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拼搏年代 白色十三号

尾声

    偌大的别墅院子里,头发花白的老妇人,站在开辟出的菜地中,提着篮子摘黄瓜。

    菜地头的黄瓜架上,挂着一个红色的收音机。

    “2019年8月9日,青照区广播电台继续为你播报新闻,就在昨天下午,财富中文网全国企业500强出炉,我区有两家企业上榜,排名最靠前的是第29位的吕氏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第59位的吕家村集团有限公司,这是吕氏控股集团连续六年进入前50强,吕家村集团连续十年进入前100强……”

    听到这里,胡春兰抬起头来,从吕家村新村往南边和西边看,全是高楼大厦,以往的田地早已被住宅小区和商务中心所取代。

    青照区宁秀街道这一片,在2010年就与大学城接壤,成为城区的一部分。

    生活每年都在变,越变越好!

    “奶奶!奶奶!”

    有个十几岁的男孩跑到院子里,找到忙活菜地的胡春兰,说道:“我爸说中午不会来吃饭了,十一点村里要开会,在村里吃工作餐。”

    这孩子身高体壮像吕冬,五官精致更像宋娜。

    胡春兰问道:“吕阳,你妈呢?”

    吕阳从提篮里拿了根黄瓜:“她在公司开会!”

    有个白白净净,长得很漂亮的女孩从门外进来:“兰奶奶,我爸也去开会了。”

    吕阳又拿一根黄瓜,给女孩:“李淼淼,给你一根。”

    “淼淼,你爷爷奶奶不在家,中午就在这边吃。”胡春兰又去摘西红柿,问自个孙子和隔壁文越的闺女:“没说为啥开会?”

    吕阳大咧咧的:“我没问。”

    李淼淼说道:“我问了在支部工作的兰兰姑,她说冬伯伯要求防范利什么马……”

    三个人正说着话,收音机的新闻播报了与此相关的内容。

    “太东气象台预计,利奇马台风将于11日傍晚在半岛东南部登陆,逐步向偏东北方向移动,受其影响,从11日夜间到14日,岛城、风筝市、临淄和泉南等地市将有暴雨和大暴雨,局部地区有特大暴雨……”

    …………

    与此同时,吕家村村支部的会议室内,十多人汇聚一堂,会议室最前方的巨型液晶屏幕上,正在播放最新的天气预报。

    站在长条会议桌最前方的吕冬,虽然年近四十,但身材保持的很好,只是两鬓多了几丝白发。

    “利奇马造成的灾害,这几天新闻上都演了。”吕冬声音洪亮,说话掷地有声:“马上就会来太东,来青照了,咱们必须做好准备。”

    这话让坐在吕冬左手边的李文越想到了1998年夏天,二十一年前的那场洪水,差点要了吕家村的命。

    右手边的李红星说道:“能比得上98年?”

    吕冬说道:“有备无患。”

    实际上,天气预报里面所说的特大暴雨,曾经就落在了青照,落在青照河上游地区。

    吕冬开始布置工作:“文越,你负责联系上级,一定要保持沟通渠道流畅,能第一时间将情况反应到区政府和市政府那里。”

    “红星,从现在开始,储备的砂石全部运送到河堤下的物资储备处,其他的编织袋、大型包装袋、各式抗灾工具全部准备好!”

    “钉子,工程机械由你负责,吊车、卡车、叉车和铲车在十一号晚上前按计划在河堤下待命!”

    “吕坤,立即组织河堤巡逻队,从11号夜间开始上岸巡逻!”

    “兰兰,你负责做好宣传,下午准备广播,发动村里人待命,各处宣传栏张贴告示!”

    各项工作布置下去,中午吃饭的时候又讨论完善,下午就开始忙碌。

    这些年,虽然没闹过太大的水灾,但夏季河水暴涨也经历过几次,吕冬专门在吕家村组建了抗旱抗涝小组,有一定实战经验。

    开完抗灾准备会,吕冬又亲自跟宁秀街道和青照区政府打了电话,沟通具体工作。

    晚上回家吃饭,宋娜从公司回来,看着不停在微信群接发消息的吕冬,说道:“98年那么大的水灾都扛过去了,这就是一次台风。”

    吕冬放下智能手机,还是那句话:“不管雨大雨小,做好准备总没错。”

    宋娜看眼吃完饭准备溜出去的儿子,说道:“别光顾着玩,回来写作业。”

    吕阳苦着脸说道:“我去找淼淼,又不去别的地方。”

    宋娜摆了摆手,吕阳这才敢出去。

    吕冬说了一句:“你管的太严了,吕阳见了你都怕。”

    “不管严点能行?他还不上天。”

    在这个家里,吕冬是慈父,净带着侄子儿子玩,宋娜只能当个严母:“整天光玩,将来不得成学渣?”

    吕冬瞬间无话可接,低头吃饭。

    “对,男孩子就得管的严一点!”胡春兰向来跟媳妇站一个阵营:“说句不好听的,咱家现在有钱有势,不管的严,将来容易成祸害。”

    或许觉得不该说学渣,宋娜餐桌底下的脚,轻轻碰了下吕冬,等他看过来,微微笑了笑。

    宋娜快四十了,却保养的极好,看上去也就三十不到的模样。

    天气预报不是特别准,或者说谁都没想到,利奇马来势汹汹,北上都到了太东,威力依然十足。

    从8月11号中午,青照开始下暴雨,期间数次升级为大暴雨,水仿佛是从天上往下倒。

    青照区各水库早已陆续排水,在利奇马到来之前,就将水位降到最低,仍然抵不住四面八方汇聚来的水流。

    大雨、暴雨和大暴雨交替轮换,下了足足二十多个小时,到十二号下午,终于稳定在了中到大雨上面。

    但各水库纷纷告急,水流很快超过警戒水位,并且不断高涨。

    水库只能泄洪,青照河水势暴涨,到十三号早上,吕家村的河水上涨到了距离河堤不到两米的地方。

    这几年,在吕家村的带动下,青照河的河堤不断加高加固,如果还是老河堤,根本撑不到这个时候。

    吕冬随便套了件红雨衣,行走在吕家村段河堤上,亲自查看各处河堤的情况。

    负责河堤巡逻队的吕坤跑了过来:“冬哥。”

    吕冬点点头,叮嘱道:“要时刻盯紧,一定不能放松!不要认为河堤是石头垒成的,就没有危险!”

    吕家村段的河堤,全是三米多宽的石头堤坝。

    河道S弯段受河水冲刷最厉害的几段,河堤下宽敞的柏油马路上,吊车放下支撑架,装满砂石的吨袋就放在河堤边上,任何一个地方有险情,立即就能放下吨袋堵口子。

    再往前几十米,五辆叉车正在待命,叉车前方的木排上,堆着一袋袋装好的砂石。

    装满砂石的卡车,车轱辘就有一人高的挖掘机,同样在附近待命。

    这样的组合不止一处,而是每个百米段都有分配。

    再有险情,根本不用人挑肩扛,仅仅一个工段的机械化作业,就顶的上98年夏天的几百口子人。

    如果河堤真有决口,载重几十吨的卡车可以直接冲到河堤下面,用车身加车上的砂石去堵口子。

    来到最后一个S湾,李文越正站在三角大坝上,看着脚底下翻腾的滚滚洪流,说道:“这次洪水比98年大多了。”

    雨势渐小,吕冬摘掉雨衣帽子:“要是98年的河堤,这时候已经垮了。”

    李文越说道:“终究是我们经济条件好了,有钱有设备对抗灾害!”

    吕冬笑起来:“未来只会越来越好!”

    2019年的利奇马,带来了严重的自然灾害,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50亿,但吕家村有惊无险,安然度过。

    吕家村的奇迹,还在继续,市面上渐渐有了南华西北吕家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