟着,就是几声惊呼。

    “谁在外边喧哗?!”李显的兴致被打断,放下韦后,回过头,冲着门口厉声质问。

    “圣上,安西四镇急报!”书房门被用力推开,百骑司副统领郑克峻不顾礼仪,带着一名浑身泥土的飞骑,踉跄而入,“突骑施可汗娑葛勾结突厥,以追杀叛将阿始那忠节为名,攻破碎叶城。碎叶镇守使周以悌力不能敌,与阿始那忠节一道退向播仙!”

    “什么?”李显楞了楞,丢开韦后,大步走向郑克峻,“你说什么?碎叶城失了?将士们损失如,如……”

    忽然间,心脏处涌起一阵刺痛。他头上汗出如浆,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在头盔与地面即将接触之前,却赫然发现,今晚窗外的夕照无比绚丽。

    ………………

    夕阳无限好。

    古县阳城,观星台上,圭针在夕阳的照射下,于石表上留下长长的阴影。

    水钟缓缓旋转,带动齿轮和凸轮,触发机关。青铜做的钟锤脱离衔铁,在重力的作用下快速下坠,砸在钟盘上,发出一连串悦耳的“叮当”。

    “戌时整,日落天西,圭表相合,钟落!”水钟下,有人扯开嗓子高喊,声音中的兴奋难以掩饰。

    浑仪在人力推动下缓缓转动,观星环对准太阳最后下落位置。余晖渐渐暗淡,一颗明亮的星星,瞬间出现在半空之中,璀璨宛若宝珠。

    “长庚星现,准时准位!”高喊声更为兴奋,一众司天监的技术官吏们,恨不得手舞足蹈。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声响起,惊飞成群的鸟雀。观星台上,更多造型古朴却是这个时代最精密的青铜仪器,缓缓移动,对准陆续出现的星星,将其出现和时间和位置,一一测量记录。

    七八面磨的无比光滑的铜镜子,竖在了浑仪附近,从不同的角度对准太阳落下去的方位。高高竖起的木杆上,几枚造价惊人的琉璃镜子,也被挂了起来,将天边最后的余晖,反射向古朴的浑仪。

    浑仪继续转动,天光越来越暗,圭影彻底消失。观星台上,山风凛冽,吹得人衣袂飘飘欲飞。

    没有人提议点起灯火,也没有抱怨山风寒冷。司天监的技术官吏们,或者用目光死死盯着黑漆漆的铜镜,或者用目光死死盯着日落位置,一个个脸色无比紧张。

    按麟德历标定,今天是五月初二。按照天竺那边传过来九执历标定,今天是四月二十九。而按照在来阳城途中忽然发到大伙手中的一套来历不明的《紫金历》,今天却是五月初一。

    所有观测和计算结果,都越来越清晰地表明,那套来历不明的《紫金历》,可能最为准确。但是却需要最后的验证。而验证方案最关键一环,就着落在日落之后这一个多时辰里。方法就是,能不能通过各种途径,看到新月!

    若无,标定准确,麟德历的修订工作,迎来了一个开门红。

    若有,哪怕任何角度看到一丝月光,大伙先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费。只能等到两天之后,再用同样的办法,去验证九执历!

    整个观星台上,唯一不紧张的人,就是张潜。此时此刻,他正穿着一件丝绵袍子,半躺一座竹子编的长椅上,优哉游哉地用特大号原始望远镜寻找星星。

    那套别人眼里来历不明的《紫金历》,是他从手机存储器中找出来的万年历当中农历部分。制定于1929年的紫金山天文台,比麟德历和九执历,都多了一千两百多年的技术积累。所以,在准确度方面,具有碾压性优势,根本无须担心对比验证。

    他之所以非要带着半个司天监的技术官员们跑一趟阳城,完全是为了增加这条新历法的说服力。毕竟,古今技术人员都认“死理”,通过他们的亲眼观测和对比,竖立起紫金历的权威,比自己强行推广新历法效果好上百倍。

    因为没有任何工业污染,全国总人口也只有五六千万,八世纪的星星,远比另一个时空明亮。即便望远镜质量再差,张潜也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二十八宿。而三恒七十六官,也以星群状态,迅速被他用望远镜捕获。

    正看得高兴之际,山坡下,忽然隐约传来几声金铁交鸣。随即,他就听见有人大声叫嚷,“站住,口令,否则,以擅闯军营处置!”

    “真的有人不要命了,强攻观星台?”张潜皱着眉头站起身,将望远镜转向叫嚷处,却根本看不见任何人影。只有树枝在山风中婆娑,宛若魔鬼狂舞。

    “报,少监,有人强闯观星台,被弟兄们拦下了。他自称是你府上的二账房!”几个呼吸之后,朔方军旅率周去疾沿着台阶快步冲上,低声汇报。

    “我府上二账房?”张潜楞下神儿,稍微费了些力气,才想明白自己家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二账房,“问问他姓什么?如果姓骆,就带他上来!”

    “是!”周去疾狂奔而下,不多时,又和四名军中好手一道,将一个满身尘土中年人带上了观星台。

    张潜定神细看,不是齐墨掌门骆怀祖,又是哪个?刹那间,心中不由自主地涌起了几分感动。连忙迎上前,低声慰问:“你怎么跑这里来了?黑灯瞎火的,小心遇到野兽!”

    “野兽,野兽见了老夫,见了在下,只会躲着走!”骆怀祖嘴巴轻瞥,对张潜的关心不屑一顾。然而,猛然意识到,此刻自己正在五名边军的包围之下,顿时气焰就矮了半截,“是任署丞让我赶过来的,他前天忽然急匆匆地跑学堂里来找到我,说庄主你此行可能会遇到风险。然后就逼着我一人三骑,星夜追到了这里。结果,庄主你倒是没遇见什么危险,我自己刚才差一点儿就被人用强弓硬弩射成筛子!”

    “谁叫你不肯停下来接受询问的!”发现对方真的跟张潜认识,周去疾脸色一红,没好气地数落。“如果不是弟兄们刚才放箭之前先示警于你,你早就躺下了,哪有机会见到少监?!”

    “黑灯瞎火的,老夫哪里知道你们是敌是友?!”骆怀祖心中不服气,悻然还嘴。“老夫还以为,我家庄主身边只有家丁。”

    说罢,他猛然意识到好像哪里不对劲儿,迟疑了一下,目光沿着山坡四下扫视。仿佛生了一双夜光眼,能看清观星台周围的所有布置一般。

    “各位兄弟辛苦了,他的确是我府上的二账房!”张潜也不解释,笑着向周去疾等朔方军弟兄拱手。

    周去疾乃是周建良专门留下来保护张潜的心腹,此刻既然确定了骆怀祖不是刺客,便懒得再跟此人纠缠。向张潜拱手行了个军中之礼,转过身,匆匆而去。

    “边军?上过沙场的?”骆怀祖看得心痒难搔,不顾身上的疲倦,轻轻拉扯张潜手臂,“你从哪里借来的边军?还全是上过战场的精锐?!刚才如果不是老夫及时表明了身份,差点就死在这帮王八蛋手里!”

    “修历事关重大,我刚刚又在路上遭遇过土匪。跟熟人借点儿弟兄来保护一下观星台,总是应该。”张潜笑了笑,低声回应。“你真的没事吧?别死撑。这里除了我和郭怒之外,没第三个人认识你!”

    “没事,没事,一群寻常兵卒,怎么可能奈何得了老夫?”骆怀祖的嘴巴微撇,满脸不屑地摆手,“老夫刚才发现他们可能是自己人,才主动停了下来。否则,完全可以直接杀到你面前!”

    话虽然说得响亮,却不料摆手的动作稍大,顿时,疼得眉头紧皱,嘴角不停地上下抽搐。

    张潜看的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连忙转身从躺椅下抄起一个酒葫芦,亲手递给了对方,“先喝点儿米酒活一下血吧,吃宵夜可能还需要等一两个时辰。大伙需要确定,今晚到底能不能看到月牙!”

    “嗯——”骆怀祖疼得龇牙咧嘴,却强撑着不肯喊出声音。挣扎半晌,才有力气接过酒葫芦,一边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一边低声抱怨:“这帮王八蛋,下手没个轻重。我都说是你府上的二账房了,他们还是争先恐后拿刀鞘往我身上招呼。哎呀,嘶——”

    “没见血吧,伤在何处,我马车上有酒精和绷带!”张潜见状,顿时笑不出来了,连忙伸手扶住此人,再度低声追问。

    “没,没事!我都快冲破阻拦了,却不小心踩中了他们布置下的绳套,嘶,嘶——”骆怀祖红着脸,轻轻摆手,“早知道你身边兵强马壮,我就不来了。当时任琮那小子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非说你可能遇到危险,身边却只有家丁……”

    话说到一半儿,他忽然又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上上下下打量了张潜几眼,用极小的声音追问,“这些边军怎么会跟你在一起,你师弟任琮却对此毫不知情?”

    “半路凑巧遇到的!”张潜不愿意让对方知道太多,笑了笑,含混地回应。

    “凑巧遇到的?”骆怀祖生性谨慎,根本不肯相信张潜的话。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短短三五个呼吸之后,脸上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小子,够狠!”咬着牙向前凑了凑,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又低又急,“你,你是故意离开的长安,骗别人来杀你,然后反手杀之?你,你此行根本不是为了观星,而是以身做饵……”

    “噢,噢,噢,成了,合朔无误,今日当是初一!”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猛然在观星台上响起,将他的低语彻底淹没。

    “日月黄道相合,日落无月……诸星皆在正位,可定朔无误!”

    “果然,大小月相隔,四年一闰才是正理。”

    “这部紫金历果然精妙,什么九执历天下最精,天竺人就爱吹牛皮……”

    ……

    “骆掌门,看破不说破,才是聪明!”趁着没人注意自己这边,张潜笑着推了骆怀祖一把,转身走向众人。

    水钟轻敲,浑仪缓缓转动,今夜星光格外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