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成了龙妈 辣酱热干面

第911章 国教与国师

    “其实,那些邪神都拿你当第二个贝勒里恩。”魁晰叹道。

    “你说的是羊蛋吧?”丹妮道。

    “我们习惯叫祂‘贝勒里恩’。”

    魁晰解释道:“你并非第一位人类纪元之子,六千年前的贝勒里恩是你的前辈。

    巅峰时期的贝勒里恩实力太过强大,‘瓦雷利亚大巫师当世无敌’的说法就是从祂开始的。

    这里的当世无敌不限于超凡者巫师与半神,连真神也不是祂的对手,至少两位真神被祂打败。”

    顿了顿,魁晰认真打量丹妮一番,不确定道:“我怀疑你现在也能挑战一些较弱的真神了。

    真神很难在物质世界发挥全部力量,而你与贝勒里恩都没这个限制。”

    “我差远了,我一个新晋小半神,连老牌半神都打不过,如何挑战真神?”丹妮连连摆手否认,还转移话题道:“除洛恩河母亲与拉赫洛,还有谁被羊蛋打败?”

    魁晰深深看她一眼,道:“还有来自远东黑暗之地的黑暗魔神,祂们中有不少从世界诞生之初就存在,实力之强,不输于真神,可祂们依旧在贝勒里恩手里吃了大亏。

    即便你对魔神们没敌意,祂们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重走贝勒里恩威压天下的老路,更何况你想要祂们的命。”

    丹妮把脸一板,严肃驳斥道:“你可别瞎说,我与诸神间的矛盾已经化解。

    那些说我‘诸神黄昏’、‘诸神长夜’的谣言,全是敌人对我的诽谤!

    就像你说的,有魔神不愿看到我崛起,故意散播谣言,挑拨我与诸位神灵间的和睦关系。

    这是要借刀杀人,只有最愚蠢的神灵才会中计,才会被当刀使。”

    魁晰怔了怔,似乎明白过来什么,眸中闪过赞赏之意,点头道:“没错,是某些心思歹毒的邪神在中伤你。”

    “你说说看,到底有哪些邪神在中伤我?如果我去干掉祂们,会不会让其它神灵对我产生反感情绪?”丹妮委婉说出此行的目的。

    魁晰听出她的言外之意:我想杀几个邪神,你说说看,干掉哪些邪神不会刺-激到其他邪神?

    想明白之后,她的嘴角开始抽搐:还说自己不会导演“诸神长夜”?现在无缘无故的,又局势紧张,你都要杀几个邪神天呐,一个还不够,要几个等长夜结束,等你实力暴涨,等你闲的蛋痛时,八成就真开启“诸神长夜”了。

    当然,魁晰从来不是傻子,也猜到丹妮能从击杀邪神中获取利益,一定还是实力增长方面的好处。

    “只有科霍尔黑山羊一个,你与祂的矛盾,在超凡界人尽皆知,传播你的谣言的神灵中一定有祂。”

    魁晰也委婉警告丹妮:现在众多邪神都盯着你呢,稳住,别让自己现在就成为众矢之敌!

    丹妮皱眉想了想,问:“雷岛地宫里的邪神封印好了吗?要不要我过来帮你度化祂?”

    魁晰一惊,瞪大眼睛看着她,“你”

    “我觉得可以试试。“丹妮道。

    魁晰皱眉想了想,道:“没人知道地宫魔神的底细,但可以确定,祂不输于真神。”

    这下丹妮也被吓到了,“如何确定的?真神能被普通超凡者封印?“

    “我很普通?”魁晰不乐意了。

    丹妮从善如流,立即真诚地说:“抱歉,你不普通,你是东方青年一辈”

    “行了行了,”魁晰连忙打断她,投降一般举手道,“我就是个普通缚影士,但我只封印祂的气息,不让邪神的呢喃影响到雷岛女皇。”

    然后,她又说道:“你想想,仅仅一道气息就那样强大,波及大半个雷岛,祂的真正实力该多恐怖?”

    “唉,那算了,我”丹妮刚准备告辞,忽然间一个念头袭上心头。

    “夷地现在什么个状况?”她问。

    魁晰苦涩叹息一声,道:“如我们之前猜测的那样,本来还剩百年国运的蔚蓝朝,在长夜降临后一朝完蛋。

    除夷都与附近闹过灰疫病的几个郡,各地军阀都宣布‘天子无道,天降长夜’,显然想把太阳消失的罪孽算在朝廷头上。

    这也是如今蔚蓝卜氏大力扶持七神教的原因,因为老早之前,七神修士就在宣扬长夜将至的消息。

    七神教会能证明长夜与蔚蓝朝无关,而七神教会曾在大瘟疫中大放异彩,在底层民众间名声不错,他们都相信七神是个正经神。”

    “正经神?”丹妮神情不满,“这评价也太低了吧?至少该有‘正义’、‘仁慈’两个正义之神的标签。”

    “已经很不错了,你该明白,无论什么邪教,最初时它总会做些好事拉拢信徒。

    就像一个渣男,无论他多渣,最初接触之时,也一定温柔体贴犹如最完美的情人。”

    丹妮表情奇怪,“难道你是有感而发?”

    “你觉得缚影士会用‘抱怨’来对付渣男?”魁晰淡淡道。

    丹妮耸耸肩,回到原来的话题,“你之前说,夷地邪神四起,民不聊生?”

    魁晰点点头,道:“与你们维斯特洛不一样,夷地本就是超凡力量活跃地区,众多邪神在这里发展教会。

    而乱世起,邪教生。

    民不聊生之时,对信仰的需求达到,任何神灵,邪神、正神、妖怪,只要能给民众带来希望,哪怕是虚幻的希望,只要能暂时麻木苦难中的民众,他们都会奉献出全部的信仰。

    此前夷地便是王朝末期,成百上千的军阀崛起,每一位军阀背后都有一股超凡势力。

    等长夜降临,曾经躲在暗处的邪神、魔物、巫师,都冒了出来。

    说夷地群魔乱舞,人、神、魔、妖、邪五类杂居,一点也不为过。”

    “这也是我回到夷地的原因,我的家乡、家人、朋友,都在这儿啊!”魁晰疲惫地叹息道。

    “太棒了!”丹妮简直喜形于色。

    魁晰

    看着忽然僵硬似木雕的缚影士,丹妮连忙解释道:“我是说,夷地人民太苦了!

    七神教会不能坐视邪神肆虐,教会武装该发挥作用啦!”

    “你的教会没有武装,卜氏连自己祖业都守不住了,哪有多余的兵力派去教会?”魁晰淡淡道。

    “这是个问题”丹妮只迟疑片刻,就笑道:“魁晰,你看,我们目的相同,都是为人民谋福祉,为社会挣太平,为了还夷地一个朗朗乾坤,我觉得,你该有个副业。”

    “副业?炼金术师就是我的副业,你还用过我的药剂。”魁晰道。

    “不,炼金术师是你的护道之术”

    “我不用护道之术!”魁晰生硬地强调道。

    “呵,你平日里庞大开销哪里来的?”丹妮不以为然。

    “我有家族产业,有达官贵人的馈赠。”魁晰道。

    “好吧,”丹妮不再与她争辩,只提议道,“我觉得,在缚影士之外,你最好再兼任一项大祭司的职业,寻找一位强大的神灵当靠山。

    就像亚夏女巫之王梅丽珊卓,她是你学习的榜样。”

    魁晰用略带讥讽的口吻问道:“你想让我当七神牧师,帮你主持夷地的教会事务?”

    “两全其美。”丹妮道。

    “可惜,看到你的脸和眉毛,我就没法信仰你了。”魁晰摇头道。

    “我的脸怎么了?”丹妮摸着自己的脸问。

    “信仰的前提是敬畏,之后是崇拜,我做不到。”

    丹妮囧着脸想了想,道:“还记得提利昂吗?那个得到灰鳞病的侏儒。”

    “怎么可能会不记得。”魁晰有些咬牙切齿,“听说他是你私生子哥哥?这么说来,他也有国王之血了?”

    “你想干嘛?”丹妮莫名其妙,“他知道七神的真相后,依旧通过《七星圣经》恢复信仰。

    我觉得你可以学他,从教义入手。

    说到底,神灵的力量、威严、神圣,都是为了传播教义服务的,一教之根本,还在于教义。”

    “我觉得,你可以派侏儒过来主持教会事务。”魁晰道。

    丹妮陷入沉思。

    信仰没法强求,既然魁晰死活不愿信仰她,也只能选派一名又聪明又有力量的人,去夷地主持教务了。

    毕竟,她只需要猎魔修士替她斩妖除魔,发展信仰反而不重要。

    “按照签订的神圣誓约,卜氏王朝与夷都十大权臣家族都会安排继承人去奴隶湾躲避长夜,然后他们帮我发展七神教会。现在他们的继承人到哪儿了?”丹妮问。

    魁晰道:“这会儿应该快到怒啸城了(曾经的红玉女战士的城邦,上父割了丹妮使者唧唧的那个),之后应该走陆路,穿过多斯拉克海去弥林。”

    怒啸城就在玉海边上,与夷都一样,都是环玉海城邦之一。

    丹妮在室内来回走动几圈,停下脚步,沉声道:“你去告诉卜成、卜天、卜侅,或者哪位卜氏王朝当家人,无论如何,也要抽调一千精锐骑士护卫夷都的教会总庭。

    另外,让他们立七神教会为国教,任命夷地教区七神总主教为护国大法师。”

    魁晰惊骇,迟疑。

    “怎么?都如今这地步了,还矫情什么,没有我,卜氏蔚蓝朝铁定完蛋。

    有我辅助,卜氏继承人即便是一头猪,也能坐稳王座。”丹妮声音淡淡,气势却有些迫人。

    魁晰沉重叹道:“就凭这句话,卜氏无论如何也会答应你的要求,但你想过没,国教与国师多么招人嫉恨?

    夷地那么多邪神教派,没一个成为国教。

    即便是上万年历史的死灵术士协会,也只保持超然状态,轻易不参与政权更迭。”

    “哈哈哈,不招人妒如何发展壮大?”丹妮笑得很开心,眼神也很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