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道然居士

第五百九十九章:白沉香想要拜师?

    海神山脚下,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影。

    正是曾易与白沉香两人。

    “海神山!这就到了?”

    白沉香站在大地上,抬头望着眼前这座巍峨神圣的高峰,精神有些恍惚。

    从海滩那边到神剑山,怎么说也有百公里的距离,就算是速度类型的魂圣,全力赶路,那也得差不多要两个小时。

    可是从她出现在这里,也不过一分钟的时间。

    这样的速度,真的是太恐怖了,说是空间移动也不为过啊。

    她无法想象,这真的是魂师能够坐到的?

    白沉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展现出这种恐怖的实力,似乎天地都握着手心中,有着改天换地之能。

    太可怕了。

    “易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白沉香像是看着怪物的眼神望着身边的曾易,眼眸中还参杂着一丝崇拜之色。

    她原以为自己的表哥唐三已经够变态了,但是眼前这人,却已经是天花板级别的存在。

    白沉香心中的崇拜对象,也开始从自己表哥唐三,转变为曾易了。

    “易哥,我可不可以拜你为师啊?”

    “啊?拜我为师?”

    曾易被白沉香这个突然的请求的惊到了。

    “嗯嗯,求求易哥你就收下我吧!我会很努力修行的。”

    白沉香点着头,那双灵动的美眸中闪动着渴望的光芒,紧紧盯着曾易。

    白沉香知道,自己的天赋和其他人比起来,差距太大了,跟着他们这么久,自己无论如何努力修行,即使如此,也不过只是突破到了魂王境界,六环魂帝境界现在还遥遥无期。

    可是其他人,都已经是魂圣了,甚至向着魂斗罗境界冲刺。

    明明自己与他们相差不了几岁,可是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能够如此之大?

    跟着他们这么久,白沉香都被打击得有些自卑了。

    即使她在这么努力修行,奔跑,可是却始终无法追上他们的脚步,天赋就是如此,她毫无办法。

    但是,曾易很强,而且他还教导了两个非常强大的弟子。

    也就是言雀和朱竹清。

    白沉香知道,言雀比自己还小一岁,但是却已经是魂圣境界,估计很快就要成为魂斗罗了,天赋估计是团队里最高的一人了。

    让白沉香重新燃起希望的,就是她听说了朱竹清的事迹。

    她听说,朱竹清原来并不是这样的战斗方式,是因为她跟曾易修行的剑道之后,才变得如此之强。

    这是白沉香第一次听到,原来魂师也能够突破自己武魂的限制,变得如此的强大。

    她白沉香出身昊天宗附属四族之一的敏之一族,家族武魂是尖尾雨燕,最擅长的就是速度,在昊天宗里一直充当着监察,传信等角色。

    当然,曾经的四族,现在变成了唐三的唐门中的四堂了。

    而她白沉香也跟家族里的魂师一样,所有的魂技,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速度,还有感知,探测的能力。

    不过因此的代价,就是战斗能力,可以说是一言难尽啊。

    曾易看着白沉香,问道:“为什么想要拜我为师?”

    白沉香抬着头,面对着曾易那审视的眼神,眼眸中流露出了不甘心之色。

    “因为我想改变!”她坚定的说出这句话。

    接着,白沉香与曾易诉说了自己家族的情况。

    “因为家族的原因,还有魂技的限制,就算成为魂王,魂帝,甚至魂圣又能如何?一只小小鸟,脱离了主人就无法生存,只有依附与强者,才能够存活下去。”

    白沉香说着,眼眸中流露出了不甘之色。

    家族的命运束缚着她,就算心有梦想,也无法去追踪,只能沦为别人手中的工具。

    所以她不甘心。

    白沉香也知道,她爷爷让唐三带着她来海神岛,其目的就是马红俊,因为马红俊的武魂是鸟类之王,凤凰!

    自己爷爷想要撮合她与马红俊在一起,这样或许能够为家族诞生出更加强大的血脉。

    所以,一开始白沉香也因为这个一只很反感马红俊。

    不过随着相处时间差了,她倒也不是太讨厌马红俊了,但是她却也不想就这样度过一生。

    哪怕是一只小小鸟,也有着一双可以飞向天空的翅膀。

    所以她不甘心就这样屈服与命运,想到打破来自家族的枷锁,成为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强大魂师。

    曾易听了白沉香的话,内心有些动容,看着白沉香着坚定而又倔强的眼神,他不禁联想到,当初的朱竹清,也不是如此?

    昊天宗的附庸四族,曾易也听宁风致说过,略知一二。

    准确来说,这四族是忠于昊天斗罗,也就是唐三的老爸唐昊。四族奉唐昊为主,唐三自然是他们四族的少主了。

    说实话,敏之一族,可以说是四族中实力最弱的一族了,因为信奉速度这一宗旨,把族内所有魂师的发展道路都限制死了,魂技无一不是增幅速度,感知探测能力,全全为他人服务,充当着唐门的情报机构。

    对于这种家族,有大腿依靠,那能够发挥出非常强的作用。

    但是若无其主,那么就无比的脆弱,完全没有自保能力。

    可以说是非常极端的家族了。

    其实,曾易对于敏之一族如何发展,并不怎么关心,毕竟你愿意去当别人的奴仆,是你自己的事情。

    不过嘛,至少也得给自己家族留一条后路吧?

    曾易无法理解,你老一辈愿意给人当仆人,可是却想让自己后辈一辈子给自己的主子当仆人,为此限制了后辈的发展空间。

    这到底是愚忠呢?还是蠢到极致呢?

    对于白沉香的请求,曾易很纠结。

    并不是他不想帮助这个有梦想的女孩。

    只是,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再去教导一位徒弟。

    而且,白沉香的年纪也超过了最佳修行的时间,就算修行剑道,也很难达到朱竹清和言雀那样的程度。

    曾易摇了摇头,说道:“抱歉,我无法收你为弟子。”

    自己被拒绝了?

    曾易的这句话,就像是晴天霹雳般在白沉香的耳边响起。

    失落的情绪瞬间充斥着她整个内心,非常的难受。

    自己果然无法挥展翅膀,向天空飞翔,只能一辈子困在牢笼中,仰望雄鹰的身姿么

    晶莹的泪珠,悄无声息的从白沉香的眼角滑落。

    看着白沉香哭泣,这对未来绝望的眼神,曾易顿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恶人。

    “唉~”

    曾易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掌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摸,温柔道:“我只是不想收徒而已,但是指导你修行,还是可以的。”

    “真的?”

    听到曾易这句话,白沉香的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之火,抹了一把眼泪,惊喜的看着他。

    曾易点了点头,“嗯,只是修行而已,你就跟着唐三他们,一起接受我的特训吧。”

    “太好了!谢谢你,易哥!不,师父!”

    白沉香听到曾易这话,喜极而泣,激动得双手抱住了曾易。

    看着激动拥抱自己的白沉香,曾易无奈的笑了。

    “还有,我可不是你师父,你可别这么叫我,特别是在他们面前。”

    “哦~,那么我私下这么叫可以吧。”

    白沉香双手松开了曾易,俏皮的笑道。

    “随便你吧,不过,我能教你的修行,也只有在海神岛上这段时间。之后,可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为什么?”

    白沉香不解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曾易的话中,似乎还隐藏着别的意思,就像是生死离别,永不能再相见一样。

    曾易并没有回答,而是转过身,抬头望着这座巍峨的高山,轻声道。

    “小白,你的天赋其实并不差,以二十之龄晋级魂王,在整个魂师界,也是凤毛麟角。

    更何况,你还来到了海神岛,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机遇。

    如果你能一直保持今天的这个不愿意向命运屈服的心态,去修行,将来成就封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曾易的话,白沉香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我真的有成为封号斗罗的潜力吗?”

    曾易微笑着点了点头。

    “当然,你要记住,有时候,并不是天赋就能够决定一切,更加重要的,是一颗不断拼搏,永不服输,永不言弃的内心!天赋只能够决定你的下限,但一个强大的内心,能够无限拔高你的上限!

    谁都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所以你要知道,每一个人都有着无限的可能。”

    说着,曾易望向了广阔无垠的碧蓝天空,淡笑道:“这片天空很大,但是却也很小,只要有心,即使是一只小鸟,也能够冲破天空,见识从所未有的光景!”

    白沉香望着曾易的背影,她看见,曾易向着天空伸出了手,手掌轻轻一握。

    那一刻,她感觉,整个世界都被他握在了手中。

    那一刻,她从未感觉到,这个世界,这片天地,前所未有的渺小。

    而心中埋下的那颗不肯屈服的种子,也正在迅速发芽,快速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