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黑石密码 三脚架

0391 我没办法拒绝/你没办法拒绝(又名:卑鄙小人)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人应接不暇。

    人们都以为盖弗拉的皇帝必然会震怒并且发动新的战争来洗刷耻辱,而这恰恰也是盖弗拉皇帝一直以来给人们的印象。

    他总是在不顺心的时候叫嚣着让他的无敌舰队为他洗涮耻辱,但实际上真正受辱的并不是他,他的狂妄自大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标签牢牢的钉在他的身上!

    如果盖弗拉真的发动战争,倒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但令人感觉到有趣的是,盖弗拉驻扎在联邦的外交大使在大使馆内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坚决的否认这一事实。

    “联邦人?”

    “打败了我们的无敌舰队?”

    他的语气带着一种滑稽的,难以置信的,像是开玩笑一样的上扬强调,有着盖弗拉人一直存在的傲慢自大,“那不可能,我必须纠正你们的一些错误观点。”

    “首先,我们从来都没有和联邦人打过海战,所以更谈不上全军覆没的可能,如果他们,以及你们认为这些是真的,那么就拿出证据来。”

    “我相信你们没有证据,因为如果你们有证据,你们就不会在这里向我求证,而是满世界的发一些无聊的文章嘲笑我们的失败!”

    “没有海战,没有战败!”

    盖弗拉外交官的说法和盖弗拉本国的沉默突然间让兴奋的人们又冷静了一下,紧接着联邦国防部部长也举行了第二场新闻发布会。

    在发布会上国防部部长向全世界的媒体公布,他们已经向盖弗拉本国求证,获得了一些新的信息。

    盖弗拉人并没有向中立海域派遣任何军舰,他们的第一舰队正在盖弗拉的军事港口中整修,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们给出了非常直观的证据。

    第一舰队的象征,万胜公主号战列舰以及骑士长号战列舰在六艘护卫舰和数艘驱逐舰的陪伴下,正在穿越厄珀利尔海峡前往安美利亚地区,现在正在一处开放港口修整,人们随时随地可以向当地官方或者个人进行求证。

    而国防部部长则认为,有可能是因为情报方面的失误导致了他们的误判,最终结果会由打捞队来确定,通过打捞那些沉没的战舰,他们就能轻而易举的分辨出它们的来路。

    同时,国防部部长向全国际社会发出了新的通缉令,通缉一名名为“普雷顿·格鲁特”的海盗首领,并称公布了这名普雷顿海盗首领的罪名。

    其中除了海盗罪,劫掠罪,杀人罪等常见的罪名之外,还有颠覆国家罪等比较恶性的罪名。

    为了维护世界海洋上的正义与和平,联邦政府有责任也有义务除恶务尽,将会派遣舰队在全世界范围内继续抓捕普雷顿海盗集团的残党,同时也希望一些国家的港口能在必要时给予联邦舰队停靠补给的便利。

    有些事情变得太快了,快到一些记者上午才写好的新闻稿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去,下午这些新闻就过时了,但这也让人们意识到一点,那就是一个新的霸权国家“上线”了。

    不过人们并不会觉得难以接受,首先有盖弗拉这样更霸道的霸权主义在前,他们做的那些事情让人们敢怒不敢言。

    联邦的态度比盖弗拉要好的太多,也不是很难接触,虽然他们现在的做法是在走盖弗拉的老路,但是却比盖弗拉人更容易让人接受。

    这就像是一个深夜中独自穿越一条漆黑的,偏僻的巷子的女士碰到了坏蛋。

    盖弗拉这个坏蛋不仅丑陋凶恶,还有这令人难以忍受的体臭,就算女士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安全屈从于他,也必然是满心仇恨愤怒的。

    但联邦不同,联邦的体制让这个国家具有了很多的操作性,如果是盖弗拉坏蛋是令人讨厌的劫匪,那么联邦就是一名绅士。

    也许这位即将受到侵害的女士不仅不会反抗,甚至还想要主动的配合以获得更大的欢愉。

    一个只有掠夺索取的盖弗拉远远比不上在索取的同时,还能够给予一些平等利益的联邦。

    同时,也就在今天,拜勒联邦工业指数再次出现巨大的涨幅,其中舍普船舶和维派工业的涨幅更是超过了史无前例的百分之两百,特别是维派工业,它的股价从“1.13”暴涨到“3.81”。

    被全世界称作为“战列舰杀手”的新式鱼雷已经展现出了它在海洋上新的统治力,联邦海军直接给了他们一个巨大的订单,让整个维派工业都高速运转起来。

    他们甚至开辟了两条全新的鱼雷生产线来满足国防部订单的需求,而这些都表现在了股价上。

    股价的变化也带来了一些来自于社会底层的变化,联邦的人民无比坚信他们打败的就是盖弗拉无敌海军,哪怕当事双方都没有肯定的确认这一点。

    但是人们就是相信,人们自发的走上街头开始庆祝,游行这次是好的游行,人们在为自己成为强国的公民而欢呼。

    更重要的是联邦能够在海战上打败盖弗拉人,那么幸福和未来,离我们还远吗?

    站在窗户边上的林奇松开了手,撩起的窗帘落下,他走回到桌子后,坐在了椅子上,“瞧,这就是我们需要的东西,胜利。”

    “激发人们的士气需要胜利,重新振作本国的工业需要胜利,树立联邦在国际上的地位需要胜利,就连自由的呼吸……”,他笑着微微偏头,“都需要胜利,一场打破固有格局的胜利!”

    “在人们的眼中联邦和盖弗拉应该已经成为了两个对立的面,但是谁又能够想到,总统先生亲自打电话联系了盖弗拉的皇帝,还很亲切友好的洽谈了一些合作内容?”

    坐在林奇对面的特鲁曼先生也觉得这十二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令人……他不知道怎么说,有些惊奇,有些奇幻,但也更具讽刺意义。

    上午的时候总统先生和盖弗拉皇帝之间进行了短暂的通话,没有意料当中的暴怒。

    盖弗拉皇帝并没有习惯性的问候总统先生家中的女性成员,也没有谩骂和威胁,双方都很心平气和的谈论了一些东西,甚至还谈到了一些合作的问题。

    战斗爆发了,然后给了大家一个双方都意料之外的结局不管是盖弗拉人还是联邦总统,都没有意料到在盖弗拉人投降之后,舰队司令还是下令进行歼灭,这太意外了,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而这恰恰看似是双方无法调和矛盾的核心,却反而成为了双方秘密和谈的基础,谁都不愿意事态发展到人们的控制能力之外,所以他们就一定要把事态牢牢的控制在手里。

    一个人,一个国家,单方面无法控制,那就两个人,两个国家,大家一起来控制。

    现在开战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损失,所以局面必须稳定下来!

    听着很奇幻,盖弗拉挨打了,他们的皇帝还要帮联邦来善后……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特鲁曼先生很好奇,因为林奇对国际事务的发生和变化,显然有着和他截然不同的看法。

    就比如说他认为战争不会爆发,但是会形成大国之间的对抗,可是林奇却给了对方一个他们没办法拒绝的办法,直接让双方具备了和谈的基础在狠狠的把刀子捅进了盖弗拉人的肚子里之后,还能和谈,只能说林奇摸到了他们的命门。

    是的,安美利亚地区的问题,这就是盖弗拉的命门。

    在林奇和总统先生等一些重要阁员单独聊天的时候,他陈述了这个观点。

    安美利亚地区的利益在目前阶段远胜于盖弗拉对联邦的军事报复,军事报复除了证明他们能够在军事上确保和联邦保持一定的均衡之外,就不会有再多的收获,反而会暴露更多的问题。

    反倒是如果能够稳定住安美利亚地区的利益,对整个帝国的发展更有建设性。

    总统先生也是在电话中提出了这一点,联邦在国际上支持盖弗拉帝国在安美利亚地区的主权,并且愿意协助盖弗拉帝国维护他们在海外领土上的统治权。

    这种表态……,大致相当于强强联合,而且在地理方面,联邦的支持会比盖弗拉人通过武力获得稳定统治权的方式更容易达成,而且不会加剧统治阶层和被统治阶层之间的矛盾。

    会议结束后,特鲁曼先生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总统给了他两个小时的时间,所以他出现在这里,想要和林奇谈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不是想要用林奇的答案来答复谁的问题,纯粹就是一种好奇,一种渴望,他想要用林奇的预测结合自己的预测,来更精准的对未来国际格局得变化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接下来?”

    “我们每个人都会赚钱,赚大钱,然后在下一次战争爆发时,彼此打出狗脑子!”,林奇说着哈哈大笑着,“只要我们和盖弗拉之间没有战争,世界的格局短时间里就不会乱。”

    “我们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更好的合作条件,更多的优惠政策,但是也会因此受到更多国家暗地中的敌视,我们会取代盖弗拉成为人们眼中追赶甚至是要消灭的目标。”

    “直到……下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