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宗旁门 愁啊愁

第四百七十六章 西秦国师

    相比于以往,这一次苏礼进入安阳城受到的绝对是高规格的接待。

    这也算是‘投资成功’的回报吧。

    其实到了如今,苏礼对于西秦的布局已经不是那么在意了,他只是单纯地想要推动东洲人道的发展罢了。

    跟着这一对卫兵的引导,苏礼等人来到了王宫的正门口……这里,竟然是姬正携着西秦百官一同出迎!

    “苏先生,你来安阳城怎也不提前告知一声,我这里也好有些准备。”姬正神态诚恳地说道。

    苏礼答道:“就是不想让你这样兴师动众啊。”

    姬正则是说道:“先生可是孤应下的国师,此乃迎接国师之礼,理所当然。”

    苏礼有些意外听到这些,但同样听在耳中也觉得十分舒服……这姬正这么多年还是这样。不管最初是装的还是怎么样,但是既然已经这么久了,那就姑且当他是真的性情如此吧。

    他说:“哈哈,好吧,那我就姑且在这里当一阵子的国师吧……来,给你介绍我收的弟子北光。”

    “小光,这是西秦国主姬正,也是为师在凡间难得的好友了。”

    北光立刻按照自己学的礼仪恭敬行礼道:“见过秦王。”

    姬正看到了年轻聪慧的北光,其实心中是充满了羡慕的……曾几何时他也想过是否能够寻仙问道。

    只是仙道与人道不可兼得……至少现在还不可兼得。

    所以他只是惋惜地想想便作罢。

    “小道长丰神俊朗,将来必然青出于蓝。”他对北光客套着。

    但是北光却是很认真地摇头说道:“弟子比师父差得远了,将来恐怕也是无望追赶。只求能够学得师父十之一二,那便是了不得的本领了。”

    对于北光的耿直,姬正是哑然失笑之余反倒更喜欢了……在成为君王之后,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率真的人。

    当然,最让他感到高兴的,却还是苏礼竟然真的答应当他的国师了!

    “来,苏先生,今晚先随我回宫,等明日寡人将那归鞘宫收拾一番后诸位方可入住。”姬正邀请道。

    但苏礼却是摆摆手道:“无妨无妨,我剑崖门徒来了安阳城自然该住归鞘宫……如今左右不过是我们三人居住,我们自己动手收拾即可。”

    姬正稍稍有些意外,但随后还是很热情地说道:“行,那我们就去归鞘宫设宴!只是归鞘宫新建,总有些缺漏的地方,苏先生切勿怪罪。”

    这一次苏礼没有拒绝,因为他深知必须要顾全一位王者的脸面。

    所以他欣然接受,然后随着一种文武百官一同往归鞘宫而去。

    原本是准备在宫中设宴,但是如今却是只能仓促间将这晚宴搬到归鞘宫进行。

    对于上位者们来说这没什么,他们已经在归鞘宫的厅堂中落座,然后一众侍从往来穿梭不断地搬运、添置晚宴需要用到的东西。

    当然,这和苏礼突然到来也有关系,这次晚宴本就仓促。如今再改了地方,那就更显得仓促了。

    “至少我们还有酒不是吗?”姬正却是个真正的帝王之姿,他笑着举杯邀众人共饮,然后又说道:“换做三年前,寡人都不敢想象自己能够坐在这里宴请诸位,当真是世事无常。”

    他这话,也是要提醒大家不要因为这场宴会的简陋就生出不满的心思……也是提点众人不要稍稍有了些成就便忘了初心。

    众人无不凛然?在饮酒时也是不断惊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了……

    这一幕苏礼看在眼里心中则是真的很满意……这姬正是真的有明君之相了。

    帝王与大臣都是人?而是人就都会犯错。

    对于大臣犯错并不只是公正的惩罚才能算是明君……相反?能够时时刻刻警醒臣子?提醒他们不要犯错?这才是君王对自己臣下真正的爱惜。

    饮过了这一杯酒之后,绝大多数人就都摆正了心态……尤其是那些帮助姬正上位有功的从龙功臣,一个个都收敛了心中的骄傲自矜,气氛自然就平和了起来。

    于是有歌舞助兴?场面上果然就好看了许多。

    但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位老将军忽然起身离席?来到姬正面前躬身行礼道:“陛下赎罪?老夫年迈体衰,怕是熬不得夜?今日能否请辞?”

    姬正还兴奋地和苏礼聊着,并想着这次苏礼答应成为他的国师之后能够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结果好嘛?扫兴的人来了。

    但是他看了眼说话的人却没有将不满表现出来,而是面带关心地问:“安国公可是身体有恙?还请国师施展妙手,替我大秦的安老国公治一治吧。”

    苏礼看了眼这位国公?心中回忆了一下他早年在安阳城蛰伏时收集的资料,就知道这是位四朝元老?早年就已经追随姬正的爷爷东征西战了。

    安戈武,这是这位老国公的名字,如今他也是西秦资历最老军衔、荣誉最高的将军。

    堪称‘国柱’。

    于是苏礼微笑地颔首,并且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空白符纸,却是哪手指沾着酒水就在这符纸上笔走龙蛇……

    只是片刻,他就将一张画好的符箓递向安国公说道:“老国公且将这符纸拿回去,三日之内,便可令府上皆祛病强身。”

    这一举动看似随意,但苏礼可不会为了自己扮猪吃虎好玩开心就让姬正难堪,所以他在这个过程中显露出了一些内行人一眼可知的神妙手段来。

    至少那安国公是感觉到了……

    在苏礼画符的同时,整个天地元气都仿佛在向这道符箓中倾斜一般。

    老国公能够历经四朝依然健硕,这与他自身的先天修为是分不开的。

    也因此他才能够分外感受到这道符中蕴含了何等强大的力量。

    而那些剑崖附庸并有资格被邀请一同参加这次宴会的小势力修士们,更是看着苏礼这一手露出了惊羡无比的表情。

    他们羡慕却不是苏礼的那道符,而是他画符的手法以及境界!

    这是完全脱离了画符材料的限制,做到了无物不可为符的高深境界啊……

    既然姬正如此郑重其事地邀请他做国师,那么他当然要把场面都做足了,不能让姬正觉得难堪。

    苏礼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

    毫无疑问,这位安国公此时忽然向姬正请辞正是一种进谏的方式,他觉得西秦之主不该如此放下身段地去奉迎一位方外之人。

    或者说身边养几个方外之人也没什么,毕竟很多国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但是册立国师就不对了……

    老爷子一生戎马,只相信自己和自己的兵,从没觉得这些所谓修道之人有什么真本事。

    嗯……现在他至少确认了,面前这位年轻人是真的很有本事的。

    于是下一步本该是故意挑衅苏礼然后让姬正‘认清现实’的步骤可以直接跳过了……

    安国公憋得有些胃疼,他稍稍停顿,然后硬着头皮改换思路道:“陛下,非老臣身体不适,只是如今国家危难,老臣实在无心参与这些杂事啊。”

    他还是觉得方外之人不该参与到国家大事上来,他也不认为苏礼有能力处理好一国的政务、兵事。

    苏礼则是意外地问:“怎么?现在秦国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姬正放下了酒杯,叹了口气道:“原本今天不想聊国事,明日再向国师请教的……不过也罢,就趁此文武接在之际,寡人向国师介绍一下如今我西秦之难吧。”

    “来人,取地图来!”

    姬正喊了一声。

    但是苏礼却制止道:“不必那么麻烦了,地图这里我有。”

    说着,他手中捏了一个法诀,随后却是左眼瞳孔猛然一亮,就将他金丹表面的景象给投影了出来……

    没毛病,他的金丹绘图本就是最完整的东洲地图。

    众人看到那突然出现在场中的巨大球体投影就是一惊,虽然这球体还有大半是空白的,但是那有图案的部分却让他们有种分外熟悉的感觉。

    而下一刻,那有图案的部分骤然放大,然后一下沉向地面……

    苏礼也是突发奇想,干脆就施展了一个他无聊之中学的幻术,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带往了一种非同寻常的境地中。

    众人只觉得他们所处的归鞘宫大殿无限拔高,而他们脚下出现了整个西秦大地的‘真实’画面。

    有巍峨的天裂山脉,有蜿蜒延伸的母河支流安阳河,还有他们所在的安阳城……

    他们高高在上仿佛在天宫俯瞰大地,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真实,甚至白云飘过还给他们的双脚带来了湿湿凉凉的感觉。

    “哐当~”一个端菜的宫女一下子腿脚发软摔了东西。

    但是这时没人会去责怪她,因为哪怕这满朝文武的人杰,也都在刹那间有了腿软的感觉。

    “这……”姬正也是惊呆了,他这才意识到几年不见,苏礼又已经前往了一个他无法想象的境界。

    “不过是幻术尔,雕虫小技。”苏礼自谦地说道。

    真的只是幻术吗……许多人心中都浮现了这样的疑问?

    或许真得是幻术吧,毕竟他们此时脚踏实地的感觉是不假的。

    但是能够有如此逼真的幻术内容才是真的令人震撼啊……这说明,眼前这位国师其实一直是在以这种视角俯览天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