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宗旁门 愁啊愁

第三百一十五章 技能大比拼

    山明水秀的高原上,一架无马的马车在草原上悠哉而行。和来的时候不一样,这次苏礼又被‘赶’到了驭手座上。

    车厢内坐着的可是位真正的大佬,气场太强,苏礼表示还是不打扰了。

    而车厢的周围,则是一头漆黑的大狗来回穿梭……这是肉肠的爷爷。

    因为没有找到肉肠的父亲,苏礼暂时也就没有让肉肠与这头老灾兽相认……他不确定这头老灾兽对肉肠会有什么样的态度。他是绝对不会让肉肠受到一丝委屈的。

    不过在这个时候,肉肠的爷爷却时不时地向肉肠抛来挑衅的目光,然后忍不住道:“杂血的小崽子,有种下来跟我比比谁跑得快啊!”

    肉肠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很是可爱地翻了一翻,然后仰头舔了舔自家主人的手心……随后苏礼顺手就挠起了狗头。

    肉肠开心地眯起了眼睛,看也不看它的爷爷。

    老灾兽那个叫做气啊,那个无声的语言表达得十分清晰:算你跑得快,但我有主人的爱!

    “别让我知道你是谁下的崽!居然是跟明月犬的混血,实在是太可恶了……”

    肉肠的血脉气息似乎是被两种血脉叠加而遮盖了呢,否则这老灾兽怎么可能看不出这是它崽的崽?

    而且那语气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啊,并不是愤怒的感觉,更多的像是嫉妒……翻译一下似乎可以这样理解:谁这么牛逼,居然可以泡到明月犬给它生崽?!

    灾兽和明月犬,这是两种属性彻底对立三观也是完全匹配不到一起去的物种,它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做到的……

    事实上苏礼也想不明白肉肠的妈妈这么温柔漂亮的一条狗,怎么会爱上它爸爸那么个不靠谱的呢?难道说,在狗的世界里也存在‘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道理吗?

    因此老灾兽对肉肠极其看不顺眼,一路上各种挑衅。

    但是肉肠却是高冷得很呢,这种过家家一样的挑衅它才不会看在眼里,无论对方如何挑事,它都是以一种方式应对……我有个疼爱我的主人,你有什么?

    这堪称狗界的降维打击……

    在肉肠接二连三的‘降维打击’之下,这头心存傲骨的老灾兽终于崩断了心中最后的一根弦……

    它忽然钻入了元锋所在的车厢内,然后一阵呜呜咽咽的开启了撒娇模式……不就是主人么?你有我也有!

    “黑牙,你这是怎么了?”元锋一脸无语地看着不断把狗头凑过来的老友……这老伙计不是一直很矜持很骄傲的吗?今天哪里坏掉了?

    “少废话,摸我,快摸我……我不能被那个混血的小辈给比下去!”叫做黑牙的老灾兽还在使劲地往元锋手心钻。

    直到元锋终于无奈‘屈服’,它才眯着眼睛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然后尾巴扫开车厢门帘看着外面的肉肠,仿佛在说:现在,我们已经一样了!

    苏礼看着这一幕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我有主人你没有’,这的确是狗界的降维打击。可灾兽是狗吗?

    好吧,它们长得是蛮像狗的,但是它们可都是自诩神兽高傲得紧呢!

    结果肉肠一番操作下来,愣是让这黑牙放下了神兽的尊严变成了一条狗……这就是将对手拉到自己一个水平线上,然后再用丰富的经验来击败它吗?

    这个时候,原本兴致缺缺的肉肠来精神了……这才是一个像样的挑战者嘛!

    它直接昂起头对着苏礼:“嗷呜呜~”

    仿佛在说:我饿了。

    苏礼忍着笑配合,拿出一块存好的一大块肉递给了过去。

    肉肠愉快地一嘴叼住,然后挑衅地看了眼自己的爷爷……

    黑牙哪里受得了这种气,立刻转头看向自己刚刚强行认下的‘主人’……

    元锋被这灾兽瞪得有些尴尬,但是肉什么的他怎么可能有?只能眼睛一瞪又看向苏礼……

    苏礼肚子里忍着笑,很会来事地说道:“祖师饿了吧?我这里有些食物,请享用。”

    阳神真仙会饿吗?

    反正元锋在得到这些食物之后就都给了黑牙。

    黑牙得意地抬起头来看向肉肠,示意:我的主人也很疼我!

    肉肠眼神中透着不屑,终于不再趴在那里了。随后猛地在苏礼身边一个翻滚露白花花的肚皮,然后尾巴却从两腿之间竖起来依然很有力地摆动着……

    这个甩尾巴的动作难度有些大啊!

    黑牙艰难地吞了口唾沫,然后一咬牙也翻开了肚皮,然后一截小短尾努力地摇摆了两下……

    “哼!”

    它狠狠地喷出一道鼻气,表示自己也做到了!

    肉肠则是依然不屑,一副‘姑且算你过关’了吧的表情,然后一下从驭手座上跳了下来,然后趴伏在地上继续前进……

    跑得快算什么?要爬得快才算厉害!

    黑牙忍不住咧嘴,舌头垂出来都不自知……好厉害!

    但是它不会认输,也是一下跳到了地上,然后学着肉肠的姿势‘伏地而走’……不过因为动作不够标准,所以屁股撅得有些高。

    元锋已经捂着眼睛没办法看下去了……他心中为自己的老友感到悲叹。

    肉肠见状也却是‘冷笑’一声,做出不屑一顾状。

    它拿出了必杀绝技……

    蓦地,它扭转了身子居然是原地转了个圈咬住了自己的尾巴!

    黑牙惊呆了啊,它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小短尾,又看了看肉肠那被明月犬血脉‘强化’了的尾巴,心中明白自己彻底输了……

    等等,什么输了啊!

    它又不是狗!

    黑牙忽然间醒悟了什么,一声犬吠就要和肉肠比点别的什么。

    然而肉肠见状却是直接又跳回了苏礼的身边,以行动明明白白地告诉它:人家就是主人的好狗,比其他的毫无意义……

    黑牙觉得自己胸口好闷啊,这究竟是谁家的狗崽子?怎么可以这么气人!

    所以它生无可恋地回到了车厢内,脑袋挂在元锋的腿上就开始打盹了……

    元锋:“……”

    好像他的老友的思维已经被完全绕到了另外一个层面上去了啊。

    苏礼见状搓了搓自己腿边的狗头作为赞赏……的确干得好,这下子剑宗就有一头灾兽做看门狗了……这牌面不得了啊!

    当然,在暗中‘使坏’给宗门收服看门神兽的时候,他也没忘了自己的事情……他一直记得探寻母河源头的事情呢。

    如今的母河已经很难说是一条大河了,反倒像是一条山间的溪流般。而它的源头,也差不多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