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侠风云志 按时发疯

第三百五十八章 青一代的赌战

    第三百五十八章青一代的赌战

    周迪捂着胸口,从地上站起身,胸前沾血的前襟让他看上去有些狼狈,不过他眼中愈加深邃的精光,让人不敢轻视。

    尹十三有些惊讶地看了持戟青年一眼,他没想到对方会主动认输。本来自己已经答应他,如果他能接住自己最后这一击,那么这场比试算他赢。

    尹十三之前登台比试,并没有想太多,就是想打架了。正好秦凯与姬人屠又在那算计比赛的得失,他便借花献佛了,至于结果如何,汉子却没多在乎。

    如果说之前张铭带着一众大闹沙河赌场,还将自己麾下一名舵主拐走了,这个场子尹十三一定要找回来,那么这场关于落叶城颜面的胜负,他反而没放在心上。

    尹十三与秦凯、姬人屠不同,虽然他们三人在落叶城这方势力中,都是各自领域的代表,但也有不同之处。

    沙河帮虽然仰仗姬人屠在身后扶持,但哪怕再是看门狗,它也是有自己门派传承的。尹十三更多的是一种雇佣兵的关系,效忠谈不上,顶多就是拿钱办事儿,或者说各取所需罢了。

    “不错!既然你主动认输,这场胜利我认了,不过我尹十三大应别人的话,从不反悔,之前说的赌注依然有效!”尹十三淡然地点了点头,既然周迪已经主动认输,他也没必要继续矫情这些输赢,其实比试输赢的本身,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

    这边胜负一分,一男一女立刻闪身到周迪身边,正是刚刚一直观战的易惜风与钟灵溪。前者这段时间一直与他进行雷电炼体训练,而后者本就和周迪有矫情,两人从壮丁从事就是搭档,相较别人,周迪与钟灵溪的关系要近一些。

    “不能逞强,还这么拼!”钟大美女看着吐血不止的青年,有些责备地说道。

    周迪咧嘴一笑,嘟囔道:“此人实力与姬人屠相似,我也想看看这半年多,自己到了哪一步?”

    显然他还记得当日在铁骑大营中的遭遇,自己在面对姬人屠的一击时,竟被一击击晕,要不是最后自己伙伴齐心协力,布置流沙坑,又擒住监军张衡,最后将他换回来。估计这会儿他还在落叶城的死牢里呢。

    秦凯与姬人屠对视了一眼,心中有些大定。能够顺利拿下第一场,落叶城的面子就算保住了,再不济三局赢一局,回去也算有的交代了。

    留着光头的姬人屠瞄了秦凯一眼,然后点了点头,便要缓步向场间走去。显然这第二场赌斗,姬人屠打算亲自下场,这样留下第三场秦凯攒底,也算是落叶城一方最稳妥的方案。

    只是还不等这光头大汉走入场间,一个人的声音陡然响起。

    “啧啧,三场对赌,三名侠者入室境?弄得我都手痒痒了,那个光头!那俩货我都试过深浅了,接下来我来陪你玩玩如何?”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穿着一身锦衣的张铭。

    姬人屠听到此人说话,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倒不是说他有多么厌恶别人喊他光头,而是在于张铭的身份。本来落叶城与隐仁镇选择对赌单挑三场,就是为了避开势力纷争造成过多伤亡,也是为了避开这位药王的亲传弟子。

    而听张铭刚才那话的意思,反要代替隐仁镇一方出战,这让落叶城如何应对?先不论打不打得过,就算能打得过,他们也不敢打。

    燕冥波无奈地苦笑了两声,出言帮着打圆场道:“张少侠,我等有言在线,此次比试是落叶城与隐仁镇之间的比试,并不代表其他人或者势力的态度。”

    张铭眯着眼睛问道:“落叶城仅是这三人便能代表?”

    燕帮主也是成精了的人物,听出对方话中有话,接口问道:“那如何才能代表?”

    锦衣青年嘴角一勾,啧啧道:“要么把姬申扶叫来,还有那隐仁镇的第一高手也叫来,让他们打一场,我也认。”

    “哼!小子休得放肆!郡宰大人也是能随便叫的?”姬人屠立刻瞪眼喝问道。

    张铭看都不看对方一眼,依然自顾自地说道:“要么从他们两方老中青三代,各抽一人,我也勉强认可能代表两方势力了!”

    说到这里,燕冥波也听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同样沉思起来。而张铭只是轻飘飘地跟了一句,“如若不然,那算个屁代表,老子就要上场比划比划了!”

    这位春风镇的燕帮主皱着眉头,无奈道:“我觉得没问题,若是落叶城与隐仁镇没有意见,可是试试。”

    李承乾自然看出其中套路,但也便不表现出来,只是淡然应承道:“没有意见!隐仁镇无惧任何挑战!接下了!”

    而后燕冥波、张铭、以及一众隐仁镇的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姬人屠与秦凯等几人。

    燕冥波心中暗叹:落叶城一向以霸主自居,这会儿隐仁镇都宣布无惧挑战了,要是秦凯等人不答应,岂不是告诉整个江湖,他们怕了不成?!

    果然,一旦被架上去,想下也下不来。这也是为何很多才不配位的人,最终的下场反而都很惨的原因。

    ……

    秦凯阴沉着脸,原本就不怎么白的汉子,此时穿着一身漆黑铁甲,整个人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张掌柜好算计!那敢问第一场算是老中青的哪一代呢?”披甲汉子沉声问道。

    燕冥波略一思索,出言解答道:“算中一代吧!”

    此话一说,秦凯心里微微一紧。

    按原本打算,这三场赌斗都由他们三人完成,这样就算李承乾那一场弃权了,其余两场只要他们胜利,最后的赢家还是落叶城。

    而无论李承乾在他们三人中挑谁对战,其余两名入室境的强者,赢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

    然而若是将老中青三代分开,那么最起码有一场“青”他们三人都无法参与。哪怕年龄最小的尹十三,今年也有三十七岁了。

    “父亲,要不让孩儿试试?”身后传来一道青年的声音,听着还有些耳熟,众人回头一看,正是西南玄武门守将巴图的儿子,巴图鲁。

    巴图鲁几年已经有十九岁,细说起来他仅比周迪小几岁,而实力修为也达到了芒之境巅峰。

    虽然比不上周迪的半步侠者境,但在同龄人中也是极为优秀的。哪怕在落叶城的青年一代圈子中,也极有名气!否则秦凯和姬人屠也不可能仅是因为他是巴图的儿子,就认识他。

    毕竟落叶城人口众多,能在青年一辈中脱颖而出,天赋和努力都不可或缺。

    “图鲁!胡闹!这是什么事情,哪有你掺和的份儿?”巴图皱眉轻喝道。

    秦凯抬手制止了巴图的喝问,沉声问道:“贤侄,今年有多大了?”

    “过了年就二十了!”巴图鲁轻声回道。

    披甲汉子点了点头,拍了拍对方肩膀,鼓励道:“那这一场你上吧,不要有压力,无论输赢,最后一场有我,不用担心!”

    巴图鲁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沉声道:“请大人放心!图鲁定不会给落叶城丢人,更不会让六扇门战败!”

    青年自幼跟随巴图狼藉天涯,自幼心智就比他人成熟的早,而且一路上父子两人为了躲避仇家追杀,也算见识了人世间的冷漠。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巴图鲁就立志成为一名强者,这种高度的自律和坚持,让他很快就成为同龄人中佼佼者。

    由于长期缺乏母爱的关注,也让他将残忍和残暴的一面隐藏在骨子中,并将其转化为那兵的严厉。这也导致了他所带的兵卒,一般战斗力也比其他部署高不少。

    这也是为何巴图鲁小小年纪,便带领一队人马外出作战,并非巴图徇私提拔,实乃巴图鲁的性子使然。

    ……

    姬人屠见巴图鲁从人群中走出,向自己站着的场间走来,瞬间明白了秦凯的打算。巴图毕竟曾是自己手下骑将,虽然他与胡青争有间隙,不过光头汉子还是颇为赏识自己这位老部下的能力。而他这个从小跟在他身边的少年,现在也成长为一个大小伙子了。

    “这一场,我们派出的是巴图鲁,今年十九!”姬人屠朗声喊道。

    光头汉子之所以特意报出青年的年龄,就是为了给对方施压,以防隐仁镇真派出芦花花、张岩石这种老牌强者。

    过了几息时间,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场间。

    这人穿着一身白衣,身量不高刚刚不到一米七,是一名男子,长得却有些白净的不像话。他背后背着一柄剑,剑鞘之上缠着血红的纱巾。腰间别着一个青玉葫芦,看上去倒有几分风姿卓著!

    来到场间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易惜风!

    李承乾淡然说道:“这一场,我们派出的是易惜风!”

    此话一出,落叶城一众人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这个人,听说是追风侠者的江湖行走啊!”

    “我听说还没出师,得等两年后才行……”

    “什么两年半,我听说一年半就可以!”

    “这个小鬼挺能打吗?”

    “嗯,好像不赖啊!”

    ……

    就在众人中,燕冥波略有深意地看了白净少年一眼,他还记得刚刚自己与此子对视,他惊讶地发现,从对方的眸子,他看不到一丝的恐惧。

    这对于易惜风那个年龄的少年来说,是绝无可能的。他十分好奇这个少年这些年到底经历过什么,能让他拥有这种超脱生死的大勇气!

    难道说,小小年纪就经历过大生死?殊不知,易惜风穿越而来,就相当于与重活一世,自然很多事情要比常人看得通透。

    人类的恐惧,最大的来源便是未知。人们之所以害怕死亡,并非惧怕死亡的过程,真正让人惧怕的,是关于死亡的未知。易惜风在穿越之前,并不知道自己死后会去哪?

    直到他发现自己重获新生,这才让他明白,恐怕那个在地球上的自己同样也失踪了。

    “隐仁,易惜风!”白净少年笑着一拱手道。

    他发现对方的气势忽明忽暗,极不稳定,像是在调动体内的内劲运转,易惜风见对方没有接话的打算,便立刻收敛心神,谨慎应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