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海贼之苟到大将 咸鱼军头

第六百六十七章 无人可挥的剑

    “海军老爷,您好,很感谢你在战争中保护了我们。”

    帐篷内,潘沙·大卫先是冲着库洛施礼,然后说道:“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呢。”

    这个男人,个子很高,少说二米五,虽然看起来很瘦,但是举手投足之间,总有一股力量感,通过露在外的手臂和脖颈,可以判断他的肌肉应该不错。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咣当!

    哗啦!

    锁链开始响动。

    多弗朗明哥浮现狰狞,“这个气息,多少年了,这么多代了,你们还没忘记啊。杀了他们,把我放出来!咈咈咈咈,你可是姓潘沙啊!”

    大卫只是看了多弗朗明哥一眼,就不再理他,低眉垂目的站在那,双手合拢,略显紧张,像是个从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

    不,他本来就是。

    “潘沙·大卫”

    库洛说道:“我这人说话直,就开门见山了,你想当王吗?”

    空气仿佛都凝滞了起来。

    帐篷内的人,不管是CP0还是多弗朗明哥,都盯住了大卫。

    “王?”

    大卫下意识问道:“什么王?”

    “这里。”

    库洛指了指土地,“这片土地,这个名叫德雷斯罗萨的国王。”

    闻言,大卫身躯震了一下,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苦笑道:“海军老爷,德雷斯罗萨的王是力库王。”

    “他退位了,马上。”库洛说道。

    “我只是个养猪的猪倌,王什么的,我只是个平民,就算力库王要退位,也应该让给维奥拉公主,或者其他有血统有资格的贵族。”大卫老实说道。

    “平民?你不是吧,你在德雷斯罗萨,还有着贵族头衔吧。”库洛挑了挑眉。

    “啊?贵族?”

    大卫似乎有些惊吓,呆呆的道:“怎么会呢,我们不会是贵族的,我的爸爸是猪倌,我的爷爷是猪倌,我的曾爷爷也是,我们家族全都是,从来没说是贵族啊,我们并非贵族。”

    库洛咬着雪茄,又问了一句,“你不知道?那个问题不大,我现在的问题是,你想不想当王。”

    大卫苦笑着鞠躬一礼,“海军老爷,您就别拿我逗乐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家里的猪的尸体,还没收拾完呢。”

    说着,他也不等库洛说话,径直走出了帐篷。

    库洛眯起眼,看着大卫的背影,道:“气息还挺强的,不过有点怪异,说强很强,但弱也很弱。”

    “像是一把锈到坏了的剑。”莉达补充道。

    “不错,就是那种感觉,这个男人心里藏着什么现在的话,缺少一股精气神。”

    库洛点了点头,“喂,多弗,你刚才他还没有忘记,没有忘记什么啊?算了,你也不会说。”

    “咈咈咈咈,他不愿意当啊,喂,库洛,既然他不愿意,那就重新换一个吧!”多弗朗明哥笑道。

    “闭嘴吧,败者,现在没你说话的份。”

    库洛横了他一眼,又道:“不过他不愿意的话从长计议吧,除了这一个,还得在拟定几个人选出来的好。”

    他也没想走出这帐篷了,至少在战国来之前,是不能的。

    一笑肯定是不管这事。

    而这些CP0要是不看好,他前脚走后脚多弗朗明哥就能死。

    但是这人是他们海军抓的,海军要么在战斗中杀人,要么抓到了人就丢推进城,私下杀人什么的,不是他们的风格。

    或者说,大部分海军追求的程序正义,就是抓住海贼然后交给司法岛进行审判。

    像库洛这种遇到就杀的,反而是少数。

    帐篷外面,那黑白瞳孔面具之人看着大卫离去的背影,拨通了一个小型的电话虫

    德雷斯罗萨的某一处地方。

    在一片暗处中。

    一个人影挂断了电话虫。

    “喂,听说了吗,那位金猊中将,已经做好决断了,要让力库王退位。不是我们其中的家族接任,他属意的,是潘沙家族。”

    “潘沙?怎么可能,那个家族已经成为笑柄了,现在应该被人愚弄才对。”另一个人影说道。

    “潘沙家族拒绝了这件事,但这始终是个麻烦。”

    “那就让他消失吧,那个存在,我就说留着是个威胁。”

    “现在不能动手,海军在那盯着,我们得换个方式”

    ……

    “要下雨了吗”

    街道中,大卫抬起头看向有些阴沉的天空,喃喃着:“得赶快了,待会下雨的话,猪尸的血液会到处流的,会给其他邻居造成麻烦。”

    他此时已经快回到自己原先住的地方了。

    “喂!大卫!”

    突然,附近响起了一个声音。

    咻的一声,一包垃圾就扔了过来,砸在了大卫的身上。

    大卫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看起来很凶恶的婆婆在那说道:“都怪你,大卫,为什么要往前走啊,我叫你的时候你就该停下来,这样垃圾就就砸不到你了。”

    “对不起,婆婆。”

    大卫低头致歉,弯腰把垃圾捡了起来,“是让我丢垃圾吗?”

    “没错,大卫,最好也把你自己给丢掉!”婆婆对他恶狠狠的道。

    大卫憨憨的一笑,提着垃圾继续往前走。

    丢垃圾的方向,是在更偏远的地方,他得加快速度,不然待会下雨了来不及回去收拾。

    “大卫,我没钱了,给我一点钱吧!”

    一个吊儿郎当,走路流里流气的人出现在大卫跟前,仿佛理所应当的说着。

    “啊抱歉,我也没钱了。”大卫老实道。

    砰!

    一拳印在了他的胸口。

    “你这个家伙居然也没钱啊呀!真痛啊,大卫,你是铁做的吗?!岂可修!本来就够生气的了!”那人大叫道。

    “如果这一拳能让你消气的话”大卫微笑道。

    “大卫!来表演个杂技吧,房子没了已经够苦恼的了!”

    “哈哈哈,你少来了,大卫只是个养猪的,怎么表演杂技,表演如何把猪再拼成完整的吗?”

    “那也不错啊”

    街道上的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在嘲笑着他。

    潘沙家族,在这附近,已经不是第一次沦为笑柄或者笑谈了。

    这个传统也不知道是从哪天开始的。

    反正从这些大人们记事起,潘沙家族,就应该是他们的笑谈和戏弄的对象。

    人类的惯性是可怕的,一旦一件事他们从小就那么认为,并且没有改正的话,那么一辈子,他们都会这么认为。

    戏弄潘沙家族,仿佛是他们骨子里的传统,已经不知道是从哪一辈开始的了

    伴随着邻居们的戏弄,恍惚之间,大卫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声音。

    “大卫,你要记住,我们潘沙家族,世世代代都是骑士!骑士的美德你要记住,有困难的人呢,我们应当予以帮助,但不能拔剑,我们没有剑,也不允许有剑。”

    “大卫,你要记住,我们是被背叛的人,我们是无人可要的人!”

    “大卫,堂吉诃德家族背叛了我们!”

    父亲的声音,时不时的在脑海里响起。

    大卫抬起头,想到了之前那个海军说的话。

    “贵族吗”

    他呢喃着,而后又摇摇头:“不,我不是贵族,我们从来不是贵族。”

    而后,他又低下头,看着自己提垃圾的手。

    “我们只是侍从,只是骑士,只是无人有资格挥的剑。”

    “以及,一个小猪倌罢了。”

    他摇摇头,继续往前走。

    在他身后,某个没被完全切除的建筑角落里,摩尔靠在那墙边,微微扶了一下海军帽檐,压的更低,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的确呢,很有意思的男人”

    “喂,大卫!”

    当大卫把垃圾丢掉,转身正要回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大卫转头一看,愣道:“沃利斯啊你这是怎么了?”

    雀斑男孩沃利斯此时脸上鼻青脸肿的,满是愤恨的盯着大卫。

    “你还敢说?!还不是因为你叫了海军来帮忙,爸爸把我打了一顿!”沃利斯咬牙道。

    “是这样吗,抱歉。”大卫低头道。

    “少来了!”

    沃利斯凶狠道:“我也要报复你!你跟我走!”

    说着,他拉住大卫的手,强行的往另一端拉去。

    “额,去哪里?”

    “当然是教训你了。”

    沃利斯说了一句,便不再发言。

    直到他将大卫拉到了一个无人的废墟处,才嘿嘿笑着:“我打不动你,但是有人可以,我正好遇到了一些人,他们也想戏弄你,所以我就把你带过来了!”

    “你这个从来没有痛过的家伙,今天也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痛!”

    沃利斯龇开牙,“出来吧!我的朋友们!”

    废墟当中,逐渐走出了一队人,将他们两个团团包围。

    这些人,一个个体格健壮,神情凶狠,不是拿着枪,手里就是握着刀。

    其中一个高达三米多的壮汉,背后还背着两把巨斧。

    他们面色不善的靠近,看见大卫之后,浮现起狞笑。

    “看到没有!”

    沃利斯骄傲的抬头,“这是我刚刚交的朋友,我刚才还在痛呢,就遇到了他们,他们说可以让你也感觉到痛,所以我就把你带来了,你完蛋了,大卫!无能的大卫!”

    壮汉舔了舔舌头,狞笑道:“哦吼?你就是大卫?潘沙·大卫?”

    “是的,这位”

    砰!

    大卫还没说完话,便响起一声枪响。

    他瞳孔一缩,下意识侧身。

    肩膀处,多出一朵血花。

    旁边一个人,举着燧发枪,露出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