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拼搏年代 白色十三号

第226章 说不如做(求订阅)

    五月一日,传统的节假日,大学全都放假,由于假期只有三天,大部分人都不回家,宋娜父母就在南边的商铺里,也不需要回去。

    早上七点多,在操场上跑三圈做过一遍健身操,又简单吃点早饭,宋娜回到宿舍换下运动衣,去卫生间洗漱一番,出来打开自个的橱子,一件件选衣服,大部分室友都在酣睡,她尽可能轻手轻脚。

    黄娟从上铺伸出头来,轻声问道:“宋娜,这么早。”

    宋娜低声说道:“今天有事出去,早起了会。”

    “嗯,听你说过。”黄娟伸懒腰打个呵欠:“要去约会。”

    宋娜纠正:“是同学聚会。”

    黄娟翻眼睛:“我说,你干脆挑明得了。”

    “挑明什么?”宋娜瞪着她:“有什么好挑明的?”

    黄娟做投降状:“好!好!好!你们只是纯洁的同学、朋友和合伙人关系!”

    宋娜换衣服,脱掉运动款胸围,黄娟歪头看她:“你看,整天贴身戴着,还夹在中间,生怕掉了?”

    “你真能唠叨!”宋娜赶紧穿衣服:“黄大妈!”

    宿舍里,她和黄娟关系最好,说话也没有顾忌,经常开些玩笑。

    黄娟从上铺爬下来,去卫生间洗漱:“宋娜,你就掩耳盗铃吧,现在看着是你碗里的菜,指不定哪天就叫人抢走了。”

    宋娜不答话,拿出一身全新的衣服,缓缓穿上,拿起梳子梳头,快落到肩膀的头发,特意绑了个短马尾。

    不知道什么时候,黄娟从卫生间里出来,倚在宿舍门上盯着宋娜看:“长的好看,身材又好,除了黑点,也没别的缺点,他不要,有的是人要。听说昨天宿舍下面,有个人等着给你送花?”

    宋娜不搭理她,镜子放远看身上的衣服。

    黄娟过来,一把抢掉她镜子,围着宋娜转一圈,说道:“咱们都是练体育的,为什么你身材这么好?

    宋娜冲她做个鬼脸:“这叫天生优势!你可以这样理解,我从小生活不好,要干活,吃的不好,从小就瘦。”

    黄娟看她胸口屁股一眼:“该长肉的地方没少长。”她问道:“你这身衣服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

    “去泉南进货的时候。”宋娜笑笑。

    黄娟说道:“眼光有进步。”

    宋娜拿起床头的电子表,看上一眼,换上鞋子,从橱柜里取出顶米色遮阳帽,说道:“我走了。”

    黄娟没好气的说道:“祝你过一个愉快的劳动节。”

    宋娜背上黑色的小包,拿着遮阳帽下楼,出宿舍前戴上,朝校门口走去。

    五月份的青照,太阳出来一晒,气温很快逼近三十度,大学校园里面,女生们开始绽放各自的魅力,各种夏衣穿起来,创造一个最美的季节。

    往南走不远,来到小广场上,临时市场冷冷清清,没有几个摊位卖东西,工商和联合执法大队下了通知,假期期间所有摆摊商户都要搬迁到体育学院北边刚落成的大棚市场里面。

    路过二焦的录像厅和磁带店,有音乐声响起。

    “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株幸运草,串一个同心圆。让所有期待未来的呼唤,趁青春做个伴,别让年轻越长大越孤独……”

    宋娜看一眼,冲正在忙碌的焦三黑招招手,转头进了自个的温馨货栈。

    “爸,妈。”宋娜挨着看一遍货架,对正在吃饭的父母说道:“我今天有事,可能下午才会过来。”

    老宋看眼女儿,问道:“妮子,要出去?”

    宋娜说道:“同学聚会,回一中看看。”

    前两天刚进的货,这个假期足够卖。

    “去吧,店里有我和你妈,忙得过来。”老宋又叮嘱一句:“在外面别喝酒。”

    宋娜出门:“我不喝酒。”

    来到汉堡皇北边的肥羊火锅店,宋娜停下脚步,从打开的门里,看到了一个高大壮实的身影。

    他穿的衣服跟她很相似,难道这是默契?

    因为同学聚会,吕冬穿着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和白色夹杂黑边的运动鞋。

    吕冬正在跟谢工说话:“数据测量之后,今天能拆就拆,东西都放进房子的小院里。”他转头看向旁边的大光头:“小山,钥匙在你手里,今天你没别的任务,就是配合谢工工作,听谢工指挥。”

    苏小山应道:“好的!”

    他靠近一点,遮住嘴对吕冬说道:“老板,店外面有个挺漂亮的美女在看你。”

    吕冬转头去看时,宋娜走进店里,摘掉帽子跟谢工和苏小山打了招呼。

    谢工冲苏小山和几个工人说道:“我们先去二楼看看。”

    这些人都听谢工的,立即跟着他去二楼。

    宋娜伸手弹指,弹掉吕冬衣袖上沾的一个白色小毛球。

    吕冬看着宋娜,有点意外,又有点惊喜。

    感觉今天的黑蛋,与过往不太一样。

    原本的波波头在脑后绑成一个小巧的马尾,二八分的长刘海服帖侧脸,露出一片光洁的额头,显得温柔知性。

    两道细长的剑眉直入刘海,平添几分英气。

    白色的短款T恤刚好遮住裤腰,较为贴身的设计,展现胸腰曲线,下面蓝色的铅笔牛仔裤突显出长腿翘臀。

    修身牛仔裤搭配白色体恤,活力与美好一览无余,笔直的双腿美的耀眼。

    宋娜不敢问别的,却敢问衣服:“我自个选的衣服,好看不?”

    吕冬点头:“好看,你眼光真好。”

    宋娜心说这是变相夸自个?

    “差不多了。”宋娜提醒:“咱走吧?需要等文越?”

    吕冬去拿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塞进口袋里面,有点沉:“文越回家了,从家里过去,不用管他。”

    等宋娜戴上遮阳帽,两人出店门,去南边骑上小嘉陵,赶往县城。

    吕冬提醒道:“一会靠近我点,路上净毛毛。”

    宋娜双手抓着吕冬腰,整个人躲在他宽阔的身躯后面。

    在大学城不觉得,所有绿化树都是新栽的,没大长起来,但出了大学城,随着路边杨树柳树增多,漫天飞舞的白毛絮叫人仿佛置身梦境。

    哪怕有吕冬遮挡,不少白毛絮见缝插针,仍然落到宋娜脸上。

    她轻轻拂去,再看路两边干涸的沟里,积攒厚厚一层,仿佛大雪初落。

    好在都习惯了,每年到这个时候,漫天都是柳絮杨絮,幸亏不过敏,否则那叫难熬。

    吕冬故意问:“黑蛋,有没有置身仙境的诗情画意感?”

    宋娜笑:“从小到大经历的太多,没感觉了。”

    吕冬张嘴又想说话,一阵风吹过来,白毛絮飘进嘴里,逼得他连吐好几次口水。

    摩托车晃动起来,宋娜赶紧抱住吕冬腰:“稳住!”

    吕冬稳住车把:“没事,我这技术,摔不了。”

    “嗯。”宋娜应一声,却不说话。

    吕冬这时才感觉后面有个火炉贴着,烧的他心神不宁,想说话却不敢开口。

    生怕一说话,火炉就跑掉。

    俩人默契的都不开口,只有小嘉陵的发动机噪音突突响个不停。

    接近县城,路上人多,宋娜收回手,又变成抓住吕冬的腰。

    吕冬一直想说话却不知道该说啥好,往常的能说会道,一时间竟然卡壳。

    这种时候该说啥?吕冬回想看过的电视电影。

    青照一中到了。

    棕色大理石砌成的大门上面,有着中书老先生的手书青照县第一中学!

    门口两扇铁门紧闭,左边开了道小门,有个穿着保安制服的老大爷,坐在门边抽烟。

    吕冬拐过去,停车。

    宋娜从后座上下来,笑着说道:“大爷,我们是来学校参加联谊会的往届毕业生。”

    李文越和袁静早就与学校沟通过,学校今天放假,也任由这些一中走出去的学子们参观。

    这些考上大学的大学生,很可能成为学校日后的知名校友。

    “进吧!进吧!”老大爷态度和善,笑着说道:“毕业了,还能常回来看看,不孬。”

    吕冬推车进门,有点汗颜,从去年夏天到这,他还是第一回回青照一中。

    初中就读的宁秀镇中心中学,毕业后更是一次都没去过。

    大概在他心里,母校只有吕家村小学。

    放好摩托车,吕冬和宋娜并排往北走。

    宋娜在右,吕冬在左。

    吕冬边走边说:“文越跟学校借到小食堂一楼供给咱们聚会用,用完得给人打扫干净。”

    宋娜应一句:“应该的。”

    俩人转过教学楼,沿着两边栽满冬青的柏油路往北走,从教学楼到小食堂,有一百多米,左边是家属区,右边是大操场。

    宋娜看着右边操场上的沙坑:“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认识不?”

    吕冬仔细想,实在太遥远了,记不起来了。

    宋娜恨恨说道:“没心没肺!”俩人靠的近,她微微甩动的左手靠着吕冬右手晃来晃去:“当时我拖着海绵垫子训练,你过来捡足球,对我说,你真黑,是不是外号叫黑蛋?我说,你咋知道我叫黑蛋?”

    说到这里,宋娜笑了起来,笑得特别灿烂:“吕冬,能认识你真好。”

    能认识吕冬,能一起读过高中,能一起风吹日晒,能一起奋斗创业,能一起重返校园,多好啊。

    后面呢?

    有只手,就在手边转来转去,吕冬不知道该说啥,也不懂得该说啥。

    不会说,那就做好了。

    吕冬一把抓住在右手边晃动的手。

    那是宋娜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