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侠风云志 按时发疯

第四百二十五章 重组沙河帮

    第四百二十五章重组沙河帮

    刑木见自家老爷子如此看好尹十三,心中多少有些不忿,毕竟他与对方年龄相近,也算同龄人,自然多少有些不服气。不过,刑家老大也有一定自知之明,尹十三的修为已经是入室境巅峰,比自己这登堂境巅峰高出了整整一个层次。

    再算上对方的草根身世,哪怕他心中不服,顶多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午时刚过,刑家父子便来到了林狼山城的附近,此时他们的身份还是以刑家镖局的镖师,两人抵上通关引碟,很快便进入了城中。

    来到之前约好的地点,他们很快便找到了尹十三的踪迹。

    “尹帮主,别来无恙!”刑海富笑呵呵地冲着这位冷峻汉子略一拱手。

    尹十三眸光一亮,脸上难得露出一抹笑容,抱了抱拳回道:“刑老先生能来此与我沙河帮再次相逢,便是有缘啊!”

    他们两人都是从草根崛起,各自创立了安身立命的帮派,可谓是成精的老狐狸,此番一问一答,看上去客套,实则暗藏玄机。

    两人心里都清楚,沙河帮元气大伤,而刑武堂不仅人才凋零,更得罪了当地的朝廷。没有人比尹十三更清楚,一个依靠朝廷势力上位的江湖势力,在失去当权者信任后,其下场会多么凄惨。

    这几日的沙河帮,正是经历了这样一场浩劫。

    所以,才有了刚一见面,刑海富那一句“别来无恙!”

    只不过尹十三也不是那种任人拿捏的主儿,回了一句“便是有缘啊”,也借机暗指对方的境遇也不比自己强多少。

    实际上,刑海富的境况确实不如尹十三,虽说沙河帮经历姬申扶的驱逐之后,整个沙河帮的实力已经大幅缩水,实力不足全盛时期的三成,但经过这长途跋涉汇聚到青川郡的一众帮众,也变相地完成了一次涅槃。

    相比只有刑海富与刑木父子俩,形单影只的身影,无形中也说明,如果沙河帮与刑武堂真的达成合并,势必将以尹十三为主。

    一念至此,作为势力首领的尹帮主,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刑老当家与刑大当家,千里迢迢在青川郡相逢,如此看重沙河帮,尹某在此谢过了!”

    说着,他郑重向对面这位老者行了一礼,哪怕以后对方会成为自己的部下,但是千里跟随,不得不记得这份恩情。要知道,帮中大部分人都在这场迁徙中失散,当然有的是计划安排,有的是出于各自私心,也说不准对与错。

    可是刑家这对父子,能信守承诺,这无形中获得了尹十三的好感。

    “尹帮主见外了!刑某漂泊一生,先后创立刑家镖局、刑武堂!也曾立志将其发展成三流门派,奈何无甚门路!”老者喟然长叹。

    “刑老,相见恨晚啊!”冷峻汉子点头应道。

    刑海富淡然道:“奈何岁月无情,我膝下五子,四子皆阵亡,只留家中独子老大一人,刑武堂不复!今又奉命刺杀赫连云圣……呵呵,也罢,此事成败已无我刑家瓜葛。刑某只图安享晚年罢了。”

    听到这里,尹十三心中暗道:安享晚年就不会跟我来青川郡了!不过这话他肯定不能摆在明面上说,毕竟要给对方留一定的面子。便感慨道:

    “英雄白头,美人迟暮,天道循环!只是如此安享晚年,岂不是浪费了刑老这一身绝学与韬略?”尹十三佯装叹息道。

    刑海富摇头苦笑,连连摆手道:“何来绝学?也无韬略!否则岂会是这般境地?”

    尹十三上前一步,擎住刑海富的胳膊,正色道:“刑老岂可妄自菲薄?就算心中厌倦尔虞我诈,可也要为后人想想!”

    不得不说,尹帮主在劝人的方面,确实深谙其道,虽手刑海富也不是那种多么在乎子嗣的父亲,可对方既然将这话铺成了台阶,下起来自然舒服一些。

    刑海富先是一愣,没有接着回答,仿佛是在认真思考尹十三的建议。

    而这位尹帮主心中也暗骂对方“老狐狸”,此事的利弊,刑家父子恐怕在来青川之前便已经考虑清楚,此时摆出一副沉思纠结的样子,分明是像讨得更大的便宜。

    “刑老,尹某愿以副帮主之位待之!而刑木,便是沙河帮新任堂主!”尹十三抬眼盯着对方,缓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刑海富眼中眸光一闪,心中微动。再来此之前,他与刑木本就商量着,如果此番加入沙河帮,最起码要有“堂主”之位。

    最为理想的,便是父子二人双堂主。底线便是,其中一人为堂主即可。

    而尹十三的建议,听上去要比两人预估的结果还要好上不少!毕竟副帮主一职,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尹十三,其余众人的地位都在刑海富之下。

    可刑家老者也是纵横江湖多年的老手,瞬间也清楚了其中猫腻。这个“副帮主”八成算是个闲职,或者说是帮主谋士的位置,只是名义上的“副帮主”,实际上还不如堂主有实权。

    其实,尹十三心里也有杆秤,刑家的并入,自然会大大提升沙河帮高层的战力。毕竟这一点是其最大的短板。

    可正是由于这一点,他不可能将他们两人都任命为“堂主”。要知道,此次跟随他进入青川的,只有黄沙堂的谢黄琪,以及青河堂的李青平。红花堂的聂风华,并没有离开落叶城的十八胡同,虽说不算叛逃,但短时间内,这位堂主肯定无法归位。

    若是同时将刑家两父子,同列“堂主”,那将严重削弱他对沙河帮的控制力!

    刑海富愣了一下,仿佛是被尹十三的话震撼到了,过了两息时间,他缓缓对着眼前这位冷峻汉子躬身一拜,沉声道:“属下,刑海富,拜见尹帮主!”

    尹十三自然不会真的让他拜下去,立刻上前一步,托住了他,笑着道:“刑老无需大礼,以后叫我十三便可!”

    老者心下一暖,虽然之前两人诸多交锋,那毕竟是为了生计,也涉及到两方势力。此番刑家与沙河帮合为一家,尹十三的态度也很明确。只要好好跟着我干,地位和你该得的,我都不吝啬!

    此时刑木已经单膝跪倒在地,拱手道:“属下刑木,拜见帮主、副帮主!”

    尹十三咧嘴一笑,沉声道:“此番我沙河帮又添一员大将!之前为跟你俩说,此番我沙河帮离开落叶郡,重新回到青川郡,如同涅槃再生。所以帮派中也有一定变化。”

    说着他伸手一指身后的谢黄琪道:“此人名叫谢黄琪,现任黄沙堂堂主,代号黄琪!”

    要知道,谢黄琪原来“黄狮”的名号,在市井江湖上有着不小的威望。作为曾经沙河帮的第二高手,同时主掌杀人为生意的沙人组织,此次更改江湖代号,不得不说也算是重新来过了。

    接着尹十三又指了指李青平,说道:“此人名叫李青平,现任青河堂堂主,代号青平!”

    同样是沙河帮中三号人物,主管沙河帮甚至是落叶城的所有江湖消息,这位以鹰爪功和轻功闻名的汉子,此次更改江湖代号,应该也是为了更好地融入青川郡。毕竟曾以“青川”之名闯荡江湖,虽然也算是巧合,但无形中也会给沙河帮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最后,尹帮主看向刑木,沉声道:“刑木,现命你为红木堂堂主,因为你是刚刚进入帮派,我等也没有一同战斗的经历,便暂不赐代号。”

    虽然之前黄琪与青平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新代号,不过之前只是口头说说,而现在算是真正任命。所以这三位堂主,齐齐跪下接受任命,并拱手道:“属下领命!”

    尹十三看着眼前这四人,心中大喜:算上自己,沙河帮已经拥有五位侠者境高手,其中自己与刑海富,已经是入室境的侠者,距离三流门派标准也是越来越近了。

    ……

    三流门派,已经算是武林江湖承认的门派势力。这更多是对一方势力实力的划分,而非真的要成立门派。一般三流门派,需要一位侠者大成境的掌门,门下长老为侠者境武者,人数达到十人。

    而很多势力或者世家门阀,也可以用此衡量。比如落叶城,有姬申扶这位大成境强者,麾下一众侠者境的守将、骑将,人数也超过了十人。

    所以,落叶城在武林江湖上,就会把它当做一个三流门派来看待。

    至于二流门派,则需要大侠境的强者撑腰,同时侠者境的长老人数不低于二十人。一些强大的二流门派,麾下大侠境的强者还不止一人。

    同样的,对应起来,罗云六大家族便属于这一层级。就像罗云宗的周元一,他本是姬家的老祖,而姬家像姬申扶这样实力不俗的侠者境强者,也确实不下二十人。

    至于再往上的层级,对于目前的沙河帮来说,还是太过遥远。其实在尹十三看来,能够进入三流门派,他这一辈子就算没白瞎折腾。毕竟门派最是看重底蕴,强大的门派或者门阀世家,基本上都不是靠着一代人成长起来的,都是几代人的共同努力!

    …………分割线…………

    就在沙河帮在林狼山城中,重新组建沙河帮之时,易惜风一行人也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青云派。

    青云派,位于青川郡的中部,属于青云城辖内。很难说清,青云派是因为地处青云城,所以起名叫青云派。还是青云城因为青云派在此,才起名的青云城。

    或者都不是,而是因为这里同样也有一座罗云国的名山青云山。

    作为江湖门派中,罗云国的代表,从罗云国建立以来,便有“北青川、南罗云”的说法。

    一方面,这里的“罗云”二字指的是罗云宗,而另方面,则是历史问题。青云派,原本属于云霄宗,与青川郡北面的霄缘书院乃是同宗。

    后来,由于云霄宗与平天宗的纷争,以及百里平天的消失,让云霄宗一下子成为了众矢之的,最后被罗云宗取而代之。

    至于这其中很多事情,已近被隐没在历史中,世间知道真相的人,可能不少,但都地位极高!

    一路上,易惜风听赵龙与林雷讲了很多关于青川郡的事迹,其中不乏一些历史上涌现出的强大门派,不过大多数,都逐渐消亡,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

    虽然他自幼跟随学习通艺训练,而且十分刻苦,但是由于原生环境的差异,对于很多书本上不讲的野史,白净少年的涉猎就十分有限。

    相比赵家、林家的家学渊源,这其中差距自然能看得出来。好在李新添自幼跟随李承涛、李承乾长大,要说这两人正经做饭吃饭,可能没怎么教会少女,可要说各类野史,再加上李承乾喝完酒之后的胡吹海吹,这位白皙少女可谓是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可能但凡是少年,总是喜欢在异性面前,显摆自己的博学多才。赵龙这种一向沉默寡言的人,一路上也没闭上过嘴。

    好在易惜风心里成熟很多,再加上别人将这些野史当故事讲,而他却一直留心这些故事背后隐藏的秘密。

    再就是,他对李新添很是了解,少女其实对于这些野史趣闻,并不是很感冒。反而对吃的抱有极大的热情。

    他瞥了一眼,在跟林雷激烈讨论的赵龙,以及他腰间挂着的双刀,心里啧啧叹息道:臭小子,论追姑娘,你还真是个二把刀!

    看着马车在青云城的街道上行驶着,以及眼前高耸入云的青云山。城池依山而建,绵延几十里却不宽阔,从城南门到城北门,只有不到十里。而东西方向,却有几十里长。

    盖因从南门进入城后,地势一路向北拔高,等到了北门已经遍布山路,或是高低不平,或是险滩崖壁,整个青云城仿佛是这所青云山脚下环绕的一条长长丝带,点缀着这座庞大的山脉。

    青云山并非只有青云派这一个门派,但青云山上所有的门派、帮派,都奉青云派为尊,其中也有几家实力不输青云派的新兴门派,奈何底蕴与其相差很大,便互为同盟,只不过事事也是以青云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