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侠风云志 按时发疯

第三百零四章 身份暴露

    第三百零四章身份暴露

    (尚未修订,请明日再看!)

    李新添作为神教圣女,其地位自然非同一般。与之相仿,同样是魔教魔子的乾元,也代表了魔教高层的态度。

    易惜风之前的嘲讽,之所以能引起周围各大门派的重视,更主要的是对其身后势力的猜测。哪怕强大如大明寺这般同为“八大门派”的庞然大物,在对上乾元时,都要有所顾忌。

    哪怕心里瞧不上,表面上的客气与礼节,还是要顾忌一下的。

    “圣女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身着一身漆黑魔甲,脸色透着一抹苍白的乾元低声问道。

    显然,对于李新添贸然插手此事,已然超出了他的预期。

    “我说了,等一下。”一双明眸宛若秋水,哪怕面对魔焰嚣张的魔教魔子,也没有丝毫波澜。只是这双如水眸子之下,隐隐带着一抹怒意。

    两人虽说年龄不大,可毕竟身份特殊,此时一个停拳而立,一个挺身挡在正中,让场面变得有些诡异。

    韩三笠作为此间主人,自然不愿看到事情往不可预料的方面发展,便传音道:“今日圣女加冕大典,在场众人若是诚心祝贺,韩某自然欢迎!若是妄图在此生乱是非,别怪韩某主大欺客。”

    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让周围各大门派为之一静。上武境武者的恐怖威压可不是寻常武者可以顶住的。

    佛爷张启灵见此,立刻给身边的赵龙使了个眼色,作为佛门高僧,本身就对因果之数很是敏感。赵龙算是其座下弟子中,极为出色的一位。虽说此子深陷情劫,还未皈依佛门,只能算作俗家弟子。

    可佛门乃修心之地,最是看重因缘因果,仅是一眼,他就发现赵龙身上的因果与这位神教圣女、以及突然出现的白净青年纠缠不清。

    所以他敢断定,如果圣女或者白净青年卷入与乾元的纷争,赵龙定不会袖手旁观。于是这位张佛爷,在乾元闪身消失,赵龙出声提醒之前,便施展佛门禁法,将他这位爱徒禁在原地。

    乾元毕竟是魔子身份,贸然出手尤其是在众多门派眼皮子地下,魔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呵呵,韩教主,你的意思是,神教要包庇这位蔑视我魔教的贼子?”

    乾元此时脸色不善,虽说他的武道修为远比不上韩三笠,可毕竟也是魔教高层的一份子。倘若今天,真真地吃了这个哑巴亏,岂不是在天下门派面前将魔教的脸面丢尽?

    这种罪责,他承受不起。

    更何况,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还将自己献给圣女的魂龛掉包,看着对方手中那柄冒着黑炎的漆黑长剑,乾元的心仿佛就在滴血。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如果不能将此事处理得当,那么回到教中,自己的魔子地位很可能会变得岌岌可危。

    魔子不同于神教圣女,每一代魔子都是经历血海磨炼,淘汰了不知道多少魔教精锐青年,才走到最巅峰。稍有不慎,就会被后来者打落神坛,万劫不复!

    ……

    易惜风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少女,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曾几何时,那个戴着灰黑色面具的少女,早已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记得上次在青云派相遇,当时易惜风冒名“李念”参加钟灵溪的比武招亲。当时的两人对彼此的印象,还停留在五年之前。

    两人之间的感情也很模糊,潜意识中,易惜风不想以“真名”参加招亲,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心中的这位“新添妹妹”。

    而在李新添心中,那个从小就很有意思的白净少年,如今也成为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身影。

    就这样,他俩在比武招亲的会场再次重逢,虽说两人容貌大变,可依旧一眼认出了彼此。自那一别,又是近半年时间,再次相遇,思念之情宛若潮水!

    “新添。”

    易惜风的声音很是轻微,轻微到在场大多门派的高手,都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

    可眼前少女的身影却跟着微微一僵。

    站在他俩对面的乾元也注意到,眼前这位圣女殿下的眸子瞬间慌乱起来。

    那是一种独属于少女的心悸,以及慌张。

    很难想象,刚刚面对自己“魔龙拳”时,也毫无紧张的神教圣女,竟然会因为那两个字,作出这番小女儿姿态。

    李新添轻轻吐了一口气,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她清楚,此时情况危机,绝不是互诉衷肠之时。

    可就算如此,脸颊的红晕还是如野火一般“烧”了上来。

    “看来,此人圣女殿下认识?”

    乾元淡然说道,只是他的眸子中已然满是怒火和深深的妒意。

    在他看来,这个白净青年一定与圣女殿下有些不清不楚,否则她怎会因为对方说出两字,便是这般光景?再联想到,自己刚刚心中的打算,妒火瞬间填满这位魔子殿下的心胸。

    李新添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听出了乾元话里的意思。

    如果她承认认识易惜风,那么这场冲突将会进一步升级,变成魔教与神教的一场正面冲突。魔教魔子与神教圣女,都是两大宗门的象征力量,自己刚刚出手阻拦,还可以解释为维持加冕大典的稳定。

    可若是承认易惜风的所说的话,那就十分被动了。

    韩三笠也看出了其中端倪,跟着脸色也变得相当古怪。

    魔教与神教已相交近千年,两个庞然大物同处魔国,分为共治,若说彼此没个防备那是不可能的。可要说我们这位韩教主真怕了对方,也有些说不过去。

    他没有出言解释什么,反而略有兴趣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陈传拓。这位新晋从圣境的霄缘书院院长,可是个地地道道的人精,自然看出了李新添与易惜风的窘境。

    只是还不等陈传拓开口打圆场,一直站在李新添身后的易惜风,却突然沉声说道:

    “真武道殿,内门弟子,易惜风,参谒碧游!”

    他的声音,不高。

    可落在众人耳中,却宛如惊雷!

    就连一直眸光淡然的韩三笠,在听到易惜风这话的时候,一双宛如鹰眼的双眸,也下意识地眯了一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