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翼赤火

681 你该不会是那个Mr.2假扮的吧?

    [章头连载·红心海贼团38·『潜水艇做好了!』]

    [又是两年后。发明家沃尔夫兴奋无比地大喊一声。背景里,是和小草在打闹的白熊,以及戴着一顶斑纹软帽,坐在木墩儿上,不断转动手指的特拉法尔加.罗,在他四周的空气里,小草发射的火箭、子弹、枪弹之类的东西飞来飞去,在巨大的球形空间内来回转移、不断闪现……]——

    『B.I.B』和罗宾跟着山治找到其他人的时候……

    路飞早已筋疲力尽,满身伤痕地躺在宫殿的地砖上呼呼大睡,被不断替乔巴拿药箱、递绷带、端热水的娜美不小心踩过,也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罗宾姐!”娜美惊喜地看向推门而入的两人。

    山治献殷勤地扭动身体闪过去,“娜美小姐这种事还是我为你效劳吧”

    “谢谢。”娜美擦擦额头的细汗,几下快步走来,低头一把抱住罗宾。

    娜美实际上也受伤不轻,好在和那些巴洛克的人战斗时,乔巴分担了很大压力。驯鹿当时大发神威,发到支撑不住的时候,直接掏出一种叫做“仙豆”的特殊药丸吃下,顿时实力暴增……当然,结果就是半小时后,它直接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萎靡。躺在黄金飞毯休息了好久,才勉强恢复了给同伴做治疗的体力。

    “怎么了?”罗宾反抱住娜美,察觉女孩的情绪不对。

    “罗宾姐……”娜美在她耳边闷声说,“我要是像你那样厉害就好了……”

    看到乔巴为了保护自己,不惜吃下特殊药丸,当场暴走跟敌人拼命的样子……娜美想起来心里就很难受。

    “……”罗宾轻轻拍着娜美的后背,看着山治帮助乔巴治疗其他几个人。乌索普满身渗血的绷带躺着,看不清他的表情,也不知道是醒着还是昏迷;路飞在被乔巴和山治各种折腾的过程中,也始终呼呼沉睡,一点没有自己动弹的意思,浑身如橡皮泥一样任他们摆布;而索隆靠坐在墙边,满身的绷带也染着血,即使闭目休息,也始终抱着他那三把刀子。

    忽然,索隆抬起有一道道斩伤的脸,扭头看向一旁,嘿地一笑,“你就在旁边,对吧?”

    『哦?』

    漆黑的头盔果然在旁边空气里浮现,扭头狭长的双眸泛着微光,凝视着绿藻头剑士,『看来你已经觉醒了霸气……』

    锵,索隆将和道一文字稍微拔出鞘,笑道:“我更喜欢称之为‘斩铁之境’,因为能够感觉到万事万物的呼吸,所以我的刀子也能顺着那些呼吸,将它们斩断不过没错,我想那就是你和罗宾所谓的‘武装色’与‘见闻色’!”他看着刀刃上倒影的自己的笑脸,“不过我还很不熟练,等能够真正掌握的时候,应该才算是完全进入了‘斩铁’的境界吧。”

    那不是废话?入门就学流樱,难度直接拉满啊。『B.I.B』心想,倘若空岛的BOSS艾尼路是交给索隆,这货是不是直接就能彻底觉醒霸气,把心态易崩的艾尼路砍死了?

    很快,『B.I.B』摇摇头。艾尼路那货的恶魔果实水平并不差,初学者的霸气,还真未必能顶得住响雷果实的雷神轰击……

    “这样一来,就只有某个色厨子不会霸气了……”索隆摸着下巴坏笑。

    “嗯?”某个色厨子耳朵一竖,恼火地回头道,“你说什么?白痴绿藻头?!当心老子踹你啊!”

    “怎么,我有说错吗?”

    “就算没有什么武装色或者见闻色,老子靠脚也能踹扁你!”

    “好啊!有种来试试看啊!别以为黄金我就砍不断了!”

    看着这俩人气势汹汹的顶了起来,『B.I.B』觉得有趣。这分明是索隆想提醒山治不要松懈,而山治也分明听明白了索隆的告诫,但这俩人偏偏要互相怼起来,仿佛不怼就不会聊天似的……

    罗宾松开娜美,娜美想起什么,将藏起来的小绿还给罗宾。

    罗宾收下小绿放进包里,问道:“薇薇公主呢?”

    “她和她爸爸,带着那些叛军的几个领头人,”娜美擦擦眼角泪痕,笑道,“一起去海军那边找克洛克达尔了……说是要把一切当面问个明白!”

    『B.I.B』随即打开记忆库,翻了一眼漫画。

    好嘛,漫画里果然也是老沙自爆,对着叛军领袖寇沙承认自己做的阴谋诡计……

    这帮反派可真有意思。

    『B.I.B』哑然。

    估计只要薇薇他们去斯摩格他们那边跟锒铛入狱的沙鳄鱼当面对质,以沙鳄鱼的气量,恐怕还真的会直接承认,没什么输不起的……

    路飞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次日下午才醒过来。

    “我~要~吃~肉~!!!”

    他一醒苏醒,整栋王宫都仿佛响彻着他的大吼声,于是整个宫殿内的厨师们忙碌起来……

    罗宾在旁看着这一切。

    薇薇、娜美、索隆、山治、乔巴、乌索普……还有宫廷的侍女、护卫,那个鹰隼之贝尔,胡狼之加卡,以及作为国王的寇布拉,都陪着苏醒过来疯狂大吃特吃补充体力的路飞说笑,给他讲述他昏迷的这一天一夜里发生的事情,叛军如何如何了,克洛克达尔又如何如何了之类的,虽然路飞只顾着吃,一点也没有听进耳朵里的意思……

    “哈哈,罗宾姐,一起来喝”娜美举着酒杯笑着看过来,看到低头擦拭眼眶的吃惊道,“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罗宾摇头,轻声说,“只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顿了顿,她喃喃道,“真的是太像了……”

    眼前的此情此景,叫她忍不住地想起当年林奇击败海伊娜后,也几乎是同样的情景,一个人吃得西凯阿尔王宫的一大堆厨师们连轴转都忙不过来……

    什么像?像什么?娜美不解地歪头,看着罗宾一个人离开热闹的大餐厅,不禁头冒问号。

    直到晚上众人一起放松地沐浴,娜美也没见到罗宾的身影。

    ……

    〖夜幕低垂〗

    一只几乎与环境融为一体的电话虫卧在宫殿屋顶。

    “……”

    罗宾换了一身衣服,抱着双膝坐在城堡门口,仰头静静凝望着夜空中的繁星。也不知道已经坐了多久,看了多久。

    忽然,她回头看去。

    在明亮的城堡客厅中,空无一物的空气里,一个漆黑的机甲头盔缓缓浮现,仿佛是有一个极高明的绘画家凭空描摹一般,这头盔一点点地向下蔓延,及至颈部后向左,先是漆黑的右肩机甲,而后是满是蓝色火焰纹路的左臂甲,一直到末端的右手,如此,一个漆黑的战甲头盔和一条满是蓝色火焰纹路的臂甲便在空气里成形;可是,『B.I.B』的实体化还未就此停止,漆黑的火焰边沿再度向右肩蔓延,一点一点地像有漆黑的火在烧一样,将一条满是红色火焰纹路的右臂甲,从仿佛不存在的虚空中烧了出来。

    蓬!

    『B.I.B』紧紧一握右拳,彻底凝实。

    空气里,悬浮着一个漆黑的机甲头盔,下面一左一右挂着遍布红蓝火焰纹路的两条机甲手臂……

    罗宾回过头,继续抬头看着夜空,一个一个地数那些星星。

    ……

    当夜,路飞、索隆、娜美、乌索普、山治、薇薇、乔巴、罗宾还有『B.I.B』聚集在专门腾出来给草帽诸人休息的房间内。

    “今晚就要走?”薇薇惊讶地看向娜美。

    娜美道:“没错!”

    “我也认为早点走比较好,”索隆抱着手臂说,“我们终究是海贼,赖着不走也不像样子。”

    山治同意,“也对。而且海军那边的动向也让人有点担心。”

    乌索普道:“还是让路飞决定吧!”

    “好!”路飞一脸严肃地点头,“再吃一遍阿拉巴斯坦的美食就走”

    咣!娜美直接就是一拳,“吃你个头啊!现在就走!”

    “可是……”薇薇张张嘴,有千言万语想说,又不知如何启齿。这时,罗宾朝她走过来,问道:“能单独说点话吗?”

    薇薇一怔,“好。”

    ……

    罗宾带薇薇去了隔壁房间,对她说起奈菲鲁塔丽家族世代守护的那块历史正文石碑上记载的情报,阿拉巴斯坦王室有着守护古代兵器普鲁托去向的职责……

    薇薇静静听着,眼中原本很犹豫的神情,慢慢变得坚定。

    而隔壁……

    『B.I.B』穿墙而入,正好看见路飞对电话虫怒道:“你开什么玩笑?!”

    “……总之我现在就在你们的船上!”电话虫口中传出Mr.2,也就是天鹅人妖冯克雷的那股子公鹅嗓,“为了摆脱那个海军上校鬼槛愁,奴家可是很辛苦哇!那家伙怎么又跑来了!?”

    斯摩格跑去处理梅丽号了?『B.I.B』心中一动,不知道这货会不会将罗宾混在草帽之中的事情揭发出去……

    ……

    薇薇推开门,跟着罗宾走出来。

    看到门口站着的已经整装待发的路飞、娜美等人,薇薇虽然已经下定决心,可眼中还是止不住地浮现热泪。

    到了要分别的时候了……

    “我好想就这样不顾一切地跟你们一起去冒险,当一个自由自在的海贼。”

    薇薇带着自己的宠物快跑鸭卡鲁一起,一直送众人从密道走出王宫,在夜风中蓝色的柔顺长发掠起,她哽咽着不听擦眼泪,“可是……我更爱我的国家!我……作为被这个国家所有人保护着长大的公主,我也有义务履行我作为公主的责任……”

    薇薇望着眼前这几个隔着眼泪显得有些模糊的身影,颤声问道:“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你们还愿意,叫我一声伙伴吗?”

    路飞背着一大包肉,奇怪道:“薇薇,你该不会是那个Mr.2假扮的吧?”

    “……?!”薇薇泪眼朦胧地一怔。

    “如果不是的话,证明看看啊!”路飞嘻嘻一笑,“我们船上一共有几个人?”

    泪珠难以控制地一连串滚落,薇薇一眼眼扫过,笑嘻嘻的路飞、微笑的索隆、点烟的山治、嘿嘿笑的乌索普、两眼泪花的乔巴、怅然微笑的娜美,若即若离旁观的罗宾,还有空气里徘徊的肉眼无法看见的幽灵先生……她彻底绷不住了,哭喊道:“十个!!!”

    “没错!”路飞咧嘴一笑,将双掌交叠递了出去。

    “嘎!!”卡鲁举起双翅,裹住路飞的双掌。薇薇也激动地伸出十指双掌,盖在路飞掌上。

    索隆、山治、乌索普、娜美也有样学样,只有乔巴看着自己的两只鹿蹄不知所措,猛地想起自己还能变成有手指的人形态,立刻变身。“还有我!”

    也就在这时候,众人交叠的一层层手掌顶端,花瓣涌起,长出一条手臂。

    在娜美、路飞他们疑惑的眼神中,手臂竖起一根手指,撇向王宫通道入口处指去,另一边传来走得不远的罗宾的声音,“再不走的话,可就走不了了……”

    路飞等人看过去,顿时看到阿拉巴斯坦王宫的护卫们急急忙忙地追过来,估计还以为他们的公主被拐走了呢!

    “伙计们”

    路飞按住头顶草帽,大笑着飞跃而出,追向前头的罗宾,在夜空下大喊,“快跑啊!!!”

    天微微的亮了,当罗宾等人找到梅丽号的时候,发现甲板的桅杆上,钉着一张纸条。

    「这次就算是还十年前你们的人情。下次我可不会当做没看见。」

    “这是谁留的啊?”乌索普纳闷地揭下字条。

    索隆道:“是那个Mr.2吗?”

    山治道:“也或许是那个海军?”

    “海军?!”乔巴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嘛。”娜美没当回事,“总之,我们尽快起航吧!”

    『B.I.B』飘在后头寻思,人妖冯克雷这是……昨天就被斯摩格那货逮捕了?

    确实,提前好多年就掌握霸气,又有堪称罪恶克星的槛槛果实的斯摩格,想抓一个只是模仿果实的冯克雷,似乎是手拿把攥……说起来,冯克雷在漫画里,本来也是被槛槛果实的日奈给抓入狱的。

    事情的发展变了,又没有完全变。这真是个哲学。

    『B.I.B』暗自思量的时候,回过神来,天已经大亮,咚咚咚咚梅丽号船身一阵震动,被十几根粗大的黑色铁矛刺穿船身,瞬间变得破烂不堪。

    再看后头的海面上,一艘军舰紧追不舍。

    军舰前头,一团烟雾构成身体的粉色长发女海军正在发出正义的呵斥,而路飞和索隆一个摩拳擦掌,一个拔出双刀,嘿嘿笑道:“也是自然系吗?正好试试刚刚掌握的武装色,到底还灵不灵……”

    摇了摇头,『B.I.B』飘飞,回到罗宾的身侧,对这种级别的海军追逐,他们当然都不怎么在意……

    就这样,在“正义”与“邪恶”的追逐战中,“邪恶”暂时占据了上风,嚣张地扬帆而去。

    只是……

    罗宾正在船边吹着海风眺望无边的海面,突然感觉一阵阴影压了下来。

    “喂喂喂,我没有看错吧?!”身后传来乌索普震骇欲绝的惊恐声。

    罗宾抬起头,两眼慢慢在惊讶中睁大。

    一片从天而降的巨大阴影将梅丽号完全盖住,路飞、乌索普、山治、索隆、乔巴、娜美在这阴影里仰着头集体目瞪狗呆……

    『B.I.B』抬起狭长的双眸泛着微光,冷眼看着天空中倒着坠落而来的,体积是梅丽号的数十倍的破旧腐朽的古老海贼船……来自万米之上的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