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成了龙妈 辣酱热干面

第815章 异鬼王的身份

    异鬼王单骑赴会,这个机会太好了。

    龙女王此时当真是千般诡计、万种阴谋,把小脑瓜都塞满了。

    她就在阴谋诡计的海洋中徜徉,希望寻到一种最歹毒、最高效、最稳妥的法子来对付它。

    “我来与你挑战!”响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丹妮回过头,就看到满脸激动与忐忑的二鹿,与面色凝重的红袍女。

    包括理查德爵士在内,五名烈焰红心骑士跟在两位boss身后。

    除了他们,老巴、大熊、克林顿、詹姆、布蕾妮等数十位真骑士,都顶风冒雪走出城门。

    两个血盟卫与巨龙将军魁洛,也出现在卡奥之王身后。

    城门上的墙垛后方,此时也挤满了人。

    姬琪与伊丽两名马人侍女,穿着轻型瓦钢锁子甲,腰挂弯刀,手持龙骨弓,趴在城垛后面观看。

    连珊莎,也挺着大肚子,裹一身厚厚的白狮裘袍,在席恩的搀扶下,立在人群中,表情淡定地与亚莲恩几女交谈。

    城墙上的炭盆里泼上野火,再次升起熊熊烈焰,妖冶绿光映绿众人惊惧兴奋的脸颊。

    绿色的城墙,绿色的大地,绿色的旗帜,绿色的剑刃,似乎连天空飘落的雪花也成了透明的绿色晶体。

    “异鬼王只一个人,大家不一拥而上,难道还真上去单打独斗?”詹姆低声道。

    四十名瓦钢禁卫持盾在前方垒砌一道弧形盾墙,左右两边也有骑士手持加厚橡木盾、钢盾保护。

    临冬城这方可谓郑重其事到极点。

    而异鬼王单人独骑,连冰剑都没从背后拔出来,双手空荡荡垂落身侧,毫无防备坐在马背上。

    詹姆想要一群人挑战异鬼王一个,琼恩谨慎地表示赞同,二鹿皱眉迟疑,老巴却老脸发烧。

    “挑战的约定是我们提出来的,违背承诺不太好吧?我并非迂腐,而是异鬼王既然敢来,必定有所凭借。

    如果这次让它活着离开,咱们人类的信用便全部被我们今天的行为败坏了。”

    末了,他还严肃提醒道:“别忘了,这里有多位国王,能代表整个维斯特洛。”

    听了老巴的话,众人见贤思齐,也渐渐有了些羞惭。

    詹姆却神色坚定,沉声道:“我们不仅能代表维斯特洛的荣誉,此时我们这支队伍也代表维斯特洛的最强力量。

    如果我们能成功围杀异鬼王,等于拯救了世界,与之相比,背弃承诺的罪恶又算什么?

    如果能终结长夜,我愿坠入七层地狱!

    同样的,如果我们一拥而上也失败,那也不用在意荣誉丢失的问题了。

    因为咱们人类可能就没也未来。或者说,未来人类也不可能用荣誉的方式战胜异鬼王”

    这话很有道理啊!

    众人再次见贤思齐,面上露出蠢蠢欲动的神色。

    老巴一脸纠结,他在乎荣耀,视荣誉高于生命,但他也不迂腐,如果能拯救世界,他愿意付出今后不再侍奉国王的代价!

    “陛下,你觉得如何?”他把目光看向龙女王。

    龙女王没有回答。

    事实上,她一直借着大黑的眼睛,观察对面的异鬼王,压根没心思参与老巴几人的讨论。

    “陛下?”老巴又叫了一声。

    “它能听得到你们的谈话。”丹妮回过头,无可如何地说。

    “什么?”老巴不确定道:“您说我们之前的谈话,它都听了去?可我们的声音很小啊!”

    梅丽珊卓瞥了龙女王一样,也说道:“风把我们的声音带到异鬼王耳中。”

    “魔法?”詹姆皱眉道。

    二鹿长出一口气,拉下面甲,握紧剑柄,慨然道:“不用再讨论了,我去与它比武决斗!”

    “有把握吗?”大熊担忧道。

    “没打过谁知道呢?不过我不怕死,这是我的优势,拼死一搏至少能让它深受重创!”

    二鹿说这句话时,表情很奇怪,似乎蕴含什么深意。

    丹妮有所察觉,却不明所以。

    而红袍女红眸中极快地闪过一道悲色。

    众人肃然起敬,低头行了一个骑士礼,为他让开一条道路。

    二鹿昂首阔步,走出盾墙,顿了顿,偏头对龙女王道:“记住我们的约定,记住,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丹妮木然点头。

    约定:在与异鬼王的战斗过程中,二鹿如果出现不支迹象,龙女王与三眼乌鸦立即全力出手,加上巨龙,一拥而上如果二鹿战死,龙女王捡起他的大宝剑,继续战斗。

    在此之前,他真的会全力以赴,不死不休。

    “我们需要向光之王做最后一次祷告!”红袍女环视众人道。

    “要做什么?”琼恩凝眉问道。

    “你们”

    “等等!”被厚羊皮袄裹成一个球的佩雷斯坦博士忽然出声提醒道:“你们忘记了一件事,异鬼王的身份!

    它之前是人类,有名有姓,如果知道它的身份,也许能找出它的破绽。比如,他的战斗技巧与习惯。”

    “对呀!”詹姆眼睛一亮,“差点把这个给忘了,看到它那副鬼模样,我下意识忘记它之前是个正常人。”

    黑暗之星翻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觉得它该多傻?它能听到我们的话。”

    “你是谁?”他们还在讨论,龙女王却直接问了出来。

    众人惊疑发现,明明狂风怒啸,她的清朗嗓音却如在耳边响起。

    异鬼王没有回答,甚至连眼神与表情都没变。

    好吧,从出场到此时,异鬼王似乎一直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冰冷淡漠。

    丹妮朗声道:“决斗之前,难道不该先通报姓名来历?说起来,两军交战,总有个目的吧?

    你是异鬼王,曾经还是人类,应该懂得什么是檄文,为何不当众将你的理想说出来?”

    “虚伪,傲慢”异鬼王缓缓道:“堕落的人类如同世界的垃圾,清理你们,何须檄文与理由?”

    肯对话就好!这代表他们还能与它交流。

    异鬼王的话冷漠,且不留余地,但现场众人都兴奋起来。

    丹妮继续道:“你忘记了曾经属于人类的记忆?还是说,曾经的记忆让你太过痛苦、羞愧、懊悔,以至于你连人都不想做了?”

    异鬼王放射淡然光芒的双眼微微闪烁一下。

    这微不可查的变化几乎没人发现。

    没办法,风太大,龙炎火球与野火又明灭不定,光线不稳,自然看不出对方眼睛光芒的变化。

    见异鬼王没回答,丹妮心中一动,问道:“现在这里有很多人,有没有你曾经的亲人、朋友、熟人,或者敌人?”

    异鬼沉默不语。

    “只要是人,就一定与这个世界有交集。塞外距离北境最近,你要么是北境贵族,要么是祖籍南方的守夜人。

    说说看,你的过去是何等让人难以启齿。”

    丹妮这话本是为了刺激对面的异鬼王,可琼恩好似得到重大提醒,惊恐瞪大双眼,跌跌撞撞越出盾墙,甚至一步步往异鬼王方向走去。

    “你做什么?”众人惊疑,巴利斯坦还伸出手想要拉住他,但被眼明手快的龙女王拦住了。

    看清马头与马鞍上的徽记,囧瞳孔收缩,然后噗通跪在地上,抱头嚎叫起来,“不,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踏踏踏”尸鬼战马动了。

    冰霜在马身前的地面蔓延,马蹄在冰面上踏出清脆的响声,几步就来到囧身前。

    死马上的骑士一动不动,低头俯视下边的囧,眼中蓝光轻轻闪动。

    这一次距离太近,所有人都注意到它情绪的变化。

    “七层地狱啊!”佩雷斯坦瞳孔收缩,骇然惊呼:“那是守夜人的战马!有游骑兵的印记,它,它是班扬·史塔克,它是班扬·史塔克,他是班扬·史塔克啊!”

    “什么?”众人大惊。

    “班扬·史塔克?”丹妮在震惊的同时又觉得理所当然。

    并非她知道班扬做了什么,而是

    除了北境之王史塔克、主角史塔克、全家挂逼史塔克,谁够资格当异鬼王?

    “不,我叔叔已经死了,他死了!”一道尖细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猎狗惊觉,待看到身边的艾莉亚,握紧剑柄的右手松了松,瞪眼大叫道:“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明明之前出城时,没见到她的身影;谈话时,也没见到她过来,怎么忽然间就好似从地缝里钻出来。

    其他人也被史塔克家的小公主惊了一下,接着便又把注意力转到异鬼之王身上。

    红鼻子老博士苦笑道:“班扬·史塔克没死,他是游骑兵统领,在六年前的巡逻任务中失踪。我不认识他,但史塔克公爵既然这个反应,肯定看出些端倪。”

    “班扬叔叔,你,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会变成异鬼王?”琼恩情绪恢复了些,爬起身,一边警惕后退,一边流着泪大声质问。

    “我”异鬼王脸颊在颤动,双眼中蓝光激烈闪烁。

    似乎,灵魂深处班扬弥留的微弱人性在激烈挣扎。

    “呼呼呼”狂啸的北风似乎轻了些,龙女王头顶的龙炎火球唰的一下膨胀一圈,散发滚滚热浪与白炽刺眼的光就像灯泡忽然从电压不足变成超压。

    “簌簌簌”

    在城墙守军的惊呼声中,火盆中绿色野火忽然蹿起四五尺高,然后再回落到正常的恣意燃烧的状态。

    丹妮的感触最深,之前异鬼王身周方圆五公里内,无一丝火元素,好似成了专门禁止火焰素的禁魔领域。

    现在,禁火领域被打破,火元素回潮,猛地涨了一波才又迅速落潮。

    丹妮握紧剑柄,跃跃欲试。

    侧头看了红袍女一眼,她也情绪激动,望了过来。

    “就是这个时候,快”

    “呼呼呼”丹妮、二鹿、梅丽珊卓三人已经把脚迈出去一半,正悬在半空要落下,下一瞬,北风再次带着戳骨寒气袭来,头顶龙炎火球的火光陡然暗淡。

    禁火领域重启。

    “法克!”丹妮憋红了脸,缓缓吐出一个词,又缓缓把迈出去的脚缩回来。

    红袍女没她这种收放自如的掌控力,一个控制不住,踉跄扑倒在幸亏这里比较拥挤,她抓住大熊的披风才没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