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憨婿 大眼小金鱼

第332章瞧不上你闺女

    第332章

    韦浩对李世民建议打倭国,李世民和那些大臣全部震惊的看着韦浩,不知道韦浩为何突然提出来要打倭国?

    “慎庸,你瞎说什么呢?怎么能够轻启战端?”李靖对着韦浩说道。

    “岳父你不懂,现在我们大唐也是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钱流通的问题!”韦浩看着李靖说道,接着看着李世民:“父皇,你就说,现在一万贯钱需要多少铜钱,用马车装都需要装好几车,太麻烦了,

    如果有白银,完全可以规定,一两白银可以兑换1贯钱,这样的话,1万贯钱,只不过是几百斤白银,减轻了很大的府邸,而且携带起来也方便啊,还有就是,你说,我们出远门,如果带这么多铜钱出去很不方便,但是如果携带一些白银出去,那是非常方便的,

    另外还有,如果有黄金就更加好了,比如说一两黄金可以兑换一斤白银,可以兑换16贯钱,这样的话,多好?到时候携带2斤黄金,那就是五六百贯钱。这样对于百姓们交易是非常好的!而且也极大的减少了我大唐的铜钱消耗!”

    “这,哪有这么多黄金啊?”李世民听到了,看着韦浩也是为难的说道。

    “是啊,没有那么多黄金啊!”李靖也是看着韦浩说道。

    “没有黄金,白银也行啊,你看啊,这次倭国说的要送我们1万斤白银,那就是价值16万贯钱呢,倭国可是真有钱啊,不过,我可是听说,倭国是非常盛产白银的,如果我们控制了倭国了,还愁没有白银吗?”韦浩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他们继续说道。

    “那按照你这么说,如果谁家发现了白银,岂不是发财了?”长孙无忌对着韦浩说道。

    “开什么玩笑,所有的白银矿都是国家的,谁要是私自开采白银和黄金,死罪,诛九族!”韦浩坐在那,斜视了一下长孙无忌提醒说道。

    “哦,那按你这么说,如果我们朝堂拥有几十万两白银,那其实有几百万贯钱?”李靖也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理论上是这么说,但是这些白银,是不能随意放出去的,比如说,现在民部这边收到了16万贯钱的铜钱,那么就可以放出1万斤白银出去,如果没有收到这么多铜钱,那是不能放出去的,一旦放出去了,那么白银不值钱了,

    老百姓就不会保留白眼了,而是留着铜钱,所以说,白银放出去,也是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的,比如,朝堂开设一个专门的机构,就是控制钱的,百姓们可以拿铜钱来兑换,也可以用白银来兑换铜钱,就是控制一个价格,一两比一贯钱,

    这个机构,陛下不能强行干涉拿里面的钱用,只能借,但是需要还,而且还要支付利息,否则,这里的钱,是不归朝堂的,而是归天下百姓的,如果控制的好,那么十年以后,百姓们只会用白银了,铜钱只是百姓们买小东西需要用到一些,但是谁家也不会备用很多!”韦浩对着李世民他们说道,李世民点了点头。

    “那现在我们也可以实行了,现在我记得,库房里面好像有几万斤白银,但是都是用来做银器的!”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这么多?”韦浩震惊的看着李世民。

    “嗯,而且银矿,也是朝堂控制的!”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那也行啊,对了,黄金呢,黄金多不多?”韦浩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不多,一两千斤!”李世民看着韦浩说道。

    “那也不少啊,父皇,还要诸位大臣,你们真的要考虑了,用白银和黄金来替代铜钱,现在我大唐的商业非常发达,携带铜钱是非常不方便,另外还有一个方式,但是现在不行,百姓肯定不会相信的,需要一步一步来的!”韦浩看着李世民和那些大臣们说道。

    “嗯,这个事情,大家需要讨论一下,确实是不方便,内帑这边,堆积了大量的铜钱,用起来,非常不方便,还需要称!”李世民点了点头,对着那些大臣说道。

    “父皇,那个,咱们还是继续讨论打倭国吧,打倭国划得来,这个地方,虽然没有什么好东西,但是有白银,只要控制了这里,我们草堂就不会却白银了!”韦浩还是非常激动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打倭国,现在我们还面临着北方的入侵,主要的对手,也是北方!现在北方的强敌都没有收拾好,还打其他的国家?高句丽朕一直想要打都没有办法打,高句丽这些年,一直在扩张,已经侵袭到了我们东北方向的利益!

    不过,朕知道,高句丽一直和倭国勾结,但是现在朕也腾不出手来,如果能够腾出手来,是要收拾他们一下,

    另外,当年隋炀帝带了30万大军去打,大量的将士牺牲在那边,遗憾都没有收回来,朕如果要打高句丽,肯定是需要收回那些将士们的遗骸的!”李世民对着那些大臣们说道。

    “现在不行,现在我们还是面对北方的和西北的压力,大唐也就是今年才稍微好过点,朝堂有钱,将士们的兵器铠甲也才刚刚换,还没有完全还换完!”李靖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这个,陛下,北方不怕的,咱们能够收拾他们,北方那边没有什么好东西,除非继续往北打,甚至说,往戒日王朝打,戒日王朝这个地方好,都是平原,如果我们能够打下来这里,也是非常不错的!”韦浩看着李世民说了起来。

    “朕知道,不过,听说戒日王朝非常强大,咱们大唐的军队和他们一直没有接触过,听说是万象之国,他们的大象是作为战象的,好像更加强大!”李世民坐在那里,点了点头说道。

    “强大个毛线,父皇,咱们收拾他们轻轻松松,父皇,你听我的没错,咱们打倭国吧!”韦浩继续对着李世民劝了起来。

    “不行,现在条件不具备,不说其他的,战船都没有多少,怎么打,倭国可是需要漂洋过海的!”李世民对着韦浩摇头说道。

    “父皇,没事,战船交给我,我来造,你同意打就行。”韦浩拍着胸膛,对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则是用异样的目光了看着韦浩:“朕发现你怎么对打倭国如此热衷呢,真的是因为白银吗?”

    “嗯,真的!”韦浩肯定的点了点头,背后的理由肯定是不能说啊,说出来,也而没有人相信,但是自己就是想要打他们。

    “嗯,那你先准备吧,等我们大唐真的强大了,可以打一下!”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好吧!”韦浩听到他这么说,自己也没有办法了,冷静下来想一下,确实是不具备这个条件,现在大唐的战船,可没有办法抵达到倭国的。

    “嗯,现在还是讨论一下,这个白银的事情,慎庸啊,你呢,晚上回去整理一下这个白银的事情,确实是铜钱用量太大了,而且携带不方便,如果有足够的白银,倒是可以让他们在市面上流通。”李世民再次对着韦浩说道,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

    “明天继续来上朝!”李世民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算了吧,没意思,我请假!”韦浩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你请什么假?”李世民很不爽的看着韦浩喊道。

    “我要陪老爷子打麻将,约好的!”韦浩看着李世民说道。

    “大清早就打麻将?”李世民火大的对着韦浩喊道,这不是欺骗自己吗?

    “啊,上朝不需要时间啊,我上朝回去,到家就快吃午饭了,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就不来了,来了也是和他们吵架!”韦浩坐在那里,笑着看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是气不打一处来啊,这小子就是不愿意来上朝,一个国公啊,不上朝!

    “明天就是下刀子,你都要过来!”李世民盯着韦浩喊道。

    “来就来嘛,到时候老爷子骂人,你可不要怪我!”韦浩无奈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不想搭理他了,接着和那些大臣们聊着朝堂的事情,韦浩也是偶尔说一下!

    “工部那边,今年可是有结余钱了,臣听说,工部现在可是有5万贯钱的结余,准备给工部的官员,还有在铁坊的那些人发发奖金!”戴胄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不是,我说戴尚书啊,人家工部多少年没发奖金了,今年第一次发奖金,你也好意思说?”韦浩坐在那里,对着戴胄说道,顶的戴胄都没有话说,就是无语的看着韦浩。

    “话不是这么说,工部才刚刚有钱,就开始发奖金,那民部岂不是要发更多才是?”魏征马上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你发啊,只要陛下同意就行啊,只要你们好意思就成,还民部发奖金,民部都不知道欠了多少钱,还发奖金!”韦浩鄙视的对着魏征说道。

    “韦慎庸,民部欠的钱,我们都还了!”戴胄马上强调喊道。

    “我说是这个吗?民部有多少事情没做,你们自己说说,道路没修好,各地的水利设施也没有修好,还有,学堂也没有几所,就知道收钱,也不知道为百姓做点事情,之前那些转移钱财的事情我就不说,

    就说今年,民部还有多少结余,那些结余的钱,你们准备干什么,留在库房啊,然后分给你们的官员,开什么玩笑?那些钱不能用来做事情吗?”李世民继续怼着戴胄他们说道。

    “民部已经在修路了,而且水库现在也在筹备当中,明年肯定会启动!”戴胄气的脸都红了,盯着韦浩喊道。

    “切,那启动的钱呢,没钱到时候又说晚些启动吧,这一耽误啊,又是一年,今年长安旱灾,如果有大量的水库,还能干成那样,如果不是我弄出了水龙,你们自己说,要有多少粮食绝收?

    还好意思说发钱的事情,人家工部好歹今年是做了很多事情的,不说其他的,炉子是人家派人打制的吧,兵器是人家打制的吧,水龙也是人家打制的,其他的事情我就不说了,人家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就不能分点钱?

    你们什么都没有干,动动嘴皮子,就说要分钱,所以说为何我不去工部,你们瞧不起工匠,却不知道,工匠是朝堂当中,最该重视的人!”韦浩坐在那里,鄙视的对着他们说道。

    “工匠本来就是属于干活的,难道我们这些读书人,还比不了那些工匠?”魏征很不服气的看着韦浩喊道。

    “跟我比比啊,我可没读书,我也不会写毛笔字,来比,不相信咱们打一个赌,就赌咱们两个治理一个县,看谁的县百姓更加有钱,看谁的县治理的好,真是的,还跟我犟,

    你们是读书了,但是工匠也不会比你们差,相反,他们就该受到奖励,如果没有他们,你们还想要生活的那么便利,做梦呢!”韦浩坐在那里,还是鄙视的看着魏征说道。

    “哼,不学无术,世上早有定论,士农工商”

    “别给我扯这个,那是你们读书人,为了彰显自己的地位,一直强调,到后面让工匠和商人的地位低人一等,你们之所以把农排在前面,那是因为怕饿死,怕那些老百姓早饭,毕竟种地的百姓更多!

    但是你们真的照顾农民吗?嗯?现在农民的子弟都没有办法读书,你们想办法弄出书来啊,你们民部开办学堂啊,开啊?还有商人,商人怎么了?商人抢了你家的钱啊?”韦浩坐在那里,很不爽的说道。

    “商人逐利!”

    “屁话,负心每是读书人呢?怎么说?”

    “商人可是盘剥百姓?”

    “你家没有雇佣佣人,你给他们开多少钱,一贯钱一个月?”

    韦浩很快和那些人争执了起来,李世民就是坐在那里看着,韦浩的那些话,对他形成了一种冲击,之前他可从来没有去想过这个事情,现在听到韦浩这么说,感觉好像有点道理。

    “商人逐利,为了利益”

    “能不能有点新词,就是这一句,商人不逐利追逐什么?不赚钱给你东西啊?人家从南方把蔬菜运输过来,一路要交多少税收,一路要担多大的风险,万一到了这边卖不出去,还砸在自己手里,那按照你的意思是,就不要商人了,大家不要买东西,就吃自己家种的粮食就好了,整个大唐不需要钱了,要钱干嘛,商人都没有,花钱买什么啊?”韦浩继续反驳那些大臣们。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李世民看到了韦浩一个人顶着这么多人,而且争的面红耳赤,马上喊住了,他怕等会又要出去单挑。

    “父皇,他们那帮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还天天读书人怎么样,是,读书人之前是厉害,没办法啊,没有书啊,都是世家控制的书啊,世家想要让自己地位凌驾在百姓之上,当然说读书人厉害了,

    说商人不好,他们那些读书人家里,有多少人暗中行商的,就是世家那边都有很多人行商,很什么商人逐利,有本事你们世家不要做生意啊,你们就读书啊,如果是这样,我韦慎庸服你们,一边骂商人,一边做着商人的事情,也就你们这帮读书人干的出来,我就是瞧不起你们这帮道貌岸然的样子,装什么啊,谁不知道谁啊?”韦浩还是鄙视的对着那些人说道。

    “陛下,臣要弹劾韦浩!”

    “弹劾个屁,魏征,你别一天没事就弹劾,还不能说话了?”魏征刚刚要弹劾韦浩,就被韦浩给用话给顶了回去,接着韦浩继续说道:“我的说对,你们就弹劾我?”

    “够了,不许再说了,就这样!”李世民继续呵斥的喊道,韦浩端起了茶杯,干了,刚刚和他们争执,还是有点渴的,

    李世民接着给韦浩倒茶,韦浩继续喝着,接着韦浩说道:“父皇我自己来吧,我渴了,你要是一直给我倒,那我就是罪过了!”

    “嗯。你自己倒吧!”李世民把公道杯给了韦浩,接着对着韦浩说道:“你说你坐在这里讨论,你都能够和人吵起来,你是不是?哎!”

    李世民本来想要说你是不是闲的,但是忍住了,毕竟这样说有点不好。

    “我说我不来,你偏要我来,父皇,明天我就不来了啊!”韦浩很委屈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你不来试试?”李世民就狠狠的盯着韦浩,韦浩很无奈啊,实在是不想来啊,但是没办法,李世民不让。

    “好吧,先说好啊,咱们明天不吵架啊,我就睡个觉,你们说你们的,还有魏征,你别没事盯着我行不行,我又没有糟蹋你闺女,你至于吗?”韦浩坐在那里,对着那些大臣说完了,就看着魏征说道。

    “你,你,老夫!老夫!”魏征听到韦浩这么说,气的指着韦浩,说不出话来,这叫什么话啊?

    “哎呀,行了,打个比方而已!你闺女我还瞧不上呢!”韦浩摆了摆手,笑着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