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柯学验尸官 河流之汪

第327章 林大师的撩妹演示教学

    许久之后。

    铃木园子、贝尔摩德、毛利兰和灰原哀泡完温泉,穿上宽松的浴衣,带着一身湿热的水汽,从女汤的更衣室里并肩走出。

    既然不是混浴,几个女孩子在女汤泡温泉,自然不会穿什么碍事的泳装,互相遮遮掩掩。

    而经历了这么一番坦诚相见,她们的关系仿佛都变得亲密了许多。

    “克丽丝姐姐”

    铃木园子很亲昵地挽着贝尔摩德的胳膊,脸颊红扑扑的,眼里满是羡慕:

    “你的身材实在太好了。”

    “就连我们这些女孩子,也会看得着迷呢。”

    “是、是啊”

    毛利兰也红着脸为之惊叹。

    虽然她年纪轻轻就因为营养丰富、发育良好,而被灰原哀背地里评价为“安产型女性”。

    但跟贝尔摩德一比,她那尚显青涩的少女身材,似乎也变得平庸起来。

    毛利小姐倒是有句评价没好意思说出来:

    在她看来,在身材这方面,贝尔摩德大概就是女生中的“林新一”,让人看到就挪不开眼。

    这种魅力甚至能令同性叹服。

    正因如此,除了灰原小小姐困扰于噩梦里的糟糕场景,没这个好心情去承认自己和贝尔摩德的先天差距。

    铃木园子和毛利兰都大大方方地,为此惊叹不已。

    尤其是铃木大小姐:

    她低下头,先看了看直来直去的自己。

    又看了看贝尔摩德,那穿着保守浴衣都无法遮掩的s型躯体:

    “唉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像克丽丝姐姐你一样”

    “哈哈,这个么”

    贝尔摩德露出了克制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现在你还是个孩子,以后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是吗?!”铃木园子现在对她的克丽丝姐姐信若神明,顿时被忽悠得两眼放光。

    “真的”

    贝尔摩德都觉得自己收的这个表面妹妹,憨得有些讨人喜欢:

    “未来可待,前景可期。”

    “呵。”灰原哀暗暗勾起嘴角:

    她不露声色地抬头瞟了一眼铃木园子的胸口,冷冷的小脸上写满了骄傲。

    经过刚刚那么一番坦诚相见、相互了解,灰原小小姐终于彻底看明白了:

    其实铃木园子和宫野志保还是有区别的。

    这女人可以模仿她的脸,却模仿不了她的内在。

    身材差得太远了。

    她,宫野志保,至少也是毛利兰水准的存在。

    属于很适合生孩子的那种。

    “唔”想着想着,灰原小小姐又想到那个梦了。

    但那个梦毕竟不是一个纯粹的美梦。

    灰原哀又不禁想到了贝尔摩德。

    她今天在浴池里毫无保留看到的,贝尔摩德那陶瓷白的完美身材

    或许会成为她下一个噩梦的具体素材。

    “糟糕”灰原哀有不好的预感。

    有了这么细致的第一手素材,以后的噩梦,可能要变得更加真实、丰富、令人绝望了。

    就这样,在灰原小小姐的警惕无奈,铃木园子和毛利兰的羡慕惊叹之中

    贝尔摩德作为无可置疑的位巨星,带着几个小姐妹,风情款款地来到了林新一的房间。

    林新一的房间门还开着。

    京极真正在里面跟他低声畅聊不止。

    手里还拿着一只笔,一个小本子本子上已经密密麻麻、洋洋洒洒地记了好几大页纸。

    他听得很入神记得也很入神。

    直到发现女士们已经洗浴归来,京极真才有些不自然地闭上嘴巴、合上本子把纸和笔都藏进了口袋。

    “你们在聊什么呢?”

    铃木园子好奇发问:“连笔记都记上了。”

    京极真沉默不语下意识低头,避开了铃木大小姐的目光探询。

    “额”林新一哪好意思告诉大家自己莫名其妙地当起了情感导师。

    他纠结了好一会,才半真半假地编出了一个答案:

    “我们在聊一部汉学经典。”

    “这这算是我们两个的业余爱好吧。”

    “汉学?”铃木园子微微一愣:“林先生京极同学你们对汉学也有研究?”

    林新一是高学历精英,懂汉学也很正常。

    而京极真只是高中生。

    普通高中生课余时间除了游戏就是动漫,哪有时间和兴趣去研究汉学。

    铃木园子原来还以为,他只是个单单肌肉发达的“体育特长生”。

    没想到除了擅长空手道他还是一个高中就熟读外国古文经典的能文能武、积极向学的内秀青年。

    心里这么想着,铃木园子看向京极真的目光里,不由多了些许好奇和改观。

    “唔”京极真心中微动,只觉得林大师果然技法高深:

    “一句话就勾起了铃木小姐对我的好奇和兴趣,难道这就是林先生说的”

    “好奇是爱情的开始?”

    他把林新一自己都不知道从哪看到的酸句子奉若圭臬。

    而林新一刚刚那一小手取得的良好效果也让他更加相信林大师的神力。

    于是,在一阵谁也看不懂的愣神之后

    京极真沉默着走出房间。

    很快又沉默着走了回来。

    他端着几个茶杯一壶热水,沉默着出现在了几位女士面前。

    然后在铃木大小姐那写满疑惑的目光里,京极真小心倒好一杯热茶沉默着递了过去。

    “你是想让我喝茶?”

    铃木园子看得一头雾水。

    京极真干站着没有说话却是悄悄向林新一投去求助的目光。

    林新一无语望天:

    你倒是说句话啊?!

    “唔”京极真一阵纠结。

    在林大师的鼓励下他终于勉强走出了“不熟就没法聊天”的死结。

    然后,就像是没开会员的网盘下载,他断断续续憋了许久,才艰难地加载好了那寥寥16byte信息:

    “注意身体,多喝热水。”

    铃木园子:“???”

    看着面前为自己默默递来茶水的京极真,她愣了好一会,才终于反应过来:

    “哦我明白了”

    “给我端茶送水的,你是想为自己先前的失礼道歉吧?”

    “你算是有心了。”

    铃木园子的态度缓和了不少:

    “其实你也用不着这样。”

    “本小姐可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女人,这件事我从一开始就没放在心上。”

    “这样吧,京极同学“

    “茶水就免了,这件事我们互相道歉,就让它这么过去吧!”

    “额”京极真沉默。

    铃木园子跟他完全是两个极端。

    她牙尖嘴利心直口快,一说话就是大段大段的,让他的小霸王pu有些反应不过来:

    对方以为自己只是在道歉,还大方地接受了。

    那热水这招算是有效呢。

    还是没效呢?

    京极真很迷茫。

    而铃木园子已然从他手里接过了茶杯。

    但是她根本没有喝京极真精心准备的热水,反而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把那茶杯放到了一旁:

    “嘶烫烫烫、烫死了!”

    “你这家伙一声不响地握着这么烫的杯子,手难道是铁做的吗?”

    铃木园子吹着自己娇嫩嫩的手掌,眉头越皱越紧。

    “唔”京极真总算判断出结果了:

    这招显然是失败了。

    让女孩子喝热水,不仅没讨到人家欢心,反而还把人惹得不爽了。

    京极真又悄悄地将目光投向林新一,仿佛是在无声诘问:

    “林大师,这招不好用啊?!”

    “这是你自己的问题!”

    林新一理直气壮地回了一道目光:

    让你给热水,你竟然给开水?

    水温高到杯子都拿不住。

    你这是想追女孩子,还是要烫猪毛?

    纵然林新一没有实战经验,他也知道,是自己这个不开窍的笨徒弟,把这招给用坏了。

    热水这招理应是有效的。

    虽然他以前没谈过恋爱。

    但林新一深刻记得,当年他那个相貌平平的舍友,就是用“早安”、“晚安”加“多喝热水”这三板斧,成功地俘获了女神的芳心。

    舔了没几个月,女神就住进他舍友用零花钱在校外买的房子,跟他同居了。

    毫无疑问,是热水成就了这一段佳话。

    “热水是一定有用的。”

    林大师坚定地相信着这一点。

    他用鼓励的目光,暗示着京极真不要气馁。

    京极真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他看了看林新一,又看了看贝尔摩德,仿佛是在问:

    “林先生,这招真管用吗?”

    “这位漂亮的克丽丝小姐,真的是你拿热水追到的?”

    “当然。”林新一心虚扭头。

    “那你演示演示?”

    京极真之前就跟林新一提过,想要观摩林新一和“克丽丝小姐”的相处方式,实践出真知,从中学到真正的技术经验。

    所以一看到他那游移不定的目光,林新一就知道:

    这位好学生,恐怕是想让他亲自上阵,演示演示“多喝热水”的招数。

    “唔”林新一很是纠结。

    贝尔摩德又不是他的真女朋友。

    让他把热水这样的“杀手锏”用在贝尔摩德身上,万一让她对自己的感情变质了怎么办。

    而且,被灰原哀看着,影响也怪不好的。

    “算了就让你见识见识吧!”

    林新一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决定维护师道尊严,同意学生的要求。

    为了一碗水端平,不闹出家庭矛盾,他还特意拿了两个茶杯。

    一杯是给假女朋友的,一杯是给真女朋友的。

    杯里都倒了半杯开水,又兑了半杯凉矿泉水,兑成了温度合适的热水。

    “克丽丝,小哀。”

    “喝点热水吧。”

    林新一将两个茶杯递了过去。

    “??”就连一向让别人看不透的贝尔摩德,这次都被林新一的操作搞迷惑了。

    而灰原哀更是很不领情地撇过了头:

    “我不想喝热水。”

    “刚泡完温泉,我想喝冷饮。”

    她的说法得到了贝尔摩德的无声赞同:

    她们现在刚泡完温泉,头发上还泛着氤氲的水蒸气,肌肤上还泛着烫烫的粉红色,只想喝点冰饮解热降温,可不想再喝什么热的。

    再说曰本人也好,米国人也罢,可都没有喝热水的习惯。

    大夏天让人喝热水,只会让人觉得奇怪。

    也就是京极真对林大师的话太过盲从,才会信得那么果断。

    而现在,看到林新一出师未捷,他目光里也不禁多了几分怀疑。

    但林新一却还是不慌不忙:

    “就是因为刚泡完温泉,你们才不好喝冷饮。”

    “长时间泡温泉会让体温升高、心跳加速、毛细血管扩张,进而造成血压低、大脑供血不足,马上喝冰镇冷饮会导致血管急剧收缩,给身体带来极大负担。”

    “而胃部的小血管微循环在受到冷刺激会闭塞或缩小,使局部组织粘膜缺血缺氧,多次反复刺激会有病理性改变,使对冷温度的耐受进一步下降,恶性循环。”

    “冷刺激会提高交感神经兴奋,交感神经本身会抑制消化系统,妨碍胃粘膜自我修复,同时也促进缩血管反应,使局部反应进一步加重。”

    “所以”

    “注意身体,多喝热水。”

    说完这八字真言,林新一把两杯热水,郑重地递到了贝尔摩德和灰原哀手上。

    “唔”一大一小两位美人都沉默了。

    让她们沉默的不是那段危言耸听的科普,而是

    林新一竟然会这么无微不至地关心她们的身体,甚至为她们倒来热水。

    他以前可从来不会注意这样的小事情。

    灰原哀对此更是感触深刻:

    林新一唯二两次关心她身体,一次是她吃药变小,一次是她吃药变大。

    总之,不遇到可能闹出人命的危机,他都不会展露出自己的关心。

    而现在

    他竟然会对女孩子嘘寒问暖了。

    她们可从来没见过这么会关心人的林新一。

    沉默中,灰原哀还在研究,林新一是不是吃错了药。

    而贝尔摩德的嘴角,却已然露出一个动人得笑:

    “你都知道关心人了,真是难得。”

    “谢谢新一。”

    这样的关心对普通女人来说很廉价。

    但对她来说,却是那样新奇而珍稀: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着这样关心着她的人呢。

    感受着那茶杯上传来的暖暖热气,贝尔摩德的笑容里,竟是多了一抹微不可查的幸福。

    而贝尔摩德是在场几位女士中最美丽动人的那位。

    林新一只用了一杯热水,就博得美人动情。

    京极真沉默了。

    他转头望向林新一,眼底满是叹服。

    林新一态度始终坚定:

    “你看,我就说热水有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