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镶黄旗

第二百六十八章 惩罚

    宁卫民没请成客。

    这事儿当然不能这么算了啊,免不了日后还得再行补请。

    可说起来还绝了。

    在蓝岚的身上,宁卫民始终也没能用金钱达成他所期待的那种心理平衡。

    因为蓝岚虽然是孩子心性,爱玩爱笑。

    她爱看电影、看戏,还爱滑冰、逛公园,爱吃冰淇淋雪糕瓜子话梅巧克力等各种小食品。

    而且她还想起一出是一出,说干什么就干什么,毫无计划性可言。

    和她在一起,总让宁卫民有一种被动青春洋溢,疲于应付的无奈。

    可与此同时,蓝岚身上还另有一种固有执着,却又是让宁卫民更为意外,不能不赞赏的。

    那就是蓝岚半点也没有安心花男人钱的想法。

    这姑娘不但讲究有来有往,还大方的要命,少见的爽快。

    俩人吃的喝的玩的,她同样大把地往外掏钱。

    特别是她开工资时,往外掏钱你都抢不过她。

    甚至六月底的时候,宁卫民开玩笑,假装说自己遇到了难处,急需用钱。

    哪怕工资花得差不多了,蓝岚也说不要紧,非要回家去要,说她妈手里有钱。

    这样一个的姑娘,让人怎么评价才合适呢?

    好是真好啊!

    可这丫头却全无半点心机,对人毫不设防,实在太好懵骗了。

    宁卫民觉着自己要是她亲哥,保准儿能为这个妹子愁死,一辈子都得担心她遇人不淑的问题。

    当然,宁卫民也不得不因此怀疑起蓝岚的家庭环境来。

    因为普通老百姓家庭里,是不会长出这样不知世事艰难,花钱这么不在乎的姑娘来的。

    果不其然,一问蓝岚就说了,她对此并无意隐瞒。

    她告诉宁卫民,自己的父母其实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父亲是搞古建营造学的教授,母亲在区里文保局工作。

    因此她的父亲也兼任文保局的古建顾问,曾经负责过不少次天坛、前门等处的修复工程。

    而且她居然还真有个哥哥,就在区服务局上班。

    至于这丫头这样的家庭背景,为什么会在废品站上班,全是跟家里赌气所致。

    蓝岚声称自己不是念书的料,可父母非逼着她考大学。

    不许她看电视,不许她出去玩,天天放学就得回家念书,把她逼得简直要疯掉。

    于是毕业时高考差三分落了榜,她就死活也不愿意再考了,非要去上班不可。

    她要自由,要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

    自然无需多言,她的选择,把父母气了个半死。

    她的固执也是九头牛也拉不回的。

    爹妈说她没文化只能捡破烂,她说捡破烂就捡破烂。

    就这样,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她。

    父母一怒之下,还真就把她弄来废品站上班了。

    可不幸的是,她自己现在也有点后悔了。

    原本她觉着上班比上学有意思,就没人管了,就想干什么干什么了。

    但很快就发现,其实这个班儿上着更没意思。

    天天跟废铜烂铁,费旧报纸杂志打交道,脏乎乎的,能有什么意思啊?

    说出去也不体面。

    还多亏父母托了人照顾她,废品站的站长对她像自己闺女一样,从不让她干力气活。

    否则,她在废品站连一礼拜都待不住。

    而单位的同事们,除了一帮岁数挺大的人,就是返城回来的知青。

    像她这样的应届高中生只有她一个。

    生活年龄差距过大,生活经历也天差地别。

    别人天天聊得是怎么居家过日子,研究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讨论的是怎么省钱,怎么照顾家里老的小的,怎么打家具刷房子,怎么用劳保手套织线衣。

    谁都把她当成孩子,她根本没有人可以当成朋友一样平等聊天的。

    但让她更没想到的是,就连她原本生活里的人际圈子也脱轨了。

    她同样成了游离于其他人之外的个体。

    不为别的,就因为她是“育才”的学生,上的是区重点。

    班里那些同学可没她这么悠闲,也没她这么潇洒和想得开。

    除了考上大学的,其他人都在继续备考。

    她找原先的好朋友去看电影,去公园,没一个人理会她,都是推脱。

    那些同学的家长们也个个防贼似的防着她,生怕她影了自己孩子的学业……

    当时说到这儿的时候,蓝岚已经委屈得不行了。

    不但嘴撅起来了,连说话声儿都哽咽了。

    但宁卫民却不由自主哈哈大笑起来,一点同情的意思都没有。

    “我听明白了,你这属于自讨苦吃啊。你不听老人言,现在觉得进退两难了,又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的错误是不是?你要听我的劝,就好好跟你父母谈谈,还是早点改邪归正的好……”

    这话立刻让蓝岚吃惊的睁大了眼睛,随后则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你……你也劝我听他们的?我还以为你会支持我呢。”

    “你看你,活得多么自由,多么快乐,多么自我……”

    “我真是不明白,难道我唯一的出路,就是去念书考大学吗?”

    “即使考上了,又有什么意思?今后像我爸我妈那样过日子,也活着太累了。太枯燥,太乏味了。”

    没想到宁卫民却摇摇头,完全不认可她的痛苦。

    “你这话我可不赞成。人这辈子活着,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这样的,没有纯粹的好,也没有纯粹的不好。只能是衡量,去做个人所认为的最优选择。”

    “可做选择,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需要见识,需要眼界,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甚至需要经济基础,家庭支持,才能真正去实施你的选择。”

    “就拿你来说吧,正因为对社会了解不够,才做了错误的选择。可即使这个选择,能够实施,也是靠你的家庭帮忙。你应该知道,现在多少人待业。别人求而不得的东西,你轻易就到手了。还这就是你的家庭给你的助力。”

    “说实话,你的人生起点够高的了。你犯错,还有你的家庭给你兜着,你生在这个家里,才会有机会重新做选择,这都是别人可望不可及的幸运。你应该珍惜才对。”

    “你千万别和我比,我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从来都不容易,从来也没有你这样多的选择余地。你不会知道我为了生存,干过多少违心的事儿,多么艰难的事儿。”

    “你只看见我笑了,却辨识不出我的笑或许是假的,笑里又隐藏着多少苦。你羡慕我自由、自我,我还羡慕你有爹妈管着,父母关心……”

    宁卫民的话,瞬间就让蓝岚安静了,她自己也不能不承认。

    “其实我知道,自己比起许多人已经够幸运的了。这么不知足,好像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倍儿矫情……”

    但孩子终究是孩子。很快,不服气和不甘心,便又浮现了出来。

    “可追求幸福是人的本能啊,难道不是吗?难道我想要更好的生活有错吗?我也没那么不切实际啊。只不过希望我自己的生活能再多一点诗意浪漫和自己做主的权利……”

    宁卫民对此仍旧置之一笑。

    “这没问题。你这么想很正常。可你不能太心急了,人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儿,需要步步为营,不能拔苗助长。”

    “人生可是个大问题,世上无数的学者、智者、哲学家都搞不清楚这个问题。你凭什么认为你现在就能搞懂?甚至比你的父母还懂?”

    “你觉得你父母限制你是为什么?就单纯为了让你按他们的意愿活吗?那他们也太累了。难道他们愿意这样管你一辈子不成?”

    “其实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他们为了保护你的未来,采取的必要措施而已。因为你上了大学,就能看到更广阔的世界。才有可能知道自己真心想要什么。”

    “你的父母只是不想让你的梦想受到限制而已,他们希望你能拥有更多的选择权利和保证自己未来的能力。”

    这些话可是彻底把蓝岚触动了,她完全就没有想过这些。

    “可是……可是……”

    宁卫民再次打断她,后面的话继续突破她的认知。

    “没有什么可是。人活着总有一些责任是要付的。就像你的父母要为你前程负责,你也有义务让父母对你放心。”

    “我告诉你,自由确实是好东西,可这么好的家人更弥足珍贵。等你长大了,你就会发现只有血缘亲人,才是真正全心全意为你考虑的人。你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不知多少人羡慕你的家庭,你的父母。”

    “小丫头,我知道,你明明已经后悔了,就是面子上下不来是吧?跟自己爹妈你还计较这些?我敢说只要你回头,你父母肯定不计前嫌,欣喜若狂。”

    “还有,我真得劝你一句,不要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不要以为你会永远年轻,不要认为今后只有好运陪着你。不要以为你的父母亲人永远会永远替你操心,他们也会老的,他们也会有需要你照顾的一天。”

    “甚至更糟糕的厄运都有可能的。包括亲人去世、车祸残废、身患绝症、寄人篱下、漂泊异乡、遇人不淑……听起来很吓人是吗?但都是真的,这就是生活。”

    “我不否认,为了考大学念书是相当枯燥的。可和这些我说的情况比起来,是不是就不算什么了?”

    “听我的,再好好玩儿俩月,等到开学你就重新回去念书吧。到时候别忘了,用你的工资给父母买点东西。他们不但不会再生你的气,还会感到高兴的。”

    “相信我,你的人生里或许只有现在是最能安心的了。好好珍惜你现在的一切吧,别让自己的时间糊里糊涂的浪费掉,错失真正能把握自己命运的机会。”

    蓝岚带着黯然的神色,半晌无语。

    宁卫民的话她连消化都来不及,根本无法反驳。

    最后,也只有为成人世界的沉重和无趣深深的叹气。

    “我真不敢相信,这些话会是你说的。你……你跟我说的这些,简直……简直比我爸我妈还……”

    “比你爸妈还老气横秋,还更像你的长辈?”

    宁卫民轻轻一笑,又恢复了大言不惭,吊儿郎当的德行。

    “那你以后就叫我叔叔吧。怎么样?小侄女儿,叫一声,叔叔就给你买酸奶喝。”

    毫无疑问,这般挑衅,结果自然是蓝岚不为利诱,当场以“呸”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