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翼赤火

175 来不及拆了所以就两章半五千字合一吧

    [章头连载·大新闻27·『……』]

    [伟大航路,香波地群岛。鹰眼一刀斩飞数十个海贼,黑刀“夜”横斩,将一份飘落的报纸挑到手里,纸张分毫未损……]——

    露丝卡依那岛。

    转眼,已经入秋。

    深邃的丛林中,有猛兽的吼叫。

    嗖,嗖。

    一道娇小的黑影,在林中穿梭。

    快十一岁的罗宾样子看上去没有多少变化,只是与三年前相比,头发短了些,个头高了些,脸色红润了些,神态从容了些。

    “吼~!”

    一只猪头熊身的猛兽扑来,爪子锋利。

    罗宾仿佛脑后长眼,直接轻轻一跃,前方树梢上开花长出手臂,伸手将她接住,荡送到另一边。

    轰隆……猪头熊身的怪物一爪子将树拦腰抓断,恶狠狠地盯着罗宾,捶打坚实的胸膛,大声咆哮。

    ………………

    春暖花开的时候。

    露丝卡依那岛上一团妖云拔地而起。

    林奇裹了小美人儿罗宾,飞跃无风带的大海,直奔九蛇女儿岛。

    越过阔别许久不见的周边树林,林奇与罗宾飞落到高耸的城墙顶端。

    林奇向城内张望。

    罗宾道:“汉库克她们好像还没有回来。”

    ………………

    鹅毛大雪纷飞,将露丝卡依那岛的树林蒙上一层银色。

    罗宾轻轻一跳,落到高处,树梢一团积雪抖落。

    墨绿的瞳仁左右移动,从身上那套漆黑战甲处借来的见闻色霸气,瞬间将四周围过来的猛兽数量,分辨得一清二楚。

    这倒不是她的熟练度提升了。

    而是林奇锻炼了见闻色,拷贝到『B.I.B』身上,再被罗宾此刻拿来使用。

    一只,两只……总共七只吗?

    四面八方,被猪头熊身怪物吸引而来的野猪、灰熊奔腾而来,吼声连成一片,声势骇人。

    罗宾高高跳起,双臂交叉,念道:“七轮花·武装”

    ………………

    星空月夜,近处有花儿,远处有鸟叫,天边海面波光粼粼。

    那棵刻着「命运,是沉睡的奴隶进击的巨人」的大白萝卜树周边,林奇与罗宾吃得肚皮圆滚滚并排躺在一起,一边闲聊,一边淡定地消化食物……

    ………………

    烈日炎炎,一群猛兽化作黑影扑来。

    它们身上忽然各自长出一条少女的手臂,每一条手臂都握紧拳头,每一只拳头上,都缠绕着武装色霸气,毫不客气地同时击中它们的要害。

    猛兽们惨叫。

    罗宾心念一动,“十四轮花”

    那长在七头野兽身上的七条手臂的手心,再度开花长出新的手臂,仿佛七条喷吐着武装色霸气的长蛇,恶狠狠地咬下。

    ………………

    九蛇城内四季如春,只是今天不大太平。

    似乎城里闯入了什么奇怪的动物,很多女人都发现,自己家里的食物,果酒饮料,布料针线和生活用具之类的东西,无缘无故丢失了一些。

    “啵噜啵噜……”

    与环境融为一体的电话虫,在是一根根白腿之间,若无其事地穿行而过,从容溜走。

    “你好像长高了。”

    九蛇城头,从电话虫城堡里跳出来的林奇坐下,拍拍那一捆布料,“身上的衣服穿着很难受了吧?”

    罗宾揪了揪衣角,本想说,林奇的观察力还真是敏锐……忽然又想到,这段时间里,他的幽灵一直贴身跟在她身边……而据她总结,林奇的幽灵就好像他的一个分身,每次收回后,幽灵经历的一切,都会反馈给林奇本身……也就是说……

    罗宾脸色微红,扭到一旁,过了会儿又转回来,对林奇说:“我不会用针线做衣服……”

    林奇哈哈笑道:“我也不会!”

    很快,坐在城墙边的两人齐齐一叹:汉库克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

    啪!啪!

    秋叶凋落的露丝卡依那岛,一抹黑影踩着空气发出一连串爆响,直冲上天。

    罗宾闭上眼,感受着周身的气流,将见闻色霸气的力量辐散开去,尽量覆盖岛上更多的面积。

    猿猴,野狼,巨虎,野猪……

    鳄鱼,河马……

    一个个光点,勾勒出对应的轮廓,在罗宾的感知中,像是烛火般点亮。

    ………………

    九蛇城,皇宫内。

    蛇姬大人不在,侍女们的工作自然就清闲了许多。

    有一部分,甚至派了出去,到训练场上,一起帮忙训练少女战士们。

    橘色长发的二妹桑达索尼娅与绿色长发的三妹玛丽格鲁德这几个月里训练得格外刻苦。

    卡斯莫斯非常欣慰,暗想,恐怕是汉库克溜上海贼船,却没有带上她们两个的事情,刺激到她们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皇宫里的果酒和水果,这两天总是莫名其妙变少……”一旁的侍女兼女战士抱怨道,“我都说不是我偷吃,厨师长就是不信!太过分了……”

    其他女人们笑道:“是你平时就爱偷吃,才会怪你吧?”

    “哪有啊!”

    而此刻的皇宫厨房里,厨师长女士满头问号地看着又像是遭了贼似的场面。

    瓜果皮满地乱扔……

    酒壶酒瓶东倒西歪,酒液从壶嘴、瓶口一滴一滴坠落……

    厨师长走了一步,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好歹也是女战士,稳住重心后,抬脚看到一粒踩烂的葡萄,一片香蕉皮,还有半块西瓜皮……

    “可惜,到底没有仙丹什么的……”

    藏身在某处的林某剔着牙,表示十分遗憾。

    罗宾咬了一口汁水充足的桃子,侧目。

    ………………

    轰隆……

    魁梧凶悍的野兽倒下,罗宾放下缠绕武装色霸气的脚,也是轻轻出了一口气。

    她毕竟不是战士的性格……

    强行驾驭这样的力量,还是有点紧张的,并没有看上去那样从容。

    看了一眼天色,阴云积聚,似乎又要开始下雪。

    这座岛的气候,一周一个变化;九蛇岛又是另一种局面,四季如春,终年不变。来往于这两座岛之间,真是让人有时分不清时间的流逝。

    差不多该回去了。

    罗宾拖着巨兽尸体的腿离开。

    即使不需要身上的幽灵与林奇之间特殊的感应,只靠借来的见闻色霸气,罗宾也能隐约感知到林奇此刻的位置……不知为何,林奇的见闻色霸气,似乎特别擅长分辨不同的人,或者说不同的生物。

    见闻色感知中的林奇,罗宾直觉那就是林奇,而不是与林奇强弱相似的其他生物。

    “野猪还是野熊,或者老虎,都可以用见闻色霸气明确区分出来……”

    罗宾随手拖着小山坡般的野兽尸体,嗤嗤前行,暗自想道,“不止如此,连那些野兽的大致强弱,也可以有所判断……正是因为林奇的见闻色霸气这样的特性,我才能提前避开岛上那些过于强大的怪兽……”

    心底深处,罗宾似乎想起来,林奇在很早之前,似乎就对“气味”非常敏感……

    那时候她用花花果实易容伪装,林奇明明还没有见闻色霸气,却也能直接看破。他笑称是她身上有一股花香,可罗宾从未在自己身上闻到过……

    这么想着,罗宾来到海边,看到林奇光着膀子,在浪花拍岸的映衬下,练习着拳法。

    罗宾默默看了一会儿。

    与三四年前最初相遇的时候相比,此时的林奇已经是一米八的高个,满身精壮的肌肉,线条分明……

    没有『B.I.B』,林奇纯靠自己在回忆着那些碎片记忆里,有关于那个叫做百合的女人的画面,不知不觉,将这套粗浅的拳法练习了一遍又一遍。

    “是叫八冲拳吧?”

    林奇回过神来,睁开眼回看岸边,罗宾已经将猎来的巨兽清洗干净,点燃火堆,支好架子熟练地开烤。

    林奇走过去,随手撕了一大块肉下来,“是啊!不过就只是个架子,真正的八冲拳,得去花之国一趟才有机会学到。”

    罗宾道:“你好像不是看重这个拳法?”

    林奇道:“也不能这么说吧!虽然说的也没错。”

    罗宾:“……”

    林奇笑道:“拳法不拳法的,以后再说。现在既然身体素质、霸气水平还有的练,那就继续练下去。实力如果不行,跑去花之国就想学人家的拳法,人家要是不给,那不是很尴尬?”

    常人哪怕吃条腿都能吃撑死的野兽,林奇与罗宾一人一半,非常熟练默契地分完。

    二人吃得肚皮鼓起,也不嫌弃对方丑胖,笑谈闲聊之间,身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啪!

    林奇打了个响指。

    罗宾身上的黑色战甲,幻影般剥离而出,投入对面林奇的体内。

    林奇保持着姿势,浑身打了个冷战。

    罗宾见他这副样子,顿时就有点抱歉。如果她着甲战斗的时候,可以更加干脆利落一些,现在的林奇收回他的幽灵时,肯定不会这么难受。

    “带劲……”

    林奇身上呲呲冒着热蒸汽,颤抖握拳抬起,缓缓弹出一个大拇指。

    罗宾:“……”

    “你感觉怎么样?”林奇挺过来后,活动手脚,适应着,顺便问起罗宾的情况。

    罗宾沉吟道:“虽然‘变弱’了,但感觉还是这样的自己,比较自然一些。至于霸气的话……”

    她本以为,这次也会和以前类似,当林奇的幽灵离开,那些神乎其神的力量,也会随之从自己身上消失。

    但这一次似乎不同。

    罗宾感觉到了林奇的存在。

    “……”她呆呆地看着面前的林奇,这是截然不同的一种感受,甚至不同于之前使用『B.I.B』的力量时的情况。

    见闻色霸气?

    林奇微微一笑,体内一团黑色能量涌出,变成漆黑的战甲,站在身侧。

    罗宾看到了,第一次靠自己的眼睛,看到了那个黑色的幽影。

    『B.I.B』道:『你好,妮可.罗宾。』

    罗宾笑了,眨眼道:“你好,k……”

    ………………

    “啊!”

    罗宾惊呼一声,急忙躲开迎面扑来的恶狼。

    差点摔倒的时候,被一只无形的手扶住,很快对方就撤走。

    『B.I.B』像个没有感情的黑色机甲,站在罗宾身边待机。

    一头滴着涎水的恶狼在罗宾面前呜呜低吼,狼视眈眈。

    “……”

    罗宾看看这头狼,扭头看看束手旁观的『B.I.B』,再抬头看看树梢上坐着的林奇……

    林奇手里惦着两个石子,笑道:“霸气这东西呢,在真正的实战里才能最快地掌握并熟练……现在,是该你掌握自己的霸气的时候了,妮可.罗宾同学。”

    谁是你同学……有时候叫妹妹,有时候叫姐……

    罗宾没办法,只能凝神以待,聚精会神地调动见闻色,准备预判面前这头恶狼的下一次攻击。

    “吼~!!”

    恶狼飞扑。

    “呀!”罗宾仓皇躲开。

    ………………

    长夜漫漫,月亮很圆。

    拿出九蛇城里摸来的外伤草药,林奇在掌心涂匀,抹在罗宾手臂的划痕上。

    ………………

    春暖花开,树上也花开。

    开花长出许多只眼睛,遍布在树林各处。

    罗宾忽然睁开眼,往旁边一跳,险而又险地躲开野兽的扑击。

    “成功了……”

    罗宾露出笑容,身后一头巨大野猪的阴影将她笼罩。

    “吼……”野猪低沉狞笑,罗宾抬头,目露惊惶。

    但见一左一右,两道交叉的寒光劈来,罗宾身后的巨大野猪,竟然已经被×形斩开,双目泛白,身躯滑动、错开成四瓣噗通噗通坠落栽倒……

    ………………

    是夜,飘起雪花。

    火堆旁是野猪吃剩下的骨架,林奇与罗宾面对面而坐。

    “天地无极,道法无常,霸气霸气快显现……”

    林奇的手掌在罗宾无语的眼前挥来挥去,扭来扭去……片刻后,四肢肌肉版的罗宾在夜间雪地里打起了粗浅的八冲拳,林奇在旁郁闷道:“不行,催眠术果然还是更偏向于生命归还的技能,只能催眠你调动出肉体潜力,却无法指挥你的身体主动激发出霸气的力量……”

    罗宾很想说,我知道了,能让我停下吗?很累的……

    她握拳,对着雪地猛地一拳砸了下去。

    轰隆!

    雪地被砸出一个小坑。

    林奇与『B.I.B』同时看去,刚才那个力量……罗宾筋疲力尽后,四肢的肌肉消退,她微微喘息,握了握手掌,也不禁露出欣喜的微笑。

    虽然并非喜欢战斗的人,但能够学会一个全新的力量,还是很高兴的。

    “林奇……”

    罗宾一回头,看到林奇的神情,不由地一怔。

    ………………

    “之前你没有掌握霸气,我就没跟你提过……”

    九蛇岛。罗宾跟着林奇,走在这已经再熟悉不过的树林间,一旁跟着那仿若幽灵的黑色战甲。这种感觉很新奇,罗宾还是第一次有这种视角的体验。明明从事实上来讲,林奇的幽灵一直就在他们两个身边直到今天,可在罗宾的记忆里的大多数场景中,并没有这个黑色战甲的具体形象。自从入门了见闻色霸气后,整个世界都好像换了个样貌,呈现在眼前。

    林奇来到高耸的九蛇城墙脚下,隔着巨大的城墙,他的见闻色也能感知到城内那些亚马逊女战士们的气息。

    “我担心是我自己的误判,现在既然你也掌握了见闻色霸气和武装色霸气……”林奇伸手轻轻按在城墙粗粝的石面上,语气古怪地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罗宾,你觉得,真的存在‘见闻色霸气’吗?”

    罗宾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眨了眨眼,“什么?”

    “我是在问,我,还有你,我们的体内,真的有‘见闻色霸气’这种东西吗?”林奇回过头,张开双臂,握住左拳,疑惑道,“武装色霸气,”握住右拳,“见闻色霸气,我们的体内,是有这样两种泾渭分明的东西吗?还是说,其实我们都是被这两种霸气的名字误导了,以为我们体内被叫做霸气的能量,一部分归武装色,一部分归见闻色……是这样吗?”

    罗宾还是很愿意探讨问题的,她皱眉思索,回味着自己使用两种霸气的感受。

    她自身的霸气还很弱小,很不熟练,但她曾长时间使用过『B.I.B』的两种霸气……

    “我相信事物的本质,既简洁,又统一。”林奇的双拳握住,缠绕的霸气迅速将拳头染上一层黑色,“我和你一样,最初入门的是见闻色……但我之后回想的时候意识到,当我只会见闻色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哪怕一次调动过我自身体内的能量。所谓的见闻色,与其说是一种霸气,不如说是一种技巧。”

    “技巧?”罗宾眨眨眼。

    林奇道:“武装色,见闻色,不是霸气,而是霸气的两种运用技巧。”

    他并指成剑,漆黑的手指,在城墙上按下,按出一个窟窿。

    “武装色,是真正调用体内名为霸气的能量,并强化自身的技巧。”

    林奇隔着城墙,感知着九蛇城内那无数的“光点”。

    “而见闻色……就是感知外在‘霸气’,感知外在‘气息’的技巧……以前我就很奇怪,我明明什么都没有释放出去,却能在刹那间,感知到数十米外,上百米外的动物的气息……如果是我将某种叫做见闻色霸气的力量释放出去,探知,再收回,分析的话,根本就来不及。但如果见闻色只是建立在霸气基础上的技巧,一种观测气息波动,收集外界信息的技巧的话……”

    这似乎也能解释,为什么空岛上那么多人可以使用见闻色,却没有一个入门武装色。

    因为在他们的概念里,根本没有所谓的霸气。他们的感知能力,被他们称作“心网”,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种感知外物的神通,毕竟他们本身并没有实质的变化……

    罗宾消化了一下林奇这番言论。

    她沉吟道:“按照你的说法,那么如果也将霸王色视作一种霸气的运用技巧的话……”

    “她们回来了。”

    林奇忽然指了指九蛇城大门的方向。

    两条巨蛇拖动的红色楼船,飘扬着九蛇海贼团的旗帜,经过大半年航海后,终于回到无风带的女儿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