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柯学验尸官 河流之汪

第677章 赤井秀一的新工作

    受惠于逝去好友的遗泽,降谷零很快就在这新环境里建立起了羁绊。

    佐藤、高木还有白鸟警官,他们都发自内心地接受了这位,曾经和松田阵平与伊达航并肩作战的新管理官。

    他们都热情地围在降谷零身边,帮他讲解搜查一课的种种情况,助他熟悉自己的新工作岗位。

    “我们一课的情况大致就是这样”

    “降谷管理官,您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

    “嗯。”降谷零稍一沉吟,继而问道:“那鉴识课呢?”

    因为林新一给警视厅带来的巨大变革,鉴识课早已不是从前那个没有存在感的“养老”部门。

    他以后要在搜查一课当管理官,也少不了要跟鉴识课合作打交道。

    “鉴识课现在情况如何。”

    “没有因为林先生的休假而受到影响吧?”

    “这个”佐藤美和子认真地想了一下:“还好。”

    “虽然林管理官刚请长假离开的时候,鉴识课的运转一度出现了混乱。”

    “甚至就连我们搜查一课都有不少人担心,没有林先生在,警视厅会倒退回以前那种无能额为人诟病的状态。”

    林新一就是警视厅的救世主。

    他不在,别的不说,这几月来破案率百分之百的“神探”目暮警部,肯定是要遇上不少麻烦。

    “但在浅井成实系长,还有林管理官那两位学生的共同努力之下,鉴识课和搜查一课的工作也基本都能稳定开展。”

    “而且不知为何”

    “最近东京都、尤其是米花町的命案发案率降低了许多。”

    “所以即便林管理官不在,我们也没遇上太多麻烦。”

    “不过”

    说着,佐藤美和子又不禁轻轻感慨:

    “这一切也都得归功于林管理官。”

    “哪怕他不在,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技术警察队伍也依旧在支撑着警视厅的运转。”

    “真难想象以前我们没有林管理官的时候,都是怎么办的案子。”

    “唉也不知道他母亲的病什么时候能好。”

    “希望那位老人家身体健康,林先生也能早点从米国回来。”

    是的,在佐藤美和子,以及世上大多数人的眼中:

    林新一这几个月的消失,都不是因为案发跑路。

    而是因为他远在米国的养母大人突然身体抱恙,所以他不得不放下手头蒸蒸日上的事业不顾,回到养母大人的床前尽孝。

    这不仅是大家的认知,更是警视厅高层对外给出的官方解释。

    因为林新一的身份实在太过不同寻常。

    他是警视厅的王牌,是曰本警察的骄傲,更是曰本国民的偶像。

    如果让公众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肯定会给日本警方的名誉带来极其恶劣的影响。

    尤其是东京警视厅这些年难得支棱起来一次,竟然还是靠卧底支棱起来的。

    别说传出去让人笑话。

    警视厅高层知道之后,自己都非常尴尬。

    于是知晓内情的高层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对此事保密,并统一口径对外宣称,林管理官是因为需要回家照顾年迈的养母,才不得不暂休长假的。

    “是啊林先生是回家照顾母亲去了。”

    降谷零也神色复杂地跟着感叹了两句。

    他当然知道,林新一的养母不仅没有生病,而且还实在算不上年迈。

    他原来也被林新一骗了,骗得很惨。

    按理说,现在回想起这些,降谷零应该生气。

    但不知怎的,他却一点也气不起来。

    果然,这还是因为

    他认识的那个林新一

    “他是个好警察。”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能与他共事啊。”

    降谷零不自觉地轻轻感叹。

    林新一作为警察的贡献,不是他那卧底身份就可以磨灭的。

    现在哪怕是他跑路了,他留下的遗产也还在熠熠生辉

    他破获的无数案件,重塑了全体国民对警方的信任。

    他购置的勘察设备,强化了东京警视厅的破案手段。

    他发表的学术论文,推动了曰本法医学的全面发展。

    他一手训练出来的技术勘察队伍,他一手带出来的浅井成实,还有他留下来的两个学生,也都依旧在警视厅的工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等等”

    降谷零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他蓦地抬起头来,问道:

    “佐藤警官,你刚刚是不是说过”

    “林先生留下了两个学生,是吗?”

    “是啊,有问题么?”

    “两个学生,一个是毛利兰小姐,那还有一个是”

    “是冲矢昴先生啊。”

    降谷零:“”

    一阵微妙的沉默过后,他才问:

    “冲矢昴还在警视厅呢?”

    “一直都在啊怎么,降谷管理官,您认识他?”

    “”降谷零又无语了:

    认识,当然认识。

    在那天大家合力逮捕琴酒和朗姆之后,林新一和贝尔摩德跑路离开之前,他们曾经有过一次最后的道别,或者说,摊牌。

    林新一告诉了降谷零这位好朋友许多事情。

    其中也顺便提到过,“冲矢昴”就是赤井秀一的这件事。

    而当时赤井秀一本人也在场。

    按降谷零的想法,“冲矢昴”是赤井秀一为了贴身监视保护林新一,才扮演出来的假身份。

    现在林新一跑路,组织垮台,甚至这个假身份还被小范围地公开出来

    那冲矢昴这个人,应该无论如何都没必要继续存在了才对。

    所以降谷零后来也没太在意。

    他一直下意识地认为,赤井秀一应该早就抛弃了他作为“冲矢昴”的身份,跑回FBI工作去了。

    可现在:

    “冲矢昴竟然还在鉴识课”

    “这些FBI,到底是要怎样?”

    降谷零嘴角微微抽搐。

    他也实在想不明白,赤井秀一为何要挂着这个已然暴露的身份,继续卧底在鉴识课上班。

    难道是想多打一份工,赚赚外快?

    “我去鉴识课看看。”

    降谷零和佐藤、高木等人点头道别,便准备起身去见见那位“冲矢先生”。

    起身之前,他还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诸伏景光还在笑着。

    “赤井秀一”

    糟糕的回忆又缓缓浮上心间。

    果然,他还是看这家伙不顺眼。

    于是降谷零不自觉地加快步伐,不一会儿便赶到了鉴识课的地盘。

    “请问冲矢昴先生在吗?”

    降谷零随手拦下一位鉴识课的警员。

    “你问冲矢系长?”

    “他就在那边的实验室里,我带你过去好了。”

    那警员很热情地为他引路,来到一间实验室的门前。

    降谷零顿足抬头一看,只见门上挂着这样的招牌:

    “东京地区嗜尸性昆虫群落演替规律,特别研究小组。”

    “负责人:冲矢昴。”

    “这”降谷零表情微变。

    他缓缓推门进去,门后的环境倒比他想象得要好得多。

    窗明几净,空间宽阔,气味也不算太糟。

    许多穿着白大褂、戴着护目镜的研究人员,都一脸专注地在各自的实验台前埋头工作。

    光是看这派景象,似乎也和普通的法医研究室差不太多。

    但是看看那实验台上摆的玩意儿

    全是各种各样的昆虫标本。

    有甲虫有蝇虫,有成虫有幼虫。

    还有不少是刚刚取样带回来的活虫,白白胖胖的挤成一团,还挺能动。

    降谷零:“”

    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对身边的警员问道:

    “东京地区嗜尸性昆虫群落演替规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还是林先生当时主持的研究项目吧?”

    “怎么,这研究现在还没结束么?”

    “当然没结束了。”

    只听那警员如数家珍地介绍道:

    “昆虫群落演替规律的研究,哪是观察几个月就能完成的工作。”

    “室内室外,城市郊区,山林河海、晴天雨天、春夏秋冬影响昆虫群落演替的变量实在太多。”

    “光是东京地区的研究,就至少得进行一年才可能完工。”

    “更别说,林管理官休假前还特地嘱咐过:”

    说到林新一,警员又露出一副崇敬的表情:

    “我们警视厅鉴识课作为曰本、乃至世界法医昆虫学的研究先行者,不能只顾自己分内的职责,而忽视了推动刑事科学体系发展的使命。”

    “所以等我们对东京地区的研究结束之后,研究小组积累了知识、人才和经验,还将正式升级为永久性的法医昆虫学研究室。”

    “别说一年了”

    “我们的研究,一辈子也不会结束的!”

    “唔”降谷零表情很是微妙。

    他抬头望向远处,那坐在实验台前认真工作的冲矢昴。

    不知怎的,他都有些不忍心去讨厌这家伙了。

    “那个,冲矢先生。”

    降谷零迟疑片刻,终于还是上前打了招呼:

    “能私下聊一聊么?”

    “等等。”冲矢昴恍若未闻。

    等他拿着游标卡尺认真地量完那条幼虫标本的长度,又仔细地将数据记录下来,将标本和器材放归原处,将实验台收拾整齐

    他才终于缓缓摘下手套,站起身子,转头看了过来:

    “你来了,波本。”

    冲矢昴,不,赤井秀一的语气非常平静:

    “既然来了,就去我的办公室聊聊吧。”

    说着,他便神色淡然地为降谷零引路离开?

    “你知道我要来?”

    降谷零快步跟上,神色略显意外。

    “嗯,这并不难猜。”

    “搜查一课要从公安那边调来一个新管理官”

    “我就猜到那个人会是你了。”

    “毕竟你以前就很爱以警察自居,不是么?降谷警官。”

    赤井秀一缓缓答道。

    “你可真是够了解我的。”

    这次的重逢并无他想象中的火药味。

    降谷零也悄然放缓语气,如老朋友一般同赤井秀一聊起天来:

    “作为同事走在一块儿,呵”

    “这倒让我想到我们以前的事了。”

    “以前么?”

    赤井秀一身形微微一顿。

    想到自己和波本、和降谷零之间的恩恩怨怨,他的语气也不禁变得复杂起来:

    “说到这,波本”

    “那天在榛名山上我说的话”

    那天在榛名山的五连发卡弯上,他还不知道降谷零就是波本。

    所以他直截了当地告诉降谷零,苏格兰不是他杀的。

    他本来要出手救助苏格兰,但苏格兰听到楼下有脚步声逼近,担心有组织成员追杀过来,才为了保护同伴,而毅然地选择带着秘密自杀。

    而那个好死不死正好逼近过来的组织成员

    就是波本自己。

    “那天我说的话”

    赤井秀一努力斟酌着语言:

    “其实是骗你的。”

    “你可以不用相信。”

    “够了。”降谷零冷冷地打断了他:“话说出来又该改口,你以为我是什么好哄的小孩子么?”

    “赤井秀一,我不需要你的好心。”

    “还有”

    “诸伏他是怎么死的,我已经想起来了。”

    降谷零事后的确回忆起来,当时诸伏景光胸口中枪,动脉破裂,血液四处喷溅。

    他身前到处都是喷溅状的血滴,唯有他右手手背的那一侧,一点血都没沾到。

    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就能知道:

    这其实是诸伏景光用右手持枪对准自己,开枪自杀时留下的痕迹。

    “我已经知道了”

    “你那次说的是真的。”

    降谷零缓缓攥紧了拳头。

    “知道了么?”赤井秀一微微一愣:“哦”

    一阵微妙的沉默。

    “谢谢。”

    突然,降谷零主动开口: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

    “当时你真的自曝身份,向苏格兰伸出援助之手的话。”

    “不用谢。”赤井秀一反应很平静。

    “该死,你这副米国佬傲慢的嘴脸。”

    “还是很让人讨厌啊!”

    降谷零又很不爽地骂了两句。

    但却再无从前那种刻骨铭心的恨意。

    他和赤井秀一,仿佛真成了可以和谐共处的同事。

    “对了,赤井。”

    一番叙旧之后,降谷零终于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

    “林先生都‘休假’去了,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怎么,FBI现在没有组织可以对付,都闲到派你来对付蛆了?”

    这只是他无心的调侃。

    但却像是恰巧击中了什么要害,让赤井秀一脸色瞬间一黑。

    他甚至都维持不住那张标志性的冷脸。

    表情看着都隐隐有些抑郁:

    “这事说来话长。”

    “诺亚组织,这你也知道吧?”

    “当然知道。”

    “我现在是诺亚组织的正式成员。”

    赤井秀一说出了一个听着非常震惊的消息:

    “在组织覆灭之后,我就受上级命令主动和诺亚先生接触,并接受其邀请正式加入诺亚组织。”

    “哦。”降谷零对此也并不震惊。

    因为诺亚组织的邀请函是发给全世界的。

    他们曰本公安现在也有人在那组织里上班。

    只不过,听那位在诺亚组织上班的同事讲,他们组织干的工作,好像有些奇怪。

    一个犯罪组织不老老实实犯罪,竟然天天想着

    “打击犯罪。”

    赤井秀一黑着脸答道:

    “我正式加入诺亚组织之后,才知道他们不是在开玩笑。”

    “再然后,我就从诺亚先生那里接到了一份‘新工作’。”

    “新工作?”

    降谷零有些不解:

    “那你现在怎么还在这里?”

    “因为我的新工作,就是打击犯罪。”

    “按那位诺亚先生的说法:”

    “光靠他们组织的力量,还无法将所有凶案都扼杀于摇篮。”

    “所以要实现打击犯罪、拯救生命的目标,还得作为执法部门的警方一起发力。”

    “再然后”

    他就被派来继续“潜伏”了。

    潜伏的目的不是为了偷情报。

    就是为了帮警视厅做好警视厅的工作,尽一切努力提升警方的破案能力。

    说到这,赤井秀一自己都忍不住腹诽:

    他,一个父母是英国特工的日裔米国人,竟然在作为FBI的眼线打入犯罪组织之后,又被犯罪组织派来为日本警方工作。

    这经历如果曝光出来,做成短视频肯定大火。

    “我的情况,你现在都知道了。”

    赤井秀一很实诚地交代了一切:

    “降谷警官,或许你应该向你的上级报告此事?”

    “嗯?”降谷零微微一愣。

    他仔细盯着赤井秀一看了好久,才语气微妙地说道:

    “赤井先生,我怎么觉得”

    “你好像很希望我报告上级,把你从警视厅赶出去似的?”

    赤井秀一黑着脸没有回答。

    “哈哈哈哈。”

    降谷零想到了他刚刚在实验室看到的景象。

    想到了赤井秀一量蛆的熟练手法。

    他忍不住放声大笑,又豪爽地拍了拍赤井秀一的肩膀:

    “放心,我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既然这是FBI交给你的任务,那就请你继续努力地在诺亚组织‘潜伏’吧!”

    “以后我们可就是同事了。”

    不知怎的,降谷零心情大好:

    “别忘了多多指教啊”

    “冲矢警官!”

    赤井秀一脸色黑如锅底,郁闷的说不出话来。

    而就在降谷零还想再笑的时候,赤井秀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有人给他发来的短消息:

    “秀一~”

    “我买了一件新裙子,你觉得好看吗?”

    消息后面还附了一张照片。

    清凉的短裙,金发的美女,暧昧的表情,赤裸裸的情意,尺度相当有米国年轻人的特色。

    “啧啧”

    降谷零很不客气地把他作为特工的毕生所学,都用在了偷偷窥屏上面:

    “不光有新工作,连新女朋友都有了。”

    “不是新女朋友。”

    “你又不是不认识她。”

    “那是茱蒂,我的”

    赤井秀一脸色更黑了:

    “前女友。”

    “你们复合了?”

    降谷零眉头一挑,很不客气地戏谑道:

    “呵,还记得当初你口口声声,把明美小姐称作真爱时的样子吗?”

    “明美小姐现在可还活着。”

    “你就已经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赤井秀一神色复杂地看了过来:“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林先生没跟你说”

    “林先生只告诉我,是他救了明美小姐。”

    “所以?”

    降谷零本能地意识到,这里面好像还有什么猛料:

    “所以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赤井秀一:“”

    “是什么让你对明美小姐死心了?”

    赤井秀一:“”

    “等等,难道那卷明美小姐录下的录音带,就是她本来的意思?”

    “她是真的想要跟你分手?”

    赤井秀一:“”

    “为什么?”

    “你们不是所谓的真爱吗?”

    赤井秀一还是闭口不答。

    神色都变得有些憔悴:

    “别问了,别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