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魔书 血红

第七十一章 家族的野心

    入夜没多久,穆忒丝忒银青色的身躯斜斜的挂在东边天空,月光如水普照万物。

    海风呼啸而来,厚重的雨云好像无中生有一样,短短几个呼吸间就笼罩了图伦港。浓郁的水腥气充斥空气,快得让你捂耳朵都来不及,两条电光闪过,雷声都还没来得及传来,倾盆大雨已经呼啸而下。

    前滩区,这是图伦港最传统的富豪聚居地。

    很多年前,图伦港从一个走私的聚集地,逐渐朝真正的城市转变时,来自嘉西嘉岛的豪族大户们,他们就在地势平缓、风景优美的前滩区,建造了第一批家族堡垒。

    百多年来,这些家族堡垒逐渐改造,逐渐扩建,形成了一座座占地广袤、楼宇众多的庄园。

    卡班家的老宅子,就在这一片极度奢华的庄园正南边,濒临海滩,左右各有一个小山包,上面分别修建了一座高有六十几尺的小塔楼。

    数十年前,这两座小塔楼中还装了十几门火炮,借以拱卫庄园。

    时过境迁,帝国吞并了图伦港后,这两座小塔楼中的火炮被撤除,但是塔楼内依旧驻扎了精锐的枪手和弓手,依旧对是庄园防护的有效支撑点。

    陈设华丽,多以黑红二色装饰的餐厅内,卡班家的高层们,正在享用美餐。

    按照嘉西嘉岛的传统,每天的晚餐都是一种严肃的仪式。

    大家聚集在这里,交流感情,交流见闻,商议家族的大事,解决相互之间的矛盾纠纷。所有的事情,任何的隐私,事无巨细的,都可以、也必须拿到餐桌上谈。

    餐桌就是家族联系的纽带,手握实权的家族成员聚集在一起,敞开心扉的相互交流,消除相互之间任何可能存在的龃龉和误会,确保家族同心协力、勠力向前。

    硕大的橡木餐桌颇有点磕碰的痕迹,岁月在它身上留下了抹不去的印痕。

    长条餐桌上,纯银的烛台一字儿排开,洁白的、胳膊粗细的大蜡烛放出雪亮的光芒,将硕大的餐厅照得一片通明,也照亮了餐厅四面墙壁上悬挂的大斧、重剑、盾牌等陈列品。

    长条的餐桌头部,高高的靠背椅上空荡荡的,和其他几家人一样,卡班家的家主,图伦港七人委员会之一的卡戎·容·卡班,也被困在了市政厅,没能回来。

    长条餐桌尾部,正对着属于卡戎的靠背椅,尕戎·容·卡班,图伦港卡班家族现任的家族执事,卡戎的亲叔叔,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很认真的用一柄木刀,挑起了一小撮白金色的鱼子酱,小心的涂抹在羊奶白面包上。

    尕戎身穿嘉西嘉岛土著的传统服饰。

    马靴,猎裤,镶金嵌玉的古老大腰带,细棉布制成的白衬衣,灰色的皮质马甲,腰间挂着两柄短短的弯刀。

    按照嘉西嘉岛的传统,一个家族的家主,必须是族人中年富力强、野心勃勃,手腕最狠辣、头脑最精明的那一个。这样的家主,制定计划,统筹纲领,指明家族前进的方向。

    而家族的执事,则必须是尕戎这样久经风雨,见多识广,手腕圆滑,奸诈机灵的老人。

    如果说一个家族是一支军队,家主就是司令官,而家族执事就是参谋。司令官可以下达任何命令,而参谋负责查漏补缺,让这些命令执行得更加完美,更加符合家族利益。

    餐桌上布满了美食。

    白金色的鱼子酱,粉红色的鹅肝,肥美的新鲜大牡蛎,用红酒酱浸泡着的珍贵海鱼……还有色泽金黄,散发出诱人香味的烤鹀鸟,涂抹了厚厚浆汁、摆成了奇异造型的酱野鸭……

    最吸引人的,是餐桌正中的一头烤全羊。

    金灿灿的烤全羊匍匐在硕大的纯银餐盘上,一名蓄了小胡子的中年男子抓着餐刀,用力切下了一大块羊肋排,笑容满面的放在了自己面前的餐盘上,得意的吹了一声口哨。

    尕戎抬起头来,看了看坐在餐桌两侧的十二个族人。

    三名年龄和家主卡戎相当,年近五十的族人,他们身穿德伦帝国风格的大开领对襟大礼服,黑色的礼服风格厚重而保守,就犹如德伦帝国给人的感觉,穿上这礼服,人都好像变成了一座小山杵在那儿。

    九名年龄在三十多岁将近四十岁的青年族人,他们则是穿着冰海王国风格的小领燕尾服,在细节方面,又做了一些高卢共和国特有的华丽改变。

    这就让这些燕尾服显得,活泼、灵动,更带着一股子年轻的丫头们更欣赏的花俏味道。

    不够庄重,不够传统……

    但是要说传统……尕戎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嘉西嘉岛传统服饰,轻轻的哼了一声,手中的木刀稍微用了点力气,顿时压破了好几颗鱼子,一股子腥味飘了出来。

    传统啊,整个卡班家的高层中,如今还愿意穿嘉西嘉岛传统服饰的,也就只有尕戎和其他几个老家伙了。

    这些手掌实权的小年轻们,他们甚至还不如那些出身卑贱的家族护卫。

    心情骤然变得恶劣的尕戎将手中的羊奶面包丢在餐盘里,右手挥动木刀,重重的敲了敲面前的红酒杯,发出‘叮叮叮’的脆响。

    天然水晶制成的红酒杯晶莹璀璨,美轮美奂。

    但是这些红酒杯,更让尕戎的心情变得恶劣。

    他年轻的时候,和族人聚餐的时候,大家使用的都是青铜、白银制成的酒器。每一件酒器都很有历史,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好东西,铭刻了家族的荣耀,记载了家族的沧桑。

    现在的这些小年轻,就喜欢这些光灿灿的花俏玩意儿。

    这种从尼斯联合王国高价买来的新鲜货,有那些青铜、白银酒器的质感和历史感么?

    十二名笑吟吟正在放开肚皮大吃大喝的卡班族人,同时放下手中餐具,肃然看向了尕戎老头儿。

    卡戎蹲在市政厅没法回来,尕戎就是餐桌上最有权威的人。

    一名穿着燕尾服,长发在脑后扎了个大马尾巴,身上散发出浓浓香水味的青年笑呵呵的说道:“尕戎爷爷,有什么安排么?”

    尕戎目光深沉的逐个看了一眼餐桌上的晚辈们,语气深沉的说道:“嘉西嘉的血腥女魔头上岸了,她把嘉西嘉岛搅得一团糟,山上的亲戚们,一个个叫苦不迭。”

    “不能让她把图伦港也给搅乱了。”尕戎冷声道:“所以这些天,你们都安分一些……你们的手下,也都给我盯紧了,安分一些,不要惹是生非。”

    尕戎严厉的警告自己的晚辈们:“切记一点,图伦港的奴隶买卖,我们卡班家独占七成以上。而那位女魔头,她对奴隶买卖的态度,你们是知道的。如果撞到她的手里,我们会很麻烦,我们会非常的麻烦。”

    外面风雨大作,雷声轰鸣,巨大的雷霆声炸响,引得餐厅中挂在墙壁上的兵器、盾牌随之‘嗡嗡’共振。

    在卡班家的内部分工中,专门负责奴隶贸易的希瓦德·容·卡班摸了摸大胡子,肃然道:“尕戎叔叔,您放心,我们最近一支要回港的捕奴队,都要一个半月以后了。那时候,女魔头早就滚回她的巢穴了。”

    咳嗽了一声,希瓦德悠然道:“其实,时至今日,我们卡班家,也不用这么小心罢?女魔头哪怕手握军权,她也不过是区区一公爵……那位殿下……”

    尕戎挥动了一下木刀:“闭嘴,蠢货。那位殿下身份再尊贵,他在帝都;女魔头,可就在嘉西嘉岛。如果你们犯了错,让她抓住了借口,帝国军将我卡班家怎么样了,那位殿下事后会为我们出气么?”

    “贵族的嘴脸,你们还不知道么?”尕戎不满的说道:“就算那位殿下,真记得这些年我们的贡献,事后为我们报仇了……对我们还有什么意义么?”

    尕戎耷拉着眼皮,阴沉沉的说道:“势头不对,我感到了危险。比四十年前,帝国吞并图伦港的那一次,更大的危险。”

    “派兵进驻市政厅,卡戎都被困在里面,甚至无法回家用餐……甚至,一句话都捎不出来。”尕戎喃喃道:“现在我们同样是帝国的贵族,没有真凭实据,不怕她女魔头敢胡乱栽赃。”

    “但是切记,切记,女魔头在图伦港一天,就约束族人,不可犯事,一定不能犯事。”

    “老老实实的蹲在家里。”尕戎沉声道:“谁敢在这个时候,给家族带来麻烦,我会亲自出手。”

    十二名卡班家的族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肃然点头。

    嘉西嘉岛的血腥女魔头啊,这些年,她杀死了多少嘉西嘉岛的土著。就算是希瓦德这样在图伦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想起罗斯公爵,也觉得心里发寒。

    餐厅中静默了一阵,希瓦德突然笑了起来:“不过,尕戎叔叔,那位殿下之前提起的,要在图伦港组建海军陆战部队的计划,只要事情成了,我们卡班家也能手握几个正规作战师……”

    尕戎眸子里寒光闪烁,他深深的看了希瓦德一眼,轻轻挥动手中的木刀。

    “闭嘴,吃东西……如果计划成功,或许,我们也能将族名中的‘容’,换成更高贵的‘冯’!”

    “到时候……”

    尕戎带着一丝不可形容的故作神秘的微笑,陶醉的将满满一盒鱼子酱塞进了嘴里。

    “到时候!”

    十二名卡班家的族人同时陶醉的叹了一口气,神秘的微笑着。

    ‘轰、轰轰’!

    沉闷的炮响声传来,餐厅外传来了卡班家族人和仆役的疯狂叫声和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