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日月 酒徒

第二十一章 雷霆 (下二)

    “不好,周校尉,这两团弟兄全交给你,你带着他们跟任校尉去安置,我去中军见用昭!”骆怀祖大惊失色,丢下一句话,掉头便走。

    “师叔祖尽管去,弟兄们交给我!”周去疾楞了楞,随即就明白了骆怀祖为何而着急,果断冲着后者的背影高喊。

    突厥人生性残忍,在战争中绑了汉家百姓充当肉盾的勾当,干过不止一次。所以朔方军上下对这等手段都已经见怪不怪。然而,张潜以前却从没跟突厥人打过交道,乍一遇到对方使出如此卑鄙手段,恐怕会缚手缚脚。

    此外,张潜的心软和厚道,乃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如果这种时候,身边没个“恶人”主动跳出来向他痛陈利弊,说不定他真的会被奕胡的卑鄙手段镇住,进而选择半途而废。

    这个恶人,别人当都不够格,骆怀祖却最为合适。

    首先,骆怀祖是张潜的师叔,地位超然,他的话份量远比别的幕僚重。

    其次,骆怀祖的掌书记职务,乃是张潜私人礼聘,不被朝廷列入正式官员队伍,无论他说出什么残忍的话,做出什么残忍的事情,过后也不用担心清流找他的麻烦。

    最后,从碎叶军整体利益角度,张潜需要维护一名儒将的形象,那些容易被别人抓到把柄的勾当,最好由骆怀祖来做,如此,将来万一遇到有人故意找麻烦,也好跟张潜从容切割……

    军营之中,和周去疾抱着相同心思的人不止一个,所以骆怀祖一路畅通无阻,连马都不用下,就直接抵达了中军帐门口。

    将坐骑丢给迎上来的侍卫,他稍微平缓了一下呼吸,迈步就往里走。几乎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已经从中军帐内传了出来:“镇守使?千万别上奕胡的当。大唐二十多年之前就放弃葱岭以西各地?怛罗斯又不是什么繁华所在,怎么可能有成百上千的唐人?”

    说话之人?乃是校尉郭重。他曾经在郭元振麾下效力多年?熟悉西域情况。所以,一口咬定刚刚被押上怛罗斯城头唐人乃为假冒。

    “这位斥候兄弟?你可看清楚了?城头上的唐人,长得到底什么模样。”周建良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很显然?对怛罗斯城头忽然出现这么多唐人,也深表怀疑。

    “看清楚了,其中大多数,长得的确是唐人的相貌?穿得也是唐人衣服。”斥候训练有素?立刻朗声回应。

    “哭喊声呢,是不是唐言!”任六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带着十足地怀疑。

    “这,在下不清楚!城头上声音很乱,卑职没来得及辨别。”斥候楞了楞?犹豫着回应。

    “往来西域的商贩,都以粟特人和大食人居多。唐人的商队通常到疏勒就止步。翻越葱岭并且在石国定居的?十有八九是西域诸胡,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平素才以唐人自居!”校尉任重立刻得出结论,坚信城头上的唐人身份不实。

    “镇守使?实话实说?二十年时间?足足隔了一代人了。即便他们父母是唐人,其本人从小生活在怛罗斯,也早就变成了粟特人!”

    “那些人,连唐言都未必会说几句。即便长了唐人的样子,也不能算作我等的同族!”

    “粟特人、长得跟你唐人原本就相似。还特别喜欢跟唐人通婚。生下来的孩子,很难说是唐人。”

    “说实话,如果不算官兵和商贩,疏勒城的唐人都没几个。更何况是怛罗斯。”

    ……

    在场众将你一句,我一句,或有心,或者无意,都不承认奕胡摆出来的“肉盾”乃是大唐百姓。并且能找出足够的理论和事实为依据。

    骆怀祖听得,顿时大放宽心。确定有这么多“聪明睿智”的弟兄们在场,张潜很难再犯“妇人之仁”。

    正准备凑上前,也说上几句,帮张潜彻底下定决心。却发现卫道抢先一步站了出来,冲着大伙连连摆手,“诸位,且听卫某一言,你们都想差了。奕胡此番作为,不是给张镇守看的,而是给数千里之外的长安御史看的。无论城头上的唐人是真是假,只要我军不停止攻城,这些人就可以视为死在我军之手。而消息传回长安去,那些沽名钓誉之徒,定然会对镇守使群起而攻之!”

    “这……”众人闻听,顿时气得咬牙切齿,短时间内,却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来反驳。

    大唐的御史们,在“严以律己”方面,可是出了名的。对于异族军队如何蹂躏边境百姓,他们向来不闻不问。而大唐将士只要外出作战,他们就恨不得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来。

    如果张潜在长安有个强大的后台,就如张仁愿那样,让李显自己替他兜底。自然可以不在乎言官们的捕风捉影。而张潜偏偏没有这样一个后台,并且还得罪过安乐公主和太平长公主,他若是再背上一个“屠戮自家百姓”的罪名,后果就很难预料!

    “那又怎么样,镇守使不必为难。末将请缨,愿意率领一哨弟兄,担任攻城之先锋!”正在大伙冥思苦想,该如何回避风险之际。骆怀祖已经走到了帅案前,果断向张潜拱手,“镇守使,末将愿意立军令状。五日之内,若不能攻破怛罗斯,末将愿意提头来见!”

    关于如何打,他半个字都未提,只提出了所需要的最长时限。但是,在场大多数武将和文职,却立刻就明白了他准备替张潜背黑锅,顿时,纷纷将面孔转向他,目光里充满了赞赏。

    只有卫道,依旧老神在在地摇头,“掌书记,此计未必可行。即便过后你一走了之,某些人,依旧会将污水泼在张镇守身上。他们才不会管,张镇守到底知不知情。”

    “至少张镇守能有话搪塞!”骆怀祖将嘴一撇,冷笑着回应。“剩下的,就看谁声音高,胆子大了。”

    “终究有损张镇守的英名!”卫道人如其表字,继续轻轻摆手。“还是从长计议为好,特别是在圣上生病不能临朝这段时间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说个行的方案出来!不要一味地挑刺!”骆怀祖被说得心中烦躁,瞪圆了眼睛呵斥。

    “可行的方案,就是先停止攻城,然后向弟兄们以及城内守军,揭穿奕胡以其同族冒充唐人的诡计。”卫道也不畏惧,想了想,缓缓给出了答案。“反正我军这一路行来,缴获甚多,粮草辎重足够使用。镇守使此番出兵的目标,也不是灭了石国。无论奕胡承不承认城墙上的唐人为假冒,只要我军把相关的消息先传播开,就令其招数不攻自破。”

    “嗯?”骆怀祖听得似懂非懂,皱着眉头沉吟。

    周围的将领和谋士们,则有不少人眼睛骤然开始发亮。对付脏水,除了躲闪之外,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从源头处将其搅浑。

    无论奕胡驱赶上城头的唐人是真是假,只要张潜这边先一口咬定其身份为假,相关消息传到长安之后,威力与可信度就会双双打一半儿折扣。届时,有人想你拿此事来攻击张潜残暴好杀,也会力不从心。

    “此计可行。”几个呼吸之后,周健良先轻轻点头。

    “此计可行!”张旭、付生、祝茂林、范无尽,邱若峰、黄景瑜等文职,也纷纷向张潜点头。

    带领大军攻城略地,他们未必在行。可打舆论战,他们却未必会输给长安城内那些言官。特别是在提前就做足了准备的情况下,他们依靠自己手中的笔,以及长安城内的同窗们帮助,足以让张潜先占据不败之地。

    谁料,张潜听了之后,却笑着摇头。“纲经说得有道理,但是,张某却受到纲经的提醒,另外想出一条对策来。伯高,麻烦你动笔,替我写一封信给奕胡。尽量简单易懂,不要讲究什么文采,否则,他未必看得明白。”

    “镇守使尽管吩咐!”张旭精神一振,向张潜拱手。随即,在亲兵们的帮助下,取了纸币,于帅案旁躬身候命。

    张潜一边斟酌措辞,一边耐心等候。待张旭准备完毕,他自己也将措辞也在心中斟酌了个清清楚楚。随即笑了笑,朗声说道:“告诉奕胡,从即日起,怛罗斯城内只要有一个唐人被杀,城破之日,张某必以十个怛罗斯人的脑袋祭之!”

    “这?遵命!”张旭听得精神又是一振,提起笔,龙飞凤舞将原话写于纸上。

    “从即日起,哪个石国士兵胆敢杀害一名唐人,城破之后,张某必屠其全家!”张潜脸色阴沉,说出来的话,也寒冷如冰。

    张旭点点头,继续笔走龙蛇。心中刹那间如饮烈酒。

    “如果有哪位石国官员下令杀害唐人,城破后,张某必灭其族。此言,天地为证!”张潜笑了笑,继续陈述。声音不高,却每一句,都掷地有声。

    “卑职遵命!”张旭听得心潮澎湃,大喊着将原话录于纸面,只字不改。

    “用昭!”感觉到张潜话语里的冲天杀气,卫道本能地想要阻拦,却发现自己的身体颤抖得厉害,胸口眼窝等处,也是一片滚烫。

    儒家讲究抑己为人,这些年来,大唐虽然为天朝上国,却从未替自家寻常百姓出过头。哪怕是在大唐自己的地界,唐人与外族起了冲突,官府都习惯性地维护外族并且委屈自己人。而今天,张潜却将这个惯例直接踩翻于地。

    一个唐人被杀,则以十名怛罗斯人祭之。

    石国士兵杀一唐人,则屠其全家。

    石国官员下令杀害唐人,则屠其全族。

    自古以来,敢这么嚣张得官员,恐怕只有当年的汉将陈汤。而陈汤那句“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说的却是大汉朝廷,与大汉百姓无关!

    “我不管他今日押上城头唐人是真是假,只要奕胡敢当做唐人来杀,我就必给唐人复仇!”看了卫道一眼,张潜沉声补充。“在张某看来,我大唐军民的性命,比西域诸胡,金贵十倍。张某身为唐将,保护唐人,乃天经地义!”

    “痛快,此言痛快!”周健良心情激荡,在一旁大笑着抚掌。“用昭,若不是在军前,周某一定要拉着你一醉方休!”

    “镇守使此言痛快!”

    “镇守使,这话说到在下心窝子里头了!”

    “镇守使,此言让在下如醍醐灌顶!”

    “身为唐将,保护唐人,乃天经地义!”

    ……

    其余众将,也一个个热血沸腾,一边红着脸高声附和,一边用力抚掌。

    骆怀祖也听得心中滚烫,看了几眼张潜,在肚子里偷偷感慨,“奕胡只看到用昭善待俘虏,以为他心善可欺。这次,恐怕是聪明过了头,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进去!”

    就在此时,张潜的目光也转向了他。先冲他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吩咐,“掌书记,你找一个俘虏,将这封信,送进城内。然后,再几个嗓门大,会说粟特语的弟兄,在城下把信的内容用粟特话喊出来给怛罗斯城内所有人听。张某并非嗜血之辈,可如果他们逼着张某屠城,张某也不在乎举刀。”

    “遵命!”骆怀祖心里,就像喝了半斤菊花白一样痛快,大吼一声,肃立拱手。

    “还有,告诉城里的粟特人。张某此番前来讨债,只针对奕胡一个,不殃及无辜。从即日起,有杀奕胡来献者,奕胡的家产一半归他。”

    “有杀石国文武官员来投者,那名官员的家产也一半儿归他。

    “有打开城门,给我军带路者,与杀石国官员同赏。如果他们实在没胆子,也可以半夜缀下城墙来投,张某必以唐人待之!”

    “遵命!”骆怀祖红着脸,高喊着再度拱手。

    “还有!”张潜又笑着向他点了点头,声音也陡然转高,“刚才给奕胡书信上的内容,在石国各地全都适用。从即日起,敢残害我唐人者,张某必提兵讨之,血债不还,誓不罢休!”

    “轰隆隆!”一声闷雷,在天空中炸响。

    暴风雨要来了,野狼和狐狸,在雷声中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