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镶黄旗

第六百零五章 动迁

    宁卫民办事永远都是理、利、情三者并举。

    在如何解决工厂腾退房屋一事上,因为他既有法理和政策支持,又拿出了让人心动的东西。

    和景山街道办的魏主任算在大致方向上达成了共识。

    然而这还只是开始。

    接下来在商议该如何迁走普通居民的具体问题上,宁卫民也依然从这三方面出发,说得魏主任心服口服。

    “魏主任,由于房管部门能给提供的安置房屋有限。对于现有占据此处的六十几户住家,想要同时迁走。显然不现实。我觉得原则上,其实咱们可以用分批动迁,给安置房和货币补偿双管齐下的办法。”

    “我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有人实在没房可搬,无处可去的,那当然得为他们提供住房了。我也不可能为了把房要回来,就让大家流离失所啊。”

    “可同时我也认为,有人是能够自己找着住处的,可能条件差一点,或是嫌麻烦,不那么情愿搬走而已。所以为了鼓励他们迁走,我很愿意提供相应的货币补贴。”

    “另外,有关安置房的分配目标,我倾向于让居委会首先找居住面积最困难的人家谈。因为有些人家实在太难了。有的是三代人,或是四五口人挤在一间小房里,不到一两平米的人均面积。这样的人家肯定是最心甘情愿,也最迫切,需要改善居住条件的。”

    “具体搬迁方式,咱们可以按人头算,以户籍人口而定,每口人给五平米。如果房源面积不足以补偿户口上的人口,住户仍然愿意搬走的。那么相差的面积,每平米我补偿住户一百元。”

    “如果有人觉得能够自己找到住处,愿意选择相应的货币补偿。那既可以按人头算,也可以按房屋面积算。按人头算是一个人三百元。按面积算是每平米一百元。这可以让居民根据自身情况自主选择,大家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来。”

    别看宁卫民没干过房地产,也没干过拆迁,可他了解人性啊。

    何况他有这超越了三十年时间的见识,曾经亲眼见证过我国房地产热潮无比繁荣兴盛景象。

    有关动迁的矛盾和五花八门的新鲜事,网络上自然全见识过了。

    尤其对于三十年后政府已经总结得相当成熟的动迁补偿方案,他也有一定程度了解。

    正所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

    有针对性的学个一鳞半爪,拿到这儿来,就管用。

    所以他这番话对于魏主任而言,简直如醍醐灌顶的效果一样,让这位大主任听了是既吃惊又佩服。

    吃惊的是宁卫民的财大气粗,佩服的是宁卫民的运筹帷幄。

    魏主任一下就发现,自己觉得无比头疼的事儿,好像按照宁卫民这办法来,也就没有那么令人为难了。

    而且还得说,人多房少的住户无疑是整个街道最具有安全隐患的家庭,也是最容易发生家庭矛盾纠纷的家庭。

    如果这些人先搬走了,那街道办肯定少了不少工作压力。

    于是他越琢磨眼睛越亮,怎么都觉着宁卫民的主意是太有利于他,太切合实际的好法子。

    而且让他无可否认的是,宁卫民也绝对不是一个黄世仁那样“恶心肠”的债主子。

    据他所知,可还没人肯为了拿回自己的房屋,以个人的名义付出这样的好处。

    国家政策也没有规定宁卫民“必须”得这样付出。

    就这一点而言,谁都得说宁卫民是诚心诚意,做到了仁至义尽了。

    这也就让愈发笃定了宁卫民绝非普通人家的孩子,一定是出自名门,才会如此的大气啊。

    没的说,赶紧麻溜儿的给人家办事吧。

    真伺候好了这样一位爷,弄不好自己的前程还远大起来了呢。

    正是怀揣着这样的小心思,咱们的魏主任就跟吃了蜜蜂屎一样的积极了起来。

    一改最初磨磨唧唧,愁眉苦脸态度,变得眉开眼笑,精力充沛起来。

    刚一送走宁卫民,他很快就把马家花园所在地——魏佳胡同居委会的骨干们招来。

    然后向几位主任大妈传达精神,把做居民思想工作和统计住房面积困难户的任务布置下去了。

    不用说啊,一石掀起千层浪啊。

    原房主拿着房契来讨要私房的消息,让已经住了马家花园将近二十年的的六十二户居民集体震惊!

    大家最直接本能的反应就是慌神和抗拒。

    有人不知如何是好,惶惶然,茫然无措。

    有人直接就黑了脸,闭口不语,摆出了不为所动、横眉冷对的态度。

    还有人说要写信上告,要问问区里,是不是要支持资本主义死灰复燃,让劳动人民流离失所。

    可当大家再一听到宁卫民开出来的条件,又都不一样了。

    因为这一手财大气粗的办法,大出所有人意料。

    不但让所有人瞠目结舌,也确实有着惊人的效果。

    住户们从一味抵触,很快开始转变、分化了。

    不为别的,确实有人家里真挤得跟电视剧《贫嘴张大民》里演得似的。

    因为搬过来二十多年的时间,人口繁衍的威力是很巨大的。

    老少三代、大儿大女、两对夫妻、翁媳、叔嫂同居一室的多着呢,这叫现实使然。

    有个姓李的,甚至俩闺女因为返城没地方住,随便找个人就嫁了。

    一个闺女还嫁到了门头沟,当了矿工的老婆。

    还有一户姓肖的人家,更困难,生的孩子忒多了。

    当初六几年,还没实行计划生育的时候,他们家就已经很够呛了。

    那时候他们家里大儿子相亲,赶上倒数第二个小妹妹刚生下来不久。

    为了怕女方介意,居然在女方母亲来访时,情急把这孩子藏在了炕上搁被卧的躺箱里。

    怕女方家看见家里还有这么点儿的小孩儿,更不乐意了。

    还得亏这孩子乖,没哭,这们亲事最终才成了。

    这都成院儿里的笑话了。

    想想吧,这样的人家对于能搬到一个稍微宽绰的地方是多么的向往?

    每个人都能拥有五平米的空间啊。

    他们只听到这样一个数字就忍不住的激动和渴望。

    就别说住上带暖气,能登高望远的楼房诱惑了。

    哪儿能不渴望搬走呢?

    真有办法找着地儿另住的主儿,当然也为了货币补偿而心动。

    白落一笔钱谁不乐意啊?

    一间房就是再小也能有个十几平米呢。

    那就是一千多块啊。

    家里人多房少的情况同样不吃亏,弄不好能落个两千多块。

    这等于平白落个大彩电啊,一般人谁家买彩电不得靠全家一起努力,攒个两三年的?

    唯独不愿意搬走的是那些对现有住房很满意的主儿。

    他们觉得离单位近,孩子上幼儿园或者上学也方便。

    但这些人也对宁卫民开出来的条件一样眼热。

    不免对一旦错失住楼房和拿现金的后果,患得患失起来。

    所以如果总结一下的话,就是这些人最大的顾虑就是不信任感。

    大家无论动心与否,私下合计的结果就是,总不相信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

    什么人能放出这样的豪言壮语?不是诓骗咱们吧?

    万一咱们搬了,他又做不到怎么办?

    为此,居民们没少跟居委会打听细情,这还真给居委会问着了。

    几个老太太都是听魏主任的话,谁知道宁卫民是什么具体情况啊。

    这么一来可就坏了,居民们的不信任感激增,原本转好的苗头又变得不利了。

    为这个事儿,魏主任只得打电话跟宁卫民诉苦,说希望他在宽限几日。

    宁卫民也没想到魏主任办事能力这么差,这点问题居然解决不了。

    转念一想,其实这样也好,干脆自己出面得了。

    就说,“既然这样,我也不难为您。干脆,您带我去一趟,我亲自把具体情况跟大家正式说一下。或许我露面,可以化解大家的疑心。我也会带房管所的人一起去,只希望您这边搞得场面正式隆重一点,把居民组织得人头全一点,最好还能帮忙找两个民警维护下现场秩序……”

    “这能行吗?不会出什么事儿吧……”魏主任不无担心地问。

    “有民警在,还能出格儿吗?您就放心吧,咱们一切以和谐为出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