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黑石密码 三脚架

0236 你对我的羊做了什么?

    房间里有些沉闷的氛围让薇菈的情绪很低落,她现在才明白有些事情的麻烦比她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但是她又不太愿意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做些什么,虽然她和盖普之间的感情因为盖普对感情的背叛已经淡漠了不少,可他们依旧是夫妻,从法律角度上来说,她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

    即使只是一小部分责任,就足以让她保守秘密,特别是为了孩子考虑!

    在拜勒联邦,其实也存在着很多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只是这些问题平时不会被报道出来而已。

    可是不报道不代表就不存在了,最严重的就是学校霸凌问题。

    特别是那些有“污点”的孩子,在学校特别容易受到别的孩子的欺凌,甚至老师们对这种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众多的“污点”里,父亲是个罪犯并且正在服刑,排名第一。

    这意味一个孩子没有男性保护,在这个以男性为主导地位的社会里,这样的情况等于告诉所有人,他们欺负这个孩子甚至是他的母亲,也不会引来太大的麻烦。

    不会有一个粗鲁男人挥舞着棒球棒冲进学校里校训那些混蛋或者老师,也不会有一个穿着正装打着领带的人带着律师把学生和学校一起送上法庭。

    再加上人们始终有一种荒谬错误的看法,他们认为犯罪是一种可以遗传的因子,这也加剧了这种现象。

    就包括了老师们,都会用有色的眼睛去看待这些现象,他们也会漠不关心,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是圣人,大多数的老师都是普通人,他们和路边的那些人没有太多的区别。

    为了孩子,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薇菈不会考虑说出这些秘密。

    薇菈很快起身告辞,林奇也没有挽留,当然挽留其实也是不合适的,他很快就把注意力继续放在手头没有完全结束的工作中。

    与此同时,在城市边缘的一个农户内,瑟瑟发抖的盖普卷缩在羊圈里,不得不说他上学时看过的一本荒诞骑士小说救了他。

    随着一月份即将到来,塞宾市的气温已经降到了冰点,这个时候如果没有完善的保暖措施在外面过夜,基本上睡着之后就不会再醒来。

    他当时看的一本书里说过主人公在寒冬之中挤入了羊群里,并且因此躲过一劫的故事,他当时还对这些故事嗤之以鼻,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怕冷多穿几件衣服不就行了吗?

    直到今天,他从明白蠢的不是书,是他没有过类似的经验。

    抱着一只羊的安普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让他向往温暖的环境,可他现在其实也很迷茫。

    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滋生出了一股巨大的勇气逃了出来,可逃出来该怎么做,他完全的没有头绪。

    报警?

    这或许是一个好办法,但作为审查会计,他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一旦交代出来,即使人们会说主使者不是他,他也要背负严重的罪名,并且丢掉他注册会计师的身份。

    以后,也不太可能有正规的企业雇佣他这样一个有着严重犯罪行为前科,并且没有资格的会计去做事。

    也许那些帮派不在意这些,但那是一条他不愿意选择的道路。

    找尼奥先生谈谈?

    他从尼奥那边跑了出来,并且还用眼镜片碎片划伤了一个守卫的脸,如果他只是想要和尼奥先生谈谈,又何必掏出来躲了这么久?

    而且……,他已经有了一种模糊的感觉,这一次如果尼奥先生找到他,他可能会真的消失,这就更不能让他去找尼奥了。

    那么他该怎么办?

    难道回去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吗?

    可是警察或者尼奥先生愿意相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吗?

    一切都变了,变得不再像是从前,第一次,一种无力的对一切失去控制的感觉涌上盖普的心头,这是他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他感觉到惶恐不安,心跳加速,还有头疼。

    在迷迷糊糊中,他的意识反应速度开始降低,并且处于半睡半醒之中,很快就在温暖中睡着了。

    也正是这个时候,几名年轻人手里拿着棍棒靠近了羊圈。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乡下姑娘,她看上去大概有十七八岁的模样,有一头亚麻色的头发,梳了两支拖在腰间的大辫子。

    头上裹着一块方手帕,穿着有些脏乎乎的厚重裙子,脸上的雀斑和灰尘挡不住她眼里的灵动。

    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乡下姑娘,随处可见。

    她身边的是她的弟弟,还有附近其他农庄的孩子们,这些孩子们天生就是交际家,他们总能跨越很远的距离和别人成为朋友。

    这一次他们聚集在这里,是因为这位乡下姑娘最近发现了一件令人羞于启齿的事情,她怀疑有人在侵犯她家里的羊。

    这很难让她把自己的想法和她的父母,或者其他成年人说出来,只能和小伙伴们交流。

    其实和羊或者牛发生某种超越了物种的关系在拜勒联邦乃至整个世界都不算是一件让人不能接受的事情,特别是贫穷一些国家的牧区,这几乎都快要成为放羊放牛的孩子们的一种乐趣。

    一种在死灰色世界宛如坟墓一样的沉寂中,不多的有颜色的小乐趣。

    乡下女孩也知道这些事情,但她不能接受有别人对她家里的羊做这些,所以她召集了小伙伴们,打算把这个侮辱了羊的恶棍抓住。

    “听着好像已经没有声音了……”,乡下姑娘探头朝着羊圈里瞥了一眼,深夜里的羊圈非常的安静。

    在羊群最边缘,突然有几只长角的公羊睁开了眼睛,方形的瞳孔在注视了乡下姑娘和她的小伙伴一会之后,重新闭合了起来。

    天气太冷了,乡下姑娘和她的小伙伴们轻手轻脚的在月色下探寻着那个恶棍,不多时,他们就发现了让他们觉得恶心的一幕。

    一个赤果着上身的男人居然抱着一只羊睡着了,这让他们不得不想到了更多可怕的事情,乡下姑娘气急了,她直接举起了高高的棍棒!

    咚的一声闷响,正在做梦的盖普突然发现世界一暗,紧接着自己的灵魂被某种巨大的力量从身体里击飞出来,在无边的黑暗中飘荡着。

    很快一股剧烈的疼痛让他惊醒了过来,但他浑浑噩噩的脑袋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遭遇到了一顿殴打!

    凄厉的叫声传出了很远很远的距离,以至于以后在这附近流传着一则传说,每到冬天的深夜里,就会有亡灵在这里出没。

    如果不小心碰到他们,就会被他们吞噬血肉,成为他们的食物!

    这个故事几年后还入选了《七十二个惊奇故事》,成为了塞宾市的恐怖传说。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情,至于现在?

    只有一个在睡梦中被打醒,但又被打晕过去的可怜人!

    尼奥总裁的私人保镖们已经快要把这附近翻一个底朝天,他们沿着高速公路两边来回搜索了好几遍,却愣是没有发现丝毫的踪迹。

    盖普就像是一下子消失在了无垠的旷野之中,而且警察局方面也传来了一些不太好的消息。

    当时去警察局报案的女孩举报的对象并非只有盖普一个人,还有他的直属领导,部门的主管,以及两名董事会成员。

    其实还有一些其他人,在企业文化的忄生支配游戏里被支配者的地位可能还不如一个比较私密的东西,分享已经成为了主流。

    不仅盖普会分享这个女孩给其他人,其他人也会分享他们的女孩给盖普,这是一种很特别的“企业文化”,人们可以羞于启齿去否认它,但它不会因为否认就不存在了。

    目前被警察局抓捕的还有盖普的直属上司,当地方警察局和联邦调查局得到了地方主政者的授意之后,他们做事的风格就会狂野许多。

    盖普那位体态略微有些丰满的上司很快就招架不住这些人的手段,他在厕所里摔倒了四次,在拘留室里多次“挑衅”共同关押的犯人并被暴揍好几次之后,他放弃了抵抗。

    他把一些他知道的事情交代了,当然对于他来说,其实先交代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他能先推卸一部分责任。

    调查组再次确定了盖普的重要性,并且发布了新的通缉令,与此同时,他们着手围绕着女孩开始立案调查,这再次严重的拖延了里斯托安的迁移时间。

    他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至少要说明这些案件和公司本身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才能脱身,不过要做到这一点很难。

    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对里斯托安集团不利的方面发展,甚至尼奥总裁都能够感受到,隔壁州保守党州长对他的态度也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这让他更加的焦躁起来。

    但一切都没办法快速的结束,这些并不像是他最初和别人说的那样,他可以随时的离开,其实他根本离不开。

    从几年前开始篡改报表开始,他的命运就已经和里斯托安集团牢牢的联系在一起。

    集团在,他在。

    集团如果没有了,他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逐渐的,他感觉自己已经被逼到了悬崖的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