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这个大明太凶猛 无语的命运

第489章 平贼将军左大帅 (第一更,求订阅)

    “哎,那杀神来了!”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左良玉那是一个无奈啊。

    他的脸色难看,肩也垮了。

    整个人就像垮了似的坐在椅上,就如同认了命一般,他的心里是那个憋曲啊。因为张献忠夺了岳州,所以朝廷便急匆匆的下旨让他从九江移镇武昌。

    要是搁以往这倒没什么,可现在不同,现在来湖广的除了他之外,还有其它人。

    “爹,他平虏大将军还能不问青红皂白,想杀谁就杀谁?”

    尽管早就知道平虏大将军“专横跋扈”的名声,可是左梦庚却不觉得他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啊,懂个屁!”

    瞧着自家的儿子,左良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问题不是他想杀谁就杀谁,而是他想杀谁就能杀谁,杀过人了,朝廷也得捏着鼻子认了,他是什么人?宗室?大将军?错,他是随时都可能篡位夺权的曹操,爹是什么人?是朝廷的大臣,这就是他的眼中钉!”

    颇有自知之名的左良玉想了想,摇头说道。

    “武昌不是长久之地,传令下去,等到了武昌,咱们一路取岳州,一路取江西袁州,总之,要想办法避开他。”

    看着爹那副小心谨慎的模样,左梦庚想不明白,爹这是怎么了,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胆小。尽管想不明白,可是爹的意思他总是需要服从。

    “但愿,但愿不会碰到那个杀神……”

    左良玉心里嘀咕着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在九江城东,一队百余骑的人马,正朝着九江赶过来。

    江南的确富庶非常,即便是普通的江南村镇,市街都是用石块铺就,而百姓大门上的残漆,民居基本上都是砖瓦建筑,这些都是山东见不到的景象。顶多也就是辽东能和这里比上一比,但相比这里的这些白墙灰瓦的建筑相比,辽东那种三间砖瓦主房的小院子,那怕是新建的,看着也像个破落人家。

    但是当一行人来到城两三里远的地方后,眼前却是另一个世界。一间又一间茅草棚子密密麻麻地排着,从来就望不到头。窝棚的主人坐在门口,两眼茫然的看着过去的官兵。

    这些官军的身上穿着大明官军的盔甲,百姓们用呆滞的目光看着他们。终于,一行人在靠近城墙时,经过了一片集市。只不过这个集市卖的不是米面肉鱼,而是另一种货物人!

    活生生的人!

    男孩二两,女孩一两,壮丁三两,妇人二两半,少女三两。

    如果你是个大买主,人贩子还会打个折。

    这些活生生的人,就像是牲口似的陈列在那里,任由人们摆布。脖子上系着绳的他们没有反抗,也没有反抗的意思,麻木的有如行尸走肉一般,只有刺骨寒风吹在身上,让他们浑身颤抖着的时候,才知道他们是活人。

    “这就是人市吗?”

    尽管在史书中,在公文中,曾无数次看到所谓的“人市”,但这还是朱国强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人市。

    “当街卖人,难道九江的官府也不管吗?”

    一旁领路的张得乐诧异地看了世子爷一眼,然后轻声说道。

    “世子爷,这人市里卖的人,就是左家人行军打仗俘来的流寇,说是流寇,可实际上不少都是被掠来的良民。要是有人买他们,他们为奴为婢的还能活下去。要是熬到最后还找不到买主,人贩子会把那些体弱的杀了,剃了骨头当肉给卖了,反正再怎么着,也不嫌赔了本儿……”

    张得乐的话间朱国强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双手猛的握紧马缰,冷哼道。

    “这么说,这人市是左家开的了?”

    “人市是人贩子开的,可没有左家,那能这么光明正大的买人,没有左家,又那有这么多人让人贩子卖?”

    听完张得乐的话,朱国强的心头一沉,目光变得越来越冰冷。

    他从来决不相信流寇们所谓的“替天行道”这个说法。身处明代,从各方面获得的情报,也告诉他,对民间破坏最严重的,恰恰是那些打着“替天行道”名号的流寇强盗。官军的军纪再败坏,至少会在城市内或者主将面前有所收敛。而流寇则不然,他们根本没有军纪。他们中的很多人之所以成为流寇,就是为了抢掠弱者。

    但是左良玉这支官军……军纪败坏,简单令人发指!甚至早在河南时,杀良冒功不说,劫掠甚至远甚于贼。以至于相比于他,李自成倒成了义军,如此又岂能不败,在河南他一败再败,从襄阳逃到武昌,问楚王要兵员、要粮饷不得后,即纵兵掠夺武昌漕粮盐舶。然后到九江后拥兵二十万观望自保。

    后来的张献忠克武昌,朝廷严令出兵,才出战大败立足未稳的张献忠,收复汉阳。可即便是如此,也要是等到张献忠入蜀后,才敢出兵收复武昌。

    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盯着眼前的九江城,朱国强暗自寻思着。艳艳电子书

    贼来我去,贼去我来。

    这就是大明的“平贼将军”左良玉!

    终于,一行人进了九江城,因为之前就已经派人通传,所以沿途并没有人阻拦,只是在城门口有将领迎问道。

    “来人可是平虏大将军麾下的朱参军?”

    “正是朱某,劳烦将军通禀一声。”

    穿着一身儒袍的朱国强点头说道,这次来九江城,他是特意化名过来的,不化名也不行啊。

    人是名,树是影。

    对于外界来说,平虏大将军朱慈颖是谁?

    杀神啊!

    杀将夺兵!

    杀官夺城!

    这种事情人家干了可不止一次两次,现在说实话,就是朱国强自己都知道,要是左良玉知道自己来了九江,肯定第一时间说他身在前线,不在城中,他要是敢露头才怪。

    得,你不敢见我,我敢见你,所以在船队白天藏于江边芦苇荡里的时候,他就直接领着一百多亲卫直接“杀”到了九江城。

    张献忠可是有四五十万人马。

    那怕就是朱国强再托大,也不至于用自己的两万人马去直接硬碰硬,大军直捣岳州不假,可关键是想要一战定乾坤,就非得把张献忠给吸引出来。

    谁适合当的当这个诱饵?

    也就只有这个以“贼来我去,贼去我来。”而闻名的“平贼大将军”了。

    可想让他左良玉摇这个旗,当那个饵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他会服从自己的军命吗?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担心,朱国强才会化名为自己麾下的参军,亲自来九江说服左良玉。

    左良玉的帅府位于九江城内,原本是城中富商所有,在左良玉逃到九江后,便将这其据为已有。在朱国强一行人朝其帅府赶去的时候,帅府中这里倒是颇为热闹。

    “平虏大将军派其麾下的参军过来了!”

    这个消息要是换成其它人,恐怕不会在帅府里引取什么反响,只是一个参军而已。

    可问题是派参军过来的人不一般啊!

    平虏大将军!

    “不会吧,他过来的也太快了吧!没听说啊!”

    马进忠疑惑道,。

    “是啊,都没听说大将军过来,怎么就先把参军派来了?”

    马士秀也有些疑惑,作为其麾下的两员大将,他们一直深得其信任。

    “管他那,先看他怎么说。”

    左梦庚哼了一声,然后说道。

    “爹。一会见到他,先给他一个下马威再说,平虏大将军是大,可爹那也是朝廷封的“平贼大将军”要是不打他个杀威棒,不定还真让他们欺负到头上来了。”

    “大公子所言甚是,大帅。”

    一旁立即有人赞同道。

    “只是个参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