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水鱼老祖

第九十四章 红牛体

    当下的狂放青年,满头红发怒张,双眼泛红,真元沸腾着不断爆发,身上的血液都被沸腾的真元蒸干,化作血红色的蒸汽,不断升腾而起。

    乍一看来,就仿佛他整个人都包裹在红色的气焰中一样,看起来十分令人震撼。

    陈默奇怪了,这怎么越看越像八门遁甲开了死门了,要真是死门,他就得考虑要不要赶紧跑路了,免的误伤。

    伴随着气焰升腾而起,狂放青年的气息也在逐渐增强。

    渐渐的,都已经达到了牛叉一重天的巅峰。

    气息增强的同时,他的脚步也在不断前进。

    张毅超心中惊悚,拼尽全力,增强掌力的输出,想要将狂放青年给压回去。

    然而他的掌力越大,狂放青年的身上的气息反而越强。

    走到第十步的时候,狂放青年忽然仰起头,对天狂笑。

    轰隆!

    他身上的气息陡然爆发出来,冲天而起,直接将客栈的屋顶轰出了一个大洞。

    与此同时,他的境界,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突破到了牛叉二重天!

    “突……突破了!”

    有人惊呼出声。

    陈默也有些惊讶。

    这还是他第二次看到有人在战斗中突破。

    上一个,就是他家孙儿,甄小牛。

    甄小牛是靠着强大的特殊体质斗牛体,可以越战越强,加上所修炼的功法春阳触雪吸纳力量的特性,可以做到在战斗中突破境界。

    没想到这个狂放青年也可以。

    虽然估计不是八门遁甲那么离谱,但是陈默看来,这小子多半也有特殊体质。

    于是他开启了老爷爷明察秋毫。

    果然。

    “姓名,火惊天,性别,男,年龄,二十,修为境界,牛叉二重天。根骨:9,悟性:9,修炼功法:怒火冲天。特殊体质:红牛体。”

    又是一个顶级天才,双九的根骨悟性已经能赶上秦风和李嫣然了,而且不出预料的拥有特殊体质。

    “红牛体?”陈默失笑:“我还乐虎体呢,他一定很能熬夜吧?”

    他查看的同时,这名为火惊天的年轻人,已经开始了反击。

    突破到牛叉二重天的他,实力更是大涨。

    怒吼声中,连续数步上前,整个人浑身上下的气焰汇聚一处,猛然冲向前去,直接将张毅超的掌力冲散。

    张毅超闷哼一声,嘴角渗出鲜血,倒退了数步。

    刚才他已经拼尽了全力,甚至还压榨出了自己的一部分潜力来催动掌力,此刻疾风怒涛掌被破,他顿时就遭到了反冲,自己受了伤。

    然而火惊天可不会这样就放过他,狂笑声中,急速逼近:“哈哈哈,怎么回事?你这就不行了?继续啊!”

    话音一落,他猛然一拳轰出,砸在了张毅超的胸口。

    顿时,一阵咔咔的骨裂声响起,张毅超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贼子该死!”

    就在这时,一声又惊又怒的声音响起,空气中,一名黑衣中年猛然浮现身形,一掌朝着火惊天背后拍去。

    此人浑身上下气息涌动,竟然是牛叉九重天的强者。

    而陈默马上认出来,他就是那个王景涛,也就是之前在飞舟上,随身保护着张毅超的张氏商行的供奉强者。

    显然他之前一直在暗中保护张毅超,此刻看到张毅超被打飞,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陈默一直最烦这种剧情,你说自己挑事了,打不过是自己倒霉,叫家长算个什么事儿?

    因此陈默眉头一皱,就准备出手了。

    然而有人比他出手的更快。

    骤然间,一阵清风拂过,在王景涛和火惊天中间,就多出了一名灰衣青年,长袖一拂,便挡下了王景涛这一掌,正是之前出手,消除余波保护众人的那个灰衣年轻人。

    而火惊天仿佛一点都没有察觉,一拳打飞了张毅超之后,还想要继续往前扑去追击。

    灰衣青年皱了皱眉头,伸手一捞,便抓住了火惊天的后颈。

    原本势若疯牛的火惊天,被他这么轻轻一捉,便停了下来,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行了,他已经输了。”灰衣青年淡淡道:“就不要再继续打了。”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来拦小爷我!”火惊天吼了一声,想要挣脱,但是不管他怎么用力挣扎,脚下的地砖都被他踏成了粉末,也无法从灰衣青年的手中脱离。

    而灰衣青年单手抓着火惊天,站在原地,神色淡然,仿佛只是提着一个小动物一般。

    陈默摸了摸胡子,心想这个逼装的好,早知道应该自己先出手,让自己来装这个逼才好。

    火惊天挣扎了一会,发现根本无法挣脱,这才停了下来,身上的气焰也跟着渐渐消散,原本发红的头发和眼睛也渐渐恢复原样,整个人的气息都颓然了下来,仿佛爆发之后的衰弱。

    “总算是安静下来了么?”灰衣青年淡淡道:“你刚刚靠着体质爆发提升了境界,对经脉伤害不小,在恢复之前,还是不要再过多动用真元了。”

    与此同时,那王景涛低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也敢来阻拦我?你可知道我家少爷是什么人?”

    也就是刚刚灰衣青年轻描淡写的化解了他一掌,才让这王景涛颇为忌惮,要是换了旁人,他早就已经又一掌打上去了。

    “什么人?”

    灰衣青年回过头,冷冷的看着王景涛。

    “我当然知道,你家少爷是什么人。”

    “张氏商行的小少爷,倒是威风的很啊,在这景都,难道便可以横行无忌了?”

    灰衣青年冷哼一声:“这次是你家少爷率先挑衅,我可是看在眼里。”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来指责我家少爷!”

    有了王景涛在身边,张家的那些家丁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一人张口喝道。

    “既然知道我家少爷是张氏商行的公子,还不快快……”

    那家丁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听到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声。

    可怜的家丁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一耳光抽飞,在半空中翻滚了好几圈,方才砸到地上,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昏迷过去。

    然而出手扇这一耳光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他身边的王景涛。

    只见王景涛看着那灰衣青年,浑身发颤,却不是愤怒的颤抖,而是带着一丝……畏惧!

    不错,此刻王景涛脸色苍白,看着灰衣青年的眼神,满是惊讶和畏惧,就仿佛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您……您是……”

    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灰衣青年打断:“我只是来看看而已。”

    王景涛连忙道:“小人明白,原来是您啊,没想到您……您也在此处,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还请见谅。”

    围观众人见状,都是有些莫名其妙。

    同时也有些震惊。

    莫名其妙是因为这王景涛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质问,怎么忽然就畏缩起来。

    而震惊则是因为,这王景涛所说,张毅超竟然是张氏商行的公子。

    只要是景都的,还有谁不知道张氏商行和陆氏商行这两个巨无霸。

    而这王景涛身为张氏商行的人,见到这灰衣青年,却是吓成这样,这灰衣青年到底是什么身份?

    灰衣青年看着瑟瑟发抖的王景涛,淡淡道:“把你家少爷带回去吧。”

    “也顺便告诉你家主人,让他好好管教自家儿子,别给我们景都人丢脸。”

    “若是下次被我撞上,可就不只是受这点教训了。”

    王景涛闻言如蒙大赦,连连点头:“您说的是,小人这就把少爷带回去,您说的话,也一定带到。”

    说着他疾步走上前去,将昏倒在地上失去知觉的张毅超抱起,对着灰衣青年又是一礼:“小人这便告辞了。”

    接着他一扭头,直接飞出了客栈,一转眼就消失不见。

    只留下客栈众人,面面相觑。

    听这灰衣青年的口气,连张氏商行的主人都敢教训,到底是何方神圣?

    同样好奇这一点的还有陈默。

    因此他直接开启了老爷爷明察秋毫。

    等看清楚这灰衣青年的信息,纵然是陈默,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的陆行,在看到那灰衣青年的第一刻起,就已经消失不见,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灰衣青年这时候才转过头来,一只手依然提着火惊天,对众人道。

    “让诸位受惊了,这家客栈是我的产业,因此我也算是主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这个主人做事不周,今日诸位在这店里的消费,都由我包下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叫好。

    很快,就有不少似乎是客栈杂役的人冲了进来,很是熟练的开始收拾现场。

    这些人的手脚麻利的吓人,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整个大厅就已经恢复了原样。

    陈默微微一笑,走到了大厅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下。

    接着他扭过头,看向那灰衣青年。

    果不其然,那灰衣青年的视线,也投向了他,随即抬起脚步,走了过来。

    他一只手提着火惊天,来到陈默面前,单手一礼。

    “前辈,有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