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拼搏年代 白色十三号

第371章 职介与替考

    这人看起来相当朴实,宋娜用青照话问道:“啥事?”

    “就一点小事,几分钟能好,很简单。”大姐指了指职业考试中心那边,说道:“那边不是组织考试,考试过了能领几百块钱,中介公司的人拉我们一起过来,本来我和我妹子一起来的,我妹子刚才考完笔试,临时有点事,赶紧回家了,后面的操作没法考……”

    宋娜不太明白她要干什么。

    大姐笑着说道:“就缺个操作考试,几百块钱没法领,太可惜,我们来的时候,都给中介公司交了30块钱,不考试这钱就白瞎了,我刚问了带队过来的人,他说找个人替我妹子考,照样能领钱。”

    宋娜听吕冬说过这个职业考试中心的事,好像是杨烈文与大学城管委会着力推动的,目的是为了吸引专业人才。

    例如有技术含量的车间工人、厨师、汽修、会计、、电焊、数控等等。

    怎么听大姐这话不太对?

    大姐看宋娜听得认真,以为这女大学生热心肠,连忙说道:‘妹子,我第一次来这里,谁都不认识,也找不到别人帮忙,这不一出来就碰到你,外地人我也不敢找,你是咱青照的本地人,能不能帮姐这个忙?“

    她看眼练车的那边:“我妹子报的是汽修,我都问过了,你啥都不用管,去了就在车前站一站,让照相的人拍上你,考试就过了。”

    别的事,宋娜就直接拒绝了,这事吕冬说过好几次,还是杨烈文推动的,她就留了个心眼,问道:“大姐,我不懂汽修,这能行?”

    大姐笑起来:“我和我妹子也不懂,我俩小学都没念完,勉强认个字写个字还行,就知道车上有个方向盘,别的啥都不知道。”

    宋娜好奇:“笔试不考这些?”

    “中介的给答案,比着照抄就是。”大姐觉得这问题有点好笑,女大学生没见过世面:“只要不是文盲,这考试咋考考不过去?”

    宋娜一时间语塞。

    大姐说道:“妹子,咱都青照的,你就往车跟前站站,两分钟就完事,中介公司的说了,上面拍个照片应付下检查。”

    宋娜肯定不能跟着她去弄虚作假,不说别的事,万一查出来影响到学业就不好。

    正好娜塔莎从皮卡车上下来,宋娜指着车那边:“不好意思,大姐,我该上车了,这忙帮不了。”

    大姐还要说话:“妹子……”

    宋娜几步走开,斜背着的包交给娜塔莎,钻进皮卡车里面。

    看到迎面过来的金发外国女人,大姐当然不会去找人帮忙,赶紧去了旁边练车的地方,看能不能再找到其他人。

    宋娜练完一圈下来,想着刚刚大姐的话,准备去职业考试中心那看看,娜塔莎想跟着去,但考虑到她太过显眼,宋娜叫娜塔莎安稳的在这等着。

    来到职业考试中心,宋娜发现外面多了一圈铁栅栏,想要进门要么有考试证,要么得有人领着才行,平白无故的不好进去。

    记得上次跟吕冬一起过来时,还没有。

    好在栅栏挡得住人,却挡不住视线,职考中心的操作区,搭建的也是敞开式的钢结构棚子,基本上一览无余。

    宋娜见有人好奇的看里面,就凑过去充当路人观众旁观,铁栅栏门就在左手边不远处,那边说话偶尔能听到,时不时就看到跟考试中心合作的一个职介所的人,领着人从门口进去。

    因为专门留了心,宋娜很快从一个人的吊牌是上看到职介所的名字,非常洋气,叫凤舞职业介绍中心。

    宋娜本身开公司,店面正在不断扩张,跟职介所也打过交道,好像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考试中心不是面向社会,面向普通人的吗?怎么跟中介联合上了?

    就在宋娜纳闷的时候,汽修那边的卡车前,刚刚的大姐出现了,她拉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的出来,在职介所的人指挥下,拿起扳手站在打开的车头位置,按照人说的要求,摆造型照相,前后也就两三分钟就下去了。

    二十出头的这女的宋娜认识,叫不出名字来,但看到过不少次,黄海旁边另一辆皮卡教练车上学车的。

    然后,大姐亲自上场考试,跟前面那个年轻的一样,就是装装样子拍拍照,考试就结束了。

    看到大姐眉飞色舞的跟职介所的人说话,宋娜挺好奇,考试就这个样?

    宋娜毕竟是做生意的,很快有所猜测和联想。

    但她谈不上吃惊,做生意跟基层打交道的次数多了,乱七八糟的事没少见,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事数不胜数。

    宋娜刚准备走,看到有人从教学楼那边进入操作考试中心,立即有职介所的一个人迎上去,点头哈腰的讨好样,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人明显是个领导,还是在这个职业考试上面有一定发言权的人。

    宋娜认得这人,吕冬指给她看过,从辈分上来说,她和吕冬还得叫一声五叔。

    又看了一会,宋娜完全确定,职业考试中心的事就不对。

    她回到练车场地那边,娜塔莎问道:“宋,怎么了?”

    宋娜笑笑:“没事,看到个朋友,聊了几句。”

    娜塔莎不疑有他,回到练车上:“学车真难,我感觉头非常疼!”她张开十根长长的手指:“手非常疼!”

    宋娜说道:“娜塔莎,你太紧张,上车总是使劲抓住方向盘。”

    娜塔莎说道:“我害怕车跑掉……”

    俩人说了一会,宋娜看到那个二十岁出头的女的,回到旁边另一辆教练车那边。

    宋娜等到娜塔莎上车,找了过去:“同学,你好。”

    “你好。”那个女的是大学生,听口音也是青照人,虽然没跟宋娜说过话,但这么些天的车练下来,也知道宋娜就是旁边车上的学员。

    “刚才那位大姐找你替考了?”宋娜先一步说明:“她先找的我,正好轮到我上车,我就没去。”

    那个女的说道:“她跟我一个镇的,说着说着就攀上老乡,我也不好推辞,就过去一趟。”

    宋娜问道:“真的像她说的那样随便站站就行?”

    女的轻轻点头:“就是那样,这考试就走个形式,大姐还说要发动她村里更多人过来,白挣二百多块钱。”

    宋娜听着不大对,不是五百块钱?

    转念一想,有所猜测,大致能猜到咋回事。

    宋娜又旁敲侧击问了几句,见问不出太多,那边娜塔莎又下了车,回去重新练车。

    因为快要考试了,黄海这边结束的比较晚,今天散伙的时候,天都有些发黑了。

    宋娜骑着小木兰,先把娜塔莎送回省大留学生楼,准备走的时候碰上过来找娜塔莎的大伊万,跟他聊了几句。

    大伊万这几天都在泉南,给餐饮公司的新店跑手续,去年各个股东都拿到不菲的分红,干起活来自然充满劲头。

    宋娜婉拒娜塔莎和大伊万一起吃晚餐的邀请,要是吕冬在这里还可以,她自个过去难免有当电灯泡的嫌疑。

    穿过省大校园,从东门直接进创新港,宋娜放好小木兰,先给吕冬打了电话,吕冬已经下班走了,晚上约了一个证携的老委员在县城吃饭,商讨写提案的事。

    宋娜简单的问了几句,提案最好有附议人,吕冬找的那位老委员,也是家在青照河沿岸的,98年夏天所在的村差一点就开口子。

    有过类似的经历,有过切肤之痛,人才可能附议。

    吕冬那边正在跟人吃饭,宋娜没有多说,去四号楼下面一个新开的快餐店,随便吃了点东西,进了第一体育健身会所,今晚有杨敏的瑜伽课。

    如今的课程,跟在体育学院时不一样,面对的不仅仅是学生群体,还有为数不少的上班族,大部分课程要么放在晚上下班时间,要么放在周末白天。

    宋娜没有松懈过,杨敏说过女人随着年龄增长,身材容易走形,想要保持身材,需要常年保持锻炼。

    至于交通技校职业考试中心的事,宋娜想着明天再跟吕冬说。

    瑜伽课人不少,有二十多个,大部分都是上班族,其中还有方燕和赵娟娟。

    因为宋娜的缘故,三人之间最近也算比较熟悉了。

    开课之前,三个人凑在一起,聊了一会。

    换成一般人,说不定就跟方燕和赵娟娟说起下午的所见所闻。

    但宋娜只说练车的事,职业考试中心只字未提。

    这件事是杨烈文推动的,据说其中还有赵干事的手笔,也不清楚目前的状况,跟这俩人有没有牵扯,宋娜不想图一时嘴快,却给吕冬惹出麻烦来。

    很多事说不清楚,也不能完全用对错来衡量,人都有私心,宋娜首先考虑的是父母家人和吕冬,其他都要排在后面。

    宋娜对社会有不少了解,世界不是黑白分明的。

    这件事还是先跟吕冬说一下。

    上完瑜伽课,宋娜没有回学校,跟方燕和赵娟娟结伴回学府文苑小区,学校里得宿舍,她住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大概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三人共同话题不少,都对做事业感兴趣,方燕已经升到报社中层管理,宋娜还没毕业就出来做生意,就连有了孩子的赵娟娟,在钱锐找到靠谱的保姆之后,也重新走出来,撑起钱锐那边的财务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