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宇宙无敌水哥

第二百零七章:寿喜烧

    本部最强对阵本家最强的过程没什么好赘述的,林年上手拿八神庵、不知火和二阶堂红丸,源稚生那边一选克里斯、再拿雅典娜和草薙京,两边先手又分别上了八神庵和克里斯。

    如果按照拳皇正统剧情来看两边的选人都挺有意思的,八神庵身上有大蛇之血,克里斯则是被大蛇当做了复活的躯体,在剧情两边算是颇有渊源也算是老对头了,现在在游戏里又碰上了一块准备一分高下。

    选人完毕后进入准备阶段,3、2、1倒数,Fight,然后克里斯扑街。

    源稚生拿着手柄热了一下身,双方轻拳重脚试探了一下找手感,然后克里斯就莫名其妙被逼到版边,又被林年存了三格气的八神庵摸了一下,逆版边指令投以后两次3的三气十割.

    K.O!

    嘹亮的声音响起时,源稚生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其实对于PS游戏林年并不陌生,虽然他穷鬼买不起这种高档游戏机,但不妨碍他早在某路姓同学家靠蹭PS把爪八十割练到炉火纯青了,还为此在那位同学身上赌赢了不少瓶营养快线的钱。

    看着源稚生愣神,林年面不改色地喝了一口可乐感觉不太对劲,低头一看发现拿成绘梨衣的了,愣了一下后擦了擦罐口放了回去,不动声色地把视线放回到屏幕上继续下一回合。

    Round2,源稚生的雅典娜上场,互相试探,凑够三格气,然后她!

    然后她被八神庵抓个失误甚至连十割都没用上,上手打了个9.1割进入血皮,局长阁下屏息一口气沉着冷静地准备用攒够了五格气的暴气模式雅典娜反杀可这时他只见到林年的八神庵开始猥琐地猫在了版边一直重复使用重脚、轻拳、重脚、轻拳

    源稚生面无表情地深吸了口气,走上前去送掉了就算防御姿态被摸两下也得暴毙的血皮雅典娜,开始了第三场的草薙京。

    草薙京上场,宿命对决,红与紫的碰撞,仇怨的厮杀。

    然后源稚生起了,一套被秒了,有什么好说的。

    三分钟不到解决战斗,本家最强被按在了榻榻米上摩擦,脸上都被磨出红棱了,还好没其他人看见这一幕,就一个曼蒂在后面可劲儿的鼓掌,要不是手机被没收了恨不得把这视频拍下来放到守夜人论坛上去扬我本部神威!

    这打什么打?

    被摸到一个破绽起手就是至少九割,然后就开始猥琐战术,而你这点血皮但凡再吃一两个轻拳就得gameover,又有实力又喜欢搞心态,我问你这种贱人该怎么打?

    哦,也能打,顺着网线真人PK就行了。

    源稚生这下也终于知道绘梨衣是怎么连续几天都输给这小子的了,林年这家伙在游戏上的胜负心简直强到爆表了,为了赢游戏在规则内无所不用其极。

    打拳皇这种秀操作的游戏就专选抓到就一套打九割、十割的机会流爆发形狠角色,打侍魂2这种平衡性很强的游戏又马上锁定版本之子橘右京,一直拉开距离丢波发火凤凰恶心你,看你上来要打架立马一个幻影移形突刺你一刀,你倒地翻身起来又发现这弔人摸到远处去丢火凤凰了

    玩拳皇锁定不知火舞、玩大乱斗锁定碧琪公主的绘梨衣一直输给林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女孩子家面皮薄当然玩不过林年这种为了赢疯八都能悄悄给你摸出来的崽种,关键是这个崽种技术还好,反应快到你但凡露出一个破绽超过半秒你就得承受暴毙的风险。你故意露出破绽这家伙又能敏锐的嗅到你的阴谋发波远程偷你的血。

    源稚生一场对决打下来感觉自己血压有点上涨的趋势,但好歹还是做到了泰山崩于前而不惊,贱人坐于左而不兴的心境。

    这种心境直到看见上杉绘梨衣一脸尊敬地给林年递可乐的时候出现了裂痕,与之出现裂痕的还有PS3的手柄。

    昂热校长把自己的出色学生送来日本是花钱买教训的所以他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对吧?放下PS3手柄的源稚生默默地想。

    身后的寿喜烧开锅了。

    游戏插曲后饥肠辘辘的曼蒂终于忍不住揭开了盖子,白色的蒸汽飘飘忽忽地往上蹿像是白色的灯罩一样蒙在吊灯的上,整个屋子都被菜色煮出来的香味填满了。

    真人PK的事暂且放下,林年、源稚生、上杉家主、曼蒂,四个人各坐被炉的一方,面前摆放着碗筷餐具沉默地盯着沸腾的煮锅谁也没先动筷子。

    在背后PS3上拳皇12停在1p胜利的界面,红头发的八神庵拽拽地双手揣着裤兜上本身前倾一脸轻蔑,而后根本没机会上场的不知火舞和二阶堂红丸也摆着各自的胜利姿势。

    “吃吧。”源稚生最先开了口。

    而后四双筷子落锅,豆腐、鱼板、松阪牛肉被夹了起来,涮上搅碎生鸡蛋做的酱料一口吞。

    热乎感瞬间冲散了拉门外凌晨东京大雾的湿冷,幸福感和满足感由内而外的迸发了出来,随着嘴里牛肉味和蛋液的轻腥扩散至了全身,每重复咀嚼一口这种幸福感都会成倍的增长,像是要跟锅里升腾起的蒸汽一样冲到吊灯里、冲到天花板上去填满整个里屋一般。

    源稚生轻轻在碗内戳齐筷子,安静地看了一眼桌上的上杉绘梨衣,可能是错觉的缘故,比起曾经他带数寄屋桥次郎的寿司给她时,她也没有像今天一样高兴这个女孩的高兴并不会表现在脸上,可能是生长环境的缘故,很少有人能从微表情读出她的情绪,但源稚生却是为数不多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就现在他看来,绘梨衣应该是高兴的,只会是高兴的。

    寿喜烧是林年和曼蒂统一意见点的,这两个家伙就算被软禁起来也绝不让自己吃亏,这几天来他们的待遇无非就是从三十三层的贵宾套房换到了ξ层来,没有丝毫的拘束感,该吃啥吃啥,该玩游戏玩游戏,本家不审讯,他们就不慌,跟块牛皮糖一样不嚼就拧成一块,估计嚼了只会黏掉你的牙齿。

    “说起来,我以为蛇岐八家的八位家主都会是像犬山家主一样的人物,但没想到也会有上杉家主这样年轻的孩子。”吃寿喜烧之间,林年久违的开口挑起了一个话题,而话题的对象自然是正坐在桌边面无表情的源稚生。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除了游戏方面林年经常跟绘梨衣在笔记本上交流心得,与蛇岐八家、日本分部、乃至那一天袭击的事情算得上是半句都没有放在明面上来谈过,每天定时定点来监视他们的源稚生也没有开过半句口,双方没有进行任何有效的交流。

    但看起来借着这顿寿喜烧和打拳皇破冰运动的光,林年似乎也终于决定跟这位执行局局长建起一些可靠的交流了。

    “”

    只是源稚生似乎并没有想回答林年的样子,灯光照得他那俊朗如雕像般脸庞明暗面,大概花痴的女孩能借着这张脸在饭桌上猛吃三碗大白米饭。

    “师弟按照你的说法,那你也是孩子,因为我感觉你跟上杉家主年纪差不多。”专挑牛肉夹的曼蒂为了不让林年尴尬开口吐槽。

    “17?18?”林年转眸看向了上杉家主灯光里那红色额发下可以说得上是特别漂亮的白皙脸蛋。

    “19。”

    本不想插进话题的源稚生还是替绘梨衣回答了这个问题大概是害怕绘梨衣低头拿笔记本的功夫,寿喜烧里的牛肉被餐桌上某个无情的金毛食肉机器给抢完了。

    “那比我大两岁,今年我17。”林年趁着曼蒂捞第二块肉的时候,把她碗里的第一块肉神不知鬼不觉的夹走了沾了点蛋液放嘴里,后者夹肉回来低头看着空碗愣了好一会儿。

    “那你该叫她お姉さん。”给牛肉裹着蛋液曼蒂怨念地给林年下绊子。

    “我又不知道日本这边有没有什么奇怪的规矩,怎么能张着嘴巴乱叫?”林年白了她一眼眼里却满是称赞这球好助攻,随即又看向源稚生说,“而且这里已经有一个‘哥哥’坐在这里了,乱认‘姐姐’的话是不是有些攀关系的嫌疑在里面?”

    “”

    源稚生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林年所言的自己跟绘梨衣的关系,只是表情淡然地给绘梨衣夹豆腐、粉条和土豆之流的素菜,也不管后者有些不乐意得戳开盖住牛肉的软烂土豆。

    “平时都是你教她打游戏的吗?”林年见源稚生不想提及一些敏感话题就岔开了话。

    听到这句话,咬着筷子仔细舔干净上面蛋液的上杉家主也抽空看了一眼源稚生,为了不让餐桌上气氛尬住,源稚生也只能开口简短地回答:“以前教,后来不常教,都是她自己玩的。”

    “玩得不错了,只可惜遇到了我。”林年点了点头。

    曼蒂咳嗽了一下心中庆幸自己没在喝可乐,不然这个对位她得喷执行局局长一脸,同时心想腿没瘸前师弟你这么皮好歹还能跑路,但现在腿瘸一半了别人想揍你你真的能跑掉吗?

    很显然林年并没有在乎这个问题,因为他这几天已经大概摸清楚源稚生的脾气了,于是才有了接下来准备开始的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