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宗旁门 愁啊愁

第一百七十六章 剑宗之剑

    当渡厄往生绽放光芒的时候,这片战场仿佛一下子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交叠在一起的太阳星。

    时隔五年,苏礼再施展这渡厄往生符的时候已经有着截然不同的效果,而孤棹子以金丹修为来施展,更是直接将这片光芒扩散至了战场全局!

    师徒两个甚至一声不吭地都将自身的功德燃烧、投入进了这片光明之中,那数十万‘阴兵’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毫无悬念地度化了。

    这一次渡厄往生符的规模着实有些庞大,常规来说就算是金丹真人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但是孤棹子和苏礼做到了……或者说是符门做到了!

    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功劳,却都是要靠孤栀子……

    孤栀子阵道修为不俗,尤其主修的就是这‘人阵之道’。

    符门弟子按照特定形式分部而立,却是将众人的真气都集合起来一同流转并且汇聚起来。

    一人力少,而众人力聚!

    这才有了孤棹子和苏礼两道渡厄往生符就能够覆盖全场的景象。

    同样的还有器门和丹门那边,器门在旁门战阵的最前端,以防守阵型站立。他们自然是主防。

    而丹门的师姐们则是还要在符门之侧,却是有多个阵法节点可以多人同时调动大阵之力进行施法。

    三个人阵又势成三才,由中央的蘅玉仙子统一调配……也只有蘅玉仙子这样的阵法大家才能够将这大阵玩得转了。

    此时邪道众已经从天空那一片阴云中洋洋洒洒地杀至,三个邪道宗门的修士们夹带着先前攻破剑宗山门的大胜之威来势汹汹。

    他们本来就占据人数上的优势,现在还占据心理优势,所以没人觉得这次会输。

    于是一些邪道之人还如同挑衅一般地施展起了一些剑宗真传剑法!

    这都是他们攻破山门之后从传法殿内获得的剑道真传!

    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当然不可能练得很好,但是这其中的挑衅与嘲讽意味却是令每一个剑宗弟子都心中怒火难消……

    如果一个宗门的真传秘法都落入了旁人手里,那这个宗门存在于世间还有何意义?!

    然而剑宗众弟子哪怕再气愤也无济于事,他们按照自身剑阵中的位置站立,哪怕捏碎了手指也轻易不动摇。

    因为他们从训练列阵的一开始,就明白自己这次就是剑宗之战中的基石。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基石,基石不可动摇!

    苏礼似乎能够感受到那边剑阵中的气氛,他微微沉吟之后对孤棹子说“师父,请放开一些符阵权限给我。”

    孤棹子当即就将符阵权限都交给了苏礼。

    苏礼立刻就感觉到自己所站位置的脚下涌来一股纯真的真气,让他的身体立刻充盈却没有任何不适之感。

    这就是符阵汇聚过来的真气……

    但是这符阵能够发挥多少威力除了布阵人数之外主阵之人也是极为关键。一般主阵之人都要有金丹修为,只有金丹修为才能最大限度地容纳这么多真气的汇聚并发挥威力。

    身体所能汇聚的真气自然是比不上自家师父,但其实也差不了太多。《山海归藏》这门顶级功法的优越性再次体现。

    他汇聚符门众弟子的真气,然后伸手遥遥一指……

    下一刻,海量真气在他的指尖汇聚,凝结出一柄质朴的剑宗长剑……这便是剑宗的基础剑法所凝结的法剑,也是苏礼最初所学之剑。

    最最纯粹的剑宗之剑!

    孤棹子看着这柄强大的法剑心中若有所感……当年他教苏礼这套剑法的时候,真是费了老大力气的呢!

    至少相比于玄虞子他们那些大前辈,他的教育还算是成功的……至少没把好好的剑法练成刀法什么的。

    又有一股锐利仿佛剑意却又不似剑意的意志加持,这柄剑宗法剑‘嗡嗡’作响,发出轻吟之声。

    穿云意!

    但是将穿云意加持在这么庞大的真气法剑上对苏礼本身的意志也是一种负担。

    而这时重钧真意却又发挥作用……他可心负万钧,如此负担何足道哉?!

    “嗡!”

    这柄最纯粹的剑宗之剑随即飞射而出,瞬间跨越双方之间数十里的距离直接斩向邪道阵营中那个舞剑舞得最欢的那个。

    那人也是个金丹真人,自讨在己方阵营内应当是无忧,才会对剑宗众人极尽嘲讽。

    然而真当这一柄剑宗之剑穿云而来的时候,他才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连忙出手抵挡……

    这是个邪道小派的金丹,在看到那领头的三宗门胜利在望之后才加入进来摸鱼的。

    却没想到这剑宗的报复没去找那些三大宗门的人反而先来找他,手忙脚乱之中连忙祭起自己的防御法器。

    然而无用,苏礼的这一剑可不只是他自己的实力,更是携带着剑宗的制裁之志!

    那防御法器如同被碾压了一般直接破成碎片,周围的邪道众人又是自私自利之辈如何会去替别人挡灾?

    所以这邪道小派的金丹修士竟然是只能生生看着这柄剑宗之间在他面前穿胸而过……生死弥留之际,他或许会后悔为什么要来趟这浑水?

    邪道众对此却是不为所动,剑宗有此过激举动也在预料之中。能够以此消耗一下剑宗的底蕴也是好的,反正只要死的不是自家人就是好事。

    但是剑宗这边却是一瞬间群情踊跃。

    苏礼这一剑,可以说是削掉了众人的心头恶气!哪怕只是斩了一人,他们也觉得念头通达了不少。

    可是苏礼却没有就此作罢,有符阵支撑,他挥洒起来更显得肆无忌惮!

    又是一道最纯粹的剑宗之剑成型,然后再次向那边先前舞剑舞得起劲的穿云而去……

    他的下马威可不是简简单单地斩落一个金丹就能结束的,他要将所有先前以剑宗真传剑道来羞辱剑宗的人都给斩落!

    伴随着第二个邪道真人的陨落,那邪道众才反应了过来。

    他们意识到了剑宗这或许是认真的,于是以各自势力为划分,连忙布置真正的防御来抵挡这轰击距离远得有些惊人的法剑。

    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