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漫威的公主终成王 想静静的顿河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文明的原则(为西穆里德加更)

    漫威的公主终成王正文卷第一百三十九章文明的原则贝拉深呼吸数次,心灵护盾的能力加持到最大,灵能快速运行,把负面情绪再度压制下去。

    为了转移注意力,她低头看后天这个短篇故事。

    这里面确实有纽约公共图书馆的触景生情,也有自己内心一些负面情绪所造成的影响。

    “抱歉,最近事情有些多。这个短篇故事确实是来源于心中的一些想法,不过我更多是借着寒冷来比喻一些人和一些事。”她为之前的失态解释了一句。

    “能不能陪我出去走走?你也知道,我是个老人,我很享受在傍晚散步的乐趣。”老光头没有继续深入世界末日的这个话题。

    贝拉依然没有在自己的心灵侦测中发现对方的存在痕迹,这说明老光头也有类似的防读心、防侦测手段。

    不过这也正常,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心灵异能者,要是不知道防护自己的内心秘密,那才是件怪事。

    “当然可以。”贝拉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背上包,推着查尔斯教授往图书馆外走。

    出了图书馆,她有点懵,老头也不说自己家在哪,她更是不知道,难不成推到纽约警局里去?说我在路上捡到一个孤独老人,你们帮着联系一下他的家人?

    似乎猜到她的心思,老光头微笑着说道:“只是随便走走,其实我很长时间没有出来了那边那条街道,我记得当年还有一家餐馆,味道可好了,现在却变成了高楼大厦”

    就像是一个称职的导游,老光头不时和她讲述一些纽约的过往。

    “奥萝洛和我说起过你的事,你想知道她对你的评价吗?”老光头突然露出小孩子一般的纯粹笑容。

    暴风女对自己的评价?贝拉想了一下:“呃,当然。”

    “奥萝洛说你很聪明,也很勇敢,而我却看到了你的脆弱和彷徨。”

    老头的语调平平常常,不是恭维,也不是谩骂,贝拉点头认可这个评价。

    “你说得没错,我确实很有危机感,也时刻把自己包裹起来,从始至终,一直是这样。”

    她那完全和灵魂融为一体的心灵护盾就是明证,二十四小时开着,防读心,防心控,现在都成本能了。

    这是前身贝拉的习惯性戒备,也是她穿越过来后,种种不安情绪最终形成的某种保护。

    “保护自己,这没什么不好,你不用因此而迟疑,最关键的是行为,是如何界定自己在世界当中的角色。”

    老头突然看向远方,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缓缓驶来:“啊,看来是我的学生来接我了。嗯,和你聊天很愉快,再见,斯旺小姐。”

    贝拉曾经提出让老头用‘贝拉’这个名字来称呼自己,可老头依然固执地叫她‘斯旺小姐’。

    “再见,教授。”

    加长林肯停在两人身前,下来一男一女。

    女的算是个熟人,正是之前提到的暴风女。

    男的贝拉没见过,看起来高高瘦瘦,脸部线条硬朗,带着石英眼镜,应该就是在变种人圈子里很有名的镭射眼。

    “嗨,贝拉。”

    “嗨,奥萝洛。”

    简单打过招呼后,高个男人推着老头上车,暴风女对贝拉招手告别,并绕到左边去开车。

    在加长林肯离开前,查尔斯教授意有所指地问道。

    “斯旺小姐,如果你的短篇故事写完了,可以发邮件给我,让我看看故事的结局吗?”

    “当然可以。”

    “那好,再见。”

    “再见。”

    和查尔斯教授的相遇只是纽约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负面情绪也在有步骤的一点点化解,贝拉没有受到多大影响,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在纽约游玩。

    去图书馆看书,逛街、购物,兴致来了,就继续码字。

    她用了三天时间写完了‘后天’这个短篇故事,润色并修改一遍后,就录入成电子版,发邮件给了查尔斯教授。

    人类并没有毁灭,而是北半球被冰封,幸存者撤到了南半球,也就是如今美国人口中的第三世界国家。

    霸权主义彻底消失,骄傲而狂妄的美国人变成了别国的客人,石油不再是战争的导火索,繁荣的过往也变成了历史。

    书中,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发表了一番讲话,希望所有的幸存者团结起来,继续为了生存,为了文明的延续而奋斗!

    对于故事的结局,查尔斯老头很满意,他不知道这个故事原本的结局就是这样,还以为是自己的劝诫让贝拉转变了某种想法,他认为这个结局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有意义

    “种族间的隔阂其实就是语言,以及更深层次的价值观。要想消除仇恨,在我看来很难靠着一两个人的努力去完成,那需要时间,需要更多的牺牲者,才能一点点去磨合”

    在图书馆里,贝拉和她新认识的一个朋友侃侃而谈。

    这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头发都掉光了,鼻梁上架着一副大眼镜,嘴角挂着谦和的笑容。

    卡尔.以利亚是一位高中的历史老师,他的学生里有很多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在美国混得很惨,偷窃、抢劫、制造各种各样的社会事件,大部分俄罗斯人过来只能混黑帮。

    这位卡尔.以利亚老师就很有耐心地去教那些俄罗斯小孩历史,希望他们在历史中找到自己的出路。

    每当他在图书馆看到自己的学生,就会鼓励对方好好学习。

    这位历史老师最初只是闲聊,贝拉没感受到什么恶意,眼看这位四十多岁还是单身的历史老师也不像是异能者、魔法师,她就随口说了几句。

    没想到,两人的很多观点非常相似,很快他们就聊到最近传播得沸沸扬扬的巴黎贩卖人口事件。

    “不能伤害女人和儿童,我认为即使是黑帮也应该遵守这条最基本的底线。”历史老师以利亚语气里带着那么一丝愤慨。

    作为亲历者,贝拉太有发言权了,她不能说血染长街就是自己干的,不过她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那就是那些人贩子都该死!

    “文明的原则是我们对待罪犯,要仁慈过他们对待受害者,我们不能降格到罪犯的水平”

    历史老师卡尔.以利亚的话非常犀利,让贝拉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