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镶黄旗

第二百一十三章 好演员

    没关系,再小的事儿都难办。

    有关系,再难的事儿也能办成。

    这就是宁卫民回到这个年代后,通过所见所闻,最大的领悟和体会。

    那么好,既然是如此要紧的关键时候,他又不甘心坐视这么香的一锅肉被旁人连锅端走。

    最明智的做法,无疑是要找霍欣再帮帮忙。

    别说,霍欣真有点局气劲儿,听了宁卫民说的事情始末,她也很气愤。

    不假思索,义不容辞,就要给刘阿姨打电话。

    可宁卫民却觉得这样有点不妥当,劝阻道。

    “别别,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得了的。一通电话哪里说得清?我觉得只有当面谈才是最有效的。因为无论书信还是电话,都很难替代当面交流的情感作用。而且这事要谈妥也得有一个过程啊。最好的办法,恐怕还是得由你陪着我一起走一趟了。”

    “好,那现在咱们就去……”

    “你别急啊。我不是说了嘛,刘阿姨今天中午去参加宴会了。而且咱们也不知道人家下午还会有什么安排。何况公家的地方有些话也不大方便说。我是想,咱们能不能今天晚上去刘阿姨家里拜访一下。对了,上次刘阿姨还亲口跟我说过的,让我和你一起去她家玩儿来着……”

    本来前头说得都挺好,可最后这一句,找补得真有点多余。

    因为一听这话,霍欣立刻就叫了声“啊?”神情显得很是意外。

    “刘阿姨什么时候跟你说这样的话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眼瞅着霍欣的脸红了,还很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宁卫民这才意识到,这话好像有点不对味儿啊。

    他连忙解释。

    “哎,你……你可别误会啊。咱们不就是普通的朋友嘛?我也没跟你刘阿姨说什么啊……”

    可有些问题是欲盖弥彰,越解释越坏的。

    低垂了头的霍欣,脚尖一个劲在地上蹭着,就显得相当委屈。

    “我当然不会误会,可我怕刘阿姨误会了……嗯,更怕她回头再跟我妈妈瞎说什么……”

    这下堵得宁卫民没话说了。

    可他那神情简直就像摸到了电门。

    说实话,凭直觉,他相当怀疑霍欣是在他面前演戏,情不自禁的往后缩了一步。

    “你怎么这样的表情?”

    霍大小姐的心分明在痛,那是一种自尊心被伤害后,莫名其妙地痛。

    但这却更让宁卫民心中警惕,火速就做出了划清界限的举动。

    “不是不是,这事儿赖我,赖我考虑不周。你一说,我才觉出不妥来。那既然如此,怎么能让你再帮我办这种事情呢?那不是更让误会加重了么?不行,还是我自己找刘阿姨去谈吧!那什么……你就别管了。把刘阿姨的地址给我就好。”

    “算了吧你!”

    眼瞅着宁卫民就是不上套,霍欣像个看着猎物脱困而逃的猎人,带着怨气恨恨地瞪他一眼。

    “你以为你自己去就能管用啊?甭以为你能说会道。就什么事儿都能办到?”

    “是是是,你说的对。我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说白了,这就是无病乱投医了。成了就成了,不成就拉倒,我试过一次,无论什么结果。也就死心了。”

    宁卫民表面敷衍,心里却说了。

    你当我傻啊,真要顺着你的意思来,那咱俩的关系可就真说不清楚了。

    真要是弄假成真,跟你拴在一起,这事儿得有多荒唐。

    可这样一来,霍欣当然就难过了。

    宁卫民拒人于千里之外,生怕与她沾边的姿态,登时就让她的心中涌出了一阵失落。

    酸酸的,涩涩的,说痛不是痛,不痛还非常难过。

    于是蓦地,眼泪完全是不受控制地,就涌了出来。

    “你放心,我今晚会陪你去的。你也不用多想,我是真心帮你。日后我自然会跟刘阿姨解释清楚,咱们俩没什么。”

    霍欣用手擦拭着脸上的泪,很要强的说着。

    都说眼泪是女人最有力的武器,这话真的没错。

    尤其是像霍欣这样一个相当漂亮的姑娘,大颗大颗的掉眼泪,就更让这种武器威力倍增。

    于是这下好,宁卫民心里反而不好受了。

    他毕竟不是石头人,也不是厚颜无耻的无赖,他还是挺把“男人”这俩字儿当回事的。

    要是论理儿,这事儿是他求霍欣帮忙。

    结果他还把人家姑娘弄得这么委屈,这么伤心,怎么琢磨都觉着自己有点不地道啊。

    这样一来,无论脸上和心里全都过不去了

    “别别别!你别哭啊。就跟我欺负你了似的。我也没别的意思,不就怕这事儿越弄越乱,给你添麻烦嘛。”

    跟着他灵机一动。

    “要不这样吧,我请你吃饭吧。就当对你表示感谢了,也算是赔罪了。”

    没想到霍欣却继续抹着眼泪,丝毫不为所动,反而给了他更难以下台的一句。w.

    “按老话讲,三天为请,两天是叫,你这算什么啊?完全是现提搂,也太没诚意了。”

    嘿,没想到这丫头还懂老理儿。

    宁卫民这下就更理亏了。

    顶着脑门渗出来的汗珠子,他不得不开始借助许愿打马虎眼。

    “好好好,今天的不算,改天再单请你一次。怎么样?一共请两顿好不好?还有,你要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也可以提出来,我送你。这总行了吧?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不是个小气的人……”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啊。”

    完全想不到,霍欣居然痛痛快快的一口答应下来,速度比电报都快。

    甚至几乎是一眨眼,这丫头就从泪眼朦胧变成容光焕发了。

    这实在是令宁卫民叹为观止的能力。

    他真心想不出,这两极分化的情绪得以迅速转化,霍欣究竟是怎么演绎出来的?

    他心说了,难怪都说女人都是天生的好演员呢。

    论心眼儿多,论装模作样,男人永远都比不过女人。

    宁卫民还真没想错。

    有些优势还就是女人天生的,尤其是在细处的算计上。

    与把地址交出,一了百了相比,霍欣其实并不难做出让宁卫民承情,还能增加彼此相处机会的选择。

    她也不傻,懂得感情的这东西恰恰是急不得的,绝不会让宁卫民讨厌自己的。

    那么既然设定的初始目标难以达成,自然懂得退而求其次。

    这个圈子兜得是很大。

    但对于她来说,也只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