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成了龙妈 辣酱热干面

第814章 单骑赴会

    “你们史塔克已经超越兰尼斯特,成为七国首富。”丹妮神色复杂道。

    “河湾高庭存有四十多万吨粮食。我可比不了。”琼恩摇头。

    “珊莎继承了伊耿的遗产,你知道吗?”丹妮表情奇怪道。

    “难道是那两条翼龙?”

    丹妮仔细看囧的表情与眼神,确定他真不知道自个儿妹妹在做什么,又做过什么。

    “严格意义上讲,是伊利里欧的遗产,包括却不限于总量接近50万吨的小麦、黄油与熏肉。”

    琼恩大吃一惊,“她没和我说。”

    “但她和我说了,还告诉我,伊耿留在龙石岛那二十万吨粮食不要了,全部送给我救助三河流域的老百姓。”丹妮神色玩味儿道。

    龙石岛收下那批馈赠,珊莎从伊利里欧那得到的遗产便彻底“合法化”。

    不仅可以光明正大拿出来使用,还能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丹妮姑姑的保护。

    丹妮现在真有点佩服侄媳妇的气量。

    “二十万吨”琼恩面色数变。

    即便天降遗产算意外之喜,他还是有些心痛。

    “和你把粮食留在布拉佛斯不同,那十万吨粮食你肯定要不回来了。我言而有信,不会贪墨伊耿的东西。你若舍不得,让珊莎来跟我说。”丹妮面上笑呵呵,语气十分亲切。

    琼恩看了她一眼,忽然间有些明白妹妹的用意。

    他面甲后的灰色眸子中闪过一道精光,沉声道:“不满您说,布拉佛斯那批粮食,我是故意留在那的。”

    丹妮神色一怔,惊疑道:“你故意把粮食留在布拉佛斯,等他们抢夺?难道

    你与布拉佛斯人签订的合同中,有苛刻的违约条款?”

    琼恩点点头,得意笑道:“不算太苛刻,也就三十倍的违约金而已。

    我知道长夜要来,也知道世界范围内都会缺粮,更知道人饿极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所以,我即便有能力、也有足够的时间把三十七万吨粮食全部运到北境,也故意留下一批在布拉佛斯。”

    丹妮看囧的眼神变了,“没想到铁金库这次反倒被你耍了。”

    琼恩敛去笑容,苦涩道:“您知道我与铁金库签订的贷款契约吗?

    以史塔克领地内所有森林、矿产、庄园,与北境一千年的赋税为抵押每年利息就有几万金龙。

    按照正常途径,完全还清铁金库的欠款至少得两千年。

    两千年啊!

    未来两千年,史塔克将节衣缩食,过得连普通商人都不如。

    我如果不用点手段,如果不在活着时把欠款还清,后世史塔克的子子孙孙估计要会骂死我。”

    “三十倍违约金,你至少能赚三千万金龙吧?你的子子孙孙该学着兰尼斯特,叫你‘拉黄金屎的琼恩’。

    也许,叫‘琼恩’的史塔克能超过‘布兰登’。”丹妮淡淡讥讽道。

    “不,”琼恩脸一红,摆手道,“我压根没指望能把所有违约金拿到手。能还清贷款,然后得到几百万金龙赔偿,为长夜后活下来的北境人重建家园,就够了。”

    “为什么?”丹妮好奇道。

    “唉,长夜之后,北境必然残破凋零,而狭海对岸不受异鬼侵扰,力量保存完好。

    豢养黑白之院无面者的布拉佛斯从来不是善茬,他们会向一个虚弱无力的债主偿还巨额违约金?

    能拿点好处,我就满足了。”琼恩无奈道。

    “将违约合同转卖给一位有能力找布拉佛斯收账的人,你们五五分账不就行了。”

    就像南美某国欠了一屁股债,国家宣布破产,打算当老赖。可等华尔街恶棍收购到大量债务合同,撒泼打滚的招数就不好使了。人家连军舰都敢扣,你敢不还钱?

    “卖给您?”琼恩眼睛一亮。

    “我不要,那点小钱我看不上。”丹妮摇摇头。

    “小钱?对半分也有一千多万啊!”囧惊叫道。

    “你知道铁金库欠我多少钱吗?”丹妮淡淡道。

    琼恩心中一动,回想起来,龙女王与铁金库也有个“五千万金龙购粮”的合同。

    “您当时订的多少倍的违约金?”他颤声道。

    “没你多,也就二十倍!”

    “五千万的二十倍,那是多少?铁金库破产了?”琼恩茫然道。

    “那倒不一定。除了铁金库自己,谁也不知道布拉佛斯藏了多少黄金。

    而且,他们不需要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与我签订合同后,又转手把购粮合同拆分成若干份,分别打包卖给全世界各大粮食商人,大粮商又将大合同拆成中型合同,中型合同又拆成小合同”

    琼恩瞪大双眼,古怪看着龙女王道:“世界就算没在长夜消亡,八成也会毁在这场债务危机中。”

    丹妮刚打算说些什么,忽然,她面色凝重,头顶龙炎火球快速升高,把黑暗逼向更远的地方。

    用过一遍的白色抹布般的雪地平原上,尸体的余烬升腾袅袅焦糊烟气。

    视线所及,到处都是焦黑的骨头与烧黑的雪堆,宛如理查德爵士脸上的麻子般密集。

    但没有异鬼,没有尸鬼。

    也就是此时,丹妮才猛然惊觉,自己与囧在大门前扯淡这么久,期间都没一个敌人过来打扰。

    这是在战场上啊!

    “尸鬼退兵了。”她面色严肃道。

    囧在龙炎火球升高后也发现异状,闻言皱眉道:“尸鬼悍不畏死,尸潮无边无际,我以为它们永远不会撤退。”

    丹妮进入龙灵状态,大黑环绕城墙一圈,惊疑发现只有她这边的战斗停止,围城战还在继续。

    “它们没有撤退,只不过”

    丹妮正要猜测异鬼大军改变战术,正前方黑暗中缓缓走来一道身影。

    死马全身包裹一层白霜,活像结冻的汗水,黑色僵死的肠子从裂开的腹部拖坠而下,在它背部,坐了一位玄冰般苍白的骑手。

    不过它没有海草般飘浮的稀疏脆弱的白发,褶皱的额头有一圈犄角形状的冰晶,小拇指肚那么粗,宛若长剑,环绕脑顶门一圈。

    丹妮对异鬼的“头角峥嵘”没啥感觉,琼恩却心中惊疑。

    那一圈冰晶犄角,非常像北境之王史塔克的“铁剑王冠”:青铜铸造的冠冕,上刻先民的符文,九根长剑形状的黑铁尖刺挺立其中。

    “铁剑”王冠没有黄金、白银与任何珠宝装饰,唯有钢铁和青铜,沉暗而坚硬,正是对抗严寒的冬之金属。

    也许,是巧合

    不知为何,看到那个背负冰剑缓步而来的异鬼,琼恩心里发慌,似乎有非常不好的事正在发生。

    异鬼骑士的模样与战前被丹妮砍死的大剑传令兵相差巨大,但单凭外表,人类很难看出本质区别。

    就像天朝人看非裔美国人,都一个样。

    不过随着它靠近,丹妮与琼恩,乃至四名举盾的无垢者,都神色凝重,感到巨大的压力。

    因为寒风在为它欢呼,呼叫声近乎刺耳,琼恩的披风横飞起来,几乎要拉着他往南跑。

    雪花如小精灵环绕它身周,冰霜好似有了生命,在马蹄前延展。

    地上焦糊尸体上残余的火星迅速熄灭,连烟都没有。

    “呼呼呼”异鬼靠近盾墙30米时,丹妮头顶的龙炎火球如风中煤油烧尽的油灯,灯焰激烈摇晃,然后一点点暗淡下去。

    “哎呀,火把怎么熄灭了!”

    “风太大了,火盆木柴都没法燃烧了?”

    丹妮身后的城墙,火把与火盆从东往西,依次熄灭,就像晚上12点,宿舍大爷拉下电闸,灯火辉煌的寝室从下到上一层层停电。

    黑暗就像殡仪馆停尸台上的盖尸布,缓缓上拉,盖住整个临冬城。

    这一刻,除了龙女王头顶光线略微暗淡的“干瘪”龙炎火球,临冬城的火光全部消失。

    蜡烛点不燃,火把点不燃,木柴无法燃烧。

    更直接点说,方圆数公里内,天地间不再有火元素存在,也不允许有火元素存在。

    临冬城城墙上一片惊恐的喧哗,火把熄灭,可尸鬼还在攻城。

    慌乱一直持续到大黑怒吼:“野火弹!烧掉木梯!”

    “嘭嘭嘭”

    曾经嚣张肆意的妖冶野火,也好似成了待嫁的害羞小姑娘,扭扭捏捏,恨不得缩在红盖头下。

    异鬼来到瓦钢盾前20米才停下,冰蓝色光芒的眸子在囧脸上停留一瞬,淡淡道:“我就是白鬼一族的王,你们证明了自己的资格,我来了。”

    没有冰湖炸裂般的刺耳,就普普通通的通用语,除了语气太过冷漠,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喔,不对,此时寒风怒啸,宛若千万厉鬼在人耳边哀嚎,但它的声音完全不受风的影响,清晰传入众人耳中。

    丹妮也能做到,因为她是风神。

    那它呢?

    “异鬼王真的来了,它就是异鬼王。”琼恩颤声道。

    “来早了!”丹妮皱眉。

    看着孤零零的那一骑,面罩后面的俏脸一阵纠结:要不要大喊一声“让我来验证你的资格”,然后三条巨龙一起扑上去?

    或者,高喊“幸会幸会”,然后邀请对方进城详谈,再然后,关上城门,五千刀斧手伺候?

    再或者,呼唤城门口的瓦钢禁卫过来,列队欢迎异鬼王,然后趁其不备,包围它,四十面瓦钢盾牌碾压上去?

    要不,对它说“你先等一会儿,我进城叫挑战者”,然后从后门溜出去,绕到它身后

    先前所有人都以为异鬼王会前簇后拥,带领几百异鬼小弟,数十万尸鬼大军闪亮登场。

    现在见它单骑赴会,丹妮难免心痒难耐,各种诡计一股脑蹦了出来。

    “我来与你挑战!”就在她思索那种计谋更万无一失时,二鹿响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