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武术直播间 不会飞的笔

第一百五十章 沧海老龙吟

    清冷的月光洒下,小小的院子里人影闪动。

    老六和眼镜男轻松翻过了矮墙,进入李长胜所在的院子里。

    老六手里拿着绳子,率先朝眼前的屋子走去,结果靠近门口时,脚下突然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

    他心中一惊,手电筒照向地面,只见脚下踩到了一堆玻璃碎片。

    这些碎片还专门被人涂成了黑色,不会反光。

    从他的脚下一直到前方的房屋门口,被撒满了这样的玻璃碎片。

    “艹!”老六低声骂道。

    “怎么了?”后面的眼镜男也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老六用手电筒指着地面,“你看。”

    眼镜男用手电筒扫了一圈,皱起眉头:“防贼的?”

    “这么偏的地方哪来的贼?而且一个老头能有什么值得被偷的?”老六骂道。

    眼镜男看向前方的大门,突然觉得有些不安:“小心点。”

    “一个糟老头子。”

    老六心中有些不屑,但还是收起绳子,一手拿手电,一手拿枪向前走。

    咔嚓,咔嚓。

    他每走一步都会发出玻璃被踩碎的声音。

    屋内,躺在床上的李长胜睁开了眼睛。

    上了年纪以后,睡眠都很浅,而且他曾经的军旅生涯加上缉毒生涯,练就了他超强的警觉性,所以当第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时,他就醒了。

    没有任何犹豫,李长胜翻身下了床,整个过程十分迅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之后他就听到了屋外传来的对话声,很明显来者不善,但他眼中没有任何恐惧或是担忧。

    没有开灯,李长胜非常熟练地摸到了旁边的墙壁,取下了上面挂着的东西。

    是一把枪,八极大枪!

    从决定为那些牺牲的同事们守墓时,李长胜就做好了随时可能被毒贩报复的心理准备。

    所以他选择独自一人住在这里,就是怕连累养老院里的其余人。

    所以屋外会撒满被处理过的玻璃碎片,那是他每天晚上进屋睡觉前都会做的事。

    所以他屋内会放着一把八极大枪,他每天都会在屋里独自练一会儿枪。

    七年如一日,没有一天懈怠。

    李长胜双手持枪,一脚在前,一脚在后,腰背微微弯曲,长枪扬起,对准前方。

    咔嚓,咔嚓。

    有人来到了房门外。

    砰!房门被一脚踹开!

    老六手电筒的光射向屋内,然后他就看见一道反光,那是金属枪头暗哑的锋芒。

    李长胜站的位置没有正对房门,所以眼睛没有被老六手电筒的强光直接照射到。

    他眯着眼,躬着身子,虽然强光让他没能第一时间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但已经看到了大概的轮廓。

    李长胜没有犹豫,枯萎的皮肤下是一根根如牛筋般坚韧的大筋,此刻仿佛弓弦崩响,巨大的爆发力带动他手中长枪一震,闪电般地刺了出去!

    歘!长枪划破了屋内的黑暗,带着一抹黯淡的银,精准地刺向老六的脖子。

    哪怕暂时没有看清,李长胜也已经凭着千锤百炼的经验和意识,判断出了对方脖子的大致位置。

    老六借着灯光,惊愕地看到了屋内手持长枪的老人;在他的心中,此时屋内应该是一个一脸惊恐的老头仓皇失措地看着自己,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手持长枪在等着自己。

    对方的眼神完全不像一个年过古稀,软弱无力的老头子,而是一个战士,在准备杀敌!

    长枪刺来,老六想抬枪,但太慢了。

    噗呲!长枪刺破了老六的喉咙。

    刷!李长胜干净利落地收回长枪。

    暗红的鲜血飙出,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老六捂着脖子,满脸不可思议,轰然倒地。

    李长胜平静地扫了一眼倒地的老六,看见了对方手里的枪,但他不为所动,眼神冷冽如刀。

    老六突然倒地,后面的眼镜男吓了一大跳,立刻闪到一边,举枪对准房屋大门。

    “老六?”眼镜男喊了一声。

    老六身体在地上动了一下,眼镜男用手电筒照过去,只见地上已经流出一大滩鲜血,而老六正拼命捂着自己的脖子,满脸痛苦,像死鱼一般在地上挣扎了片刻,最终不动了。

    老六死了!

    眼镜男只觉得偏体生寒,不是说屋子里就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吗,老六怎么会死?

    难道屋内有埋伏?自己等人的行踪被发现了?

    眼镜男顿时吓出一身大汗,但是很快又冷静下来。

    不可能是埋伏,如果警方早就知晓自己等人的动向,自己应该已经被包围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老六死了,屋内再无动静,院子里也静悄悄的。

    不是提前有埋伏,难道是屋里那个老头干的?

    眼镜男有些难以置信,他想了想,拿出手机,一边警惕地看着屋子的方向,一边给四哥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搞定没有?”四哥的声音传来。

    “四哥。”眼镜男看了一眼地上已经咽气的老六,“老六死了。”

    “你说什么?!”

    “我……”

    眼镜男正要说话,电话那头突然传来闷响,然后是接连的枪声。

    四哥那边也出事了?!

    眼镜男惊骇不已,然后就听见四哥在那边喊道。

    “把老头带去别的地方!”

    说完,电话挂断。

    眼镜男脸色阴晴不定,今晚接二连三地出现意外,强烈的不安让他心中生出了退意。

    但是他摸不准四哥那边的情况,万一最后没事,自己又没按照四哥的意思做,后果是什么他很清楚。

    他本就是通缉犯,愿意跟着四哥就是想跟着对方一起出境,他没钱,在国外也没人脉,只能指望四哥。

    四哥的威慑力加上生存的压力,让眼镜男打算拼一把。

    “就算最后四哥那边真的出事了,自己手上多一个人质也多一分生机。”

    想到此,眼镜男一咬牙,一步一步靠近前面的屋子。

    刚才没有枪响,说明对方没有枪,应该用的什么利器。对方以前是警察,真的有枪不可能不用。

    有了这样的判断,眼镜男没有急着冲进去,而是通过被踢开的房门用手电筒照着屋内,一点一点转动角度,强光慢慢扫过屋内,让他看清了屋内的情况。

    他看到了一把枪头染血的长枪,地上的影子在光线的照射下被拉得很长。

    这让眼镜男心中生出一种荒谬感:“对方竟然用这个杀死了老六?”

    眼镜男心中凛然,这个角度他还看不到持枪的人,于是继续朝左边走,光线朝右边扫去。

    长枪也在跟着动,向后缩,显然持枪的人在后退。

    眼镜男猛得向左跨步,强光扫过,手中的枪指了过去,但是对方也很机敏,退得很快,始终没有露出身影。

    眼镜男不甘心,来回调整角度,但对方站的位置对他来说是个死角,不管他在外面怎么照射,都看不到人,只能看到枪。

    “妈的!”眼镜男暗骂了一句。

    “老东西还挺难缠!”

    他向前走了几步,踩着一地的碎玻璃,跨过老六的尸体来到房门前,站在房门左边,用手电筒照射着屋内,通过长枪已经能大致确定对方的站位,只要自己跨进房门一步,就能看见对方!

    眼镜男朝那个方向开了一枪。

    砰!

    “老东西,放下武器,出来!”眼镜朝屋里喊道。

    寂静无声,对方手中的长枪没有一丝颤动。

    “我不想杀你,出来你能活,要是我进去,子弹可不长眼!”

    “……”

    还是没有回应。

    眼镜男恼怒不已,对方的位置差不多在墙角,根据长枪的长度,要刺到自己,至少也要向前走几步。

    自己手里拿的是现代武器,对方手里拿了一把破木枪,而且还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这如果都不敢上,以后自己干脆就别在道上混了!

    眼镜男心中发狠,他能成为通缉犯,敢跟着四哥来做这一票,自然不是什么善茬,他还就不信了:对方手里的枪还能快过自己的枪?

    刷!光线猛得闪烁了一下,却是眼镜男突然将手中的手电筒对着墙角的方向扔了进去。

    然后他猛得弯腰冲了进去,迈出两步,整个人蹲在地上,同时用枪指向墙角!

    屋内,当手电筒被扔进来时,突然的强光划过李长胜的双眼,让他忍不住闭上眼睛。

    不过他心中非常镇定,闭上双眼的同时就屏住呼吸用耳朵听前面的动静。

    急促的脚步声,人进来了!

    崩!崩!

    李长胜双腿大筋犹如弓弦拉响,猛得向右一个跨步,带动他的身体闪到右边。

    砰!砰!

    眼镜男打向墙角的两枪落空,手电筒此时才刚刚落地。

    晃动的灯光让屋内明暗交替,月光通过房门洒了进来,拉出了一道高大的人影。

    蹲在地上的眼镜男瞳孔微缩,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李长胜,他立刻转动手臂,枪口指了过去。

    李长胜此时也睁开眼,借着门外的月光看清了眼镜男的位置,他暴呵一声,浑身筋骨炸响,跨步前冲!

    纵然年迈,长枪依然如龙!

    从军十二年,从警三十五年,自幼习武。

    白天吴理在采访的时候问他,一个人留在这儿,就不担心?

    李长胜当时说,自己一把年纪了,有什么好怕的?

    其实他当时还有一句话没说:

    “老夫今年七十有四,尚能杀人!”

    夜色如海潮般包裹着他,他挥动长枪,撕破空气,发出阵阵枪鸣。

    沧海老龙吟。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