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侠风云志 按时发疯

第三百九十章 小民不可轻

    第三百九十章小民不可轻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黑衣男子,尹十三眼眸一缩,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内劲修为层级只有侠者登堂境,算是刚刚踏足“三阶十二层”中第一层的武者。但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刚刚此人所展现出的身法速度!

    要知道,尹十三作为沙河帮的帮主,也算是见过不少江湖强者,但是方才黑衣男子展现出的身法速度,算是他生平仅见!就算是前段时间目睹了李承乾的强悍战力,他依然认为此人的身法速度与那位磐石侠者比,依然不逞多让。

    “阁下是?”汉子冷着脸问道,显然他不可能因为对方身法过快,就贸然退缩。因为他身后还有一帮兄弟。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尹帮主想干什么!”说着这黑衣人的手边按到了腰间的刀柄之上,看样子此人竟是一名刀客。

    虽然他的动作很小,尹十三却不敢托大,立刻从腰间拔出了两柄狭刀,他清楚以对方刚刚那种身法速度,如此近的距离下,他很难有拔刀的机会。

    不过伴随着他拔刀双持,周围一众黑甲士卒却变得十分紧张,若是之前他们还能有所克制,但是真到了要命的时候,不管尹十三是何种身份,自然是顾不得这么多,保住狗头要紧!

    “你是要战?”黑衣男子冷声问道。

    尹十三摇了摇头,沉声道:“我等一介小民,何以跟官斗?”

    “那你这是?”对方接着问道。

    尹十三恨声回道:“为活命!”

    黑衣人先是一愣,而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将手缓缓从刀柄上移开。见到这一幕,尹十三也收回了手中的狭刀。

    “尹帮主,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你今晚是见不到郡宰大人的!”黑衣人淡淡说道。

    此话一出,围在门口的一众沙河帮帮众便窃窃私语起来,尹十三沉默半晌,也想明白了其中关窍,嘴角微微一勾,却是从台阶上退了下来。

    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的管家下人,眼珠子一转,嚷嚷道:“好你个尹十三,敢带众围攻郡宰府,你可知罪?!”

    他身侧的黑衣人扭头看向这管家下人,眼中闪现一丝厌恶,不过由于戴着斗笠却没有显露出丝毫。

    就在这时,一道残影闪过,黑衣人心中暗道不好,前一瞬还在大放厥词的管家下人,这一刻却是人首分离!

    而他脸上凝固的表情来看,竟依然保持着一丝疑惑,可能他也在困惑,自己为何会被人斩首。而他嘴里还有将说未说完的话语,也因为刀刃划破其声带,严重走音,听起来如同公鸡打鸣!

    叮!一道金铁交击之声。

    黑衣人迅疾拔刀,一刀斩在了一柄狭刀之上,可惜对方另一柄狭刀已经完成了斩首。人影再闪,黑衣人再次出现就到一侧的院墙之上,脸色阴沉地看着缓缓收起狭刀的尹十三。

    “发如韭,割复生!头如鸡,割复鸣!官吏不可怕,小民不可轻!”

    尹十三看都没有看被自己斩死的管家下人,而是朗声对那站在院墙之上的人说道。

    黑衣人脸色凝重,他有些不明白,以自己的身法速度和反应速度怎么会让对方得手?而自己刚刚在拔刀之时,虽然已经极快,但他自己能明显感受到一丝凝滞。

    一念及此,汉子脸色大变,显然他已经找到了那一丝凝滞的根源,便沉声道:“早就听闻尹帮主的寒气内劲十分厉害,这次在下领教了!”

    尹十三虽然杀了管家下人,不过心中并没有多少轻松,傻此人并非因为刚刚对方口出狂言,而是为了借势。

    自从黑衣人现身,沙河帮这边的气势明显被打压下来,如果他真的乖乖地听从对方,在此将话说给黑衣人。那么沙河帮这些年辛辛苦苦积攒下的江湖地位,也将荡然无存!从看门狗,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然而让尹十三的意外的是,这黑衣人的实力,从方才交手看,此人的实力也就是侠者登堂境,并非身法高觉,就有多强的战力。看来这黑衣人的身上,定然藏有什么秘密。

    周围一众沙河帮的帮众,此时也终于反应过来,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局势,一时间都不敢相信。

    “帮主他……他杀人了!”

    “是啊!那个该死的狗腿子,活该!真是解气!”

    “帮主刚才说的你们听到了吗?他说官吏不可怕,小民不可轻!”

    “官吏不可怕!小民不可轻!”

    很快这些沙河帮的帮众,都齐齐呐喊起来,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句话,但这些出身于市井之中,饱受当权者荼毒的底层百姓,却依然愿意为此执着。

    ……

    林恒山听到外面传来的呐喊声,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旁的李承乾低声解释道:“好像是尹十三强杀了一名管家,并击退了郡宰府的高手,引起了沙河帮帮众的呐喊。”

    老者点了点头应道:“一句话道尽了市井之人的苦痛!这个尹十三能够从一名乞丐一步步走到这一步,果然是有原因的。若是有何机缘,此人定然能成一番事业。”

    一旁的毒蜂杏眼圆睁,惊奇道:“这个尹十三如此厉害?”

    站在林恒山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白猿,沉声说道:“厉害的不是这个人,而是他的经历!经历过这么多,还能坚强地撑到今天,如何不厉害?如何不能成就一番事业?”

    ……

    郡宰府,扶云居。

    “官吏不可怕。小民不可轻?呵呵,我就知道,你尹十三就不是一个甘居人下之人。只是如此爆裂的嘶吼,如此赤裸裸地撕破脸,你真的想好了吗?”坐在临近云霄池的栏杆旁,姬申扶独自喃喃说道。

    “郡宰大人,老四他一人好像应付不了那个尹十三,要不我去帮他一起将此人拿下?”一道沙哑的声音,从姬申扶的身后传来。

    原来这里一直不是只有郡宰大人一人,其实自从李承涛十年前选择偷袭之后,姬申扶便花费大把资源,培养了一批黑衣死士。

    他们都是穿着同样的黑衣,戴着斗笠,他们轻易不在人前显露真身,只在无人之时,才会现身。而刚才与尹十三拼了一刀的男子,正是他们其中之一。

    姬申扶摇了摇头,叹息道:“此番隐仁镇的人还在城里,并不是肃清沙河帮的时候,不得不说这个尹帮主,选择的时机确实不错。”

    说到这里,他又自嘲一笑道:“而且,你们的行踪还是少暴露在隐仁面前,尤其是那人面前!”

    黑衣人自然知道自家大人说的那人是谁,这也是他们之所以存在的根本原因。

    “大人,刚刚李承涛独闯郡宰府,我等都已经布置妥当,而且通过他与人屠大人一番交手,也能看出其实力深浅,为何不让我们动手?”黑衣人有些疑惑问道。

    姬申扶扭头看了对方一眼,黑衣人立刻躬身道:“是属下多言了!”

    一身中年书生打扮的姬申扶摆手道:“跟你说了也无妨,若是刚才仅是李承涛一人来我落叶城,我就算拼着重伤,也要将其拿下。可惜,就在百丈外,还有林恒山那个老狐狸!”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身后的黑衣男子疑惑道:“这个林恒山也是一名武道高手?”

    姬申扶看着漆黑夜色中的云霄池,没有立刻接话,过了良久才淡然说道:“我,不知道……”

    黑衣男子听到这话,明显一愣。在他的印象中,眼前这位落叶郡的郡宰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就算当初姬人屠与秦凯将“合邦”之事的始末交代清楚,他对于燕冥波之前的隐忍也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垂死挣扎”罢了。

    是的,姬申扶有这个实力傲世这一切,也有这个底蕴不在乎春风镇的脱离。他承认自己小看了燕冥波,也承认这一次算是栽到他们的算计之中。

    不过这都没关系,因为他清楚,燕冥波哪怕是个英雄,但他没有用武之地。春风镇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始终难以成为一方霸主。而正像这位燕帮主自己说的,真正能给姬申扶带来麻烦的,反而他们流亡成为水匪。不过这终究算不得什么是称霸之路。

    可是在面对林恒山之时,他的态度却完全不同,黑衣汉子斗笠下的眼眸中也闪现一丝凝重。

    过了半晌,外面的喧闹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些控制不住的势头。

    姬申扶转身走进厅堂,对身后的黑衣汉子道:“老二跟老三的情况怎么样了?”

    汉子轻声说道:“已经服药了,还在四方塔中修炼,估计再有几天就能把这一轮的反噬压制下去。”

    姬申扶点了点头,目光穿过厅堂投向大门的方向,修眉道:“竟然有这么多人冒出来了,那就一起吧!”

    说罢,他的身影便从这扶云居的厅堂中消失。

    …………分割线…………

    看着周围不断壮大的人群,以及四处奔走的黑甲士卒,尹十三冷峻的脸上浮现一丝古怪的笑容,他知道这般下去,姬申扶一定会现身。

    刑海富发现城北逐渐壮大的喧哗声势,便随着人流渐渐靠了过去。

    其实对于落叶城的百姓来说,之所以围过去,也仅仅是为了看热闹罢了。当然其中可定有不少沙河帮的人,在人群中不断攒动,让人们将原本压抑在心中不满发泄出来。

    “官吏不可怕!凭什么只有今天不交税,以后老子都不交了!小民不可轻!”

    “官吏不可怕!这房子和地你卖这么贵,根本住不起,我们要大房子!小民不可轻!”

    “官吏不可怕!每次这些你们这些黑甲士卒巡视之时,都会赶我们走,没有营生我们怎么活?小民不可轻!”

    ……

    沙河帮的帮众混迹于人群中,将各种不满的声音宣之于口。

    只不过细心之人仔细一听,就会发现这所谓的起义,慢慢在有心人的带领下,偏离了原本的主题。

    刑木与刑海富站在人群外围,看着几十丈外与黑衣人对峙的尹十三。

    “这个尹帮主确实有些东西,在这个时候选择跟姬申扶闹翻,看来他是打算抽身了!”刑海富沉声说道。

    “抽不抽身,还为时尚早,就是有些可惜了,之前杀了他们不少沙河帮的人,否则也可为我们所用!”刑木砸吧着嘴说道。

    老者笑着看向刑木,低声问道:“敢不敢试一试?”

    “这……倒不是不可以,只是得看这位尹帮主有没有那么大的度量了。”刑木眯着眼说道。

    就在这爷俩在一旁看热闹时,一到白色身影突然出现在郡宰府的大门口。

    一时间原本还在呐喊着“官吏不可怕”的人都纷纷收了声。仅是一个现身,就让在场一众群情激昂的百姓集体收声,这种威势在当今落叶郡恐怕只此一人!

    落叶郡郡宰,姬申扶!

    “说!”

    一身书生打扮的汉子,没有过多废话,他甚至没有看那被砍了脑袋的管家,只是盯着尹十三,说了一个字。

    尹十三只觉得呼吸一滞,他清楚这是两者之间巨大的修为差距导致的,当然他也不敢确定是不是姬申扶的功法特性。

    “郡宰大人,尹十三跟随大人多年,不敢说有何功劳,但是苦劳可有?”

    姬申扶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今忠臣遭疑,贤能被弃,沙河帮一众兄弟死伤无数,臣肯请郡宰大人留条活路!”说罢,尹十三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见到这一幕,站在台阶下的一众沙河帮帮众都红了眼睛!纷纷出言劝阻道:

    “帮主,不可啊!”

    “帮主,我等愿意誓死追随!”

    “兄弟们不要怕,把命搭上,二十年后又是条好汉!”

    ……

    看着原本被姬申扶的余威压下去的势头,因为尹十三这一跪,又再次冒了出来!

    郡宰大人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他瞪着低头跪在那里的尹十三恨恨道:“好一个有情有义,肝胆相照的尹十三,尹帮主!”

    此话一出,一道道内劲激波横扫全场,让原本喧闹的势头重回平静。

    站在远处的刑木脸色阴沉道:“好深厚的内劲!而且配合声波功!”

    只是还不等他继续感慨,姬申扶接着道:“从此,沙河帮不再是我落叶城中帮派!你还有两个时辰,天亮之前滚出落叶城!否则……格杀勿论!”

    话音刚落,他身后跟着响起一阵应喝之声。

    “属下,遵命!”

    这四个字说得如此整齐干脆,挺声势竟不下一千人!

    原本欣喜若狂的沙河帮帮众,脸色瞬间变得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