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这个大明太凶猛 无语的命运

第281章 苦命的洪承畴(第一更,求订阅)

    其实京城那边,一时间还真没得到南京那边的什么消息。倒不是说信使不给力,而是因为信路被切断了眼下东虏正在退往关外,数万东虏大军,押运着抢来的近四十万百姓以及十数万头牛马驴骡,浩浩荡荡的排出几十里地的队伍沿着运河往北撤去。沿途的庄稼成了他们的牧场,当然沿途的村落市集也是屡遭洗劫。

    尽管没有明军追击,但是多尔衮还是派出了大量的游骑在大军周围百里,甚至更远的地方游猎警戒。也正因如此,信使的信路很容易被清军游骑切断,南北的信路甚至转经山西送至京城,但是在京城周围有游骑。

    暮色中,树林里燃着几堆篝火,周围围着不少清兵,就这样坐在篝火前,多隆心不在焉的撕着烤熟的牛肉。

    多隆是多尔衮麾下正白旗的牛录,姓他塔喇。他是多尔衮的侍卫出身,因为武艺高强,而作战特别勇敢,多年来一直在多尔衮的鞍前马后伺候,现在被多尔衮打发到下面带一牛甲的骑兵,说白了就是让他捞军功的。

    不过,他的心情很是沉重他的老婆孩子都在盛京,现在都让该死的明狗给抢走了,生死不知!

    想到自家如儿似玉的老婆,还有像朵花似的女儿,可能的遭遇,多隆的心里就是那个恨啊。

    掠人妻女者,人必掠之……

    汉人的话,真有道理啊!

    自己在这边抢人家的老婆女儿,家里的老婆女儿就让人家给抢了。这个命啊!怎么能这样呢?

    愤恨之余,多隆的心里滴着血,撕咬着牛肉的时候,就像是咬着那些明狗似的。

    “天杀的明狗,别让爷爷抓住你……”

    就在这时,林外传来一阵马蹄声,对此火堆前的清军连动都没动,谁都知道,明军压根就不敢靠近他们,敢朝他们杀过来的明军还没生出来……不对,是还没杀过河来。

    “启禀大人,我们发现一伙明军,瞧着打扮好像跟得有大人物!正在往京师的方向去!”

    一听发现一伙明军,而且其中居然还有一个大人物,多隆就把牛肉往火堆里一丢,然后大声说道。

    “走,把这伙明狗全都杀掉,为家里人报仇!”

    报仇!

    在他们眼里头可从来就没有什么报应,只有报仇。

    在仇恨的驱使下,这伙清军立即跳上马,像野兽似的嚎叫着朝着林外杀去……

    几十里外的官道上,在一众锦衣卫的护送下,躺在马车里的洪承畴心里仍然在思索着那个问题。

    “会是谁呢?”

    焚毁圣林的是谁?

    德世子朱慈颖!

    他为什么要焚毁圣林?

    尽管明知道德世子的嫌疑最大,但是洪承畴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压根就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干!

    是为了不费一兵一卒除掉自己?

    一开始的时候,洪承畴是这么以为的!甚至在被“护送”进京的路上,他还要期待着会在半路得到皇帝的圣旨,让他回去领兵德世子谋逆过江!到那时,陛下就会明白一切了!

    一切都是德世子的阴谋!

    到那个时候,皇上自然会派遣中使过来。下旨安慰他,然后再领他南下,率领大军平叛。

    可为什么他没有造反?

    甚至直到现在,眼瞧着都快到京城了,德世子还是没有造反?

    难道,我错了?

    可要不是他烧的,又会是谁烧的呢?

    尽管是戴罪之身。但是在圣旨里只是招洪承畴回京问话。所以他还可以舒舒服服的躺在马车里,而不用坐在球车上,甚至还可以带着剑,当然已经不再是那柄尚方宝剑了。

    “难道说还有其他人?”

    心里这么寻思着的时候,突然,隔着车篷他隐约的听到空气中传来一阵箭声。

    是箭!

    “是谁想杀我?”

    在洪承畴下意识的冒出这个想法时,他听到从车篷传来的喊声。除了锦衣卫惊恐的喊声、惨叫声之外,还有……女真话?

    是东虏鞑子!

    他们怎么会在这?

    他们不是应该出关了吗?

    疑惑中,洪承畴才想起来,多尔衮带着那么多掳劫来的百姓,走的速度肯定不快,即便是先头出关了,后面垫后的恐怕还得走上几天!

    可他们为什么盯上自己?

    难道是多尔衮?

    就在洪承畴心里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外面鞑子的喊声越来越响,忧心着自己的安危。他立即抽出了剑。

    当他提着剑杀出马车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东虏骑兵正叫嚷着朝他杀来。

    “我命休矣……”

    在心里冒出这个念头时,洪承畴手举长剑,大叫道。

    “陛下,臣去了!”

    几乎是在他音落的瞬间,他隐隐听到有人喊道。

    “抓活的,这是个大人物!”

    还不等他弄清楚,只觉得胸前一阵剧痛,眼前一黑,人就倒下了。在陷入昏迷中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东虏策马走了过来。

    “快,把他捆好了,放到马上,这下咱们可是立下大功了!”

    多隆兴奋的叫嚷着,尽管老婆女儿被人抢了让他很伤心,但是现在他盯着地上的这个人时,双目中只剩下了激动。

    这可是明军的督师啊!

    那天王爷和这人见面的时候,尽管远远的看着,甚至看不清楚模样,但刚才还是隐约的觉得就是这个人。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护卫”!

    “快,快些离开这里,明狗要是知道他们的督师被咱们抓了,肯定会不惜代价杀来的……”

    求功心切的多隆,甚至直接把洪承畴扛到自己的马上,就那么与他同乘一骑。

    处于半昏迷中的洪承畴就这样坐在多隆的身后,摇晃的时候,脸老是碰撞着他身上臭哄哄的盔甲。他能看到这个东虏青筋暴突的脖子,当然,隐约的还能看到露在盔外剃得发青的后脑勺。洪承畴的头摔破了,血凝结在眼皮上,两手死死绑住的他,只觉得这人捆的得紧了以至于手腕疼得钻心。

    我被东虏俘虏了!

    苍天无眼啊!

    这样的事情怎么会落到我洪承畴的身上!

    苍天啊,你待我洪承畴是何等之薄啊!

    “杀我,速杀我……”

    洪承畴吱吱呒呒的呻吟着,尽管听得不太直切,但懂几句汉话的多隆还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哈哈,杀你,你可是我们的富贵啊,有了你,到时候王爷必定会重重有赏,女人、银子,肯定都不少了的!”

    嘴里这么叫嚷着,多隆的心里那是一个美啊!

    俘虏明军督师,这下子我多隆可是发达了!

    至于被明人抢走的老婆女儿得了,就让他们侍候明人吧,升官发财时,能死个老婆,那可是喜上加喜啊!

    哎哟喂,这样的日子想想就有些兴奋。

    今个咱高兴啊。

    “呀!洪督师!”

    在得知洪承畴居然被游骑俘虏时,多尔衮简直不敢自己的耳朵!

    洪承畴!

    他不在黄河边好好的督他的师,怎么跑到京城这边了?

    “哦,对了,他好像被崇祯给撤职了。”

    好一会儿,多尔衮才反应过来,可是他仍然不敢相信洪承畴居然被自己的人在半路上给劫道了。

    甚至直到洪承畴被绑住他的军中时。多尔衮的神情依然显得有些复杂。

    哎呀!

    真的是洪承畴啊!

    我大清国啊,从开国以来,还没有俘虏过这么大的明国大官。

    现在居然被自己给俘虏了。

    这要是搁在去年,那肯定是大功一件呀。

    可惜了……

    从马上被放下来的洪承畴看着眼前的多尔衮,有不明白的事情在这一瞬间似乎都明白了。怒形于色的他立即大声吼喝道。

    “是你,是你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