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这个大明太凶猛 无语的命运

第413章 上刺刀再上震天雷 (第二更,求订阅)

    毁灭!

    对于身处那些覆土窝棚里的建奴而言,当他们从梦中惊醒时,他们所看到的就是死亡!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震颤,他们头顶上大腿粗的圆木发出一声断裂的闷响,甚至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一发炮弹就撞了进来,狠狠的砸在地上,圆柱形的弹尖甚至还卡在地上,它的尾部引火盘正“兹、兹”的冒着白烟与尾焰。

    在黑暗中它是那么的显眼,从炮弹尾部喷出来的橘红色的火花驱散了房屋里的黑暗。映出了一张张惶恐不安的脸。

    “啊,我的妈啊……”

    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尖叫,他们不顾一切的想朝外面冲去,但是争先恐后逃窜的人们,却拥挤在门口,突然,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门边的人被轰出了门,被轰成了碎片,瞬间房倒屋塌,血流成河。

    曾经看似坚不可摧的覆土木棚这会摇身一变成了坟墓,成了埋葬建奴的坟墓。

    但是更震撼人心的恐怕还是炮弹击中城墙时发出声响,那种声响就像是巨锤的猛烈撞击似的,在大地上回响着。

    生铁铸成的尖锐柱形炮弹的外壳极厚,它的结构与二战时的穿甲弹爆破弹有些类似,特殊的形状和坚固的外壳赋予了它一定的穿透能力,或许它穿透不了的坚固的钢筋混凝土,但是却可以轻易的穿透城墙上不过半尺的城砖,钻进坚实的夯土层里,数秒后,炮弹内的炸药被引爆了,在剧烈的爆炸中,那一段城墙就像是被巨人从城墙内破壳而出似的,猛的掀开了一片城墙,城倒墙塌间或是在城墙上面掀开屋面大小的弹坑,或是一段丈许宽的城墙顺着墙根倒塌下来,塌陷的城砖夯土或是塌到城壕里,或是直接塌在内城,将城墙根下方的土木炮棚掩埋其中,未急逃跑的人直接被活埋在里面。

    墙倒屋塌间,那些从睡梦中被炸醒的建奴无不是惶恐的逃了出来,尽管他们并不知道,只有少数的炮弹会击中他们的窝棚,也只有少数人会被活埋,但恐惧还是让他们逃了出来,至少在外面不用担心被活埋吧。

    几乎是在他们惶恐的逃出土棚时,远处的热气球上,了望手已经透过望远镜发现了他们的动静,一个竹筒随即被丢了下来。

    在接到了望手的观测报告后,炮兵再一次欢腾了起来。那些在昨天只是隔靴搔痒的臼炮欢腾着向盖州城倾倒着铸铁弹雨,被硝烟和爆炸声笼罩着的盖州的上空,立即被一片诡异的炮弹破空呼啸声笼罩着。

    尽管同样都是臼炮,但是十八斤臼炮与二十八斤臼炮炮弹的破空截然不同的,十八斤炮弹初速更快,而更者更慢所以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呜……”的一声,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盖过来似的。

    但是更为惊人的恐怕还是五十斤榴弹炮的轰鸣,在平虏军中它的有一个雅称“龙吟”,说是“龙吟”可是听起却有点像怒吼“嗡……”一声,就像巨龙在空中怒吼似的,猛然从天而降。

    在它们落地的瞬间,立即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有时候炮弹甚至直接落在一群人中间,直接将他们轰飞至半空,在爆炸的冲击波就像是一道道锋利的风刃似的,轻易的将他们的四肢切碎,甚至就连脑袋,也像是熟透的西瓜一般,在肢离肉碎的的瞬间,“嘣”的一声被冲击波硬生生的挤碎了。

    残肢断臂在空中飞舞时,成千上万的铸铁破片发出种种不同的呼啸声有如飞刀似的在空中掠过,它们轻易的穿透建奴的躯体,将他们的肢体切碎,在穿透他们的腹腔时,那些满是锯齿形裂口的破片又拖出了他们的肠子等内脏着,内脏和断肢一起飞散到半空后,然后再落下来,在断臂残肢间,倒在血泊中的建奴在那里发凄至极的惨叫声。

    不过,他们的惨叫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另一片飞掠而来的破片便夺去了他们的性命。

    其实,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一种解脱。

    放下望远镜的瞬间,朱国强命令道。

    “命令步兵进攻吧!”

    炮兵轰炸,步兵占领……

    在持续了半个小时的炮击后,虎威镇的官兵又一次发起了进攻,在凌晨的朝阳下,他们端着刺刀,沿着平行壕一路冲到了城墙根下,曾经看似坚不摧的城墙,这会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城墙下面到处都是城墙墙面炸塌后陷落的土坡,一个个土坡让城墙不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战士们只需要沿着土坡就能冲上城墙。

    “快,快,明军杀来了……”

    满面硝烟的浑塔大声吼喊着,他用力推攘着的奴才们让他们抵抗明军的进攻,但是这些奴才们还没有从炮击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无论是拿火铳的,还是拿长枪的都是一副惊魂不定的模样。

    不过即便是如此,当明军冲上城头的时候,面对死亡,他们还是反应了过来,那些手持长枪的建奴,还是慌张的端起长枪,朝着土坡上的明军刺去,仓促中居然刺倒了五六个明军。

    下方正冲锋的明军,急忙举起火枪就朝建奴打去。在一阵枪声后,城墙上方的建奴倒了下几人,但是长枪仍然不断的向下刺捅。

    “震天雷,快,震天雷……”

    依躲在土坡下方的赵得士大喊着,他是一个月前刚升为“士”,按平虏军“军勇”、“军卒”、“正兵”、“军士”四级士兵军衔,身为军士的他相当于后世的上士,他直接摸出一枚震天雷,它与这会常见的震天雷不同。外形类似于木柄手榴弹,它形态更接近顶部拉发的M43型长柄手榴弹,它的弹体顶部有一个陶盖,在使用时士长随手把陶盖往枪托上一砸,陶盖碎裂露出引火头的同时,他又把引火头往衣服上用力一划,“兹……”弹体顶部喷出一阵烟团。

    这是朱国强在后世木柄手榴弹的基础上“研制”的新式“震天雷”,因为拉火管的结构相对复杂一些,所以就借鉴了“擦炮”的原理,用一擦就着的黄磷火柴作为引火头,平时有陶盖保护防水,用的时候,只需要砸开陶盖,往身上,墙上一划,就能点燃引火头,虽然用起来不像拉发手榴弹那么便捷,但绝对比普通的震天雷更方便。

    在虎威城的兵士进攻时,他们每个人都携带了两枚手榴弹,不过,明军官兵还是习惯称它作“震天雷”,毕竟,这是他们最熟悉的武器之一。就像是沃邦攻城一样,用密集火力轰散建奴的抵抗。

    当冒着烟的“震天雷”被甩到建奴脚下时,那些正试图用长枪把明军刺下去的建奴,先是一愣,然后就惊恐的喊叫道。

    “震天雷!”

    还不等他们逃散,一个个“震天雷”就接二连三的在他们的脚下爆炸下,或许因为使用黑火药的关系,它的威力远比不上普通的榴弹,但即便是如此,仍然把建奴炸的找不着北。

    “嗖!”

    每当遭遇顽强的抵抗时,他们就会力地甩出一阵手榴弹。几十枚手榴弹接连爆炸的场面颇为壮观。伴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时间建奴的身边黑烟滚滚滚,破片夹着泥土、草屑撕开他们的身体。面对死亡,他们无不是本能的快速后退,与跟在身后的人撞在一起,而更多的手榴弹被甩到了他们的脚下,立即被炸的人仰马翻,在“震天雷”的轰鸣中,建奴的抵抗被瓦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