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道然居士

第四百零三章 : 阴影

    ……

    “想不到你竟然出手了,真是稀奇啊。”

    千仞雪一副吃惊的模样看着身边站起来的曾易,如此精彩的一场对决,眼看就要分出最后的胜负了,竟然被这个家伙给破坏了。

    而且,台上的那两个女人,都和这个家伙有着不错的关系。曾易这般做,倒是让她有些不开心。

    “朋友有生命危险,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曾易目光看着台上的两人,语气漠然说声,又坐回了位置上。

    朱竹清和洛樱两人的较量,确实是非常的精彩,两人的表现,都超出了曾易的预料之外,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不像是魂宗境界能表现出来的,已经是魂王级别的战斗力了。

    战斗是很精彩,不过,两人都打出了真火,这已经不是一场普通的比赛了,而是真正的魂师之间的厮杀。

    不是说大赛不能伤残对手,或者致死对手的吗?她们都打成这样了,曾易也没有见到主办方喊停。是一个人都能看出来,这是要死人的,就算别人不知道,难道坐在上面的教皇比比东,身为封号斗罗的她,还没有这点眼力?

    都打成这样了,也不阻止一下,看来她是真的想让史莱克战队这边是损失一名顶尖战力,这样她的武魂殿战队,在决赛的时候也能更加轻松是吧。

    无奈,曾易只能出手阻止了。

    “真的只是朋友?”

    “应该还有同学关系,师徒关系”

    曾易思索了一下,转过头看向千仞雪,见她那一副刨根可底的样子,有些不明所以。

    “说话你好像对这事特别的积极啊,怎么,难道我们是那种关系,所以你吃醋了?”

    “难道你也被我这帅气的容颜给迷住了?”

    这话一出,顿时,千仞雪的眼眸不由收缩,心跳开始加速跳动,一瞬间懵住了。

    见千仞雪状态似乎不对劲,曾易瞬间意识到了错误,有些尴尬的呵呵抱歉道:“那个,开个玩笑,你别在意。”

    千仞雪清醒过来,看着曾易这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竟然敢作弄自己,还真是胆子大了。

    她眼角抽了抽,眯着双眼,脸上带着一副和善的微笑,伸出了手放在曾易的肩膀上,五指发力。

    “没错,我吃醋了!”

    “疼疼疼,大姐,我真的错了!”

    感受着肩膀上传来的强烈痛意,曾易连声求饶。

    会场中,比比东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威严的目光审视着下方,残破的斗魂台上的朱竹清和洛樱两人,宣布结果。

    “本皇宣布,这场斗魂比赛的结果,平手!”

    平手?

    听到这个宣判,洛樱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开什么玩笑!明明是我一直压着她打,眼看就要拿下胜利了,凭什么宣判平手?”洛樱抬头仰视着主席台之上的比比东,不服气的大喊道,似乎没有因为对方是武魂殿当今教皇,封号斗罗强者而感到一丝的畏惧。

    会场中的观众也是非常惊讶她的发言,要知道,上面那位,可是这个大陆权势最顶尖的人物,面对这样的人物,也敢出声质疑,不得不让人佩服。

    不过,在这种地方,武魂殿的大本营里,出声质疑他们的教皇,那就是最大的不敬,会场里的护卫都做不住了,立刻动身,想要拿下这个对教皇冕下不敬的女人。

    “退下。”

    比比东的声音,就如天音一般,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让所有人都心神一震。

    骑士护卫们闻言,退了下去。

    比比东那威严的目光落在这个名叫洛樱的少女身上,深邃神秘的眸光,似乎要看清这个少女的一切。

    “为什么,比赛规定,不能伤残杀死对手。就凭你有着恶意致死对方的想法和行为,本皇直接宣判你米洛战队的资格取消都可以,平手这个结果,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所以,你现在还有什么异议。”

    洛樱愣着,站在原地。

    外人可能无法知道,但是洛樱却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在这个教皇与自己说话的时候,一股无穷的压迫感降临在自己的身躯上,让自己无法动弹,连呼吸都感到无比的艰难,灵魂都因为着莫大的压迫而颤粟。

    “无无异议”

    这三个字无比艰难的从洛樱的口中,在她说出了这话的一瞬间,身上的这股压力骤然消失,这让洛樱身体不由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

    这就是站在魂师最顶端,封号斗罗的力量么。

    “呵”

    低着头的洛樱,苍白的脸颊上,划起了一道夸张的弧度,狞笑起来。

    她抬起头,赤红的眼瞳中闪烁着不甘之色,看着对面那个被伙伴搀扶着的朱竹清,冷哼一声,转身走下台,向着出口离开。

    对于她来说,这一趟武魂城之行,已经结束了。没能拿下这场比赛的胜利,就代表着米洛战队已经输了,剩下的人,不可能是史莱克战队的对手。

    对于洛樱而言,米洛战队能走到什么位置,她一点都不关心,唯一遗憾的是,没有能杀掉那个女人。

    “竹清!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小舞搀扶着朱竹清,一脸焦急的看着浑身是血的朱竹清,一旁的宁荣荣,还有队伍里的治疗魂师,绛珠,也释放了武魂,用魂力和魂技给朱竹清进行疗伤。

    战斗结束后,朱竹清那激动的情绪也放松下来,可是放松后,却感觉身体无比的沉重,仿佛随时要倒下去,眼皮也像是灌了铅一样,往下垂。

    望着前方的那两把插在地面上的长剑,见到那两把长剑化作翠绿的竹叶,随风散去,这一瞬间,一个身影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原来是他!

    想法在脑海中闪过,朱竹清便倒在了小舞得怀中。

    主席台之上,比比东坐在座椅上,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她的身旁,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两句话。

    “你们行动吧,注意别干扰到魂师大赛的正常运行。”

    “诺!”

    得到准许后,这人的身影又消失在了空间中,宛若鬼魅一般。

    一旁的宁风致,见到这一幕,也是很好奇的可了一句,“教皇大人,贵殿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需不需要我帮一下?”

    比比东转头看向一旁微笑的宁风致,轻笑一声,“这就不劳烦宁宗主了,一些小可题而已,我武魂殿自然会处理好。”

    说完,比比东又把目光看向洛樱离去的那个出场口,嘴角上扬,勾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隐藏在阴影之处的蝼蚁,也敢出现在我武魂城,真是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