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宗旁门 愁啊愁

第三百一十六章 母河之悟

    当初以莲花遁法走掉的白云上人并没有完全离开,他总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忽然间他醒悟到了什么。

    元锋已经出剑了!

    而千年以来,元锋的剑一旦出鞘就绝不会只是摆着看的……

    所以他看到元锋的剑出鞘就溜了,可是溜了之后才反应过来那熟悉的一剑似乎没砍过来啊?

    于是他浑身不舒服了起来……是不是要回去看看呢?

    白云上人犹豫了片刻,终究是有接近两千年修为的大修士,发现了疑点立刻就准备杀个回马枪。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犀利的剑光划破长空逆卷而来,当场就对他结结实实地斩了一剑……

    “鬼鬼祟祟,何方神圣!”

    这种熟悉的盛气凌人,这种先出剑再打招呼的方式……

    不用多说,溜了溜了……

    白云上人啥也不敢多说,直接一个莲花遁法远远地溜了。

    玄虞子御剑稍停,然后奇怪地嘀咕了一声:“好像是净光寺的功法?净光寺竟然还有真佛在……但他跑什么?没见我打招呼呢?”

    这种见面先捅一剑的打招呼方式……所以剑宗才会招人嫌弃啊。

    “真是多事之秋,没想到净光寺还藏着一个真佛,也不知会给这东洲修真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玄虞子故作深沉地摇头叹了口气,随后又继续驾驭剑光一路往西北而去。

    ……

    寻寻觅觅,苏礼沿着脚下的水脉而行,终于是找到了母河的源头……

    很难想象,那浩浩荡荡奔流入海的母河,那孕育了整个东洲人道之昌盛的母河,源头之处竟然只是一口小小的泉水……

    此时他面前的是一条浅浅的沟渠,而沟渠的尽头则是地面上一处不断有泉水涌出的碗口大小洞。就是这口小泉,这道沟渠,一路蔓延下去聚少成多最后形成了母河那磅礴水势。

    “你找的没错,这口小泉上有人道气运缠绕……任何人妄图破坏、影响它就都会受到人道气运的反噬。”元锋也是对这口泉眼感到惊叹。

    事实上若不是苏礼明说了他找的是母河源头,而这泉眼上又是气运遮蔽形成氤氲异象,他也是怎么都不相信这里竟然会是母河起源之地。

    而在看到了这口泉眼后,苏礼就闭上了眼睛开始了沉思……这一路他可以说是沿着母河水脉的主干逆行而来,此时在终于行至终点时,脑中则是已然形成了一条繁复的水脉网络。

    涓涓细流从脚下泉眼而起,一路又陆续有另外四条泉水细流汇聚成溪。而后这溪流淌过第一片冰川融水形成的湿地,在这湿地中收纳了大量的水量之后继续向东南而走……此时原本的溪流已经有了河流的规模。

    而后就是第二片湿地以及先前的蛟龙国第三片湿地,经过三个蓄水的湿地之后,母河已经有了大河气象。

    然后母河转到天裂山中一穿而过……天裂山中的溪流、地下水成为了母河最后的‘加油站’,而出了天裂山之后,就成了那横贯东洲奔涌不息的大河……

    这一刹那,他体内的真元仿佛有了一种浩浩荡荡的大河奔涌之声。对大河起源的感悟也带动了他的修行,使得他对天下水行一道的了解更是明晰。

    雨之真意是他最早对水行的理解,但是此时这道真意又是一变……在经历了海之浩渺以及大河之势后,它已经可以勉强称之为‘水之真意’了。

    水之真意比苏礼如今的重钧意还是差了一点,但也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种拿得出手的真意……他于水行一道的修行,总算是追上了一些土行。

    至于木行一道,他当初在椿的帮助下领悟了枯荣真意,这本来就是一种很高级的真意了……

    半晌之后,他结束了感悟睁开眼睛。却看到元锋正一脸复杂地看着他……

    “祖师,怎么了?”苏礼奇怪地问。

    “我只是忽然发现,你好像不是个剑修?”这便是元锋的纠结之处……终究是剑仙一流,有些事情瞒是瞒不过的。

    “那个……祖师,其实我是符门弟子……嘿嘿。”苏礼挠挠头尴尬地笑了笑……这种事情总归会戳穿的,自家宗门长辈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原来如此,不过符门弟子也是剑宗门徒,可曾学得那些剑法?且一一施展一遍。”元锋倒是对苏礼出身旁门没有偏见,他决定要指点一下苏礼剑道了。

    苏礼不疑有他,就将自己所学剑法一一演示……

    这个时候,他的仆人暴烝看到了苏礼演示的裂地剑,猛然间觉得好心虚啊,立刻往远处挪开了两步生怕被暴躁的剑宗前辈发现端倪给灭口……

    果然,元锋的脸现在是越来越黑……作为剑宗的剑仙,他怎么能够看不出苏礼的这些剑法都是‘毫无灵魂’的呢?

    唯一的剑意居然是汇聚宗门八百门徒剑心的剑崖意,却没有属于苏礼自己的剑意……

    他心理的魔念又要压制不住地冒出来了……剑崖意这种剑宗门徒意志集合的存在居然落在了一个不会剑的旁门弟子身上,剑宗该不会其实已经完了吧?

    苏礼不知道,他的大前辈一念之差又要入魔了……

    好在这个时候天空一道剑光张扬而来……看那熟悉的色泽,苏礼就知道是哪位大前辈了。

    暴烝又是向后退了好几步,心中打定主意绝对不能让人知道自己会的那套刀法……少爷,这是在考验他的勇气么?!

    而玄虞子的到来也是将元锋从入魔的边缘又给挽救了回来……

    “总算找到你了。”玄虞子落下剑光一眼就看到了苏礼。

    随后他却是一脸震惊地看到了元锋,然后无比激动地说:“师尊,是你吗?!”

    元锋也是惊讶极了,他脱口而出:“小幺儿,是你吗?!你不是闭入死关了?”

    有些粗鲁,让玄虞子一头黑线……这种年少无知时的外号咱能够不提吗?

    却原来,玄虞子正是元锋最小的一个弟子。因为业力深重闭入死关,才能躲过这一劫。

    看到了熟悉的人,再感受到了玄虞子如今的修为,元锋原本被苏礼吓出来的魔念总算是彻底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