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武术直播间 不会飞的笔

第五百三十一章 白布

    当东京搏远武馆外聚集的人数越来越多,岛国武术界已经没办法再保持沉默了。

    极真空手道联盟、柔术协会、大东流合气道、松涛馆等五家岛国顶级武术组织迅速召开了一次会议。

    会上,几十名成名已久的岛国武术界高手齐聚一堂。

    “神野君没到吗?”

    牧田公雄扫视了一圈,皱眉问道。

    在场众人相互看了看,有人开口道:“神野君说是修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在闭关。”

    “哼!”牧田公雄不满地冷哼一声。

    他询问的人是神野健,神野流合气道的创始人,被誉为岛国武术界实战最强的几人之一,当初搏击世界杯,神野健就是岛国队的队长,结果在比赛中输给了吴理。

    从那以后,神野健就经常闭关,很少见人了。

    牧田公雄不满的原因很简单,今天这件事关乎整个岛国武术界,乃至岛国的面子,神野健作为目前岛国最强的武术家之一,竟然不来参会!

    “大家都说说吧,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作为极真空手道联盟的名誉主席,又是和中木野夫同辈的武人,牧田公雄还是有资格主持这场会议的,所以率先发问。

    然而在场的名家高手们面对这个问题,却全都陷入了沉默。

    柔道协会会长岩堂贤一叹息一声,说道:“这件事闹成这样,无论如何,我们武术界都必须给予回应。”

    依然沉默。

    其实道理大家都懂,所谓的回应就是必须有人站出来去挑战吴理,哪怕赢不了,也必须去!

    而赢不了是什么后果,众人也都很清楚,说白了现在开这个会就是找人去送死。

    牧田公雄脸色越发难看,他深吸一口气,直接站起身。

    “既然如此,那就由我先去挑战吴理!”

    众人齐齐看向牧田公雄,对方今年已经七十四岁了,比中木野夫还大一岁,如果岛国武术界最后真的让他去和吴理打,那比没人敢和吴理打还要丢人。

    “哎。”

    有人轻叹一声,站起身看着牧田公雄:“前辈,还请坐下吧。”

    牧田公雄看见此人,神色缓和许多,眼神也有些复杂,“原沢君”

    此人名为原沢元纪,是松涛流空手道的强者,也是松涛馆目前最能打的人,神野健之所以不能被称为岛国武术界实战最强,就是因为还有他在。

    今天在场的众人几乎代表了岛国武术界最强的那一小撮人,而在神野健没来的情况下,原沢元纪堪称在场最强了,他既然主动站起来了,牧田公雄自然也就不必去送死了。

    “原沢”

    “老师”

    松涛馆到场的一干人看着站起来的原沢元纪,一阵骚动。

    原沢元纪之于松涛馆,就像李三之于致远堂,甚至更加重要,这些人当然不想看到原沢元纪去送死。

    “无须多说。”

    原沢元纪转身对身后的众人说道,“这件事关乎帝国的荣誉!关乎武士精神!关乎我们岛国武术的颜面!我能代表松涛馆出战,是我的荣幸!”

    “嗨!”

    松涛馆众人齐齐弯腰,向原沢元纪致敬

    东京都。

    下午6点,残阳如血。

    一封帖子被送入了搏远武馆,很快,武馆大门打开,引起了外面众人的骚动。

    穿着松涛馆武术服的众人沉默地在人群中行走,为原沢元纪分开一条道路,而围在外面的岛国年轻人们见状哪里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一边主动让路,一边欢呼,鼓掌。

    “是松涛馆的人!”

    “太好了,我就知道帝国的武士不会畏惧!”

    “松涛馆不愧是空手道诸多流派之首!”

    “是谁进去挑战那个支那人?”

    “不知道啊。”

    “无论是谁,帝国必胜!”

    围在外面的岛国年轻人议论纷纷,他们大多都是学过几天武术的人,不过最多了解搏击,却并非武术界的人,所以不认识什么原沢元纪,也几乎没听过这个名字,不过松涛馆的招牌他们是知道的,此时见松涛馆率先派人来发起挑战,众人不由得信心大增。

    在巨大的欢呼声和掌声中,原沢元纪一行人进入武馆,武馆大门再次关闭。

    过了大概五分钟,武馆大门再次打开。

    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松涛馆的人一脸悲痛地抬着一个担架出来了,担架上被盖了一块白布,看样子人似乎已经死了。

    轰!!!

    人群见状一下就炸开了,沸反盈天。

    松涛馆在岛国武术界的地位,相当于华国的少林寺,在这样的情况进去挑战吴理的,必然是松涛馆的第一高手,结果五分钟不到就出来了,而且人直接死了?!

    众人情绪激动,巨大的喧哗声和怒骂声透过墙壁传到了武馆内,让武馆内的众人全都神情不安。

    而刚刚轻描淡写地打倒松涛馆第一高手的吴理则淡定坐在大堂中,闭目养神,等待下一个挑战者。

    他知道,到了这个地步,挑战者不可能只有一个。

    晚上8点,夜幕降临。

    夜幕下的东京车水马龙,灯火通明。

    搏远武馆的大门外,堵在这里的人群并没有丝毫减少,反而有越来越多的人得到消息后往这里赶,或者是来看热闹的,或者是来抗议示威的。

    8点10分,今天的第二封帖子被送进武馆。

    很快,武馆大门再次打开,一群穿着黑色武士服的人走进武馆。

    “是刚柔流空手道大师,加奈山智夫!”

    有人认出了走在最中间的那人。

    “很厉害吗?”

    “刚柔流空手道曾经有四大天王,其中三个都已经去世了,加奈山智夫大师是最后一个,也是最年轻的一个,如今也已经有五十七岁。”

    “五十七岁!竟然才年龄这么大的人去打?”

    “你懂什么?我教练是大师的徒孙,前不久还亲眼见到大师将许多年轻强者一一打倒!”

    “斯国一!”

    “你嗯?”

    “怎么了?”

    “门,门又开了”

    介绍加奈山智夫的人还没介绍完,武馆大门又一次打开了。

    和之前一样,一群人满脸悲痛地抬着一个单架出来了,单架上同样盖着一块白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