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拼搏年代 白色十三号

第227章 黑风双煞(求订阅)

    修长的手叫略微粗糙的大手抓住,大手宽阔的掌心中,有老茧摩擦着葱白样的四根手指,手指下意识想往外挣,大手紧紧握住,手指似乎没用力气,只是象征性的动了一下,就放弃挣扎,宣告投降。

    大手像石头般粗糙,主人如同岩石般坚毅而又……沉默。

    宋娜叫人牵住手,有四分甜,三分喜,两分慌,一分恼。

    甜和喜的是,石头终于焐热了,木头终于发芽了。

    慌的是第一次叫男孩子牵住手,心底莫名有点乱。

    恼的是石头焐热了,本质上还是块石头!

    宋娜转头去看吕冬,吕冬牵着她的手,一步步往前走,却啥话也不说。

    不放手,又不说话。

    一分恼变成了三分恼!

    “吕魁胜!”宋娜是山畔子上长大的,放假敢去碎石场打工,骨子里就不是温柔淑女,这会气得想咬人,想踢人,反握住吕冬的大手拽一下:“吕魁胜!”

    吕冬停下脚步,有些记忆浮现,好像宋娜很少叫他外号,除非恼了。

    “黑蛋,我……”吕冬两辈子从来没说过类似的话,多少有点紧张。

    宋娜一脸寒霜瞬间瓦解,化作漫天和风,似乎生怕把吕冬的话吓回去,笑容中带着两分鼓励:“有话你就说,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她能感觉到,握住自个手的大手不自觉的在用力,手的主人不平静。

    吕冬不是个逃避的人,这时即便再迟钝,也清晰察觉到,黑蛋对他的想法,就像他对黑蛋一样。

    多少次午夜梦回,梦见的都是宋黑蛋。

    “黑蛋。”吕冬拿出搏击洪水和保卫吕家村的勇气:“做我女朋友,好不?”

    听到这话,那三分恼怒瞬间消散,宋娜满心都是甜和喜,也没那么多矫情,一口应道:“好。”

    吕冬伸开手,用力就抱住了她,俩人紧紧贴在一起,宋娜似乎听到一颗强劲有力的心脏咚咚直跳。

    “哎,吕魁胜!”有个男声从远处传来:“还有宋黑蛋,你们俩搞在一起了!”

    宋娜赶紧把吕冬推开,回头朝南看,有个高高瘦瘦的男的从南边快速走过来,笑出两颗大兔牙:“你俩不会真搞在一块?”

    吕冬盯着他的牙:“龅牙刘,信不信我今天给你做整型手术?”

    龅牙刘叫刘杰,也是个体育生,属于跟吕冬和宋娜玩的比较好的,所以才胡乱开玩笑。

    宋娜附和:“把他俩大牙敲下来,叫他重新去镶牙,省得出来吓人。”

    刘杰倒吸口凉气,满嘴都是戏:“你们俩阴险毒辣!长得这么黑,难不成是黑风双煞?”

    吕冬抬起沙包大的拳头,盯着刘杰的牙齿看。

    刘杰赶紧举手:“哥,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

    宋娜警告他:“别乱说话。”

    一堆老同学中一说,还不得叫老同学议论一天,背后爱咋议论无所谓,当面的话……

    刘杰看看吕冬拳头:“我啥都没看见,啥都没听见。”

    仨人一起往北走,吕冬问道:“记得你在科技大?”

    “五一放假,昨天就回来了。”刘杰边走边说:“我家就在县城,这不听人说老同学聚会,赶紧过来。”

    进了小食堂,一楼已经有七八个人,作为组织者的李文越和袁静赶紧招呼仨人过来。

    吕冬高中就是个混子,与在座的大部分不算特别熟,原本关系也一般,不过今天来的基本都是在大学城上学的,属于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伙也能聊在一块。

    况且,吕冬那俩店,在大学城打出了名气。

    都年轻人,除了吕冬和宋娜,其余人都是象牙塔里的学子,没那么些心思,坐在一起聊的热火朝天。

    邹凯在师大读书,说道:“吕冬,你店真火,前两天我去,光等座位等了十几分钟。”

    吕冬一脸不好意思:“老同学,招待不周。”

    “我不是这意思。”邹凯笑着说道:“就是觉得大学城那一片干买卖的,属你生意好。”

    袁静白白净净的脸上也是笑:“可不,吕冬现在得改叫吕老板。”

    刘杰有点吃惊:“吕魁胜,你发达了?”

    一个叫周珊珊的女生说道:“在我们财政学院,同学出去吃饭,首选就吕冬的那俩店。”

    大学在与社会接轨,经济浪潮也冲击着大学里面的学生。

    他们还关心家乡经济发展。

    邹凯就说道:“看新闻了没,县长带队去考察,说是联系到不少外商,有些人想来咱这投资,青照今年能多几个外资企业,百强县排名还能往前冲冲。”

    李文越接话道:“晚报上有报道,好像今年会有个外商团来咱这边。”

    刘杰说道:“咱青照没啥优势。”

    “谁说没优势。”周珊珊在财政学院读书,自有倾向性:“大学城就是青照的优势。”

    李文越看向吕冬:“冬子,这方面你接触比较多,咋看?”

    一帮老同学闲聊,吕冬随口说几句:“目前的形势,省市两级资源汇聚在大学城,重点打造一个新兴经济区域的形势非常明显,大学城具有投资、人才、政策和税收各方面的优势,应该能吸引到客商投资。”

    袁静接上一句:“听我爸说,夏天外商过来,重点考察的就是大学城。”

    听到这话,宋娜看眼袁静,好像这个袁静家里不简单。

    袁静旁边的一个叫夏商的男生说道:“大学城到处在建楼,省大的创新港,财政东边的商务中心,封顶的几栋楼接近二十层,比县城第一高楼还高,我觉得这个大学城,未来了不得,大家伙毕业没好去处,不如留在大学城发展。”

    吕冬看了眼夏商,没多少印象,不过这建议挺中肯。

    宋娜安静的坐在吕冬身边,时不时看他一眼,似乎今天不大想说话。

    周珊珊高三跟她一个班,突然问道:“黑蛋,你今年黑的咋这么慢,往年五月份都黑的放光了。”

    宋娜拿起遮阳帽晃晃:“不用室外训练,我又注意防护。”

    周珊珊搬着凳子过来一点,低声问道:“你那店有没有上新品,我想烫个头,配啥样的头饰好看?”

    别说,宋娜卖这些东西,真心研究过,有鼻子有眼的跟周珊珊说起来。

    众人分成几个小圈子,聊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刘杰上高中时跟吕冬等人走得算比较近,问道:“有没有田大榜的最新消息?”

    吕冬摇头:“没有,田传杰写信来,臭骂我一顿,就没消息了。”

    吕春倒是去田大榜家做过工作,但做不通,因为田大榜给家里寄钱过来了。

    这年头,缺乏针对性的法律法规,即便是警察,也不能怎么着。

    后面,袁静和李文越拍手吸引所有人注意力,宣布青照一中大学城校友会正式成立。

    袁静打开一个包,从里面掏出红领巾,每个人发了一条。

    李文越喊上吕冬,两人搬着凳子去小食堂门口挂条幅,条幅上面写着:青照一中大学城校友会!

    袁静招呼同学一起出来,站在条幅下面合影留念。

    她喊了宿管区的值班老师过来,帮忙拍照。

    十几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外加一个冒牌份子,戴上红领巾,借用食堂台阶站了三排。

    “一!二!三!”值班老师按下快门,还特意多照了几张。

    同学们笑得灿烂,约定以后定期聚会。

    除了刘杰,其他人都在大学城,挨着近,本就是一种优势。

    吕冬想得更远,一帮省内名校的同学互相扶持,以后可能会取得些成就。

    时近中午,众人收拾好小食堂,准备一起去吃午饭,每人凑15块钱,去学校附近一家饭店聚餐。

    十多个人沿着柏油路往前走,袁静和李文越带头,吕冬和宋娜落在最后面。

    宋娜叮嘱道:“你一会少喝酒,咱还得骑摩托车回去。”

    吕冬笑:“放心,我又不是酒鬼,你啥时候见我乱喝酒。”

    宋娜想想,这倒是真的,吕冬不吸烟,酒也是分场合才喝。

    吕冬问道:“你今天话少?”

    宋娜轻声说道:“开心,不想多说。”

    这话的意思吕冬明白,悄悄抓住宋娜的手,用力握了一下。

    宋娜伸出根指头,在他手心里挠,有种粗糙的质感。

    刚出校门,一个临时有事的同学赶过来。

    学校附近有家饭店,主打炒菜之类的,就是做学生生意,五一节放假,饭店里面没人,大堂中摆上两桌没问题。

    每个人给袁静十五块钱,算作今中午的饭菜和照片钱,袁静家庭条件很好,也不会私底下吞同学的钱,一会算完账多退少补。

    刚来的同学跟吕冬坐了一桌,跟田大榜一个村的。

    不可避免的聊到田大榜,他说道:“田传杰前段时间回来过一次,带来不少钱,家里正在起新房子,从村里拉了四五个人跟他一起去南方干,还给我打过电话,我记得文越和宋娜的话,没有去。”

    吕冬默不作声,田大榜能从南方回来招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极可能成为一名骨干。

    但他没有再说什么,劝过那么些次,该说的都说了。

    传销,经济邪教,造就了大量传销难民,多少人家庭破灭,多少人六亲不认,乃至孤独无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