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宇宙无敌水哥

第四百九十一章:结局

    挂着骷髅旗的海盗船停泊在隧道外的人工湖上,在人工湖旁的路桥上,不少游客拿着相机对这艘高度还原《加勒比海盗》里“黑珍珠号”的海盗船进行拍摄。

    据说东京迪士尼花了大价钱请来了电影道具设计师、美术渲染师以及CG制作室的工作人员,才完美地还原了这个项目的一切布景。

    这里也是加勒比海盗项目最后一段路,每有一艘木船从黑漆漆的观景隧道里驶出,黑珍珠号上打扮成Jak Sparrow的演员就会探头出来翘起兰花指开始表演,台词倒是可以直接动用船上准备好的套路配音,再加上迪士尼化妆技巧一项值得称赞,演出的效果倒也没得说。

    而这次也不例外,甲板上的Jak Sparrow船长算好五分钟一班船的时间,从小马扎上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再优哉游哉翘着手指走到了船边,审视了一下隧道出口处飘出来的小木船咳嗽了一下准备开始对嘴型,可在定睛一看看清楚后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了,任由着背景的台词开始念,而他的嘴巴却张开着动也不动。

    小木船上正在发生一场激烈的战斗,一对迪士尼公主王子正在跟一个全身穿得漆黑的男人进行击剑对决?三人都手持着弯刀,在木船上打得激烈无比,你来我往,不仅是Jak Sparrow船长,就连岸边围观着这边的路人们都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源稚生左右开弓,双手各握一把墙上抽下来的海贼弯刀,跟不远处站在萨拉玛公主身边的苏丹王子大眼瞪小眼,而苏丹王子也无惧这个恶人的“威胁”,正气凛然地回视过去,在身后木船前部的女性游客们纷纷捂住心脏做陶醉样。

    带着妹妹打哥哥,你还是个人?

    源稚生原本还以为这个男孩会很男人地跟自己进行刀术上的对决,大家血统反正看起来都差不多,夯大力比剑术谁赢谁带走绘梨衣公平公正,但你这打到一半忽然就把绘梨衣一起拉过来并肩子上是个什么道理?

    林年对此的回答是耸了耸肩,大概意思是绘梨衣主动要帮忙的,你总不能让我把她按回去?如果这是一场表演的话,公主助拳王子暴打邪恶兄长十分合情合理不是吗?

    “你的哥哥不是什么好人,我们一起上!”林年看向绘梨衣认真地说。

    绘梨衣拿着自己的波斯弯刀没空写字,但也是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对林年的提议赞同,又转头看向源稚生一脸平淡,像是看陌生人一样可源稚生还是能从那双暗红的眼眸中看出压抑不住的雀跃和兴奋。

    你有种。

    源稚生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林年没有说任何话,摆出了二天一流的起手式。

    绘梨衣踏步出刀,由于她的公主着装是波斯长裤而并非裙子,所以就算踩着木船的座位行动也显得灵巧无比,出刀的方式稍显稚嫩,只能模糊看出一点日本刀术的影子,但不明显,很显然就算平时接触过,学过一两手,在实战里也只能照猫画虎用出来。

    毕竟平时绘梨衣要是真正出手,都是利用“审判”这个大杀器,刀术对她来说的确算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可在现在这个时候,她还是努力地照猫画虎学着林年和源稚生的招式加入了这场战斗。

    源稚生睁大眼睛看着绘梨衣以一招之前林年用过的“北辰一刀流”中的“樱花放神”,一刀凌厉的切落颇有“心形刀流”中观摩狮虎扑咬参悟的“狮子示现”的风采,用在绘梨衣身上少了一分凌厉和凶狠,多了一分春樱坠落似的美的残缺。

    这一刀破绽很大,属于破釜沉舟的劈斩,一旦被抓住空缺就会被切中腹腰割断肠子而亡,而在源稚生这个刀术大师眼中,绘梨衣这一刀“樱花放神”虽然很美,但委实破绽大到不堪入目。可他又能怎么办呢?反击切开绘梨衣的肠子?别开玩笑了,他连挡的力气都不敢用大了,还得吃下“樱花放神”的一半力气免得硬抗震到绘梨衣了。

    源稚生双刀夹过头顶硬吃下这一刀,在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失误了,虽然绘梨衣在本家中一直都是受到保护的角色,但她也是一个混血种,一个完全不下于‘S’级的超级混血种,身体素质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扛起一辆小型汽车!

    这一刀像是被巨大的落石砸到一样直接把源稚生身形砍歪了,手中两把海贼短刀都崩出了裂痕,绘梨衣一刀得手立马扑身下去趴在了座椅上。

    “你死到临头了!”在她身后林年大喊一声飞起过来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把他直接踹飞出了木船!

    源稚生跌落水面,重新上浮时立马就看见带着绘梨衣往黑珍珠号楼梯上爬的林年,他立刻游了过去扯住了绳子楼梯往上爬,才探出头两把合力落下的波斯弯刀就往他头上砸了过来!

    源稚生双手一按船舷,皇级别的力量爆发了出来,带动自己的身体翻身而上避开波斯弯刀的同时脚踩在了两把交叠在一起的刀面上。

    林年放手刀柄跳起就是一记空中转身三连踢过去,源稚生一一拍下,一脚踩在了横置着的波斯弯刀上,弯刀旋转弹起被他抓在了手中,同时稳稳站在了船舷边上源稚生的左侧,而在右侧绘梨衣也爬了上去,两人一左一右对源稚生形成了夹击之势。

    “绘梨衣!”源稚生扭头看向身旁的绘梨衣低声喊道,声音中满是认真和严肃。

    “任何让你感到不快的事情你都可以拒绝,不要因为他是你的谁而百般顺从,你要有分辨好坏的能力。”林年看向绘梨衣立刻开口说。

    “她分辨不清好坏。”源稚生冷冷地说。

    “你就能分辨出好坏了吗?在这个世界上谁又能知道什么一定是好,什么一定是坏呢?为什么不给她试错的机会,让她自己选择?”林年同样放冷了声音看向面前这个男人,“有些时候过度的保护不见得是正确的,当有一天你判断失误给她带去错误的好坏时,不仅她会受到伤害,你也会为此后悔终身的。”

    “”源稚生没有说话,他注视着面前男孩的眼眸,想从中看出卑劣的虚伪,但他只看到了纯粹一片,那双眼睛就像是打开的窗户一样如一地流露着他真实的情绪。

    然后他选择了进攻,而这次他的刀势从防御剑术转为了彻彻底底的进攻,如果说之前都是跟林年进行剑术的比拼,那么现在这一刻比拼就该进阶为厮杀了。

    心意流·四番八相·释迦转轮

    心意流中为数不多的双手剑术,船舷上源稚生挥刀如轮一般画出了佛相中佛轮一般金色的圆,那是午后的阳光照在刀刃上折射出的光辉,可在他身后绘梨衣大步向前一脚踹在了他的腿弯上,就算是龙骨状态源稚生也为之一个踉跄,却硬撑住没有理背后的女孩,双刀轮向了林年。

    林年不闪不避,也出刀,在他的刀法划出斜月花瓣时,源稚生猛然抬头看向这个男孩的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场景。

    心意流·四番八相·白莲夺胎

    绝传刀术,心意流派·四番八相,林年居然用出了秘传的古武剑术。

    源稚生惊讶并非惊讶于对方刀术的厉害,这种剑术说白了只是对于剑技上一些精妙技巧的汇总和表现,他惊讶是惊讶在林年居然学过心意流·四番八相这种在日本本土剑术界都是不传秘传的绝技剑术。

    少年宫?

    不可能,以对方对剑道的掌控绝对不可能只是少年宫那么简单,这种秘术压根就没有在书卷上以剑谱的方式存在过,都是一代古武刀术宗师在诀别之时口口相传,在传人真正掌控的一刻才会咽下最后一口气撒手人寰,回归尘土但林年能从少年宫学到这种剑术?

    如果事实正是如此,那源稚生只能认为这个男孩往昔成长的幕后,必然有一个手眼通天的可怕人物安排操纵着这个男孩学习吸纳一切顶尖一流的技艺,只为培养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皇”!

    “释迦转轮”对“白莲夺胎”,两种刀术都是杀伐进攻势,除非有人改手,不然就是两败俱伤的场面。船上的Jak Sparrow已经看呆了被刀势的煞气逼到了船舱角落,而远隔着几十米远的湖边上,观众们感受不到那股危险,只为了那对刀的真实感不断地喝彩鼓掌。

    就在林年和源稚生互相要砍到对方身上时,绘梨衣再度有了动作,她跳起就是一记满分的漂亮踢腿,踹在了源稚生的后背上,源稚生刀势受到外力不攻自破飞向了林年,林年也没趁着这个机会一刀捅穿源稚生喉咙什么的,而是就地一蹲矮身任由这个男人从头顶飞了过去。

    源稚生单手撑住船舷,然后落地站正,两把波斯弯刀的合击立刻就逼到了他的脸前,林年和绘梨衣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合剑。由绘梨衣主攻,她每一次出刀,林年都会紧随其后贴紧她的刀线斩出蕴合真正刀法的杀伤性攻击,每一次源稚生想反击,绘梨衣都主动挡刀让他进无可进只能后退。

    绘梨衣和林年配合得天衣无缝,源稚生被逼得一步步往后挪移,直到逼上了黑珍珠号船首的斜桅,在斜桅上源稚生每后退一步,湖边的观众们都会兴奋至极地鼓掌和叫好,看着王子和公主一步步把坏蛋逼到绝境斜桅的尽头。

    源稚生站在斜桅的末端,背后就是巨大的人工湖,他抬头看着面前一前一后并立的林年和绘梨衣陷入了良久的沉默和无奈。

    真正的主攻手一直都是绘梨衣源稚生根本没法做出有效的还击,只能被林年不断地击破、击破,再击破,就连海盗弯刀都被劈飞了一把,剩下的一把也裂痕满布到达了临界线。

    海盗船外都是游客,无数的手机对准着这边,闪光灯和录像功能无处不在,就连电视台在迪士尼乐园采访的摄影团队都在往这边赶,看来是不想错过这一幕经典的迪士尼情景剧大家都把这一幕当成了表演,而作为表演,很显然现在故事也走到结局了。

    源稚生看向绘梨衣,没有说什么,但眼中全是询问的神情,他和绘梨衣相处的时间是最久的,这一眼的凝望大概也只有女孩能读懂他的意思。

    而女孩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终于有空在笔记本上写些东西了,递给了自己的兄长看,“我想跟林年一起去玩。”

    源稚生轻轻呼了口气,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可能像是想要苦笑,但在林年的面前他却不能流露出半点这类情绪,只能面无表情地抬头望向这个得到了自己妹妹信任的该死的男孩。

    “你知道该怎么做。”林年站在离源稚生半米外的地方说。

    “这件事还没完。”源稚生看着他说。

    “我当然知道。”林年说,“我只是带她出去玩,又不是要永远从你身边抢走她,你也不用咬得那么紧你不能陪她玩,总不能赶走真正想陪她的朋友吧?”

    源稚生对此不可置否,林年随手一扯绘梨衣将身后的女孩在半空中转出了一道弧线落在了他的面前,绘梨衣一道刺击刺向源稚生的胸膛,源稚生抬刀格挡,也就是这一下海盗弯刀终于寿终正寝了,或者说就算之前的打斗刻意收力了,它能扛到了现在也是一个奇迹。

    弯刀破碎成渣,绘梨衣下蹲,林年跳起一刀砍在了源稚生的身上,把他整个人劈飞了出去,从高高的斜桅上往下坠落,湖边的观众们陡然发出了震天响的叫好声。

    坠落的源稚生面无表情地抬头看向高处,只见到斜桅的尽头,林年和绘梨衣站在一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而后者忽然抬头到了前者的面前拥吻在了一起!

    “?”源稚生原本的无奈和释然的表情瞬间崩盘了,但在更多的情绪爆发出来之前他就跌落了水里视线被水波给阻隔了,耳边满是岸上朦胧的欢呼声和口哨声。

    斜桅上,林年看着跟自己借位拥吻,脸和脸还有整整一拳距离的绘梨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来对于之前分辨好坏的话题我真该重新考虑一下说辞了那些傻白甜公主到底教了你什么?”

    绘梨衣什么也没说,扭头看向斜桅下水花片片眼中全是自己兄长落汤鸡一样的倒影,做了一个隐约可以看出是道歉的口型,又志得意满地跟林年一起朝向岸边的游客们鞠躬,跑下了斜桅后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