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群史争霸 酒池醉

第三百六十五章 王翦围乐毅

    燕国大军西进,平原之上。

    三十万精锐行进在山道之间。

    连绵十余里,旌旗舒卷,战车滚滚。

    包裹着一层铁皮的战车充当先锋,车辕长近四米,宽近两米,车有双轮,前有四马拉车,车厢顶端有棚以防箭雨,左右两侧各有竖板,前后共有六名战士立于战车之上。

    两人驱马,两人执掌矛,两人持箭。

    以战车为掩体,后方跟随着大量的军队。

    在中州许多国家已经淘汰了战车这种作战方式。

    只有少数国家还在遵循着战车的方式。

    一方面是因为战车的制作难度,另一方面是因为战车逐渐被淘汰。

    战车虽然在战场相当于古代的坦克,能够掩护后方士兵向前冲锋,但实际上在战争之中却已经不太适合节奏。

    毕竟战车虽然强大,但是战车的数量却不多。

    而且因为缺乏灵活性的原因,战车不能适应太复杂的地形,当初流行也是因为中原地区大都为平原,平原就利于战车施展。

    在后来的战争中随着作战的面积扩张,需要的地形也越来越复杂,所以战车逐渐被淘汰。

    尤其是当骑兵流行之后,战车的地位更是逐渐下降。

    【乐毅】【武:)/统:)/政:)/智:)】【天赋①狂澜:乐毅临危受命力挽狂澜之时提升自己3点统率。天赋②集兵:乐毅集合联军势力时根据联军数量提升乐毅统率,每拥有一国之兵提升乐毅1点统率,最高上限6点。】

    乐毅坐在中心的一架战车上,双目紧闭,身下的战车随着前行不断颠簸。

    忽然间,远处传来了号角声。

    乐毅睁开眼睛,沧桑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寒光。

    “全军戒备!”

    乐毅冷声说道。

    战车们迅速向内合围。

    同时外围的战车向内合围,战车在外,士兵躲在内部,形成一个圆环抵御在外。

    沙尘喧嚣,马蹄声越来越近,乐毅站起身,站在马车上的他借着高度看清楚了远处骑兵的数量。

    五万骑兵。

    他在心底默默数道。

    虽然这些骑兵阵型较为分散从而显得数量比实际要多,但他还是判断出了大致的数量。

    既然敌人是绕后偷袭自己,那么数量规模肯定不会太大,否则很容易暴露,而且军粮补给都是大问题。

    五万人已经是极限。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王翦王将军啊。”乐毅大声说道。“能这么辛苦的来偷袭我的人,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你了。”

    王翦手持长枪,身穿金红色虎头战铠,腰间系着一条黑色的腰带,头发用一条红色的绸缎绑起来? 浓郁的剑眉入鬓。

    王翦听见乐毅的话? 嘴角轻轻上扬。

    仿佛没有听见般率领骑兵绕着被围困在平原中的燕国大军奔驰。

    就仿佛一条盯着猎物虎视眈眈的野狼。

    “乐毅这家伙大局观不错,但统兵作战的本事也就一般般。”王翦与身旁的儿子王贲点评乐毅道。

    王贲嘿嘿一笑? 乐毅可是燕国名将。

    父亲有资格点评他? 自己可没有。

    当年齐国吞并宋国,燕国于是联合另外四个国家? 五国共伐齐国,五国联军大败齐国连克齐国七十二城? 乐毅身为此战的主帅名震天下。

    现在的王贲还只是跟随父亲左右的一员小将。

    “要我看? 齐国安平君田单胜过乐毅不止一筹,火牛阵大败联军,收服七十城,一个攻一个守? 最后还是田单占据了上风。”王翦说道。

    王贲看了一眼父亲? 为乐毅辩驳道:“当年也是因为田单使用离间计才让燕国换将,否则若是乐毅和田单正面对决不一定会输。”

    王翦听闻此言哈哈大笑:“天真,难道这不就是田单比乐毅的高明之处吗,如果我是乐毅,定然会与燕王提前打好关系? 同时阐明利弊,就算田单使用离间计也无法得逞? 这才是一名将领应该做到的地方。

    离间计本来就是计谋,战争之中本就可以使用离间计? 身为主将不能提前做好准备防备离间计,这本来就是乐毅的过失? 何必要为自己找借口。”

    还有一句话王翦心底没说? 如果是他在乐毅的位置? 绝对不会被换,他自认为自己做人方面比乐毅要强多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王翦在战国名将里算是结局最好的一人,功高震主还能全身而退,这一点放眼全史也是很罕见的。

    燕国大军依旧在防守。

    秦国骑兵在寻找机会。

    “那父亲认为七国名将何人可称最强?”王贲好奇问道。

    王翦斜了他一眼。

    王贲乖乖闭上嘴。

    王翦淡淡说道:“李牧此人用兵如羚羊挂角,强则强矣,但我要杀他,不费一兵一卒!”

    王贲咧嘴一笑,老头子就喜欢吹牛。

    杀李牧还不用费一兵一卒,你这牛皮吹大了啊。

    李牧好歹也是天下名将,放眼七国也是顶尖的大将,杀他居然不用费一兵一卒。

    想到这里,王贲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不信?”王翦斜了他一眼。

    “我信。”从小被打到大的王贲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廉颇呢?”

    “茅坑里的石头。”王翦说道,“如果你在路上看见一块茅坑里的石头,你会绕开还是踢它一脚?”

    “而且这老头脾气硬,对付他也简单。”王翦淡淡说道。

    王贲心底嘀咕,这些和父亲同档次的名将怎么到了父亲嘴里都这么不堪。

    现在的王翦虽然为秦国名将,却也还未曾到达真正的巅峰时刻。

    “其余人你都不用问了,在我看来唯有孙膑、吴起、孙武、白起四人能入我眼,其余人等,不过尔尔。”

    在王翦看来,战争就应该灵活多变,不拘泥于单纯的行兵作战,什么计谋、战术,只要能取胜通通都可以用。

    这一点上,他最欣赏的就是吴起、孙膑、孙武这种同道中人。

    至于加上白起,则是因为姓白的杀性太重,他觉得背后说他坏话有些不妥实际上在王翦眼中白起也是稍微有些僵硬。

    在为人处世上不太妥当,迟早会得罪秦王,加上杀性太重功高盖主,迟早会落得不好的下场。

    王翦盯着战车里的燕国士兵,忽然笑道:“看我如何破了这龟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