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黑石密码 三脚架

0519 意外和明天

    “林奇先生!”

    林奇站在台阶上,看着这两个他非常熟悉的年轻人,看着他们此时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起来你们过得不错,诺尔,弗恩。”,他走下台阶,在两个少年惊讶的目光下,和他们拥抱了一下。

    这是林奇很少会表现出的礼节,他总是和人们握手,很少会拥抱,一来是拥抱是一种表达亲近之意的方式,其次这种礼节并不适合每一个人。

    但格林兄弟不同,他们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林奇的“儿子”,因为当初办理收养手续的时候,必须按照联邦现有的收养流程走,也就是收养孩子或者老人,而不是认个弟弟什么的。

    联邦的司法程序有时候很刻板,其实一开始完全可以让林奇成为这些孤儿院孩子们的自助者,或者就是认一些弟弟,他愿意承担这些社会责任是他的事情,社会服务局不应该阻拦他。

    但社会服务局偏偏告诉他,如果他想要把这些人从孤儿院带出来,就必须收养他们,按照联邦目前正在使用的法律和相关解释,收养只分为两种情况。

    第一,收养孩子。

    有些夫妻因为生理原因没办法繁育子嗣,可是他们又希望有孩子,收养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当然,还有一些人从这里面发现了机会,他们会几乎每隔几年就会收养一个孩子,以此来诈骗政府发放的特殊补贴,甚至有些人还把这种生意做成了产业链。

    但不管怎么说,第一种收养情况是年长者收养被收养人成为自己的养子,晚辈。

    第二种情况是收养老人。

    这种情况也是有的,有一部分是真正的想要承担一些社会责任,或者是弥补一下某方面的情感缺失,联邦总不缺少各种稀奇古怪的人。

    社会服务局有这样的规定,就意味着有人曾经为了这样的事情闹到了法庭上,才会推动立法。

    收养老人也不完全都是善意的行为,也有一些和那些职业的领养孩子的人一样,他们会领养快要死的,有严重疾病的老人,然后等这些老人在未来几个月内暴毙,接着他们就能够从政府拿到了一笔丧葬费用和一些额外的补助甚至是保险。

    只需要花很少的钱,他们就能通过某些渠道把这些老人的尸体烧掉,然后连墓穴都不准备的直接找个地方抛弃。

    领养老人就像是一种赌博,而且是胜面很大的那种。

    福利院并不都是福利,也不都是阳光的一面,有利润的地方就能吸引人们的目光,哪怕做这些事情会让人双手沾满鲜血。

    且不讨论这些社会性的问题,领养有领养孩子的,也有领养成为自己长辈的,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领养同龄人的,所以社会服务局给林奇的选择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他当这些孩子的爸爸,要么这些孩子当他的爸爸,至于年纪,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本着我不当爸爸谁能当爸爸的原则,林奇成为了这些孩子在法律意义上的“养父”,所以这也天然的让他和这些少年的关系更亲近一些。

    诺尔是哥哥,他的年纪大一些,他穿着一套很精致的西装,里面有红色底米白色格子的小马夹,还有一条蓝色底星光点的领带,外面套着一件长款的风衣,带着一顶黑色,在帽柱下有一圈红色丝带的爵士帽,给人的感觉非常的精神,也干练,老城。

    弗恩是弟弟,他的个子稍微矮一点,打扮和诺尔几乎一样,只是颜色有所不同,诺尔身上的衣服都以深色和红色为基调,弗恩身上的则是深色和蓝色,值得一提的是他的领带是红色底星光面的样式,和诺尔正好相反。

    两个人站在一起七分相似的长相,在这些衣服的帮助下至少达到了九分相似。

    除了这些,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精气神,已经不像是林奇离开之前还没有完全适应现在生活的样子,他们似乎已经适应了。

    林奇拍了拍他们的胳膊,“最近情况城里的情况怎么样?”

    诺尔点着头说道,“还好,没有出什么大问题,我们每天都会安排人去看着。”

    林奇很满意两个人对工作负责任的态度,林奇在外面的时候没办法照顾到这边的情况,只能依靠这边的人帮他负责。

    理查德那个家伙林奇打算把他送到盖弗拉去,他既然那么喜欢钱,又想要单干,林奇就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在盖弗拉创造属于他自己的辉煌人生。

    薇菈主要把总所有的资金流动,而且她一个女人,还要照顾孩子,性格也不够强硬,没办法帮林奇照顾这些难缠的人,只有格林兄弟最适合。

    “我听说你们经常和人动手?”,林奇突然问了一句。

    兄弟两人对视了一眼,诺尔最终还是决定说实话,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什能够瞒住林奇,这点他很清楚。

    “是的,林奇先生,有些人拿了我们的原材料和机械转手就倒卖,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很快人们就会学他们那么做,您的生意就会碰到问题。”

    林奇点了点头,“做好的,我不会怪你们,只是你们的手法有点问题,来,我们边走边说,这边有点冷。”

    弗恩帮林奇提着他随身携带的手提箱,瞥了几眼跟在不远处的上士,几步追上了林奇和诺尔。

    “在联邦,故意伤害是重罪,无论你们是否制造了可怕的后果,陪审团都不会站在你们这边,所以你们不能那么直接的去找他们的麻烦。”

    “但是肢体方面的碰撞不一样,比如说你在奔跑中‘不小心’撞到了那些人……”,林奇伸手在诺尔的腰上按了一下,按的诺尔直接弯下腰,半天没有缓过来气。

    这一招是林奇在小房间里面学会的,真正的狠角色不会用拳头和别人最硬的骨头碰,但也会控制好自己的杀伤力。

    “瞧,我都没有怎么用力,记住这个地方,当你快速的奔跑时用你的肩膀撞击到别人在这个部位的时候,他们有很大可能会脾脏破裂,而你……”

    林奇耸了耸肩,“不过是在街道上追逐不小心撞到了路人,至于其他的指控我会安排律师帮你或者你的手下解决,但你必须记住,我们是生意人,我们不做违法的事情!”

    喘了好几口气终于缓过来的诺尔捂着腰直起了身,就这样他都没能站直,刚才一瞬间的刺疼紧接着就化作一波波像是痉挛的疼痛,让他连呼吸都疼。

    现在好了一些,但如果把身体绷直,还是会感觉到疼痛。

    他点着头,冒着冷汗,“是的,我知道了,林奇先生。”

    林奇拍了拍他的肩膀,“科学家告诉我们,疼痛能极为有效的帮助我们把发生的事情转化为记忆,希望你能记住这些。”

    他们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马路边上,离费拉勒还有一段距离,林奇停住了脚步,从弗恩的手里接过手提箱,他看着这两兄弟,“我再说一次,我们是商人,我们不做违法的事情,但这个世界每天都会发生很多的意外。”

    “街头追逐的撞伤,汽车失控,高空坠物,意外每天都在发生,我有足够的财力能向社会证明意外终究只是意外,但我没办法颠倒黑白和对错,让人们对犯罪行为无动于衷,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他微微偏着头,看着两个半大的孩子。

    两人纷纷点头,“是的,林奇先生,我们明白了。”

    “很好,我会让薇菈拨划一部分公司的股份给你们,你们也差不多该有自己的事业了!”,他说着顿了顿,给这两兄弟一些消化这些话的时间,“我和费拉勒先生还有一些私事要谈,很感谢你们来接我,让我有回家的感觉,等我明天或者后天碰面在讨论其他的。”

    他说着展开双臂,和两个少年又拥抱了一下,然后才彼此告别,钻进了路边的车里。

    刚坐稳,关上车门,隔绝了内外的温度,林奇顿时感觉到温暖多了。

    汽车已经发动起来,费拉勒亲自开车的车,他的表情很专注,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司机那样。

    但他终究不是真正的司机,并且他很快就要成为这座城城市的市长。

    “现在选战情况怎么样?”,他随口问了一句,摘掉帽子,拿掉手套,这些东西让他有些臃肿。

    “问题不是很大,多亏你的帮助,现在我们面对的局面比之前好多了,州长都很开心,他们觉得机会很大。”

    林奇在蒙乌行省招待的那些商人中的相当一部分就是来自于塞宾市,这些商人在那边开始重新投入生产,银行就会稍稍缓和一下对待他们的态度,并且在林奇的帮助下,金汇还愿意为他们额外的发放一批创业信用贷款,这也间接的让塞宾市乃至整个州内的情况出现了好转。

    在绝境中即使变得更坏,人们也察觉不到太大的变化,反正都是糟透了,但哪怕是一丁点的好转,也会立刻就被人们发现。

    因为在那里,只是一丝丝的好转,也如光明照进了深渊!

    民调就是最直接的反馈,不能说绝对的胜选,但想要赢并不难。

    林奇撇了撇嘴,他转而把注意力放在了费拉勒身上,“那么你呢?”