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宗旁门 愁啊愁

第八百零八章 下一个传奇(大结局)

    修行不计年,万载岁月悠悠而过。

    这万载是天界岁月,凡间便是百亿年的时间!

    百亿年时间的孕育,凡间星空中那原本灾云所在的地方如今已经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星空。

    那里的恒星系十分密集,而那已经孕育了万亿星辰的巨大星云虽然已经单薄了许多,但却依然有全新的恒星在其中孕育着。

    而这些恒星系也是清一色地十分富饶,上面也很轻易就能够孕育出生命来。

    原本的灾云所在区域,如今也是成为了生命最为密集的地方。

    但是当年的灾难也并非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还有一些冥渊魔物一直在苟延残喘,并且时不时地会出来大搞破坏,将那一个个拥有生命甚至是文明的星球给破坏。

    这时候苏礼的东皇分身往往会选择在那魔物作乱的凡间星球上选择幸运儿,赐予他们光的力量与巨大魔物进行作战……嗯,依然是那遥远的童年回忆作祟。

    而又因为这星云之中的浊气比重其实很高,所以这些星球一般也发展不出修行文明来。

    一个个人类文明都是在走科技类路线。

    但是走科技类的人类文明还是遇到了对手……那是一个由高等魔物衍生出来的种族,以吞噬一切有机物来完成自身进化,可以在星空之中以肉身穿梭,如同蝗虫一般的生物。

    而苏礼的那个血裔眷族,神谕之族也探索入了这个区域,在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之后立刻也加入了战争之中……

    难以想象,他的这支血裔眷族竟然会拥有着如此漫长的生命力,如今他们甚至因为长时间地操控能量,已经成为了某种半能量体生命了。

    苏礼没有插手这种战争,也不让其他仙神插手,因为他又仿佛看到了‘童年回忆’。

    这段时间里面,他的天帝分身早已经将天空法则掌握到了九成五。

    但是就像他玄仙境界时的感悟卡在这个点一样,他在金仙的时候同样卡在了这个点上……哪怕是数不清的功德都耗费在了这上面,但是这天空法则似乎好像只有这九成五一样,始终无法达到圆满。

    最终他没有选择继续积累等待,他本来就觉得有没有天空之道都无所谓,那么九成五就九成五吧……

    所以他选择了渡劫。

    这一刻当真是紧张又期待……他好久没渡过劫了,而且就从来都没有好好像样地渡劫过……这时候他对这大罗天劫真是怀有了对天劫的一切期待,只希望自己渡劫的时候能够有些像样的体验才好。

    但是他显然又要失望了……

    因为他才动了那一下念头,就发现自己的意识已经来到了大道的本源空间,然后在这本源空间内看到了万千大道在自己面前流淌。

    太阳、大地还有天空三条大道在他的脚下乖巧地匍匐,让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心意去改变。

    而这三条大道又与其他无数大道交叉在一起,他似乎可以通过这一个个交汇点而看到这些大道的端倪……

    这就是黄帝所说的,‘以道衍道’?

    的确,是可以通过任何一条已经掌控的大道来寻找这些不同的交汇点来感知其他大道……但是这样一来他所见所悟也都是基于原先所掌握的,终究是无比片面。

    而苏礼则是掌握了三条大道,那么自然也可以比别人所见更为全面一些……或许这就是三条大道在大罗境内的优势?

    还有,他这就成就大罗了?怎么一丁点感觉都没有?

    记得当初旁观椿渡劫的时候虽然是还算轻松,但那也是风云突变,有混沌雷劫自天外而降的。

    怎么到他这里就连雷声都没有了?

    谁让他每次都要压制修为自己憋呢?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这天地已经等他太久啦……所以真当他准备晋升的时候,一看这家伙都已经法则圆满了两条了,那还有什么好考验的?

    没整些异象来‘天地同贺’就已经是够给面子了……

    只能说,若是白帝还能侥幸活到现在,他在这个时候肯定也会撑不下去的……不是道心崩溃入灭,就是自己了结了自己。

    于是苏礼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晋升了大罗,甚至就连剑崖之中都很少有人知道。

    而在大罗之后,他就更咸鱼了,甚至上千年都不见人都会发生。

    南庭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也是早就适应了天帝不知所踪的日子,而白露就是事实上的天帝……

    关于这一点,白露心中可谓是五味杂陈。

    她曾经侍奉过两位天帝。

    他们都是一开始就对她极好。

    可是第一个对她很好的白帝最终却只是为了贪图她的战争之道,想要与她双修互补。

    而她侍奉的第二个天帝……白露觉得自己现在仿佛随时都能够篡位成功的样子。

    可越是这样她反而越没有这个心,哪怕现在她的手下已经不止一次地发出类似的声音,甚至是做出过不少过界的试探。

    但是很奇怪,不但是天帝苏礼毫无反应,就连被他们试探的剑崖弟子也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样子。

    他们想要谋取更多的利益与权利,那么剑崖每次都会顺势让出,让他们掌握这些。

    就这么样的,剑崖的权利不断地让出,而白露麾下的势力不断地扩张权利……慢慢的,整个天庭依然看起来强盛无比,但是最初建立这座天庭的剑崖势力却几乎消失无踪了。

    直到他们再一次兴致勃勃地鼓动白露篡位自立的时候,他们甚至拿这件事出来说事,认为剑崖仙教早就已经中途败落了。

    但是白露听了之后反而是一头冷汗,然后连忙斥责手下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她说:“剑崖仙教在先前的大劫之中出力甚巨,又有天帝陛下以及东皇陛下等分身本体共同做下了偌大功德……你们之中也有不少是亲眼所见的吧?”

    “如此恢宏气运,你们竟然认为是中道败落?!”

    众人都是一阵茫然,然后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这些人的眼界终究是浅了,只想到拥立白露之后他们可以占据更多的利益,但是他们也不想想现在这天庭本来就已经是他们的了,他们还能怎么拿到更多?

    白露原本就没有这种想法,只是对手下有些放纵懒得多加节制。如今发现了这里面的苗头不对之后立刻严加整顿,务必不能让手下们再生出类似的想法。

    “天帝于我有大恩,哪怕粉身碎骨亦难报偿。尔等如此作态,是要将我至于何地?”

    她继续严加斥责,使得众人暂时不敢再生出类似的心思来。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已经缺席了千年朝会的天帝苏礼,竟然在这一次的朝会中出现了……

    千年未见,数十万年未曾展现威能,众人对苏礼的天帝印象本来就不是十分深刻……但是这一次当苏礼再次现身的时候,他们却是恍然间有种受到震慑的感觉。

    那种整个天空簇拥而至的雍容,那种大地匍匐于其脚下的威严,那种天空太阳星为他而照影的华丽,都是无比深刻地映照在他们的眼中。

    “见过陛下。”

    白露恍惚了一下之后连忙见礼。

    那一下恍惚,是因为她在这一眼中已经发现此时的苏礼根本就已经超出了她此时的层次……也即是说,苏礼已经成为了大罗金仙!

    她现在心中真是为了那群无知短视者们的行为感到可笑与后怕……苏礼不理朝政无为而治,本就是没有心情了理会这许多蝇营狗苟之事。

    同时她也是对苏礼生出了无穷向往之情,只觉得如此修为高深而又淡薄的人才是真正的仙与神。

    可是下一刻,苏礼说的话却是令她整个人都有些绷不住了。

    “这次我来,是想要将这南庭天帝之位传给后继之人……当年赤帝兵解之前将这帝位给我,我也算是不负重望将这南庭再次带到了巅峰。”

    “而如今也是时候到我卸任的时候了……白露,你就是我选定的下一任南庭天帝。”

    白露显露出惶恐之色,连忙跪伏下来道:“请陛下收回此言,属下绝无任何篡逆之心。”

    苏礼却是摇摇头说道:“金口玉言岂是随意能收回的?”

    白露还要再说话,但是却猛然惊骇地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了,甚至连动作都做不了。

    然后其余众人也是发现了这一点,他们露出了目瞪口呆的表情却偏偏怎么也动弹不了……直到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为何白露会如此尊敬天帝……这的确是碾压级别的强势!

    而苏礼则是忽然间摘除了那风雷双翅化为一顶插双翅的权杖,他将这权杖柱于白露面前说道:“未免你登基之后位格不稳,这件天空权杖就留在你身边助你成事。”

    随后他又从左眼之中摘出一枚金光焰轮的日精轮,他随手将之往东天一抛……

    补充道:“东庭百花女帝将会随我一同离去,是以留下日精轮照看东庭……以后若是东庭有事,你方便的话也请照看一二。”

    白露不能说话,只能不停地眨眼。

    她已经知道自己是没办法反抗这种认命了……甚至她隐隐之中已经有了预感。

    这天庭本就是苏礼与剑崖建立的,为何苏礼那么咸鱼,而剑崖门徒也是渐渐完全淡出?

    他们是早就计划好了离去的这一天吧!

    苏礼随后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主要都是些他这些年偶然发现的好东西所在……这些东西,甚至是神王之位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已经意义不大了,就像青帝早就想要找继承人一样。

    不过苏礼比青帝洒脱,他可没那么多需要照顾的女儿,所以他可以随时甩掉‘包袱’离开。

    而一番交代之后,苏礼总算是解开了对白露的压制……当然,此时的白露也已经没心情再与苏礼分辨什么。

    她问:“你要去哪里?”

    苏礼答道:“我要去探索空界,哪里存在着真实与虚无的奥秘。”

    他没有任何隐瞒,因为他知道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白露听过空界,却没办法理解那是什么样的存在,所以只是追问:“那你还会回来吗?”

    她以为苏礼会说不会。

    但是下一刻她却听到……

    “当然会回来,因为我们会将我们的孩子封印了血脉之后放在凡间成长……”

    苏礼说出了一个令白露惊讶地答案来。

    他说:“我希望我和椿的孩子会是一个能够知道凡间疾苦的,而不是天生神祇高高在上。”

    “所以他大约得靠自己的奋斗从凡间一路打拼上来……到时到了天界……白露,你可要暗中照顾他一下才好,别让他真的受了欺负啊。”

    白露闻言重重地点了点头道:“白露明白了,我将会将这孩子当做是我至亲之人来看待。”

    她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因为她欠了苏礼太多的因果了,如今再继承苏礼的地位,这更是天大的因果。

    而苏礼已经功德圆满甚至都不会再理会天界之事,所以她欠下的这许多因果注定了都将会报偿在苏礼的子嗣身上。

    仙神话因果,那往往是言出法随。

    所以在白露做出了这样的承诺之后,她的命运自然而然地就与苏礼那尚未出生的子嗣连接在了一起。

    简而言之,苏礼甩锅成功。

    一切都已经安顿好了,苏礼便带着椿彻底消失在了这天界之中。

    他们将开始对空界的探索……

    一开始不会走得太远,只会在心魔剑崖界的周围活动。

    但是当他们熟悉了这空界的环境,并且当苏里与椿的孩子降生之后,他们才会开始真正往空界的深处而去。

    至于那正在往回赶的青帝本体……

    如果这路上能够遇到那自然最好,若是遇不到……

    那等他回到了天界之后,自然会有他的外孙陪他‘玩耍’……相信这已经足以慰藉这位‘老外公’在空界中孤独履行无数年之后的孤寂心灵。

    而在这五方天域,在这凡间星空,东皇、天帝的存在也会渐渐成为传说,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不会再有人记得苏礼这么一号人了。

    毕竟苏礼崛起的时间太短,离开得也太快了。

    但是下一个传奇却也会很快到来。

    那少年将会拥有着整个三界最为高贵的血统,冥渊等待着他去统御,天界有等候着他的女帝……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