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镶黄旗

第五百八十二章 泼醋

    从对女儿负责的角度来看,确实不能去责怪蓝教授一家对宁卫民抱有戒心。

    毕竟女怕嫁错郎嘛。

    这个年代虽已经有了离婚一说,但对这种二次选择的机会,可没人稀罕。

    霍欣的父母当然也是一样。

    当他们意外的看到一个像宁卫民这样的陌生小伙子,居然还推着女儿的自行车。

    由此所产生的重视、疑虑、好奇、担心,都是正常的反应。

    若不问个清楚,怎么可能放他走?

    反过来,要是他们顺其自然,不管不问,那才是不正常呢。

    总之,为了成年儿女婚姻的操心,可以说是天下所有父母的通病,是出于关心和爱护的本能。

    身为父母的人总是希望,自己的经验能够帮助儿女选出一个最佳的配偶良伴。

    希望能让年少不经事的儿女,在这事关后半生幸福的重大问题上避免犯错。

    哪怕如今已经不是“父母之命”的年代,父母们也自知这种事吃力不讨好,但仍忍不住要管。

    要不怎么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呢。

    像宁卫民的邻居边大妈,她就很为边建功的姻缘发愁。

    说实话,这一年来,她这个当妈的是真没少为这小儿子的婚事操心,卖力的张罗,可惜统统是无用功。

    她给儿子找的对象合适不合适单说,关键是边建功是吃了秤砣一样,铁了心的不见啊。

    边建功还就认准这个“穆桂英”了,是把这个姑娘一趟趟的往家带。

    而边大妈呢,是怎么看,都看不上眼。

    不为别的,她可是居委会主任啊。

    街道上下来的任务要靠她来贯彻执行。

    扇儿胡同的居民,谁家要闹了矛盾,也一直都靠她来调节。

    她办事不爽利哪儿行啊?

    尤其待人接物方面,是最为精通。

    所以呀,她对这姑娘最反感的地方,就是那二二乎乎、不着调的性情。

    在边大妈的眼里,这“穆桂英”干什么都是咋咋呼呼,没心没肺的样子,甚至好像压根就不懂得人情世故似的。

    打个比方,像上桌吃饭的时候,有一次边大妈见这姑娘不吃肉菜。

    认为她害羞不好意思夹菜,为了尽待客之道,就好心好意主动帮着姑娘夹菜。

    哪知道这丫头居然直接就把碗里的葱爆羊肉,转而都夹给了边建功。

    然后嘿嘿笑着直言不讳。

    “大妈,我可不吃羊肉,我受不了那膻味儿,求求您了,千万别再给我夹菜啦。我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您又不知道……”

    结果弄了边大妈一个大红脸。

    还有一次,是一个大礼拜天下午。

    这“穆桂英”骑车来边家找建功,他们说好了,晚上家里吃完饭一起去看电影。

    可边大妈送他们出门时,却瞅着姑娘的自行车新鲜。

    因为自行车后支架上居然有一只棉鞋。

    当时她就忍不住好奇地开口了。

    “哎,你的车后座上怎么有只鞋啊?这谁放上去的,怪了?”

    那“穆桂英”回头一看,也懵了。

    可没想到的是,仅仅片刻后,她又突然大笑起来,揭露出的答案更是匪夷所思。

    她居然声称是自己白天晾在自行车后架上的鞋。

    出来时因为天黑,粗心大意也没看,骑上了就走。

    结果一直蹬到了边家。

    这不就剩下一只了……

    眼瞅着“穆桂英”站在胡同里一点也不知道难为情的“哈哈哈”。

    还跟强忍着笑的边建功炫耀自己的车技。

    边大妈这叫一个尴尬啊。

    幸亏路灯不亮,天又冷,胡同里没几个熟人。

    否则让熟人看见,知道她儿子交了这么一个“二百五”的女朋友。

    她这张老脸可往哪放啊……

    哪怕是今天这样重要的日子口儿也是一样。

    按说边大妈可是相当讲究吉利的老人,相当看重老令儿,知道除夕夜绝对不该动气。

    可偏偏这个“穆桂英”就是她的心魔。

    与之相处,边大妈怕是永远做不到心平气和的。

    说起来就在刚才,边家母子二人正在厨房里忙和着今天的年夜饭。

    由于边建军和李秀芝还没回来,边建功就得帮着家里忙乎一下凉菜,主要任务,是把他从“北极熊”带回来那些午餐肉啊,鹌鹑蛋罐头给打开。

    而边大妈正在火上炒米,为年夜的大菜米粉肉做准备。

    这年头,京城可没现成的米粉卖,都得自己擀,自己炒。

    谁知这“穆桂英”不好好在屋里看电视,居然主动出来,张罗帮忙来了。

    而一看见她,边大妈的心里头就“咯登”一下,老大的不自在。

    老太太头也不抬,一边使劲用锅铲翻米,一边敷衍地想要打发她回去。

    “那个……小沐啊,厨房太挤了,站不了仨人儿……你甭动,回去看电视啊。你是客人……”要是一般人呢,当然通过察言观色就会明白边大妈的意思了。

    可这位,是的的确确脑子里少了那根弦儿,就根本想不到这一点。

    “穆桂英”哪儿懂委婉为何物啊?

    所以边大妈错就错在,她跟“穆桂英”来客情儿上了。

    结果就因为她手慢了点,米有了糊味儿,飘出来了。

    这“穆桂英”不但没回屋,反而急茬的跑过来了,甩着嗓门大叫。

    “大妈,味儿不对啊!快往里头洒点醋!快呀!”

    就这一嗓子,把边大妈弄得慌了手脚,手里的铲子登时就不利索了,糊味儿自然就更大了。

    “穆桂英”呢,她咋唬还不算,居然还把头探进了厨房,一个劲催边建功。

    “你怎么闲着看热闹啊,快给大妈拿醋啊。”

    这边建功倒是真听她的,立刻扔了手里的家什,抄起了旁边的醋瓶子,揪开瓶盖就要往锅里倒醋。

    好嘛,给边大妈气得啊,恨不能当场用锅铲好好敲打敲打这“杨宗保”。

    她赶紧拦了儿子的手,又转头厌恶的瞪着“穆桂英”。

    心想真是越外行越敢支嘴,有这么管闲事的吗?

    然而“穆桂英”却一点没有觉察出边大妈对她的厌恶,反倒还继续催着倒醋。

    她也绝对是善意的。

    于是“杨宗保”停下的手又动了。

    一泼醋,就这么倒了进去。

    边大妈哪儿能想到会有这出,终于受不了的大叫起来。

    “你怎么胡出主意啊!倒醋可解不了这味儿。那得放酒和辣椒末才行!”

    “还有你,你个混小子,你还真听她的馊主意,给我往里倒啊!给我滚!”

    就这样,边大妈索性连儿子带这“穆桂英”一块往外边撵,全给轰走了。

    哪知道碍了旁人的事儿,造成这么重大的恶果,这“穆桂英”还浑然不觉自己的错处。

    她照旧跟边建功嘻嘻哈哈,没事儿人一样,这简直太可气了!

    一肚子的不满无处发泄,边大妈饭也做不下去了。

    在院里转了两个圈,把围裙摘下啦,一把扔边儿上,就直奔自己老头子那屋。

    这个时候,边大爷正在屋里躺着闭幕听戏呢。

    “门”砰的推开,吓了他一跳。

    一看是自己老伴儿进来了,没容开口问呢,就听边大妈气呼呼地自己吐露上了。

    “成了什么样了?啊,那混球儿的魂儿都被勾走了。竟然这么听她的话!什么混账主意也听?自己没脑子吗?我跟你说,老头子,就咱家建功,绝对是个花喜鹊尾巴长的白眼狼。他只认媳妇不认娘啊。真要娶了这个‘穆桂英’他以后在自己媳妇面前,连个响屁也不敢放。”

    等好不容易弄明白了怎么回事,边大爷倒是不像边大妈这么气不过。

    大概是习惯成自然,他早就适应了,反倒劝老伴别动火气,应该对人家姑娘宽容点。

    “别还别说,这处久了吧。我倒是觉得这姑娘人性不错。我过去嫌她毛躁,咋呼。可脾气直,没那么多弯弯绕,还挺大度。你看,你都给人家多少回脸色看了。我还没见她介意过呢?再说了,人家孩子不也是好意想帮你忙嘛。”

    “嘿,你怎么这么容易就叛变了?好意?好意可是能坏事啊!她帮的全是倒忙!这么大的姑娘家,怎么就没个稳当劲儿,少调失教的。我就看不惯。”

    “看着看着就惯了。你呀,别这么太计较了。东西是会用旧的,孩子是会长大的。给儿子相看对象,还是人的品行最重要。我看这方面,这闺女没大毛病。和咱儿子既然合得来,就由他们去吧。”

    “什么,你就这么将就啦。你也太不负责任啦。真成了这门亲,那她不得欺负死我儿子!这建功也是,现在就这么听她的,以后怎么办?不擎等着受欺负?不行,他们这事儿我绝不答应。”

    眼瞅着,边大妈越来越横眉立目了,怎么劝都劝不住。

    边大爷也不耐烦了。

    “不答应?你儿子乐意,你怎么管?从古至今,棒打鸳鸯就没几个成功的。即便勉强如你心意,你也注定要落一辈子埋怨。今后建功但凡婚姻里有点不痛快,不都成了你的错处?”

    这番话说得边大妈委屈了,老太太不干了。

    “我是为了谁啊?我还不是为了你们老边家?你们都跟我作对啊!合着就我不是好人是不是?”

    说着说着,心里一苦,眼泪都下来了。

    见老伴如此,边大爷也不禁叹了一口气,耐心的又劝慰起来。

    “我知道你是为了儿子好。想给他挑个各方各面都没挑的姑娘。可问题是鞋舒服不舒服,向来只有脚才知道。你当妈的这份心不易,但替儿子着急纯属白着急,你觉得再好,儿子不喜欢也白搭。”

    “我看咱们建功对这个姑娘是认真的,因为这么长时间了,他就从没想过换个人的可能。既然今后也是他自己要跟这个姑娘过日子。那他只要知道自己选的这个人,毛病在哪儿。知道自己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就足够了。”

    “再说了,你也得看看实际情况来衡量啊?你倒是想让你儿子娶个七仙女呢,可现实吗?这种事儿也得双方都对上眼才行。你要求的太高,咱儿子就得打光棍!”

    前面还好,边大妈一直都在认真的听。

    可后这一句,老太太又不乐意了。

    “胡说!我怎么就不切实际了。我儿子比谁差啊?我想让建功找个更好的,怎么就不现实了?论工作,论人品,论模样?我儿子都拿得出手啊?论家庭,咱也不比谁差啊,我如今可是……”

    “行啦,别又拿缝纫社说事啦。打住!”

    眼瞅着边大妈又要嘚瑟一阵,边大爷及时制止。

    “不是我说你啊,你还真膨胀得厉害,缺少点自知之明。你不能总瞅着眼前这点事啊。你得往社会整体上看才行啊。”

    “现在社会什么情况?那就是大男大女太多了,都急着成家呢。哪个不是到了适婚年龄?往大了说,他们老三届的都三十四了,往小的说,也二十六七了。”

    “还有现在学校刚毕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也都在谈恋爱。说白了,等于到处‘窗户纸’,大家全是乱做一团,急得火急火燎,可就是不知道该往哪儿‘捅’。”

    说到这儿,老爷子形象的比喻已经把边大妈给逗乐了。

    可后面的话,却宛如一瓢凉水浇下来,让边大妈不能不重新冷静的看待问题。

    “就你还笑呢?我是说这种情况下能等吗?这不就是手快有,手慢无的事儿嘛。你好好看看,现在那么多搭大棚,打家具的人家。你就没点压力?未婚的一结婚,那没结婚的可就少了选择啦。”

    “咱建功多大了?人家小沐才多大。我说句不好听的,人家姑娘甩了建功,还能跟别人接着谈,几年后结婚也不晚。可建功等得起吗?我还告诉你,你儿子眼下能找着自己喜欢的姑娘就不错了。算是认准了窗户纸的。总算不是瞎捅一气,赶上谁是谁。”

    “其次,这想结婚也不容易,你还得有钱啊。现在社会一年一个样,什么都在变。像今年吧,大街上斯柯达的大面包见不着了,警察的制服也变成绿色的了。咱们不用再啃窝窝头了,政府也不再硬性规定,必须去固定的粮站去买粮了。听说这工业券也要马上取消了,这三转一响早不吃香了。人家现在结婚都讲究新三大件了,彩电、冰箱、洗衣机。甚至还有姑娘要金首饰的。建功相中这姑娘开口提过一次吗?连试探都没有吧?所以这么看,咱儿子还是有点眼力的。”

    “最后,更关键的是房子。如果缺人还能慢慢找,如果缺钱还能慢慢攒。吃的差点,置办的东西简单些,日子都能过下去。可如果缺了房子,可是一点辙都没有的。这姑娘既然和建功一个单位,他们俩人要结婚就是双职工,那单位不是能给房吗?这最要命的问题就解决了呀。你要乱点鸳鸯谱,你能给你儿子找着房子吗?”

    “所以我说啊,毕竟人无完人。你不能看人家姑娘,老把眼光盯着你不喜欢的地方。你儿子可不是隔壁的卫民,身边那么多漂亮姑娘,由着他挑他选。你再看看罗家的广亮,要不是进去过,人家广亮不比建功条件更好?可如今不更单着嘛。还有那晓冉,咱看着长大的黄毛丫头。可是攀高枝跑到外国去了吗?你的心呀,别太高了,要我说,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再加上儿子乐意,足够了。就别再自寻烦恼了……”

    这番话显然是把边大妈触动了,老半天没言语。

    眼瞅着表情明显柔和了,这就是火气下去,老太太息怒的标志。

    然而就在边大爷刚松了了一口气,却不妨被老伴一句话给顶着了。

    “哎,你说这卫民要是咱儿子该多好!样样出色,我可就省心了我……”

    “屁话!说什么呢。你以为那小子就好啊?你要有这么个出色的儿子,天天泡花丛里,还不确定个女朋友。你更得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